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TK群侠传1-6

向下

TK群侠传1-6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09-19, 01:33

东湖市的一个雨夜,寂静而诡异。路上的行人稀少,他们都急着往家赶。的确,雨下得太大了。突然,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传来了一个女子凄厉的呼救声:“来人呀!救命啊!”随着喊声,一位穿白衣的女子由远而近朝小巷跑来。在她后面是三个壮汉,看不清他们的五官相貌,只听见他们的谄笑声和吹口哨的声音。因为这三个人知道,这个女人跑进的是一个死胡同。最终,他们把白衣女子逼到了一个死角:“哈哈哈,姑娘,那么早回家还不如和我们玩玩。”再看那女子,已全无力气,身体蜷缩在地上。就在三人意欲不轨的时候,忽听他们的头顶一个炸雷般的喊声响起:“住手!我看你们哪个敢胡来!”话音未落,只见一条黑影从远而近,速度极快的到来。到他们眼前的时候方才看清:这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只见他身材魁梧,风度潇洒,身罩夜行衣,外披铁甲,身后不知背着什么兵刃,最特别之处是他戴了一个类似小丑模样的金属面具。这三个流氓中其中一人忙暗自道了声不好!忙向中间的一人耳语说:“老大,不好了!这人是东湖有名的笑面侠,可厉害了!我看我们还是撤吧,弄不好要吃亏的。”“胡说!有什么了不起!看老子会会他。”说完只见中间那人嗖的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对面的笑面人刺来,只见那笑面人也不答话,略微把身子一闪,砰的将恶汉的手腕抓住,只见他轻轻一按,那人便学起了狗叫,镗朗朗匕首落地,只见笑面人一个重拳将恶汉打倒。后面的二人一看老大被打倒连忙求饶:“好汉爷爷饶命!我们不敢了!”说完搀起倒地的恶汉便灰溜溜地走了。那位笑面人看他们走远了便回头来安慰那位白衣女子。却发现她连跑带吓已然昏了过去……
等到白衣女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了一个X型的架子上动弹不得,外面的湿衣服已被脱去。只剩下一粉红色内衣,裤子还在,但是鞋和袜子不知何时被人扒掉了。只见那个笑面人就坐到她的面前,见她醒了就大怒道:“好啊!本以为你是个弱小女子,却原来是华特博士手下的女特务!我刚才看你晕过去本想将你扶到家休息将养,不经意间却发现你肚脐旁刺的那个凤凰的纹身,这只能证明一点:你是华特博士手下的人,你们这群政府的鹰犬!靠着发明一些麻醉人大脑的机器将这个城市的人变得麻木不仁!你们还联系匪盗祸害百姓!逮捕屠杀江湖义士!今天我就给你个好看!”说着就往她的脚边走去,那个姑娘听完就想解释,但还未开口,却发现笑面人已换了一副带长钩的手套,那长钩就像猫爪子一般,刷刷地挠起她的脚心来,由于劲头很重,姑娘顿时求饶起来:“啊哈哈哈……饶命!哈哈哈哈……先生……您听我说……呵呵呵哈哈哈……”笑面人边挠边说:“你还想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东湖笑面侠活尸。我的父亲就是反抗政府暴行的义士,现在被抓了起来,我一定饶不了你们!”说完又拿起了手边的毛刷朝姑娘的脚猛刷起来。再见那姑娘已笑得声嘶力竭,但还是挣扎着喊出了一句话:“哈哈哈……先生……噢哈哈……我也是个呵呵呵……苦命人呀!”“什么!”活尸一听赶忙住手。你说什么?”只见那姑娘一边呼呼喘气一边说:“我叫阿兰,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6岁时父母双亡,无人照料,是华特博士收留了我,把我当作干女儿对待。我长大后不得已才作了他手下的特务。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无处投奔。”“那你肯定知道我父亲关在哪里了。快告诉我!我要去救他!你要不告诉我,我还要胳肢你!”