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女王的受难

向下

女王的受难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09-19, 00:37

1,女王安安
晚上10点左右
北京南城一家经济型酒店里。

“呜呜呜。。"一个约莫30多岁的的男子浑身只穿着一条短裤,在地上爬行,他的嘴被一个胶球塞住,头上戴着眼罩,只能勉强的发出声音。
”还有2圈!!别偷懒”严厉的声音出资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子,女孩身高1米7多一点,身材有些偏瘦,长长的头发烫成那种大波浪形,涂着鲜红的口红,画着深色眼影,显得整个人比实际年龄成熟的多,其实女孩的相貌也只能算是较好,而真正让人屏息的是她穿着黑丝的***,修长挺拔,曲线非常完美。一个20几岁美女呵斥着一个壮年男子在地上爬行,这幅画面看起来及诡异又充满桃色幻想。
地上的男子已经完成了女孩的任务,趴主人的椅子前喘着粗气,等待着新命令,女孩不耐烦的坐起身,伸手摘掉了男子的眼罩和口塞。虽然市内的灯光并不是很强,男子还是适应了一会,之间女孩把一只腿放在另一只腿上高高翘起,鞋子半褪用自己穿着黑丝的足尖一下下的挑着自己的高跟鞋。那男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玩鞋的美脚,仿佛魂都被勾走了。这是只见女孩脱下鞋子用脚狠狠踩着他的脸,厉声骂道“贱狗!!谁让你看了?!!”
“对不起安安女王!"男子喘着粗气道歉,显得既兴奋又痛苦。
“快!学狗叫”那个被称为安安女王的女孩子边用脚摩擦着男人的脸边命令道。
"汪汪~“男人叫的很兴奋。
这时女孩看了看放在旁边的手机“好了!时间到了”说罢女孩走进了洗手间
男人趴在地上显得很不舍,很快女孩换好衣服穿出来~身穿一身很普通的牛仔装,脸上的浓妆也卸了,随手把自己刚脱下的***扔给了男人“就当给你的纪念品吧”说罢别不理会那男人如获至宝的神情,快步走出房间,虽然她知道那男人会如何“使用”她的***,但她一点想观看的念头都没有。2,出手阔绰的M
安安女王,原名许安安,年龄23岁,出生在北方一座并不是很出名的城市里,凭借着较好的相貌和挺拔的身材,许安安从上学开始就顶着“班花”"校花"的光环,同校的爱慕者和有意无意向她献殷勤的男生多的数不胜数,有事走在大街上,有不少大人看到她都有回头驻足一下,这让许安安的虚荣心获得了极大地满足,在高三的时候她做出一个别人一点都不觉的奇怪的决定——报考演艺学校。报考演艺学校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许安安还是幸运的顺利通过的3试考入了北京中戏,同时她的自信心慢膨胀到了极点,今后的美好生活似乎就在眼前——演戏,当明星,做有钱人,过上流社会的生活。然而中戏的学校生活和她想的却是大大相反,在这个帅哥美女成灾的地方,许安安显得普通甚至平凡,反倒是那些相貌平凡的同学更能引起导师的注意,其次,想当明星的人大多非常自恋,这里没人再把她许安安当回事。最重要的问题——钱,许安安的家庭并不是十分富裕,每年为她负担高昂的学费就已经是极限了,但是俗话说人靠衣装,艺校的学生呢更是对名牌奢饰品追捧的无以复加,而且校内有钱有势的学生不在少数,这样攀比起来许安安无疑又比人矮了一头。这个昔日里在高中呼风唤雨的“校花”现在居然落到班级里最不怎么显眼的几个人之一。她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三年不尽人意的大学生活过后,学校一张毕业证就把许安安打发了,这时她才知道艺校每年的就业率是最低的。刚开始她还四处的去试镜,但是无奈美女多了也就不值钱了,她也并非国色天香到最后连个跑龙套的都没混上。她也想过找个有钱男人嫁了当富太太,可是这个年头有钱人也不是冤大头,交过几个有钱的男朋友最终人家都是玩玩而已。一个偶然的机会许安安接触了恋足和***,她惊讶原来这也服务比那种过夜的服务收费还高,于是她试着把自己包装成安安女王在网上发布信息,结果想要花钱被虐待的男人居然那么多,经过几次对男人调教许安安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女王,在对男人责打的同事她仿佛又回到了扶风唤雨,万人追捧的高中时代,让她心里有着莫大的满足感。最重要的是这项工作的收入确实不菲,而且当女王也比较安全想那天那个男人一个小时500块钱也就闻闻她的脚,要了她一双***,其他便宜一点都没占到。现在她靠着当女王,平时开个网店帮着她那些同学卖卖2手的名牌,一个月的收入也十分可观。
“喂~那位”刚回到住处正在吃饭的许安安不耐烦的接起电话
“喂~你好是安安女王吗?”电话那头一个男声胆怯的问到
一听是个M打来的许安安便用趾高气昂外加100个不耐烦的口气回答”对!就是本女王,有事快说!“
“请问您调教是怎么收费呢?”
