TK好友聚点论坛

mugen tk文——地狱般的营救

向下

mugen tk文——地狱般的营救

帖子 由 orochitickle 于 2012-10-23, 00:45

mugen tk文—地狱般的营救
本文中的人物主要是kula和mugen中以kula为原型的改版人物,文中他们的关系是朋友,与官方不同,仅供娱乐,敬请原谅。
序幕:曲折黑暗的隧道中,一位红色短发少女正在拼命奔跑,好像在逃避什么。“呼.....呼.....呼.....它们为什么会控制我的能量发生器.......”
她不停的跑,不知道要去哪里。绝望和恐惧使她渐渐开始抽泣:“呜...其他人也一定被它们抓走了....它们,它们又要对我做什么。”
正在绝望之时,一扇门出现在她的面前。“出口,一定要是出口。”她迫不及待的地冲上前拉开了门,然而,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这是一间牢房,而里面有位她认识的女孩。那位女孩还穿着跟以前一样的黑色朋克服,有着那头红色长发,两眼处还有着那刀疤一样的印记。可是她的鞋子却被脱掉,只留下穿着黑色***的双脚,白皙红嫩的皮肤透过袜子依稀可见。***并不紧贴在脚上,好像是被人弄皱了。而且现在的她全无了平日的霸气和高傲,她跪在地上闭着眼睛,怂拉着头,喘着粗气,头发被汗液粘在脸上,双手被锁链铐住举过头顶,双脚也被地上的两条锁链铐在身体两侧—现在的她就是一个阶下囚。闯进来的女孩不知道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自己难逃劫难,因为连自己眼前的这位斗士都落得这般地步。突然,她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身体变得酥麻无比。“这是....是我的能量发生器。”三角形的能量发生器放出电波禁锢了女孩,将她抬至空中。随后,女孩突然感到脚心一凉,这是另一个发生器褪下了她的鞋子,露出她小巧可爱的白袜脚。“什....什么。”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发生器渐渐靠近了她的脚心......
过了一段时间,被禁锢的女孩苏醒了,而在她眼前,是一个趴在地上,表情疲惫,喘着粗气的短发女孩。女孩的袜子也被脱掉,而脚掌显得有些发红,不知道就在刚才她的脚受过什么样的待遇。
“你,你不是.....”正当被禁锢的女孩惊异于眼前的一切之时,突然感到脚心一痒。她惊恐地回头一看,两只能量发生器正悬浮在她的脚心上方释放电波轻轻刺激她的脚心。正在这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终于醒了,我的小可爱。我想你在梦中也听到笑声了吧。没错,在地上的那个小丫头带来了一个礼物,我改装了它并在那个小丫头身上试用了一下,效果不错。现在,你也来尝试这种礼遇吧。比起她来,我更喜欢招待你这个强者,看着你求饶。”“不,不要,求你了,已经够呜....呵..呵呵.....”她的求饶没有用,左脚上的发生器开始加大电波力度而右脚上的发生器则在她的脚趾间旋转。由于脚上铁链的限制,她只能跪着。脚面贴在地上,脚掌只能平伸,完全无法动弹,只能任凭发生器在她柔嫩的脚心肆虐。“呵呵.......呜...呜.呵....呵呵....”她尽力控制自己不笑出来,因为她知道一旦笑出声就再也停不下来。可是右脚上的发生器却渐渐在她的右脚掌上四处滑动.旋转.戳弄,左脚上的发生器也渐渐加大电波力度。逐渐加强的酥痒感进攻着她的精神底线,每一秒的忍受都是煎熬,每一丝的痒痛都是折磨。“呵呵....呵..呵..呜...嗤...呵呵...”终于,女孩输给了脚心的奇痒。“呵呵...呵....嗤.......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求哈哈哈哈....求你.....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 文中短发女孩是可爱的alty ,长发女孩是强到bug的isabeau。

正文:
第一话:求就信号
“找到什么了吗?”一位有着水蓝银色长发,身穿红色朋克服的女孩焦急地问道。
“没有,这里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回答她的是位灰色皮肤的少女,奇特的皮肤上可以看到金属板结合的缝隙。没错,她是生化机器人。她正用头两侧的天线扫描着周围。
“我就说嘛,随便收到的求就信号根本不可信。我们还是回去等alty的消息吧。”一位少女抱着双臂不耐烦地抱怨着。她紫色的头发上有两撮猫耳样的突起,一根翘起的呆毛更显得可爱。
站在她们身后的,是另一个短发的女孩。她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她的眼睛前,也印着两道刀疤似的痕迹........
