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商店看守人

向下

商店看守人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09-08, 08:00

[4]



突然,由香默默抬起头偷看了弘毅一眼,“……怎么办的话,让我回去可以么?”这样歪着头说话,使得马尾辫在脑后摇晃了起来。



“怎么办呢,你啊……”(嗯?怎么办?)突然弘毅脑子里想到一个主意。



“啊,那么,来玩儿惩罚游戏怎么样?”



“惩罚游戏?”



“就是和游戏有些不同……总之要惩罚啦、惩罚”



看着她向自己询问要怎么做,那么条件都有自己来开应该也没关系吧。想到这点的弘毅继续说“现在你接受惩罚,这次偷东西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真的?那、好吧。”由香连惩罚的内容都没听就轻松地答应下来。



“那好,面向那边,腿伸直坐好。”



由香听话地背对弘毅坐好,看来相当怕被送到警察局或是告知家长呢。



“啊,对了,时间方面没问题么?”



“只是想去找朋友玩儿,没什么别的事……”



“是吗”叔父也说不到晚上不会回来,那么就没什么要担心的事了。



弘毅靠近由香,在她背后坐下来。脸靠近了她的头发,能闻到洗发水的香味。



“要开始了……”



弘毅紧张的伸出手,用食指在她背后轻轻划了一下。



“呀哈!”由香叫出声来,颤抖地向后躲闪。



“做什么!?”



“什么,惩罚呀。只是搔痒而已,放心吧。”



“嗯……只是搔痒?”



看到弘毅招手,由香便又立刻坐回原来的位置。



只是预想之外吓了一跳,她倒是好想不怎么反感被人挠痒痒。



弘毅这会儿放下心来,再次把手伸向了她。

[5]



这回是在她侧腹上一下下地轻点。



“嗯……啊哈……!”



虽然由香想忍着笑,可是声音还是漏出来。



弘毅的手指顽皮地“攀登”着她的身体,到达了她光裸的腋下。当手指伸到她腋窝里搔弄时,她发出“嘻呀”的可爱笑声并扭动着身体。



“这个,要比想象中的有意思啊”本来想可能没什么感觉,姑且搔搔她的痒勉强满足一下自己的邪念……结果看这原本沉默的少女这样忍不住笑的样子,竟正对了弘毅的胃口。



“唔……啊哈……哈哈哈……”弘毅一开始揉捏由香的侧腹,尖锐的笑声就一下子响遍了房间。



“哦,这里好像挺怕痒啊”



弘毅的双手从两侧夹住由香细细的腰身,然后开始用手指揉按她肋骨的缝隙。



“噗……那里……不行……嗯……”由香像虾子一样蜷缩着身体,并想用手臂加住弘毅的双手,阻止他继续骚扰自己的肋下。可是,这对弘毅根本无效,他仍然继续活动手指不断胳肢由香。



“唔、嘻……停……啊哈哈哈”



“这是惩罚哟,不能停止,不过,你动身体没关系。”一边这么说着,他开始轻抚由香的腹部。这次由香再想往后退,后背却“咚”的一下撞上了弘毅。



“忙碌的小家伙啊,这样能受得了么?”



弘毅稍微向她的侧面移动了一些,用右手把她的左手举起来。然后用左手开始搔挠由香那变得毫无防备的腋窝。



“嘻……哈!哈哈哈!唔……哈哈啊~~”无法放下手臂的由香仰面躺倒,开始手脚乱蹬起来。

[6]



挥动的手脚几次都打中的弘毅,可终归是小孩子的力量,根本没有妨碍到弘毅的搔痒行为。弘毅放开了她的左臂,手指又潜入了她正挥动着的右臂下,在她右边腋窝里同样地开始搔起痒来。从侧腹到腋下,弘毅的食指和中指就像爬楼梯一样来回的移动戳点,在干净的腋窝里,指尖精心地描画着,时而又用指甲轻轻的搔挠。



“唔唔……啊、啊……哈哈哈哈哈!”



