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拷问游戏

向下

拷问游戏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09-08, 08:00

丽丽、小雪和婷婷是一个高中的同班 同学 ,也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丽丽个子不高,长得娇小可爱,但是身材很匀称,性格很开朗,鬼点子最多;婷婷的个子很高,身材较瘦,是典型的骨感 美女 ,平时为人处事很稳重,是三个人里的“大姐大”;而小雪的身材介于两个人之间,人长得很 漂亮 ,皮肤白晰,性格温柔,平时话也不多,是个小家碧玉型的美女。三个小美女平时在校里经常结伴而行,不知赢得了多少回头率。
高中的学习紧张而繁重,好不容易熬到期末考完试,三个 女孩 聚到丽丽家里,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放松一下了。丽丽的父母都在外面忙着生意,所以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们三个。三个女孩聚在客厅的大沙发上一边玩斗地主,一边看电视,好不惬意。
三人玩了一上午,吃过中午饭,又回到沙发上,正准备接着玩,丽丽却说:“真没意思,唉,没放假的时候天天想着玩,现在有时间了反而觉得无聊了”。拿起遥控器,无聊的换着台。突然换到一个台,正演着一部谍战片,剧中的间谍被敌人发现,正遭到严刑拷打。丽丽被剧情吸引,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小雪说:“别看这个,多吓人”。
丽丽一撇嘴:“就你胆小,要是你被敌人发现,根本用不着动刑,一瞪眼睛你就全招了”。
“才不会呢”,小雪不服气的反驳:“我一定会咬紧牙关,绝不出卖组织”,
“切.....”,丽丽和婷婷同时做不屑状。婷婷笑着说:“对,不用老虎凳辣椒水,只要.....”,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小雪好奇的问:“只要什么啊?”,“只要搔你的痒痒,保准你老老实实的出卖同志”,话音一落,丽丽和婷婷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小雪急的满脸通红,大声反驳:“你们胡说,我才不 怕痒 呢,我看是你们俩怕痒吧?丽丽,你敢说你不怕痒?”。“我....”丽丽犹豫了一下,声音低了一度:“我不怕,婷婷你怕吗?”,“我不怕”,婷婷坚定的说。“你怕”,“你怕”....,三个女孩一时争的不可开交。
“好了,不要吵了”丽丽提议道:“反正也是无聊,要不我们做个比赛,不就试出谁怕谁不怕了吗?”
“怎么比?”小雪和婷婷同时问道。
“很简单,咱们三个人轮流选出一个,由其他两个人做测试,看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好啊好啊”小雪和婷婷也来了兴趣,婷婷提议说:“不如我们就轮流扮演女英雄,落入了敌人的手中,被敌人严刑逼供,看谁能保守住秘密”。
“对,这样就更有意思了,轮到谁受刑,谁就写个字条藏到这个房子的一个地方,其他两个人就用刑折磨她,如果她受不了供出字条在哪,就算是输了。”丽丽补充道。
“好”。小雪和婷婷异口同声的赞同。但是很快小雪又有了新的疑问:“但是如果一个人一直不招,怎么才能算赢呢?难道要一直受刑吗?”
丽丽点点头“恩,这倒是个问题,这样吧,就以一个小时为限,如果受刑的人一个小时不招供,那么就算是赢了,还有,最后坚持时间最短的人就算输家,要接受赢家的惩罚哦”。
三个人商定了比赛规则,一场别致的拷问游戏就开始了。
1.婷婷受刑
三个女孩决定抽签决定谁先受刑:每人抽一张扑克牌,分值最小的就扮演女英雄,结果第一轮就抽到了婷婷。婷婷倒也不推辞,写了一张字条,藏到了书房的一本字典里,然后回到客厅一看,丽丽和小雪已经准备好了好几种刑具:牙刷、木梳、牙签、还有几只筷子,婷婷好奇的问:“你们想怎么折磨我啊?”