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几个月前。mugen 的众多格斗家都不知去向,连强大的isabeau 和evil kula 等人也下落不明。剩下的只有alty、kula、robot kula (以下简称为robo)、flame 和rock kula (以下简称为rock )。
就在几天前,alty 去格斗家们失踪的地区寻找线索,却从此失去音信。在其他人焦急等待时,robot kula收到一条奇怪的求救信号。内容除了“sos” 外只有“哈哈”两个字。抱着一丝希望,她们决定到发信地寻找线索。现在,她们在信号的引领下来到一座废弃的工厂。可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
robo停止了扫描:“算了,我看我们什么也找不到,回去吧。”kula 却十分着急:“可,可是我们只有这一个线索了。再找一找,拜托了,朋友们..朋友们或许在等着我们...”kula 急得快要掉下眼泪。flame 见状马上来劝:“别,别哭。robo的扫描是绝对可靠的。来吧,我们节约时间去找更多线索.....”
“奇怪的岩石。”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rock 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robo诧异:“什么?”rock走上前摸着地上的一块地面说道:“我可以感觉到,它吸收了你的超声波,阻止你扫描底下。”rock kula拥有操控岩石和石化的能力,可以感受到岩石的异常。正当rock 想进一步观察一下时,她面前的地面却突然爆炸。rock被冲击波击倒在地。“rock !”在众人惊异时,从炸开的地洞中飞出两个闪光的机器球正打在rock 的身上。随后,机器球中伸出数条铁索,把rock从上到下绑了个结实。“就这种玩具想困住我吗?”rock 集中精力,想用石化破坏铁索,可事情没她想得那么简单。“咦,什么?我的能量......呜..我的力气怎么越来越小了?”一向冷淡稳重的rock也露出紧张的表情。正在她苦苦挣扎时,爆炸产生的烟雾中亮起三点红光,一条机械腿随即踩在rock的肚子上。rock的行动被限制,已经完全落入敌手。
“rock,我来救你!”kula 看到朋友被俘,马上要冲上前去营救,却被robo拦住:“小心,又来了。”只见又有几个机器球飞来,三人迅速出招打落机器球。这时,烟尘散落,烟雾中显现处三个女机器人的身影,其中一个的双手是两条钢鞭,另一个双手是钢爪,最后一个一只手是激光炮而另一只手是平常的仿生手。看到敌人flame双手已经托起两团紫色火焰。“就是你们抓走了我的朋友。今天你们别想走!”说完,将双手的火焰合在一起,集聚成一团火球,然后腾空而起,随着一个漂亮的转身,紫色火球旋转着冲向女机器人。如果不躲,这一招必中。可只见第三个机器人发出一道激光,激光竟穿透了火球命中了flame。flame只感到一阵酥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呜...动不了了,这是...”flame知道这种感觉:"这是alty的能量发生器,你们怎么会....”