使劲挣扎的由香这时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即使是一点也想要逃离那邪恶的手指,剧烈地左右扭动着身子。这会儿连衣裙已经一团糟,使得她肩头、侧腹的日晒痕迹忽隐忽现。被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和没有被晒到的白色部分,好像被线鲜明地分开一样。因为日晒的关系,都没注意到她原本皮肤非常白皙。



弘毅停止了胳肢她腋窝的动作,让由香脸向下伏在那里。



没有给她爬起来的时间,弘毅非常小心地跨坐在她腰上压住她。



“……哈……”虽然不明白弘毅的意图,由香还是调整了一下混乱的呼吸并紧紧夹住腋窝。



“刚才有点太严厉了么,那这回稍微温柔一点吧。”一边说着,弘毅把她绑头发的皮筋儿摘了下来。



“哎?要做什么?”



弘毅没说话,只是两手各拿起了她的一撮儿头发,然后把发稍儿向由香后背伸过去。



“嗯!?啊……呀!……唔”



弘毅把两束头发当成笔来用,在由香光滑的脊背上爬搔起来。



这是与手指碰触不同地搔痒,是一种刺痒的感觉。



接着头发覆上了肩胛骨,沿着日晒的痕迹小心地描画起来。



“唔……嘻嘻……这样,好讨厌啊……!”由香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翻弄着,难过地叫起来。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想到被自己的头发搔痒就不由得觉得难为情。 [7]



“这里很怕痒啊,那么,再继续挠腋下怎么样?”



“……哈……也、也不要啦……”



“真是任性啊,看起来都没有在反省呀。”



弘毅在由香肩部的连衣裙掀起一条缝隙,把她的头发伸进衣服里面。



“呀!啊哈……唔……呀!”



干爽的头发从衣服的前后潜入,刺激着脊背和胸口。无论怎么扭动却还是逃不开着虽然微弱却能清楚感觉到的痕痒。这是得由香的肌肤更加敏感。发梢儿碰到了她的胸口时,使得还是小孩子的由香吓了一跳。弘毅把头发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来的时候,由香的上半身已经几乎被自己的头发搔了个遍。他把由香的头发重新梳成马尾辫,又用皮筋儿好好地扎了起来。(还是再来胳肢胳肢她吧……)虽然这会儿由香的连衣裙里已经一根头发都没有了,身体却还残留着被刺痒的触感。



“那么,再来尽情的笑一下吧”



弘毅把轻巧的由香扶起来,从后面抱住她。



“不要!别再搔我痒了……唔!”



说话间弘毅的手指已经在她的右侧腹按了下去。



由香反射性地把身体相反方向躲闪,可弘毅的左手却早已经等在那里了。



肋下没有骨头的软肉处。弘毅左手的中指瞄准那里戳了一下。



“啊!”因为由香自己把身体撞过去,使得指尖好像是使劲侵入那里一样。而当由香在把身子向右边返回去的时候,弘毅的右手又等在那里。



“嘻……嘻……啊哈哈哈哈!”



身体两侧无论左右都会被搔痒,身体弯成“く”字躲闪的时候,就会被反方向的手指攻击。由香脑中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可是当不规则的刺激传来时,腰身还是不自觉地就扭动起来。享受了一会儿由香不断扭动身体忍耐搔痒的样子,弘毅这次结识地握住了她两侧的腰腹。



“啊!”由香想还会像刚才一样被胳肢,不禁抖了起来。可是与她所预想的不同,这次弘毅不是轻戳,却揉捏起她两侧腰腹来。

[8]



“呜哇……哈……哈哈啊……嘻哈哈哈啊!”



侧腹被一下下的揉弄,由香爆发出没有间歇的大笑声。



“嘻!要死了……啊哈哈哈哈!”



“这种程度死不了吧,再笑更久一点吧。”一边这样说着,弘毅继续隔着连衣裙摆弄由香的身体。两手不知捉弄着她的两腋和侧腹,还开始来回摩挲她的大腿和小腹。而且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她的胸部和臀部~~~当碰到由香的大腿根儿时,她的身体剧烈的跳起来。



“哈乌……啊!讨、讨厌啦!”好像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弘毅的意图,由香比刚刚更强烈的抵抗起来。



“嗯!喂,好粗暴啊,痛啦!”觉察到邪恶之心被看出来,弘毅一下子放松了压住由香的力道。于是由香趁这空隙转变身体的方向,双腿使劲蹬起来。



“喂,别……好痛……啊!”就这样,由香的左脚突然用力踢中了弘毅的那个部位。痛得他在蹲在床边呻吟起来。



“啊……抱歉……”从脚跟残留的触感,由香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我……因为被搔痒真的很痛苦……那个……”虽然由香对着蜷在那里弘毅这么说,他却只是轻微的抖了抖,没有回应。



“那个,不会再这样了……”由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由得过去轻抚弘毅的后背。“这样,怎么样……?”