活尸说。“先生,具体的地址我也不是太清楚呀。”阿兰恳求地说。但活尸哪里肯听,朝着她的腰呵起痒来。东湖市的这间不知名的小屋里,不时传来女子疯狂的大笑声,但那是一种强迫的笑,一种无奈的笑。在笑面侠活尸TK的同时,那个叫阿兰的姑娘一直在求饶。现在的她,已经笑得浑身是汗,精疲力尽了。这时,活尸已经凑到她近前:“我下一步就要挠你的腋窝了。你也知道,这是你们女人最薄弱的地方,假如你今天不告诉我具体的监狱地址,我就让你活活笑死。”“好吧。我说。”阿兰边说边呜呜地哭了起来:“就在东湖市郊外的翡翠岛帽儿山里有一处秘密基地。你的父亲应该就关在那里。这样可以了吗?求你把我放了吧。”活尸一看姑娘确实可怜,就过来给她松绑,没想到阿兰一句话说走了嘴:“哼!我算是瞎了眼,什么义士能培养出这样不懂事的孩子,只会欺负弱小,只会胳肢小姑娘!”“你说什么?!你又招我是不是?”活尸很气愤,干脆脱下手套,伸进阿兰的内衣里,用手猛挠阿兰的腋下。因为这样会最痒!阿兰大笑起来:“娃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哈哈哈哈……流氓!流氓!”她越这样骂,活尸越挠得起劲,阿兰笑了会说:“哈哈哈……好了好了……呵呵哈……不闹了……哈哈哈……我和你开玩笑呢……哇哈哈哈……”活尸也觉得再“欺负”她确实有损自己身为侠客的身份。便停手了。解开绑绳后,活尸对阿兰说:“谢谢你告诉我位置,我现在就要去救父亲。”“不行,太草率了!单枪匹马会出危险的。”阿兰躲到老远说道。“你躲着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喂,你的衣服都让汗湿透了,脱下来我帮你洗洗晾干吧。你先穿我的。”“不,我怕你又要借机会胳肢我。”阿兰不高兴的说。“这次一定不会了。”活尸让阿兰到里屋换上了他的一件小号的衣服,并很愧疚的给她洗了那件湿透的粉红内衣。然后,他为阿兰倒上了一杯咖啡。阿兰表示感谢后说:“作为侠客,你肯定有一位武功高强的老师和师兄师弟,如果方便,可以和我谈谈他们吗?另外,我很想看看你面具后的本来面目,当然如果你同意的话。”“好吧。”活尸轻轻地摘掉了面具,这是一张多么帅气的脸呀。只见两条浓眉搭配有间,两只虎目炯炯有神,高鼻梁,宽海口。白净面皮,风流倜傥,如果不是这一身夜行衣装束,这人到更像是一位文弱书生。阿兰一见不由得心生喜欢。只见活尸打了个唉声说:“我自幼丧母,父亲把我送到快活岛独乐山Mr.tickle大师门下学习武功,我们师兄弟共十人,我排行在四,大师教导我们要替天行道,帮助弱小。”“哦,那你们胳肢女孩子也是老师教的?”阿兰一句话说出顿时后悔,忙跑到里屋躲了起来。“哈哈哈”活尸笑了:“看来你是让我挠怕了,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无故胳肢你了。大师说过:‘对付不同的强敌用不同的办法。对待女人要用柔和的办法,胳肢这种方法看似不人道,但可以达到制敌的最佳效果。而且不会玷污女子的清白。“哦,是这样,先生我想求你个事,我如今说出了这么重要的军事机密,想必华特博士一定不会饶过我的。不如……我跟先生一起叱侘江湖吧。你教给我功夫,我做你的弟子。”活尸一笑:“那倒不必,我们就以兄妹相称吧。我看明早咱们就起身去快活岛见师父商量对策。”阿兰高兴极了:“好的大哥!”不知不觉中,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射进屋内。(东湖市的清晨如死一般的沉寂。市民们如同僵尸般的走向大街。市中心高大的建筑物中心的显示屏开始播放市长的讲话。市长的名字叫辛格,作为政府要员,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会使用巫术,而且,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他私下里买通了狱警,从监狱里提走了死刑犯华特。该人因为涉嫌用科学技术作非法试验及威胁国家安全被判刑。华特是个科学狂人,为了答谢辛格的搭救之恩,他发明了脑电波干扰器。使市民们都成了没有头脑,只任他们摆布的活死人。辛格更是用毒咒软禁了政府的高级要员。就在阿兰所说的秘密基地里,华特博士正来回来去的踱步,只见他命侍卫唤来了培养多年的四大杀手之一的冷心。冷心人如其名,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冷美女。她向博士行过礼后问道:“您唤我来有何事?”华特用一种阴沉的声音说:“阿兰那个鬼丫头到现在还没回来。她是个笨得要死的人,又不会功夫,最致命的弱点就是怕痒。我想她现在不回来只有一点——背叛。我命你设法查找到她的行踪并将她处决。”冷心很干脆地回答:“明白。”