就在kula的注意力被flame吸引时,钢爪机器人将一只手的钢爪射出,正抓住kula的腹部。“这是什么?好讨厌。”kula用力拉扯却拿不下钢爪。“可恶,怎么这么紧。哎...脚...”kula 突然感到脚心一阵酥酥细细的痒感,她本想用冰之力破坏钢爪,却因酥痒分散了精神。女机器人趁机冲上前来用钢爪掐住kula 的脖子,将她按在地上。kula受痒感影响,无法集中力量,用力扳机器人的手臂却毫无作用。“咳..咳咳,好难受,放开我。”kula还在挣扎时,痒感突然从脚心传至全身各处。腋下、两肋、脖子、手心、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都像无数蚂蚁在爬,又像被手指和羽毛轻柔地在搔动,酥痒无比。“呜,痒,怎么回事?”kula 的双脚来回互相蹭,一只手也在腰部挠,想以此减轻痒感。可机器人掐住kula的钢爪释放出一阵电流,刺激了她脖子上个的一个穴位,kula顿时感到浑身无力,双手滑落到地上,双腿也无力地伸直,现在的kula只能忍受着这类似挠痒的折磨。
“感觉怎么样,小公主?”机器人突然说话:“你腹部的钢爪是一台改造过的能量发生器,它释放的电波可以让你感到像被轻轻挠痒,这不能让你笑个不停,但一定能干扰你集中精神和力量。还是别挣扎了,乖乖就擒吧。”
kula也就这样被俘。正在一旁和双鞭机器人对战的robo感到事情不妙,因为眼前这个对手对自己的招数太熟悉,自己处于下风。而且无论是吸收能量的机器球、束缚光线还是干扰钢爪都是为活捉她们而设计的,眼前的双鞭也一定不简单,决不能被它们缠住。robo从手上发射出一枚火箭,火箭在没击中敌人时自动爆炸,一团红色烟雾弥漫开来。这是robo以防不测带来的隐踪弹,以前没有用过,因此机器人没有料到,在其慌乱之时robo逃走了。
“逃走一个,怎么办?”双鞭没有看清robo的去路,不知如何行动。“别急,我们还有她。”踩住rock的激光炮机器人指着挣扎中的rock说道。双鞭点了点头,渐渐将双鞭伸向rock的双脚(待续)
第二话:叛徒?救星?
“你们想干什么?”rock 虽然被俘但一直保持着镇定,不在敌人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双鞭缠住了rock 脚腕处的钢索,把她的脚抬高。然后另一只钢鞭卷住她的脚踝,慢慢褪下了她的鞋子。rock不解,但脚心的凉意让她有些不自在,左右脚互相扭动保护。因为即使没被挠过脚心,但脚心怕痒是所有女生的通性。一条钢鞭的尖端裂开,变成了吸盘,隔着白袜紧紧贴在rock一只脚的脚心上。随后,一道灰色的光从脚心通过钢鞭流入双鞭身体。“呜...”rock顿时感到身体一阵软,rock感到事情不好:“你们在吸收我的能量!”没错,rock的能量正渐渐被夺取,那种身体因失去能量而越来越虚弱的感觉让她很难受难以活动,可rock毕竟是拥有***力量的强者,不会就此放弃。"你们别想夺取我的能量!”rock集中精力,将自己的能量流动静止,与吸取她能量的吸盘对峙并用另一只脚推着吸盘想要逃脱。可激光(炮机器人)仿佛预料到这情况,跪下来用膝盖压住rock,伸手捂住rock的眼睛笑着说道:"呵呵,小妹妹,你很厉害,也很聪明。为了奖励你,给你做个按摩怎么样?”rock双眼被蒙,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退缩。“我不要什么按摩,赶快放了我,不然我,啊!”rock 突然感到脚心有异样的感觉,又酥又麻的感觉在双脚脚心游走。“这....这是...呵呵...什么...呵呵呵,为..呵呵呵呵....为什么我会想...呵呵..想笑?”这是另一只钢鞭。钢鞭的尖端裂开,从中伸出数条小钢索,在rock 双脚轻轻挠动。rock由于痒感用不上力气,能量又被吸走,她左右扭动双脚想摆脱这折磨,可突然间,大脚趾像被捆住,双脚无法扭动,脚心完全被暴露,失去保护。“呵..呵呵呵..用不上..呵呵呵..力气,呵呵呵呵这是..呵呵..是什么?”rock并不知道被挠痒是什么感觉,精通石化的她随时被坚硬的石头保护,几乎没被伤害过,更别说被如此挠痒。