大约两分钟,弘毅终于恢复过来。



“真是的,下次再这样,马上把你送到警察局啊……”听到他这么嘟囔,由香低下头道歉“对不起,不会再这样了!”



“那么,继续之前的惩罚吧。”弘毅重新站起来,并迅速把由香的右脚踝捉住拉过来。



由于只有右脚被抬起来,白色的内裤稍微露了出来。



“啊!”由香慌忙用两手压住连衣裙的下摆,可惜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盖住。

[9]



“小孩子家那么在意啊……随你好了”一边说,弘毅一边用右手手指轻轻摸了摸由香软软的脚掌。血色红润,虽然隔着白袜,但手指的轻触依然让弘毅清晰感觉到她脚掌的光滑。当他的指甲搔到脚心时,由香的脚趾向内侧紧紧地蜷缩起来,并让脚趾部位的袜子褶皱起来了。



“嗯?脚掌很怕痒么?”



“不是……唔!呀……啊哈……!”虽然她不承认,只要看这反映就能清楚地明白这里的敏感程度了。



“不是么?那么,这样做也没关系吧”弘毅说着开始巧妙地活动五指,在她整个脚掌上搔抓起来。描绘着她的脚跟,用指甲轻刮脚心,让手指尖透过袜子挤进脚趾细小的缝隙。



“唔……嘻……哈哈……唔!”



因为现在是正面弘毅,所以能看到由香那拼命忍着的将要崩溃的笑容。压着连衣裙的双手紧紧抓这裙子的下摆,下半身则普鲁普鲁地抖动着。但是,这也只是由香一时的抵抗罢了。因为弘毅突然用他那抓着由香脚腕的左手摸了她的脚背一下。



“嘻……!”由于新的搔痒感,由香发出抽搐似的声音。由于两面的攻击,脚趾开始不安分地动起来,好像想抓住什么似的,这也显示了就快接近由香能忍耐的极限了。



“唔唔……嘻!啊……哈!”



这时弘毅立起十根手指的指甲,十根手指一口气激烈的挠动起来。



“哈……啊啊啊!?嘻啊!呀……啊哈哈哈哈!”由香终于忍不住迸发出尖锐的笑声。“怎么样?脚不是很怕痒么?”弘毅故意这样问道,而且手上一点没有要停止的样子。他的两手一边描画着由香的脚,一边在她的小腿肚上好像舔噬一样的来回抚摸。好像燃烧的太阳般的由香的脚,即使在开着冷气的这间屋子里,也因为汗水而变得潮湿了。



“嘻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嘻!”笑声显示这已经超越了能够忍耐的界限了。被搔弄各个部位引起的刺激翻弄着,无法抑制从丹田中溢出的笑声。自由的左脚吧嗒吧嗒地蹬踹着,使得白色的内裤忽隐忽现。两手也已经不再压着裙摆,乓乓地敲着地面。 [10]



(之前脚掌没有这么红呢……)眼睛偷瞄她的内裤,弘毅用灵巧的左手夹住由香的右脚,继续搔她痒。然后右手拽过她的手袋,悉悉嗦嗦地在里面摸索。



“确实应该有的……有了有了”从包中抽出的手里,握着一根粉色的跳绳。弘毅用跳绳绑住由香的两个脚腕,并轻轻打了个结。



“哈哈哈哈……啊哈……?”冷不防下半身的行动被这样限制住,即使是现在只顾的大笑的由香也注意到这点。



“什、做什么啊……!?”



“什么……就是这样呀”当然,目的只有一个。他把由香被绑起来的双脚放到自己盘起的大腿上。“就是为了这样”弘毅的两手同时在左右脚掌上爬搔起来,由香一下子“哈”的叫出来,身体向后仰去。不给她调整姿势的时间,弘毅就这样开始搔挠由香的两只脚板。温柔地抚弄右边的小腿肚时,就激烈地搔抓左脚的脚心。一边焦急似的用指尖刺激她左脚的脚背,一边右手却又用指甲逗弄右脚的脚趾缝。



“哈……哈啊!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经不是由香能够忍耐的折磨了,她现在只能一味地提高嗓音不断大笑了。



挠了一会儿,弘毅就开始集中搔弄两脚脚心。



“果然看起来这里是最怕痒的,好好享受一下吧”



手指只是稍稍碰触了一下,由香就“嗯”的悲鸣起来。然后随着手指正式开始舞动,悲鸣变成了尖锐的笑声。



“嘿嘿……啊哈!呀啊!……啊哈哈哈哈哈!!”



