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TK群侠传7-12

向下

TK群侠传7-12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09-19, 01:35

痒脚比试
美香和阿兰看到众位姐妹去凌波宫正殿,便也手牵着手前往。见正殿前厅有一妙龄女子正在讲习《玉女心法》中遁法及读心术的内容。“章子怡!”阿兰用手指着大叫。美香却不以为然:“怎么,你很吃惊是吗?这位便是二师姐。你看她在影坛上生龙活虎,其实很早以前就拜在老师门下了。”此刻的国际影后,如出水芙蓉般美丽动人,只见她身着一件薄如轻纱的衣服,玉体在轻纱的遮掩下时隐时现。下身穿一条绿如翡翠的长裤。一双***的线条清晰显现。她此刻也赤裸着一双玉足,修长的脚掌,纤细的脚趾,令无数人心醉。这时,她听到了阿兰的声音:"是谁在喊我的名字?”章子怡柔声地说,是我,您的粉丝阿兰。”阿兰恨不得此刻找个本子让她签名。“呵呵,欢迎你小妹妹。愿你在凌波宫过得愉快。”章子怡微笑的说,大家都知道,这位影坛红人是不会轻意大煽大笑的。“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在这里我们要赤足而行呢?”阿兰问。“你没有觉察到你脚下的地踩起来很舒服吗,这是因为咱们多情海孕育的土壤天然就有足底按摩的疗效,我们在这里用双脚感知灵气。此外,你不觉得咱们的角都是很美的,难道不该展示一下吗?小妹妹,来久了你还可以跟我们一起在涤灵池泡温泉,在逍遥馆饮九味桃红汤呢。可养颜了。”阿兰很高兴,刚想继续问,突然听见底下有人说起了山东快书:“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表,表一表,二师姐你太荒唐,黄毛丫头问题多,讲坛闲话不应当。当里个当,劝你再把整体讲,免得我心里闹得慌。”随着声音又走上一位佳丽,正是粉红女郎陈好。“这是三师姐,快去见礼。”美香把阿兰让到了前面。只见陈好的穿着与章子怡差不太多,只是更显现出活泼、俏皮。“美女师姐!”阿兰激动得大叫。“喂,我可不是你师姐,你都不算我们凌波宫的正式弟子,平时么叫我师姐。再有,子怡,你放着老师传授的课不讲,到跟个土丫头聊得热闹。”陈好冷嘲热讽的话激怒了章子怡。“怎么?难道她就不是我们的姐妹了吗?咱们师父有训示,让我等照顾好她。难道你忘了?你不可狂妄,难道忘了美香的惩罚了?”“怎么样?今天我还就不怕你了。陈好说完一撩衣襟亮出宝剑就要动手。章子怡也不示弱。眼看就要干仗,这是掌门大师姐来到,原来是龙女张柏芝:“你们不要吵了,咱们按古训办,你二人躺下双脚交叉,我来挠你们脚心,先忍不住败下阵的就交给师父处置。”“全听师姐的。”二位影星谁都不含糊,摆好了姿势后张柏芝开始挠了起来。这可不是一般的挠痒,她是用的是《玉女心法》中的搓筋术。指指逼向痒穴,要是换一般人早笑死了。两位佳丽却得师傅真传,所以不会轻易败下阵来。“呵呵呵……嘻嘻嘻……”这是章子怡的笑声,即使很痒也依然保持着庄重。陈好则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不怕。……嗬嗬哈哈哈哈 ……有本事都使出来。”张柏芝义转眼已挠了一个时辰了。二位没有一个败下阵来。美香这时过来悄悄地对阿兰耳语:“姐姐你不知道,陈好师姐的脖子最怕痒了。看我来戏弄她。”说完只见她念了一个口诀,便出了一个搔痒虫,这种虫子长有毛茸茸的触角,专门靠吸食被挠者的笑声为生,只见美香用手指一弹,搔痒虫搜的奔向陈好的脖项,并牢牢地扎了根,随即挠了起来。这下陈好可受不了了:“娃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哈哈哈……痒得厉害,我……哈哈哈……投降……哈哈哈哈哈……”说着挣扎着起来了。