此时的活尸,已经弄到了一条小船。因为东湖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个湖心城。阿兰则高兴的帮助准备行囊。他们驾着小船,朝湖的中心点驶去。“抓紧我,咱们要逆流而上了。”活尸突然说。阿兰抱紧了他。他俩逆着方向朝着湖中的漩涡冲去,”“呀!”阿兰吓得闭上了眼。没想到,漩涡下面竟是另一番世界!它卷着船到了一个水天一色的地方。“阿兰妹妹,看见远方的那座小岛了吗?那就是快活岛。”活尸说。“哇!太美了!”阿兰高兴地叫着。当他们登岸后。阿兰撒娇的对活尸说:“大哥哥,我想去不远处采一些野花回来。就一会儿时间。”“不行,你不了解岛上的事情……喂!”活实再想喊她,发现她已经跑远了,只能暗自着急。
阿兰一路上又唱又跳,仿佛自己是一个小姑娘。采了些花之后,突然听到背后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是谁擅闯禁地,哪里来的?!”阿兰回头一看,是一个小男孩,只见他身材矮小,但却十分可爱,留一个冲天矗的小辫子。小圆脸,最突出的是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想到自己竟被一个小孩子吓住,阿兰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就闯了你能怎么样?回家找你妈去,少管闲事。”“好啊!你欺负我人小,我一定要给你颜色看看。男孩说着不知念了什么,突然嗖的一声不见了。“吓跑了吧,哼!”阿兰不觉得意,突然,她觉得浑身奇痒,仿佛有人挠着她的腰,又不知什么时候串到了脚底,腋下,脖项。”阿兰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哈……是谁捣乱?呀哈哈哈……快出来!”她想把手伸进衣服里搜寻,但是已经痒得倒了下来。“哈哈哈哈……嘻嘻嘻……救命呀!哈哈哈……活尸哥哥快来救我!”不知什么原因,活尸两个字刚出口,阿兰突然觉得不痒了。嗖的一声,那个男孩子又出现在她跟前“你认识我四哥是吗?你是他什么人?”阿兰刚要回答,只见活尸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我的小姑奶奶,可找到你了,十弟,别欺负她,她是咱们的朋友。”“朋友?”男孩子疑惑着。活尸过来对阿兰说:“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十弟,幽浮灵童来来。你别看他排行最小,可功夫也最厉害,他可以任意变成气态、液态或固态。在不经意间将敌人置之于死地。来来,这是我的好朋友、干妹妹阿兰。”听活尸这么一讲,来来红着脸赔礼:“阿兰姐,对不起,刚才我变成气体挠你痒痒,你千万别生我的气。”阿兰也羞愧地说:“刚才我出言不逊,你也别见怪。”寒暄了几句后,来来说:“你们到岛上一定有什么事吧?”活尸着急地说:“我是来找师父有重要的事。”“好吧,师父刚刚就在前厅读书,你们随我来吧。”来来边说边引着他们朝山后的一条小路走去。快活岛可称得上是一座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幽浮灵童带领活尸和阿兰一路走来,但只见路旁到处是奇花异草,许多以前没有见到过的树木像卫士一样守护在道路两旁。再往前走,见一道飞瀑立在前面,甚为壮观。小心翼翼经过后。但只见流水潺潺,水边有一片竹林,此时,一阵阵清脆悦耳的笛声借着水音飘荡过来,一些爱争功的鸟儿还在伴着笛声千啼百啭。