“一小时480,2小时800,3个小时1100。”许安安听着对方连“您”都用上了,不禁好笑,在心里暗骂“真贱!”
“那请问您提供上门服务吗?”电话里男人又问道
“上门2500起!”许安安一般是不会上门的但是,要说女王害怕上门总怕会给M看不起,所以一直她都用超高的报价吓退对方,而且一点余地没有。
“好的,是2500对吧”没想到男子答应的很干脆
许安安愣住了,这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她不禁有些慌“要先付钱!打在我的支付宝账户上!”
“好的“男子说罢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许安安的手机支付宝软件上有提示,买家已支付2500元,许安安又惊又喜,他知道等她调教完后,对方才会最终确认放款,但她也不敢在要求对方现在确认,毕竟如果一再提出无理的要求吓跑这条大鱼自己也是得不偿失,看他这样2000多块眼睛都不眨就打过来了,一定是个不缺钱的主,要是能发展成老客户对自己还是有好处的。
“请问钱收到了吗?”男人又打来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许安安强压着兴奋用不耐烦的口气答到“待会你吧地址时间发过来,我明天过去,跟你说把自己的狗窝收拾干净点。”说罢便挂了电话,想到自己这个月一直想款新手机可是因为逛街频繁的原因一直不够钱,这下可好了,想到这里许安安不禁自己笑了出来。3,别墅区
这是一处位于昌平区的别墅小区,估计是前几年开发的缘故,小区显得并是很豪华,而且小区位置比较偏僻,许安安下了地铁还坐了4站车才到。走进小区里面,许安安发现大多的房子也是空的,诚然要住在这个地方每天到市中心上班就算有车也是很辛苦的,所以好多房主买来就把房子放着等待升值,所以小区里显得非常冷清。然而就是这样一栋房子从买到装修好了也要花个6.、7百万,这让现在还在租房子的许安安心理非常不平衡,同时也非常鄙夷“切!那么有钱还不是要贱到跪下来舔我的脚!呸!”许安安边想边来到指定的地点。
按了门铃后,过了好久才有人来应门,本来许安安是想大发一通牢骚(反正是当S没什么估计),可是等她看到开门的人的时候却愣住了。开门的是一个二十6~7岁相貌的男子,看上去很结实,脸上带着一副眼睛,五官并不突出,但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羞涩,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男子坐在轮椅上。这是许安安没有料到的情况。
“对不起,有点不方便,你就是安安女王吧,快快请进”男子摇动着轮椅说道
“哦。。哦”许安安还在吃惊的状态随声应道。
“你先请坐,先喝点东西。”男子把许安安带到沙发和茶几附近顺便倒了一杯放在旁边的可乐。
现在正是北京升温的时候,许安安走了1个多小时,自然是有些渴了,端起可乐一饮而尽。
男人看她喝完,然后用客气略带点讨好的口气说道”不好意思,还要你上门来,可是我有严重的关节炎,刚完成治疗,大夫说不能到处走动“
”哦没事“看到男子这样许安安反倒有些不忍
“不愧是有名的安安女王,比网上的照片漂亮多了”男人看着许安安夸奖道
“呵~那是”听了赞美是谁都会高兴,许安安把左腿放到右腿上准备秀一下自己最有自信的***,可是抬了一下居然没抬动,身子稍微晃了一晃。
“怎么了?中暑了么?”男子关切的问道
“呜。。。唔。。好晕”说罢许安安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许安安的意识开始一点点的回复,她微微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光比较昏暗,她感觉身上有一阵子的凉意,猛的一惊,返现自己的上下衣物已经被退去,不过还好,内衣裤和***在。而她自己被绑在一张铁床上,身体4肢被分开成一个X型。她努力的想获取更多的信息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只能使劲的咬者嘴上的胶布希望能喊出来。