弘毅的手指为了寻找着新的弱点,在脚掌的每一个角落寻觅着。



发现了能让笑声变大的地方,就只在那里细心的搔挠作弄,享受着由香的反应。

[11]



虽然由香拼命的掩饰,可是在这样执拗地搔痒之下,弱点渐渐都暴露出来。弘毅就这样搔痒调查完由香的脚底后,在这个找到的可以说是最怕痒的痒穴,用指尖描画起来。



“哈啊!”



比脚板中心稍稍靠内侧的脚心处,这里是由香身上最怕痒的地方。弘毅用指尖快速沿着她的脚底的褶皱划弄。



“这里,痒吧?”



“……嗯……不……知道……”由香挣扎地动了动仍然不能自由活动的脚腕。



可弘毅的指尖却恶意地追逐着她的脚底板,绝对不让她逃掉。



“这样的态度,什么时候也不能放过呢”



“嘻!哈……呀……啊啊!对不起呀啊啊!嘻哈哈哈!!”手指搔弄的速度一加快,由香的笑声马上随之变大了。



“好了,那么现在说‘我不会再做小偷了,无论如何请原谅我’吧”



“说……说了……啊哈哈哈……就结束……?”



“啊,说了就可以回去了。”



如果能说的话……小声加上了这句,然后仍然继续库丘库丘地挠着她的脚心。



“唔,唔……我、我……不会……再做小……呀哈!”



“不能乖乖地说出来么?从头再说一遍”



由香虽然想早点说完整句话,弘毅的搔痒行为却在妨碍她。



“我不会……嗯!”



弘毅故意放轻搔痒的力量让由香先说出几个字,然后等她说到一半时,又故意重重地搔她脚心死穴。



“再做小……哦!嘻……呀啊……”



“喂喂,出的什么怪声啊,真的有心道歉么?”



“因为……唔……好痒啊!”



由香喘着粗气,身上流了不少汗,肌肤泛着红潮,半张着小嘴。这样的由香的样子虽然有点孩子气但也能感觉到另一种娇艳的光泽,这让弘毅很兴奋。

[12]



“不想道歉吧?那,下次是最后的机会了。不好好说的话……你知道的吧。”听他这么说,由香的身体不由抖了一下。(下次不能好好说出来的话……)只要光想想那之后的惩罚,就觉得浑身都痒起来。



但是由香没有其他的选择。不得已下定了决心,张开嘴。“我……我不会……再做小偷了!”



停顿了数次,最后总算是快速把话说到这里了。



弘毅用指尖从由香的脚跟到脚趾根慢慢地轻抚着。



“无论如何……唔……无论如何、请原……”突然出其不意地,强烈的刺激从脚心传来。弘毅的手指集中在脚心处,在这敏感的地方用指甲刮搔起来。



“原谅……唔!原谅……唔……!”不能在这时候笑。由香的脸憋得通红,仅仅咬着牙忍着笑。



“怎么了?不说了?”



虽然扑扑的摇头否认,这会儿却说不下去了。面对这种只要一泄气就会喷笑出来的刺激,由香只能闭口忍耐着。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弘毅手指的反复搔挠一点点消弱着由香的忍耐力。无论怎样努力,弱点一直被攻击,应该也无法一直坚持下去吧。还不到一分钟,就到极限了。



“呀啊!哈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嘻……嘻哈哈哈哈!!”



好像要把刚刚忍耐着的笑声一并放出似的,由香张大嘴笑起来。



“真是的,完全没有反省嘛,决定惩罚”(—_—||| 恶魔)



“啊~呀~呀!痒,呀哈哈哈哈哈!”



如其名一般,不会碰到地面的脚心(注:日文“脚心”直译是不碰地面),弘毅在这中心、这要命的地方有节奏地刺激着。无法习惯这样忽强忽弱的搔痒感,由香的身体仍然继续一抖一抖地跳着。



“啊哈哈……啊哈!啊……嘻!嘻哈哈哈!”