“呵呵,一定是五弟又有雅兴谱曲了。”活尸笑着对阿兰说。阿兰此时的感受只有一个字:爽!过了竹林,出现了羊肠小道,此时灵童来来说:“咱们要互相牵着对方的手经过,一不小心就有坠崖的危险!”三人慢慢踱步,终于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小楼面前。“这座小楼名为聚贤楼,师父他老人家就住在里面。”活尸的心情异常兴奋。“进了前厅,来来对二人说:“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禀明师父。”不多时,只听得一阵洪钟般的笑声由远而近,伴着笑声,一个大肚皮竟然先映入眼帘。“哈哈,我师父很胖,往往是人没进,肚子先进来了。”活尸悄悄对阿兰说,逗得她哈哈大笑。随着大肚皮,一位胖大的老者出现在二人面前,如果不仔细看,你真会以为他就是在寺庙里的那尊大肚子弥勒佛,大大的脑袋上面一根头发也没有,两条长长的眉毛一直垂下来,一对大眼烁烁放光,像点了两盏灯一样,高鼻梁、大嘴茬,一部花白胡须散漫前胸,可称得上是根根透风。只见他披散着衣服,露着前胸,着一条黑色宽大的棉布裤子,脚上蹬一双云鞋,手中慢摇一蒲扇,真可称得上是仙风道骨。不用介绍,这位就是诙谐老人Mr.tickle,只见他笑着问:“是活尸回来了吗?”只见活尸撩衣襟跪倒:“师父在上,活尸给师父见礼。”tickle大师忙将他搀起:“免了免了。”言毕又将目光盯在阿兰身上:“这位俊俏的姑娘是谁呀?”“哦,她是我新认的干妹妹阿兰,也和我一样有着悲惨的经历。”“是这样吗?”只见tickle大师用长眉突然将阿兰衣服的底襟挑起,露出了她白皙的腹部。”阿兰此时又羞又恼,羞得是自己衣服被人挑起,气得是深为大师竟然对一个少女无礼。tickle大师也不答话,只见他那散满前胸的胡须在阿兰的肚子上呵起痒来,这劲道恰是好处。痒得阿兰笑得弯下了腰,口中直喊:“大师饶命!大师饶命!”活尸一看大惊:“请师父住手,她不是坏人。”半晌,tickle大师才把胡须收回去,只见阿兰已痒得昏了过去。“你没见她肚脐旁的纹身吗?这是一种信号,辛格那个老魔头在其中下了咒语,华特可以通过潜意识跟踪这个姑娘,看来,我们的快活岛要有一场腥风血雨了。”大师沉稳的说。只见话音未落,一个看守海岛的弟子像血人一样爬着进了屋。挣扎着用尽全部力气对大师说:“不好了……有敌人……打进来了!”师徒二人赶忙跑到楼外,只见火光充天,只听得外面兵刃碰撞的声音。就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女声响起:“哼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随着声音,一个忍者模样打扮的人从楼顶飞下,落地却悄无声息,只见她手擎一柄长剑,大吼道:“贼子乱党听了!我奉博士所差前来索取阿兰的狗命,靠潜意识却意外发现了你们的贼窑,可谓不须此行啊,识时务的就乖乖服绑,不然的话,我带来的100个机器忍者就要把你们这里化成飞灰!”“师父,您在一旁休息,我来对付她。”只见活尸早已戴好了笑面人的面具,伧琅琅拽出了他背后的兵刃,原来是一对月牙弯刀,二人不容分说战在一处。tickle大师使用蒲扇刚要应战,只见三个弟子跑上前来:“师父,我们来保护您!”
tickle大师一看,原来是自己最得意的顶门三大弟子,号称东湖三剑客。他们是:绝情大剑沙迦,无影大剑圣骑士和鬼魅大剑精灵王。只见此时,他们纷纷拽出兵刃,只见晴空里打了三道厉闪。这时,20名机器忍者杀到楼前,只见精灵王手持宝刃秋风落叶扫两个来回就将他们碎尸万段,只见他回头说道:“二位师兄,保护师父,看我的。”说完念念有词,只见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只见水中、林里,出现了无数的鬼兵,他们一拥而上,和敌人搏斗起来。不多时,冷心带来的机器忍者全部被消灭。战局也有了转变,就见活尸将冷心逼近了一个死角,厮杀中,冷心的长剑被双刀砍断,她刚想逃走,从墙角伸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她牢牢地固定住,再想跑已是妄想。