“哎呀呀~原来安安女王大人醒了~我真是怠慢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啪的一声房间的灯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走到了许安安的身边,等眼睛适应房间的灯光后,许安安惊恐的发现刚才那个轮椅上的男人居然站在她的床头。
“怎么?很惊讶么?不过这样说话实在很不方便,我来帮帮女王殿下."说完男人走到了床位,由于姿势的缘故许安安看不到男人要干什么,所以使劲挣扎起来,但是她除了能扭动一下外什么都干不了,这时许安安的上半身慢慢的抬了起来,从躺着慢慢变成坐着。原来那是医院那种病床,通过床尾的摇杆可以调节姿势。弄完后男子起身。
“很惊讶我站着是么?呵呵~我要不扮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能放心的喝水吗~哈哈哈女王殿下”
原来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的阴谋许安安气愤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别着急,马上就让你开口说话”说罢男子慢慢揭下许安安嘴上的胶布。
“放开我!!你流氓!变态!我报警了!!”胶布一拿掉许安安就大声的骂道。
“呵呵,我说安安女王,你也不看看这是间地下室,你在怎么叫也是没用的”男子从容的说道“而且我是变态的话你这个女王又是什么呢?
”你放屁!快放了我!!救命!!救命啊!“许安安不顾一切的大喊
“呵呵~真是不好沟通,我在问你问题,你算是什么?”说完男子走到她的脚边。
许安安这次发现她的脚腕被固定在床位一个木制的脚枷里,脚腕周围垫着一圈海绵。死死的固定住了她的双脚又很好的避免了疼痛。
“说吧。你算是什么?”男人说完便用2只手抓上许安安穿着黑色***的脚心。
“哈!”许安安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惊到了,发出了一声尖叫并停止了叫骂。
而男子却没有停手用五只做成爪型从许安安的脚跟开始从下倒上慢慢抓搔她的脚心,这一阵阵的痒感让许安安乱了方寸,双脚不断地左右摇摆来躲避这双手,“呦~原来这女王也有弱点啊,居然脚心那么敏感”男看到许安安的窘相大肆嘲笑起来。许安安有种预感这个男人就想看她出丑的样子,而且阅人无数的她知道,男女在一起无论干什么事,只有一方完全没反应,另一方就会兴致大减,这样想着许安安那股拧脾气上来了,她咬住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只是用双脚不停躲避。
“呵~满有骨气的嘛~果然是女王。要是你这样就放弃了,我还觉得没意思了呢”说着男人改变了方法用一只手扳着许安安左脚的脚趾,许安安的黑***非常薄,被这么扳着她娇嫩的脚心在***下若隐若现,非常性感,许安安看到这里突知道男人即将做什么。惊恐的喊道“不!!!”于此同时男落下了他可怕的手指,一阵奇痒从许安安的左脚脚底传来,让她差点忍不住笑出来。男人挠的并不是很用力,而是时快时慢的扫弄着她穿着***的足底。有时用一只手指上下的滑动,有时用五个手指快速的刮搔,有时用五个指尖一下下的扎着手中那块那敏感而脆弱的神经。
许安安坐着看着男人对她的左脚进行无情的凌虐,而自己却一点也无能为力,被抓住的左脚一点活动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生生的承受那么一下下的折磨。那股恐怖的奇痒像一股股的电流,从脚心传到大腿传到小腹,最后直击她的大脑。一开始她不出声,但现在不断地从嘴里发出声音“咿~咿~呵~啊~哎呀~哎呦~"
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叫道”嘿嘿~哈哈哈哈~别~~别弄了~~求你别弄了“
男人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你这个在我手指下上挣扎的女王到低算什么?”