不过就现在来看,挠痒另她十分难受。可敌人不管这些,反而加大了挠痒力度,脚心、脚跟、脚被、脚趾都被照顾,rock的脚像被一双手快速挠动。虽然不是被挠的很重,但一直被石头好好保护着,rock的脚十分细嫩敏感,在加上看不见自己的脚将被怎样,更加重了痒感和恐惧感,小姑娘根本受不了这种按摩。“哈哈哈哈......呵呵呵呵不...哈哈哈...停下..哈哈哈哈....”看到一向沉着冷静的rock竟放声大笑并求饶,两个机器人满意地奸笑几声。rock由于失去能量太多又被挠痒半天,累得昏睡过去。这时钢爪走了过来,肩上扛着两人,是kula和flame。她们没有看到rock所受的酷刑,kula由于痒感和扣喉的双重折磨已经有气无力,难以反抗,而flame 也被电波束缚。“好了,现在我们用rock的能量找到那个机器女孩。”钢爪放下她们让她们靠墙坐在地上:“先把她们绑住。”双鞭缠住她们的双手将手拉过头顶。钢鞭穿入墙壁,将她们的手固定。最后绑住双手的钢鞭断下,可怜的她们就这样被绑坐在墙边,无力地怂拉着头。
双鞭按下手上铁盒的几个按钮,铁盒的显示屏上马上显示出几个亮点,这是地面岩石的波动。感知岩石,这就是它们从rock那里夺取的能量。很快,显示屏锁定了一行逐渐移动的亮点。“就是她,这是她跑动留下的波动。”三个机器人立刻动身追赶。留下三位被捆绑的少女。kula和flame尽全力挣扎,可行动受限,逃脱是不可能的。
“对不起,kula,都是我太着急。”flame已经放弃挣扎。
“别这么说,我们本来就不是她们的对手。”
“可,可fliz和gliz还在等我。”
“flame,别说话,听。”
“什么?”
flame静下来仔细听,屋顶上仿佛有人在走动。屋顶的砖此时突然被搬开,一个人影从屋顶落下。“robo!”两人认出了自己的朋友。kula惊喜:“你是来救我们的。可你不是逃跑了吗?”“我用震波发生车引开了它们,没时间废话,我要开始我的工作了。”说着,rock跪在kula前,托住kula的脚踝抬起她的双腿,然后脱下kula的鞋子。kula感到脚心的凉意,不由觉得脚心不再安全,抽回了脚,担心地问道:“你要做什么啊rock?别脱我的鞋子啊。你不放开我们吗?”“我不会,现在,你只要忍耐。”说着,又拉过kula的双脚,扒掉了kula的白袜,露出kula白嫩里透着粉红的细嫩柔滑的脚心。kula的脚掌绝对算的上极品。脚趾略显修长,每个脚趾都圆润对称、大小适中,
脚底匀称、有弧度。而且由于从小在nest受到公主般的照料,kula的脚心平常人难以触碰挠痒,每天还有护脚霜和按摩师的护理;而且由于操纵冰的特性和滑冰式的跑动方式,脚掌很少磨损,整双脚掌没有半点粗糙损伤。可这双完美的小脚丫也带给了kula极度的敏感。当脚心最后一道防线被除去,kula也像rock一样不自觉的感到了威胁并试图抽回双脚,可rock抓得太紧,在加上腹部的干扰器,kula的脚几乎动不了。正当kula不解之时,robo伸出舌头,在kula的脚趾上舔了一下。“啊!”kula被robo的举动吓了一跳,也被那种感觉吓了一跳。在robo柔软的舌头与自己的脚心接触时,一种麻木般的痒感从脚心传至全身。而且robo虽然是仿生机器人,但舌头上却跟正常人一样湿滑。那种感觉kula浑身不自在。kula听说过恋足,可没想到robo她...可为什么便便这个时候..正在kula惊异时,robo开始舔动kula的脚心。顿时,一种舒服又痒痛的感觉传来,kula忍受不了这种矛盾的感觉,不断挣扎。尤其是那种痛痛痒痒的感觉让她莫名的想笑,而且十分难受。“呵呵....呜,ro...robo..你,呵呵...你干嘛?”rock并不理会,抓住kula两脚的大脚趾,防止kula扭动双脚,开始在脚心四处舔动。脚心、脚跟、脚趾、趾缝,到处因舔动变得湿滑。由原来的舌面变成舌尖,舔动方式带来越来越多的痒感。最终kula的感觉竟被痒痛占据,kula的笑声越来越集中,停不下来:“哈哈哈哈.....