但是随着疲劳感的增加,连这样反射性的动作也快没力气做了。“继续这样,稍微有点危险么……”也称不上拷问,只是一点惩罚罢了。(啊,十分开心呐)



弘毅考虑了一下时机,问了由香一个问题。



“呐,这店里小偷多么?”这是之前就想询问的问题。



“嘻嘻……嘻!呀哈……?哎?”



“就是说,问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小偷”



弘毅稍微减弱了搔痒的力量,等待由香回应。



[13]



“……大概……还有”



大概是什么意思?”



“班里的孩子说过‘店长完全不看顾客,很简单’……”



“啊,原来如此”确实,弘毅的叔父性格悠闲,眼神儿也不好。要不是偶然由弘毅来看店,由香也可以成功的偷东西吧。



“今天的事对谁也不能说哟,能保证么?”



“嗯”虽然由香自己也不想事情被宣扬出去,不过还是慎重地预先叮嘱一下。



“好,那么最后五分钟,来,在坚持一下”弘毅这么说这就又开始搔由香痒了。



“唔,乎啊……唔哈……啊啊啊!”



长时间持续的搔痒,让弘毅现在的技术变得更加巧妙了。因为是最后的时间所以也不再有所顾忌,无视双方的疲劳,这回用尽技巧的极限。在这样直接对神经的强烈刺激下,当然地笑声瞬间迸发出来。



“嘎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由香笑得合不拢嘴,口水顺着下巴直流到连衣裙上。“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停手!很难……过!”



可是虽然由香已经笑得连气都渐渐喘不上来了,弘毅不回应继续搔她痒。总之只是想着让由香笑而彻底地反复挠着她的脚心。对她来说显得太长的四分钟过去了,终于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指甲重重抓进滑嫩柔软的肌肤,对由香的脚底已经了若执掌的弘毅无情地反复搔抓她的脚心。



“唔嘻……嘻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由香身子向后一挺一挺地笑着打滚,眼角挂着眼泪。全身痉挛似的颤抖着,明显已经快到了身体的极限了。



“还有十秒,是最后了,尽情笑吧。”因为是最后一下,手指运动的更加激烈,给予了至今为止最严酷的搔痒刑罚。



“不、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啊哈哈!嘻嘻嘻嘻!呀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由香大声叫着,到搔痒结束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地无法动弹了。

[14]



“别再偷东西啦,当然,不只是在这间店。”



“……嗯”



搔痒的惩罚结束后,由香赶紧准备回去。



“总之,今天你没偷东西,什么也没发生。知道么?”



虽然由香乖乖点了头,弘毅却还是觉得不安。“这样做是不是犯罪呢……?”



自问,烦恼着。



这时由香说“那,我回去了……”就这样把弘毅留在屋子里,穿上运动鞋迅速离开了。



“……不,不是犯罪。我是和她商量过才去搔她痒的。”自言自语这样说道,想办法说服着自己。



这时,放在衣柜上的电话响起来。尽想着犯罪什么事被吓了一跳,其实当然应该没什么事。继续迷惑着自己该不该应对,弘毅最后还是把听筒拿在手里。



“喂”“弘毅吗?呀,真不好意思让你看店啊。”



“……叔叔么?那,别放在心上,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事啊。”



想想看其实有十二分。



“是么?嘛,就快回去了,那我挂断了。”



“啊,等一下” 弘毅叫住正准备挂机的叔父,有点儿话想要说。



“嗯?什么事回去说不行么?”



“呀,虽然这点小事回来说也行……店里的工作,偶尔也可以让我来做么?我的话,看店什么的还是行的。”这么说着,其实也是不想做看店以外的事。



“哎?可以么?当然好,对我来说真是难得的好消息。”



“那请一定让我来做。那一会儿见。”



“好,再见。”



打完了电话,弘毅把听筒放回去。



“呼……”一边深呼吸,一边往床上倒下去。



由香说这里是很好偷的店,也就是说,还会有像今天这样的事发生。(下次准备摄影机……羽毛也是不错的选择吧)很快想到了各种各样的事。(—_—||| 妄想者)虽然看店本身很无聊,不过这样就能当作报酬来补偿了。



“怎么说呢……今年的暑假,变得有趣了。”



[END]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