“我~~~我说~~我说~我错了~嘻嘻~我不是女王~我。。啊~。。我也是变态~呵呵~你~~你饶了我吧~呵呵~哎呦~"
听了许安安这么说男子停下了手里的折磨。
”这样才对嘛~任何人都是要好好沟通的“
许安安则是气喘吁吁,身上额头已经冒起了一颗颗的汗珠。
男子怜爱的用餐巾纸擦掉她头上的汗~
“我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李牧”男人笑吟吟的说道“下面我来问你第二个问题。”4、问与答
许安安喘着粗气,她的确搞不懂眼前这个叫李牧的男人,按理说绑架拘禁无非就有2个目的,一是钱二是色,而这个男人只是搔她的脚心而已,她完全猜不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正是这样让人猜不透的才更叫人恐惧,许安安想到这里开始觉得害怕了。
这时李牧走了过来“怎么样安安女王,休息好了没有”
许安安惊恐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还要做什么。
“别紧张嘛~或者说现在就紧张的话等等会吃不消的哦”李牧别说边走到了她的脚边
许安安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十只脚趾不由得抓紧,而李牧并没有搔她的脚心而是蹲下身捧起了她的一只脚。
“刺啦”一声,许安安的一只***被撕开了,李牧像剥笋尖一样从袜尖一只褪到脚踝,一只白生生的嫩足就这样被显现了出来,许安安的脚本来就生得好看,再加上现在做恋足女王,对双脚的更是保养有加,每天晚上都要用护足霜,隔一段时间还去除死皮,所以她的脚上一点老茧都没有,脚掌和脚跟都是嫩嫩的粉红色,高跟鞋也都买的高档货,非常合脚,5只细长的脚趾也从来没被磨伤过。
“哇~还真是漂亮”李牧看到许安安的赤足后不由得由衷赞美起来“恩~脚型很不错~脚趾又很长~真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知安安女王的脚码是多少啊?”
许安安的这双脚在平常那些M面前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圣物,除了那些花了大价钱的M许安安根本碰都不让他们碰,而如今这双玉足却像玩具一样在一个男人手里品论把玩。许安安除了感觉恶心还觉得由衷的屈辱。
"怎么?不会答?我刚才好像说过,我们要好好沟通的对吧“说完李牧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面前那只白嫩的玉足残忍的一刮。
”啊!!"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许安安叫了出来,“37。。37碼的”许安安妥协了。
“哦~看不出来还挺大的”李牧边说边如法炮制,把另一只脚的袜子也撕开了。两只白嫩的赤脚,看着那脚背的曲线,光滑的脚心,细长的脚趾和涂抹着鲜红色指甲油的精致脚趾甲,居然会让人产生一种X的冲动,不过李牧还是忍住了冲动,毕竟时间还早可以玩的还有很多,他从口袋里拿出2个皮制的小圈分别套在许安安的两只大脚趾上,许安安活动着脚趾表示反抗但是几只纤细娇嫩的脚趾怎么敌得过一个青年男子的双手,不一会许安安就被套上了趾套,两个趾套分别被绳子拴在了脚枷的上方,这样2只嫩足就被生生的向后扳开,暴露出脆弱的脚心。
这时李牧捧着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插着一根根的毛笔,许安安这时才明白即将发生什么,用力的反抗着。可惜她的脚踝,大脚趾都被牢牢地固定住,“不~~~不要~~”许安安叫道,李牧搬了个椅子坐在许安安脚边。从玻璃罐子里拿出一根毛笔开始仔细刷起来,柔软开叉的毛笔蘸着黏黏滑滑的液体,一下一下的划在许安安敏感的脚心上,那种滑腻的痒感比用手指挠***脚还让人不可忍受,许安安现在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别别,停”可是李牧平没有停的意思,继续仔细的在许安安的左脚上不停着的画着,有时还会用笔锋刺弄那敏感的趾缝,“不要~哈哈哈~别弄了~~嘻嘻嘻~别别别别~~“许安安已经娇笑连连,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玉足受到这样虐待,那种奇痒而不能挠的感觉想一只小虫侵蚀着她的理智。