丽丽神秘的一笑:“一会就知道了,我的女英雄。但是在动刑之前,得先把你绑起来。”
“还要绑啊?”婷婷有点害怕。
“那当然了,这样才像真的严刑拷问嘛,再说等会你折磨我们时也可以绑啊”。
“绑就绑”,婷婷咬咬牙:“怎么绑?”
“到我的卧室吧”。
丽丽把婷婷带到自己的卧室,小雪则把“刑具”拿到卧室,放在床头的柜上。丽丽从阳台的储物柜中找出一段绳子,和小雪一起动手,将婷婷的呈人字型牢牢的绑在了床上,为了防止她乱动,还特意在她的腰上和膝盖上多绑了几道,这样一来,婷婷就完全动弹不得,任人宰割了。
婷婷今天上身穿得是无袖的T恤,下身穿着短裙,因为平时在学校不准说 *** ,而婷婷又特别爱美,所以今天趁放假特意穿了一双长***,更把双腿衫的修长,此时被绑在床上,腋窝,纤腰,还有一又精致的脚都是完全展现在行刑者面前。
丽丽将闹钟设置好一个小时,坏笑着看着婷婷,就像是看着待宰的猎物一样。小雪故作凶狠地问道:“怎么样啊,我的女英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妄想,要杀要剐随便你,我是决不会出卖秘密的”婷婷大义凛然的说。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你可就要吃点苦头了啊”丽丽坏笑着说。说完,和小雪一使眼色,两个人同时伸出手,慢慢伸向婷婷光洁的腋窝....
婷婷紧张的全身崩紧,很快感到一阵痒感从腋窝传过来,但是她咬紧牙关,拼命地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减轻阵阵袭来的痒感。也许是因为她的腋窝不很敏感,丽丽和小雪在她的腋窝抓挠了几十下,婷婷只是憋红了脸,竟一声也没吭,丽丽和小雪住了手,丽丽说:“行啊,这样都不笑,看来还是得来点狠的,小雪,你说她哪里最怕痒呢?”
小雪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床上的婷婷,最后目光停在了她穿着***的脚上。婷婷的脚像她的身体一样纤细修长,外形也很漂亮,足弓很高,透过薄薄的***,可以看到五个 脚趾 。小雪忍不住伸手在婷婷的 玉足 上摸了一下,没想到婷婷像触了电似把脚猛的一缩,可惜脚踝被绑的很牢固,她的活动范围只有很小的一点。
“哈哈,我看她最怕痒的地方就是...... 脚心 ”小雪兴奋的叫道。
其实丽丽早就想到了这点,当下两个人一起聚到床尾,每人抓住了婷婷的一只脚踝。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不要碰我的脚啊”婷婷惊恐的叫道。婷婷平素里很注重脚的保养,经常涂一些护理液,所以脚保养的特别好,尤其是脚心,一点老茧都没有,因此也就特别怕痒,现在见两个人在打她一双脚的主意,顿时惊恐不已。
丽丽放下她的脚裸,狞笑着问道:“我的女英雄,我可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现在招供,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
“你,你妄想,不管你用怎么卑鄙的方法折磨我,我也不会招,我只要坚持一个小时,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丽丽和小雪开始对婷婷施以可怕的“脚刑”。
小雪一只手抓住婷婷的脚踝,另一手开始在她光滑的脚心上来回拂动,因为婷婷的脚弓很高,因此薄薄的***并没有贴在她的脚心上,随着丽丽手的运动,婷婷只感到一阵阵奇痒若隐若现,从脚底一直传到心里,五个脚趾也不由自由的前后摆动起来。
而她的另一只脚则掌握在丽丽的手里,丽丽可没有耐心像小雪那样循序逝近,她直接扳住婷婷的五个脚趾,再加上脚踝被绑,婷婷的脚心就完全露在了小雪的面前,小雪的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开始在婷婷的脚心来回挠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种痒还是远远超过了婷婷的承受能力,刚刚还咬紧牙关的婷婷一下子叫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哈哈哈,停啊,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小雪也不再是轻拂她的脚心,与丽丽的上下左右乱挠不同,她的四个手指像耙子一下,一下下的从婷婷的 脚掌 挠到脚心,这样婷婷的整个脚心都逃不过这种“毒刑”了。
“哈哈哈哈哈哈,求,求求你,哈哈哈哈,饶了,饶,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啊。。。。。。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吧。。。。。停。。。。快停啊”婷婷的笑再也止不住了,连求饶的话都说得上气不接下接。
丽丽和小雪住了手,看看时间,刚过了15分钟,丽丽拿闹钟在婷婷眼前晃了晃:“才这么一会就受不了了,乖乖的招供,情报藏在哪里了?”