原来是灵童来来变作固态抓住了她。傍晚,审讯开始,令TK侠们意想不到的事,冷心竟然不怕痒!不管怎样治她,她始终阴沉着脸。而阿兰此时也已苏醒。tickle大师忙上前说:“姑娘,老夫并不是要有意羞辱你,我刚才用胡须搔得是你的那个凤凰纹身,借以打乱敌人的潜意识,谁知还是晚了。多有得罪。”阿兰也赶忙说:“没关系,我能理解的。”这时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咒骂声,“是冷心姐!”阿兰边叫边分人群到了冷心面前,只见她被五花大绑,可全身就像患病一样长出了厚厚的一层茧。冷心见是阿兰,朝她脸上唾了一口:“无耻的叛徒!当初博士对你就像亲生女儿般疼爱,没有强迫你进行魔鬼训练,也没有给你的纹身输入爆破的咒语,否则你早死多时了,你却忘恩负义!投靠乱党!”“姐你听我说……”“我不听!你赶紧给我滚!我不愿意见到你!”阿兰哭着跑了出去。这时,只见人群中有人暗笑:“你不要猖狂,我有办法破你的法术。”说着走出一人,模样打扮像是个跑江湖的郎中,此人是tickle大师的九弟子——神医赛华佗美足杀手。只见他从衣服中掏出一包药:“众位,此药名为酥脚散,这姑娘使用的是气功,只要将这药面撒在她的脚上,她的一双纤纤玉足就会恢复如初,变得水嫩细滑,到时不由她不招供。说完当着众人的面将药面撒上,只见药面沾染的地方脚变得又光又滑。少时,老茧全无。冷心只觉得浑身无力,双脚松软。“师父,可以了。”美足杀手行了个礼说。只见tickle大师收敛了笑容,正言厉色地问:“我只想知道控制中心大门的密码,刚才我听活尸徒儿说,他的父亲被关押在那里,并且我要知道如何破华特的火凤毒雾阵的方法。”“呸,你痴心妄想!”冷心骂道。“别骂了,我让你开怀大笑如何?”美足杀手边说边用细长的手指在冷心的脚心上划了起来。冷心从小到大从没笑过,但因为涂了药,脚变得嫩嫩的,非常敏感,她只觉一股无法忍受的奇痒袭来。渐渐的,她的眉头开始舒展。到后来,她想咬紧牙关挺住,嘴唇都被咬破了。终于,“呵呵”的一声笑打破了寂静,美足杀手一看,不觉大喜,忙用师父所传的虐足十三招对付她。冷心哪里招架的住:“呵呵呵哈哈哈……停手!蠢货!停!哈哈哈哈……哎呦……哈哈哈哈哈……”最后她实在招架不住了:“我说,我说呀!hahaha ”tickle 大师忙喊了声住手。只见冷心早已气喘吁吁,就在她要张口的时候,忽听砰的一声响,冷心的脑袋被炸裂。原来,华特博士在杀手们的大脑里都安装上了微型定时炸弹,他可以用潜意识监控杀手们的一举一动。当他察觉要有人出卖他时,就引爆炸弹,杀人灭口。现在,到手的证据又销毁了。众人不觉大惊失色!聚贤楼内,杀手玉殒。众侠客不觉大惊。美足杀手检查了一下冷心的尸体对tickle大师说:“炸弹是从鼻腔被射进大脑的,位于脑神经中枢位置。造成脑血管破裂而亡。”正在这时,阿兰急急火火跑了进来,抱着冷心的尸首放声大哭:“姐,苦命的姐姐呀!你是博士的筹码,一个替罪羊呀!我知道你受尽了委屈和毒打……”阿兰边说边哭,感染的现场的许多侠剑客都留下了眼泪。就这样,阿兰就这样抱着尸首又哭了一天,直哭得眼中带血。活尸的心都碎了!他忙跑到师傅跟前跪下,哭了起来:“师父,阿兰妹妹这样下去可怎么行?!她太伤感了。在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垮的。”这时,只见美足杀手上前说道:“我到有一个办法,不如先暂时将阿兰妹妹送到多情海凌波宫师太那里去吧。由于那里有魔法保护,量华特也不会靠潜意识察觉到,而且那个地方都是女子,相比之下也方便一下。”tickle大师首要蒲扇说:“这样也好,让她换个环境,也许对她的康复会有所帮助。我这就给师妹写封信,让她照顾好阿兰。”