这会儿,李牧已经把她的左脚涂满了粘液。开始转向许安安的右脚,当毛笔刚接触到许安安右脚的脚心的时候许安安如遭雷击在床上绷直了身子,这让李牧大吃一惊,他继续搔弄许安安的右脚,只见许安安的反应突然变得巨大”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要,哈哈哈~痒~痒啊~呵呵呵啊哈哈~停“许安安以前从来没被搔过脚心,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其实她的右脚比左脚敏感的多。李牧看到这里喜上心头,有种捡到宝的感觉,笑着说道:”原来这里才是安安女王的开关啊,看来要好好照顾一下了“许安安听了这番话心都凉了,只见李牧从瓶子里拿出了一只比较宽大的毛刷,刷子毛比毛笔要硬些,许安安这时已经吓的说不出完整的话了:”不~不~别,求求你别~”不过这正是李牧像要的结果,他不顾许安安的哀求残忍的用毛刷从脚跟狠狠的刷到趾缝,再从趾缝刷回脚跟,“不!!!!!!”许安安尖叫着绷直了身子,那其余的美丽脚趾时而大张时而并拢想减轻那巨大的痒感,可是依旧无法阻挡硬毛刷在自己敏感的脚心上来回肆虐,只能用大笑来发泄“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呵呵呵~不~停停噗哈哈哈哈”李牧就这样专注的无慈悲的一下下的刷着许安安娇嫩的脚心,有时还用另一只手拿着细毛笔插进她的趾缝残忍的转动。“停~~停啊~~哈哈哈哈~求求你~噗啊哈哈哈~别~别这样”折磨这样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美脚正是李牧最大的爱好,每次那些沾了滑腻粘液的刷毛刷过那白嫩的脚心时引起一阵阵的求饶声,笑声,这都让李牧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在一座别墅的地下室里一个妙龄少女浑身只穿着内衣裤,赤着双足,不停地尖叫,大笑,求饶,而一个青年男子坐在她的脚边,一丝不苟残忍的折磨着少女的嫩足,这幅画面即诡异又让人兴奋。
在大笑和求饶中许安安的思维变成了一片空白,她什么都想不到只能在心里祈求这种折磨尽快结束。5、胁迫

“怎么样,女王”李牧嘴里调侃着许安安,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放慢,反而开始重点攻击她脚上的一些敏感带,经过一系列的折磨,李牧已经已经发现了她脚上的一些超级敏感的地方,比如说前脚掌和脚趾之间的嫩肉,还有脚心上一条比较深的纹路,只要刷子扫过这些地方许安安的反应会比平常还要激烈,不过李牧现在并不想挖掘她的这些“潜力”毕竟好吃的东西不能一次吃完。
许安安已经顾不得李牧的冷嘲热讽,敏感的右脚被人这样折磨着,让她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只能边笑边求饶
"别了。。好痒哈哈哈,别别,啊啊~~“
就在这时,许安安的手机响了起来,李牧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动作,许安安也因为这个电话可以休息一下,李牧走到堆着许安安衣服的墙角,翻出她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手机显示刚才打电话的人叫”琳宝“,李牧又翻了翻她手机里存的照片,许安安手机里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她自己的自恋自拍,突然李牧看到有张照片名字是“亲亲琳宝”不由得放大仔细查看,看起来照片是在酒吧里拍的照片上是个打扮入时的漂亮女子,李牧心里突然有个邪恶的念头,他拿着手机走到许安安身边,刚刚受完折磨的许安安看到他回来了不由得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她是谁?”李牧拿出了手机上的照片
“我。。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给你钱.."许安安哀求到
"我在问你她是谁?!”李牧又问了一遍,还不忘在许安安的脚心使劲挠了一下
“啊哈哈。别挠了~我说我说~她叫莫琳是我以前的大学同学”
“哦~原来这样?她找你有什么事么?"
“她。。她。。”许安安脑子一转想到没准这是个逃出去的好机会“她。她~对了我们约好了逛街我没去,她一定是担心我了。”
李牧心里一惊,万一真的有人发现许安安失踪,倒也是件麻烦事。不过从许安安的神情看出来事情恐怕不是这样。
这是手机又震了一下,是短信,李牧打开一看“亲亲~安宝~一个月没联系了~最近有什么玩的吗?”