婷婷大口大口的喘气,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刚才的一番折磨着实让她吃了苦头,刚刚在被搔脚心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但是现在休息了一会,她又重新有了精神,好像刚刚的折磨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刚刚还嘲笑小雪,才这么短时间就认输,太丢人了。想到这些,她咬牙说道:“谁说我要招供了,你们还有什么方法都使出来吧,我是不会怕的”。
丽丽和小雪本来以为已经结束了,听她这么一说,同时一愣,丽丽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小雪,跟我来”,说完走出房间,小雪也跟了出去。
两人在外面商量了一会儿,又回到房间,一脸坏笑的来到床尾,开始动手脱婷婷左脚的***。
婷婷知道肯定会有更难熬的刑罚等着她,所以她咬紧牙关,也不挣扎。很快左脚的***就被扒了下来,一只完美的玉足展现在两人面前,五个脚趾像五颗珍珠一样,脚心白里透红,由于刚刚的挣扎,所以脚心上微微的渗着一点汗。这样一只尤物,今天不知道要受到怎么样的折磨了。
小雪从床头柜上拿起六根竹筷子,分别插到婷婷的脚趾缝里,两只手分别握住筷子的头尾,这样五个脚趾就都被筷子夹住,就像古代的夹刑。丽丽则拿起一把牙刷,蘸了点水,开始在婷婷柔嫩的脚窝转着圈的刷起来。
由于***被脱掉,少了一层保护,牙刷直接作用在脚心上,痒感比刚才更加强烈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停,快停”婷婷一边笑一边求饶,同时脚趾也不由自主的乱动起来,这时,小雪手里握的竹筷子发挥了作用,她两只手同时用力,就像古代的夹刑,把婷婷的五个脚趾夹的一动也动不得,丽丽的牙刷不也停歇,更加卖力的在好的脚心上翻飞,一下一下的触动着婷婷的神经。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停。。。。。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忘了。。。。别忘了轮到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看我,收拾你们,哈哈啊哈哈哈哈....”。
不管婷婷怎么叫喊,对她左脚的酷刑都不会停止。由于左脚被两人牢牢控制住,婷婷拼命的摇头,同时用力的凳着右脚。这样过了十多分钟,婷婷感到从脚上传来的痒感渐渐弱了,笑声和求饶声自然也就不像最初那么强烈了。
小雪对丽丽说:“她好像不那么怕痒了啊”,丽丽胸有成竹的说:“没关系,她的这只脚已经有点麻木了,也该换另一只脚了,要不岂不是不公平吗,下面就看你的了。”
不等婷婷说话,两个人又扒下婷婷另一只脚的***,露出同样完美的右脚,两人依旧将她的脚趾夹住,不同的这是这次是丽丽握住“夹棍”,而由小雪动刑。
别看小雪平时很温柔,现在却一点也不手软,她奸笑的对婷婷说:“看来单纯的痒刑对你不起作用了,这次,我让你又疼又痒,看你招不招”说罢,从桌上拿起一根牙签,在婷婷的眼前晃了晃。
婷婷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她带着哭腔求道:“求求你千万别用牙签,你怎么挠我都行,啊...”,没等她的话说完,小雪的牙签已经触到她的脚心,一下一下的划起来。
小雪小心的控制着力度,尖利的牙签在小雪白里透红的脚心上一下下的划动着,每经过一处,就泛起一道白印,但而快又恢复成原来的红色,就像小船从平静的湖面上划过留下的水痕,当牙签划过脚掌和脚根时,小雪的力度就稍大一点,当划过最柔嫩的脚心时,力度又变得稍小,在小雪这么“专业”的攻势下,婷婷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剩下近似疯狂的笑和叫。
“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哈哈哈...快停...啊哈哈哈哈哈,我招,我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婷婷终于肯招供,小雪两人这才停止了折磨,此时的婷婷笑得眼泪都淌了下来,一头长发也在挣扎中披散开,她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一边还机械的重复着:“我招,我招了....”。
丽丽佩服地对小雪说:“还是你厉害,才这么几下就让她招供了”。然后转头对婷婷说:“怎么样,受刑不过了吧?快招,字条在哪?”