弟二天,活尸准备了一条小船,和阿兰出发了。“大哥哥,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阿兰拽着活尸的胳膊就是不撒开,活尸也十分难过:“好妹妹,等去了凌波宫你慢慢就会开心的。师太开心婆婆心地善良、武功高强,想必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如果她看你有练武的天赋,兴许还会收你为徒呢。看,眼前的水域就是多情海的地盘了。”顺着活尸手指的方向,一座漂亮的岛屿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紫雾笼罩中的岛屿四周全碑高高的围墙挡了起来。如果不降下吊桥,根本进不去。“为什么这里戒备森严呀?”阿兰紧张的问。活尸说:“别担心,只因世界各地的不少名模佳丽都到这里来和师太学习《玉女心法〉〉,所以为了保护她们不受骚扰,师太就用魔法升高了围墙。并在岛内放置了无数的听音石,这样对方听到的永远是本国的语言,交流不受障碍。”“那我岂不是那里的丑小鸭了?”阿兰边说边低下了头。“呵呵,不会的。那里的空气河山全都会字样你的身体,让你保持好皮肤。看,我们到了。”说着,只见活尸突然罩上了面具。这可把阿兰吓了一跳:“哥,你要干什么呀?!”“我是为了尊重岛内的姐妹们,不直面看她们。”只见活尸双手合十,心中默念。只见岛上高强的吊桥嘎拉拉放了下来。一位金发美女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她的肌肤入桃花般的粉红娇艳,身材更是婀娜多姿。只见她穿着一身像练空手道一样的蓝色服装,赤着着双脚。那双玉足美丽动人。“原来是师兄,我家师父早已知晓你们要来。姑娘你快里边清。”金发美女作了个让的手势。“你的中国话说得真好。”阿兰说。“你的英语说得不也很棒吗?”金发说。阿兰方知道这是听音石的效果。这时,只见活尸说了声:“妹妹,现在我已不能再往里走了。请你多保重。”阿兰方才醒悟,正急着往回跑,吊桥却早已升了起来,阿兰急得大哭起来。金发忙上前劝道:"别哭了,这里会让你开心的。介绍一下,我叫艾伦。”阿兰认生地说:“我叫阿兰。”"你多大了?”艾伦问。“19岁。”没想到阿兰话音刚一出口,艾伦便紧张了起来,她苦笑了声说:“我21岁,看来我是姐姐。凌波宫有这样一个规矩:年龄大着……必须……让年龄小的姑娘先尽情地胳肢一次,否则要受处罚。那么……”艾伦红着脸低下了头。阿兰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致。自己原来被活尸哥哥好一通折磨,自己还没挠过别人呢。更别说挠外国人。况且,从心底说,阿兰还有些嫉妒,因为这个姐姐比自己美。“那你会反抗吗?”阿兰调皮地问。“不会不会,我不敢。”“噢,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喽。”阿兰坏笑着突然把艾伦推倒在地上。双手伸进她宽大的衣服里挠她的腋窝。艾伦的笑是那种娇笑,笑得很甜。阿兰也觉得挠老外很新鲜。挠了一阵,她又转向艾伦的小腹。没想到,她的痒痒肉长在了那里。艾伦开始大笑不止并试图摆脱:“啊哈哈哈……不要闹了!哈哈哈哈……唉呦呦……哈哈哈……”他的金发开始变得散乱。阿兰想换个方式挠她的脚心,可艾伦趁她一不注意从地上爬起,撒腿就往里面跑。阿兰哪肯罢休:“艾伦姐,我还没挠够呢,你回来!”说这就往里追了进去。随着笑声,艾伦跑得气喘吁吁。而后面的阿兰又兴致正酣。追的更是起劲。艾伦本来是奉师之命接待阿兰去凌波宫正殿的,可现在她却慌了手脚,跑到了西兰苑,这个地方是女弟子们练剑的场所。不远处,就见一位小美女正频频舞剑,此剑法名曰回天三十六式。不时引来师姐妹的阵阵掌声。此时,艾伦慌不择路,一下跑到这位姑娘的身后,并恳求说:“美香,快救我!有个tickle师伯介绍来的姑娘到了咱们这里,我刚才不小心说走了嘴,她一路追着我,要呵我痒呢。”“什么?!凌波宫禁地企容她撒野!”美香的眉毛挑了一挑又说:“我就在这里等她,看她能如何?”不多时,阿兰顺着脚印追到了。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单眼皮的小美女,之所以说她小,是因为她的个头只有1米60左右。但是却很讨人喜爱,像个银娃娃一样。只见她留着披肩的短发,中间齐眉,两条柳叶般细长的眉毛,一双凤眼,小巧的鼻子伴上两片薄嘴唇更加迷人,这个姑娘的皮肤像雪一般白皙。穿一身黄色练功装,再看,她也是赤足的。可爱的小脚丫上十指纤细,让人忍不住想摸上一把。