李牧看完松了一口气“你很聪明嘛~安安女王,瞎话张口就来啊”说完又用自己的手指快速刮擦许安安的脚心,尤其是那敏感的凹陷处。
“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我错了,我以后都不敢了啊哈哈哈,嘻嘻嘻,饶了我吧?”
“哦~知道错了,知错就改就好”李牧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但是没有停就这样边挠别和许安安对话,因为他知道人在痒的时候,注意力都不会很集中,这样可以防止许安安再次说谎。“这样,你把那个叫莫琳的女孩叫来,我就放了你”
“这。。这。。”许安安不想答应但是又怕遭到他更残酷的折磨
“哦~又想编故事吗?”李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不。。呵呵~哈哈~没有没有~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许安安不想叫莫琳倒不是和她的关系有多好,只是不知道李牧叫莫琳来到底还要做什么变态的事。如果时候追查起来自己免不了要担责任,而且自己当女王的事恐怕就要暴露了。
“哦~好感人的友情啊~你到时叫还是不叫”李牧边搔边逼问
“啊啊啊~哈哈哈~别~你饶了我吧"
李牧看她一直讨饶但一点想叫人的意思都没有,不由得有些恼怒,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个莫琳到底怎么样,但是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欲望就越强烈,这是人的通病。
“好!不叫是吧!这可是你逼我的,待会受不了你可别怪我”李牧恶狠狠的说完,蹲下身把床的高度降到最低紧贴着地面,然后给许安安其他的脚趾都绑上了绳子,在分别拉开固定在脚枷上,现在许安安的十个脚趾完全被分开,脚掌向后扳着,所有柔嫩敏感的地方都暴露无遗。
李牧从隔壁迁来2只大型犬,拴在门的把手上,又打开一个罐子,“这是用炼乳和肉酱混合成的浓酱汁,这2条狗平时就喜欢舔食这个酱,对了今天我还没有喂他们呢,怎么样?女王!还是不叫来吗?”说着在许安安的两只脚上均匀的淋上了酱汁,这个酱汁很粘稠整个在许安安的脚上糊了一层。
许安安被吓的说不出话了。只能机械的说着“不。。不要。。”
”哎。那我就帮不了你了"李牧说完解开拴狗的绳子。
2只大型犬跑到许安安的脚边,用鼻子确认,发现时平时自己最爱吃的酱汁,便高兴地舔了起来。
当那灵活的狗舌头碰到娇嫩的脚心时,许安安的身体猛的弹了起来,力量之大差点挣脱了束缚,过分的痒感已经让她没法一下子笑出声音,她的身体徒劳但猛烈地扭动着,舌头是狗最灵敏部位,再加上李牧平时就用这种酱汁涂在铁板上让狗舔,前几次狗还会去咬,吃过几次苦头后,这些动物变得更会使用自己的舌头进食。狗的舌头上粗糙的味蕾快速的摩擦着许安安的脚心,有时把舌头伸进许安安那被强行分开的趾缝里快速抽动。
“:“啊哈哈哈不要啊——别碰我啊…啊哈哈哈哈…”许安安使劲的挣扎这大笑着,而2只狗是听不懂的,只是认真的品尝着这难得的美味,每当因为酱汁被舔完狗的速度变慢的时候,李牧就会重新淋上些酱汁,这些汤汤水水显然喂不饱2只大型犬,只要有食物它们可以舔上一天,许安安剧烈的挣扎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的双脚像被人操纵了一样,带给她无尽的痒感,李牧看到这里想:是该给她最后一击的时候了。他打开罐子,把酱汁涂抹在了许安安的身体上。尤其是腋窝和大腿内侧,也在她的双脚上补了些酱汁。然后又牵出2条狗。
“你~!哈哈哈~你要干什么~~~”许安安惊恐的笑问到
“错了~你应该问问它们像干什么”说罢放开狗链,转身出门。
“不!!!!!别走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离我远点啊哈哈哈哈,嘻嘻嘻”李牧残忍的关上了门身后的哀求与笑声交织着,不绝于耳。
也就过了2。3分钟的功夫。听里面尖叫道:“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我叫她来~~哈哈哈饶了我吧~啊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
李牧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慢慢向房门走去,里面不断传出许安安的笑声和求饶声。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