在婷婷的指引下,两人找到了藏在字典中的字条,这才将婷婷松绑,婷婷一边理着刚刚弄乱的头发一边感叹说:“我的妈啊,从来也没有受过这种罪啊,你们俩个人太坏了,想出这么多毒计折磨我”。
丽丽和小雪笑道:“这样才真实嘛,你以为英雄那么好当啊!不过你也不错了,坚持了整整40分钟。快起来歇歇,我们还要进行下一轮的比赛呢!”
婷婷站来活动活动手脚,又喝了点水,完全恢复了精神,迫不及待的催促道:“下一个该谁受刑了,你们两个快抽签啊”。
2 拷问小雪
小雪和丽丽两个人各抽了一张扑克牌,结果是小雪的点数最小,于是这一轮该轮到小雪“受刑”了。小雪平时就喜欢穿运动休闲服,今天也不例外,穿着一件运动T恤,脚上穿着一双白棉袜,显得非常青春可爱。
见抽到了自己,小雪乖乖的藏好纸条,然后很配合得脱掉拖鞋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样。这个时候丽丽和婷婷可不想怜香惜玉。两人合力将小雪的两只手从床头的栏杆中穿过,紧紧绑在一起。又在两只脚各绑上床的下面栏杆上。小雪的磨难马上就可开始了。
丽丽问婷婷:“这回咱们用什么办法折磨她呢?”婷婷恨恨的盯着小雪:“刚才你可把我折腾的够呛,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又对丽丽说:“这个小丫头就交给我吧,你休息一下等我的好消息,用不了十分钟我就让她乖乖的招供。”丽丽点点头:“好,正好我去看会儿电影。”转身出了卧室。
婷婷之所以敢这么夸下海口是因为她心里有底:小雪平时就很怕痒,又很内向,婷婷相信只要她稍加用刑小雪就会受不了。而且刚才小雪用牙签折磨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报这个仇。至于怎么折磨小雪,婷婷早就想好了,小雪虽然不像她那样经常保养脚,但是经常穿运动鞋和棉袜,所以一定也特别敏感。婷婷决定单刀直入,直接就给她上“脚刑”。
“你是现在招呢,还是等我用刑呢?受刑的滋味可不好受啊!”婷婷阴阳怪气的问小雪。
此时的小雪,知道任何求饶都没有用,婷婷一定不会放过她。只有咬紧牙关,坚持超过40分钟,于时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哼,嘴硬,不过这样最好,我还担心你一下就招了”婷婷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小雪的白袜脚上轻轻揉捏起来。小雪的嘴咧了一下,一丝笑意浮上了俊俏的小脸,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看得出,她在努力的克制自己。
婷婷微微一笑,双手加上了力度,小雪微微皱了皱了眉,身体像一张弓一样绷的紧紧的,双脚竟有些颤抖。仍然是一言不发。
婷婷本来想用这种方法给小雪施加压力,使得真正用刑的时候让她更怕痒,现在看似乎是多此一举了。
“看来你还真怕痒啊,这下你有苦头吃了”看到时机成熟,婷婷开始用两只手的食指,从小雪的前脚掌心,一点点向脚跟划去。隔着棉袜,痒感若隐若现,小雪紧紧的咬住牙,生怕一下叫出声来。
婷婷的手指在小雪的脚心上来回划了几道,开始了真正的挠脚心。她的四个手指肆无忌惮的在小雪的白袜脚上回来游动,时而用力,时而轻柔,小雪徒劳的扭动着双脚,脚趾也开始前后的摆动,也以此来缓解越来越强烈的痒感。
婷婷的双手逐渐用力,一阵阵奇痒从小雪的脚底直传到大脑。从小到大,从来没人这么挠她的脚心,更难受的是避无可避,只能任由一双“魔爪”在最敏感的脚心上肆意妄为。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小雪忍不住出声了:
“嘻嘻。。。。好痒。。。。哈哈哈。。。。哈哈。。。。轻点轻。。。轻点。。。哈哈哈。。。。”
见小雪终于出声了,婷婷更来劲了,她一边加大力度,一边问:“现在招不招?招了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小雪虽然难受的不行,但是从小争强好胜的她还是不肯轻易的认输,她强忍着脚心的奇痒回敬道:“不。。。绝不。。。哈哈哈。。。痒。。。。哈哈,你就是。。。。折磨死我。。。。我也不。。。最后一定是你输了,哈哈。。。哈哈。。。。”
婷婷可是一点也不生气,她还巴不得小雪嘴硬下去呢,不过她准备换种方法了。像刚刚她受刑时那样,婷婷转向小雪的左脚,她用左手将小雪左脚的五个脚趾使劲向后扳,右手的食指刚在脚底上画起圈圈来。她认认真真的从脚心的外围开始,逐渐向最敏感的掌心进攻。这种感觉对小雪来说,又比刚才强烈了许多。她使劲的往后缩脚,另一只没有被挠的脚也徒劳的在床上蹬着。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招我不招。。。不招。。。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丽丽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听见卧室里小雪疯狂的笑声却没见她招供,看看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她又走进卧室,不耐烦的问婷婷:“怎么还没搞定啊?到底行不行啊?”
婷婷刚刚夸下海口,没想到小雪这么能撑,此时有些恼羞成怒。她对丽丽说:“你来得正好,这小丫头嘴真硬,不来点厉害的怕是不行,得换个花样。你来帮我按住她的脚。”
两人解开小雪脚裸上的绳子,将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这样小雪的脚心就朝上暴露在两个面前。丽丽找来两个靠枕,一个垫在小雪的脚背上,另一个放在小雪的小腿上,然后坐在上面,这样一来小雪的双脚和腿就一动也动不了了。婷婷扒掉小雪的白袜,露出一双可爱的小脚,脚心白里透红,因为脚下垫着靠枕,所以脚心的皮肤非常光滑,没有一点褶皱。十个脚趾像十颗珍珠一样,真是一对人间尤物。
“这样一双可爱的小脚,可惜要受点罪了”婷婷使着牙签在小雪眼前晃晃:“刚刚你是怎么折磨我来着,这回你也尝尝吧”。说罢,手中的牙签就划在了小雪白嫩的脚掌心上。
“啊——”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种又疼又痒的滋味还是让小雪叫了起来。婷婷让尖利的牙签沿着小雪脚心上细细的纹路游走,越是接近最敏感的掌心,力度就越大。这种酷刑可不是谁都能忍受的,小雪一边用力挣扎(很显然,在两个人的控制下,这种挣扎没有任何作用),一边又笑又叫:
“啊哈哈哈哈哈哈。。。。停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受不了。。。。 哈哈哈哈哈。。。。啊。。。。。停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了。。。。。啊哈哈哈哈”
婷婷这才停了手,得意地问小雪:“受不了了吧,说,纸条藏在哪了?”
此时的小雪脸憋的通红,大口大口的喘气,费力地问:“我坚持了多长时间?”
婷婷看看表:“28分钟,看来我小看你了。”
小雪略略恢复了一点力气,呼吸也开始均匀了,她盯着婷婷,一字一顿的说:“我一定要超过你,还有什么毒计都使出来吧。”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