不,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脚,脚和哈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kula已经说不出话。flame实在看不下去,大声喝止:“喂!robo你太过分了!为什么折磨kula?快停下!”robo站起身,走到flame 跟前快速脱下flame的鞋袜,还没等flame说一句话,robo就把刚脱下的袜子塞进flame嘴里。“对不起,你太吵了,会引回机器人,请先闭嘴吧。”“呜....呜呜.....”flame怨恨地看着robo可是说不出话。robo又重新回到kula身边,拿起kula的袜子。kula明白了robo将要做什么,惊恐地求饶:“不,不要robo,别堵我的嘴,我会忍住不出声的,唔...呜呜。”robo不管kula的哀求,掐住kula的脸蛋,把袜子塞进嘴里:“抱歉,我觉得你忍不住。”说完,又抱起kula的双脚让舌尖在还脚掌没有被润湿的地方游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kula的笑声和求饶声被阻断。其实kula怕的不是自己的袜子,因为自己很爱干净,加上在nest的护理,脚十分白净,袜子也很干净,没有丝毫异味。她怕的是被堵住嘴后的感觉。无法通过大笑发泄脚心的奇痒,也没有了求饶的希望,绝望的感觉和挠痒的痛苦折磨着kula的神经。“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kula不住地摆头,她不知道为什么被舔脚心会带给她这样的痒感。kula不停摆动双脚想摆脱折磨,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robo灵活的舌头,湿滑又麻痒的感觉一次次落在脚心上。最终,kula的两只脚都被润湿。robo给kula和flame穿上鞋袜。令kula意外的是,自己的脚竟马上变干。
robo并没有释放kula和flamme,而是站起身。“好了,我该离开了。不能让它们抓住我。我会接应你们....什么!?”两条钢鞭突然从身后绑住robo的双手和脖子,将她向后拉去。robo撞在了什么的身上。“呵呵,小姑娘,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 听到这声音,robo心里一惊。她试着用了一下力气,果然根本无法挣脱。两条钢鞭上奇特的电流干扰了她关节的运动。其他两机器人从后面走来。钢鞭猛勒了一下robo的脖子。“呜—”robo露出痛苦的表情,呻吟了一下。钢鞭看到,得意地笑了一声:“呵呵,你的仿生程序和避害程序挺完善啊。我们可以玩得尽兴点。你真不应该回来救她们,你应该还没来得及解开她们的绳索吧。太可惜了。”robo知道在劫难逃,但好在敌人没有看到自己实施计划。
“好了,现在人齐了,在工作前,我们好好玩玩。”钢爪已经解下kula和flame,并用特制锁将她们反绑。激光则背起昏迷的rock。robo清楚什么在等待自己的伙伴,因为她知道这个计划—看似温柔却如地狱般恐怖的计划。
第三话 :可怕的游戏
曲折黑暗的隧道里,三个少女被反绑双手,艰难地行走。三个战斗机器(叫机器人太俗,改个名)在身后押送,她们的手已经变换成人类般的双手。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短发女孩,被其中一个战斗机器扛在肩上。女孩昏迷着,脚上的鞋子不知去向,露出可爱秀美的白袜脚。女孩们被从遗迹带到地下的隧道,现在,她们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儿。
“robo,你应该知道他们要干嘛吧?”kula轻声问robo。
robo向kula使了个眼色:”我怎么可能知道...”
kula明白了,robo怕战斗机器装备有***装置。可kula仍不安,她觉得robo刚才对自己的折磨是有原因的。
可能robo有自己的计划........但,如果没有........