阿兰的目光在往四周环顾。哇!各国的佳丽尽收眼底,什么印度美女、波斯美女、俄国美女、东南亚美女……,一个个均楚楚动人。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都光着脚。正看着,只见那个叫美香的姑娘正言厉色地说:“哪里来的疯丫头?到这里只为修心练功,你却欺负艾伦师姐,你到底想干什么?!”阿兰一听也不高兴地说:“是她刚才说的,年纪大者要让年龄小的姑娘尽情挠痒一次,这是你们这里的规矩。莫不是你也想让我搔搔?”“对,是这里的规矩,但所指的是学员,你外来的一个野丫头不在这范围内。想挠我?行啊?你多大了?”“19岁。”阿兰满不在乎的样子。“哼,那我告诉你,我是凌波宫岁数最小的姑娘,今年芳龄16。”美香冷冷地说,阿兰顿时害了怕。只见美香步步逼近,忽见阿兰还穿着一双靴子。忙说:“快脱掉,连袜子一起脱掉,圣地是不允许穿鞋的。”“我就不脱!”阿兰气哼哼说。“不听话,姐姐们,咱们给她上刑。”随着美香的话,西兰苑的女弟子们一拥而上,扒掉了阿兰的靴子和袜子狂挠起来,有人奔她的大腿根,有人奔她的腰,还有人按住她的胳膊挠她腋下。阿兰狂笑:“娃哈哈哈……我听话,别胳肢我!哈哈哈哈……求你们了……哈阿哈哈……”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响起:“徒儿们不好好练功,在这里胡闹什么?”一句话说出大家马上停手,纷纷整理衣襟跪拜于地:"徒儿们拜见师父。”阿兰这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眼见一个女子站在面前,看年岁,这女子也就在28岁上下,但是气宇轩昂,仪表得体。但见她,粉皑皑的好肌肤,白里透红,再定睛看,此人一副道姑的打扮,手拿浮尘。阿兰不再敢多看一眼,心中奇怪:这难道就是活尸哥哥的师太开心婆婆?分明很年轻吗,这是怎么回事。慌忙间也跪倒于地:“民女阿兰见过婆婆。”只听开心婆婆呵呵地一笑,那笑声沁人心脾,回梁九转。笑毕开口问:“你就是我那活尸师侄的干妹妹阿兰吗?好一副俊俏的面容呀。让婆婆我再好好看看。”只见开心婆婆近到阿兰跟前细细端详。阿兰也见到了婆婆的姿容,这简直就是飞天仙女的面容,又似人面桃花。开心婆婆看阿兰也是越瞧越喜欢。这时她用玉手按了按阿兰的肩膀,嘎拉拉有筋骨所动之声。“看来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呢。”婆婆暗自说道。随后,她又将目光移向了美香:“美香,你是小师妹,来此很长时间了,由于你最小没人说的了你,动的了你,也是为师把你宠坏了。这样吧,我就让阿兰给你个警戒吧。”说着从嘴里念出个“泼”字,只听沙拉一道闪,美香上半身的练功服忽然变作一个红布兜兜,雪般的肌肤也暴露于外,阿兰也不知怎的出现了想呵痒的一种感觉。“师父饶命,我知错了。”美香求饶。就听婆婆又念出一个“陷”字。顿时,二人的身体突然不见,转移到一个只有2米宽黑洞里。阿兰的手也开始不听使唤,在美香最敏感的部位用力的挠起来。“哈哈哈哈哈……”美香从没被人胳肢过,其实她最知道,自己特别怕痒:“呵呵呵……嘿嘿嘿……阿兰姐……求你了!我实在……呵呵阿哈哈……受不了……哈哈哈……嘻嘻……痒死了”美香的身体痉挛般地抖动。“可我的手根本不听使唤,停不下来呀。”阿兰也是很着急。想挪挪胳膊,没想到却向美香的小脚抓来。“不要!不要!”美香拼命挣扎,但2米宽的地方根本无处躲。阿兰施了魔的手在美香的细长脚趾上划过。在她的脚心上猛刺。“哈哈哈哈……婆婆饶我,婆婆饶了我吧。哈哈哈哈……”美香又在恳求。这时只听开心婆婆的声音响起:“你们一个有挠人痒痒的心,一个有逞强好胜的秉性,不用这种办法是不能消除心灵的污垢的。只愿你们二人今后能成为朋友,相互帮助,相互学习。”“婆婆我们记住了,放我们出来吧。”阿兰和美香恳求道。瞬间,只见她们又回到了刚才那个地方。只见美香大汗淋漓,她攥住阿兰的手说:“阿兰姐,对不起,今后就让我们做好姐妹吧。”“太好了!”阿兰高兴地说。这时,只见女弟子们都往凌波宫正殿走去。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