几分钟后,她们面前出现一个房间,她们被推入房间。房间的墙上有几组锁拷,每组都有一上一下两个锁拷。战斗机器把kula、flame和robo拷在墙上。上面的锁拷拷住双手,下面的锁拷拷住双脚。三人呈1字形贴在墙上,rock则被扔在一边。
钢鞭走近robo,robo尽力挣扎,可拷住自己锁拷用特殊材料制造,robo被钢鞭消耗太多体力,无法挣脱。虽然robo完成了自己的逃跑计划,可毕竟不知道要受到怎样的折磨,不停缩动身体,缩起脑袋,渐渐露出恐惧的表情。钢鞭托起robo的下巴,将robo的脸抬起,发出轻轻的笑声,仿佛在欣赏robo恐惧时的表情。钢鞭没有其他行动,robo十分不安:“你,你到底要干嘛?”钢鞭没有回答,突然伸手拉住robo的万能天线,接通到自己手臂的电脑。robo感到一条未知的数据入侵自己的中枢。“不,不要,你对我做了什么?”robo惊恐。钢鞭传输完了数据,只轻轻笑了声:“呵呵,是个礼物。”钢鞭一根手指的指尖发出微光,有微弱的电流。钢鞭用发光的手指在robo腰间轻轻一点。“啊!”robo突然大叫一声。在钢鞭触碰到自己腰间时,一阵酥麻又奇怪的感觉传遍robo的全身,冲入她的大脑。robo面露惊恐:“什么?这....到底是.....”钢鞭看到robo的反映,满意地一笑,又伸出双手,十指指尖均微微发着光。robo明白了钢鞭要做什么,紧张地扭动身体。“你,不,不要。”robo虽然不知道刚刚是什么感觉,但她知道,那种感觉会让自己很难熬,或许,那种感觉真是让女生难以忍受的感觉,也是这次战斗机器的最强“武器”—痒感。想到自己资料里对痒刑的描述和刚刚kula受痒感的折磨,robo更觉得恐惧涌上心头。robo不停扭动腰肢企图躲避,可被绑成1字形,身体被拉直,两肋完全暴露,怎样的挣扎都是无用。钢鞭在robo的两肋轻轻一掐。“啊!别!别!”robo真的感受到了这种感觉的恐怖,又酸又麻,浑身都酥掉,仿佛力量都被夺走,而且居然忍不住想笑出声。钢鞭得意地看着robo惊恐的表情,双手又不停在robo腰间胡乱挠动。“呜呜.....嗤..呵呵....”robo咬紧嘴唇,紧闭双眼努力忍受着,因为她知道,一旦笑出来就无法停下,她十分害怕会掉入资料中描述的“狂笑地狱”。
“呵呵,你这个样子真可爱啊,可我还是想看看你笑的样子。”的确,在看着女孩在自己双手的控制下挣扎并狂笑是最刺激的。钢鞭突然在robo腰间猛地掐挠起来,一阵强烈的痒感像电击般穿透robo全身,robo猛地一抖,终于无法忍受放声大笑:“哈哈哈...不呵哈哈哈哈哈......停下,哈哈哈...你....呵呵呵呵卑鄙呵呵呵呵,是哈哈哈哈呵呵呵....病毒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robo仍强忍着奇痒语言反抗着敌人。“没错,聪明的小姑娘。”钢鞭暂时放慢节奏,“刚刚输送给你的数据是病毒,可以更改你的避害程序和仿生程序,让你的身体接受的外界刺激信号转化成痒感。制作你的金属又是特制附胶软金属,被挠时也有皮肤的感觉。现在的你就是我的挠痒玩具了。”说完,又再robo的腋窝不断挠动。robo被当作玩物,感到气愤和羞耻,却什么也做不了,又恐惧又绝望:“呵呵呵.......你..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呵呵哈哈哈哈哈哈.....”robo不停摇着头,扭动着身体,希望躲避开这可怕的感觉。可总也无法阻止那可怕的手指在腰间又走,留下一阵阵冲透全身神经的痒感。钢鞭的双手又慢慢在腹部、腰间和腋窝轻轻挠动,仔细观察着robo的反映,寻找着robo的敏感部位。“不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求你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那里太痒哈哈哈哈哈哈..........”robo已经开始求饶,可这正暴露了自己的弱点。换来的就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啊,原来你这里最怕痒。”钢鞭瞄准了robo肋部的两点和肚脐处,加大了电流强度,用手指不停摩擦、挠动。“啊!”robo感到一惊,她感到痒点被集中攻击,痒感被一度激发。“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停下哈哈哈哈哈哈.......”robo没命地挣扎、狂笑:“哈哈哈哈.........求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救我哈哈哈哈.........”robo说不出话了,也已顾不得形象,使劲摇着头,头发被摇得散乱。“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我错哈哈哈哈哈哈........错了哈哈哈哈哈哈......饶哈哈哈哈哈哈.....”robo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她只知道让敌人停下。只要能让她离开这种折磨,要她怎样求饶都无所谓。钢鞭却还在不断增大着电力。robo由于病毒的影响,会因刺激自己的电流的增强而感到更痒。她拼命扭动身体,可被拷成1字,活动能力有限,无论怎样挣扎也摆脱不了robo的手指,仿佛这种折磨永无止尽。“哈哈,笑吧,尽情的笑吧,我喜欢看你在我手指的控制下狂笑挣扎。”钢鞭不再顾及什么痒点了,双手不停在robo的腰间、肚脐、腹部和腋窝快速胡乱地抓挠和掐动,并且不断增加电力。robo被逐渐加重的痒感折磨,更可怕的是根本无法摆脱这种折磨,robo越发感到恐惧和绝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robo的笑声逐渐减弱,身体扭动的幅度逐渐减小,虽然还在狂笑,眼中却充满着哀求。电流强度已经达到最大,robo正被常人感受不到的奇痒折磨,即使自身能源和机能可以承受,精神也接近崩溃了,robo的视野中,各种对话框胡乱地挑动,她已经无法思考,神志被痒感占据,等待自己的朋友、逃跑的计划,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有痛苦和企盼。
robo几乎已经无力挣扎,头往后仰,无力地笑着。“别玩过了,莎莉。”钢爪突然说话,“玩具玩坏了总是不划算的,会有机会让你玩个够的。”钢鞭将手拿开,robo终于从可怕的折磨中解放了,低垂着头,直喘着粗气,她的各种机能都已超载。钢鞭站起身,双手抱在胸前,不耐烦地抱怨:“阿尔法,总是你最扫兴。这机器小丫头也是,只被挠挠上身就受不了了,算了。”钢鞭托起robo的下巴,“最怕痒的部位就留到最后吧。”robo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敌人,眼神中充满哀求。她如果是人类,听到钢鞭刚才的话早该抽泣了。“好了,莎莉,你也玩够了吧,该我和艾薇了。”
flame:“你们有名字?”
阿尔法:“那是我们的代号,我们一直是工具,是nest的武器,不该有名字。”
“nest!?”kula和flame大惊,那是她们改造人诞生的地方,也是她们最不想记起的地方。nest给了她们超人般的力量,却毁了她们的一生,甚至在她们脱离组织后仍不放过她们,一直追捕着她们。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要杀就杀,干嘛这样欺负我们。”flame对nest充满仇恨,忘记了恐惧。阿尔法轻轻一笑:“呵呵,我们怎么舍得杀你呢,我们会好好爱护你们的。”flame脚腕的锁拷突然分开,双腿也随之分开。kula身后的墙壁则突然倾斜,最终平直变成刑床。
avatar
orochitickle
论坛新人
论坛新人

帖子数 : 3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