突然,她用手逮住了搔痒虫“这是谁干的?!”陈好大怒。“大家都静一下。”这时开心婆婆由外面走了进来:“我就知道你们又在胡闹。”大家一看是师父,纷纷向师父行礼。开心婆婆看看正殿的架势,庄重的说:“今日为师有一个重要决定,鉴于阿兰资质聪慧、筋骨强壮。因此为师愿收她做个闭门弟子。”随着话音出口阿兰激动坏了!忙科投给师父见礼。开心婆婆继续说:“按照本门的规矩,新收弟子可尽情呵痒三位掌门弟子的脚心,直到兴趣消失方可。阿兰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三位弟子脚上的痒穴。你要用尽按搓她们才会受痒挣扎。来,先从你大师姐张柏芝开始。大闹涤灵池
开心婆婆大开善门收了阿兰为关门弟子。并给予她一个最大的奖励:尽情地点三位大师姐脚上的痒穴。此刻,她先朝大师姐张柏芝走来。张柏芝是那种骨感美女。她此刻正笑个不止。笑声中略带些嘶哑。因为就在刚才陈好把一只搔痒虫放到了她的衣服里。阿兰一看,急忙帮她寻找,终于把“凶手”找了出来。“谢谢师妹。”张柏芝感动得说。“先别谢我,我要先给你作个足疗。”阿兰调皮的说。“你要点我痒穴,那除非你先抓住我。”张柏芝边笑边向外面跑去,速度飞也之快。阿兰回头看看开心婆婆,她只是微笑并不答话。阿兰只好挽了挽裤腿,追了出去。二人一前一后跑出八里多地。只见柏芝不小心被一块听音石绊倒。阿兰已逼近了她。“好吧,那就让你挠挠吧。”张柏芝微笑着将一对美足伸向阿兰。阿兰则按师父所教的穴道按了下去。只听得张柏芝就是一阵狂笑:“哎呦呦哈哈哈哈哈……别……噢哟……哈哈哈……”伴随着笑还伴随着几声尖叫。看来是痒到极点了。不多时柏芝乞求道:“饶了姐姐吧……哈哈呵呵……找你的偶像……哈哈哈哈哈”阿兰一想,对呀,二师姐章子怡我还从没挠过她痒呢。况且即便只是抚摸她,自己也赶到受宠若惊了。忙搀扶起张柏芝,不多时二人回到了正殿。只见开心婆婆笑着说:“你二师姐在不远处的涤灵池等你。”阿兰问好了位置,朝着涤灵池的方向走去。涤灵池正如其名。是女弟子们沐浴修身、静养悟道的地方。刚到涤灵池的大门外,就听到里面传出女子嬉闹的声音。进门一看,原来是两位佳丽正互相挠痒,其中一人看长相酷似土耳其人,另一女子只见背影,只见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样垂到腰部。再看……呀!怎么两人都露点了!这可不行!阿兰一看就是一声断喝:"别闹了,穿上衣服再闹,难道你们不知道,由于你们的露点,本文的作者就会被处以删帖扣分的恶略结局。咱们大家还指着他养活呢。”那个被押到下面的土耳其女子大笑着说:“哈哈哈……我……噢哈哈哈……起不来……哈哈哈……她……胳肢我……腰……哈哈哈哈……”这时,呵痒的长发女子转身站了起来,身高竟然有一米七二。从她的黄金三维来看,她定是一位模特。当她转过脸时阿兰才看清,原来这是个日本美女,但好像还有些混血的成分,因为她的眉眼很像欧洲人。“干什么?身材美难道不允许展示吗?又没有男人在怕什么。你这个支那侏儒少管闲事!”支那侏儒这四个字一出口深深伤害了阿兰的感情,不,是全体中国人的感情!支那一词是日本侮辱中国性的词语。“小日本鬼子!”阿兰也向她吼。这时,那个被呵过痒的土耳其女子忙上前劝架,这位少女的身高也在一米七零左右:“不要吵了,这个姑娘说的对,我们是应当先披上浴衣的。”说完她又把阿兰叫到一旁:“小妹妹,你不要和她争,她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东京的名模山口美佳子。她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日本人,从小就娇生惯养,因此比较傲气,你不必和她计较。她不穿就不穿吧。”说完自己就把浴衣披上。“加米拉你少护着她。敢到这里管教起我来了!”美佳子一句话出口突然向阿兰猛扑过来。阿兰赶忙闪身躲开,并用手挡住,不经意间她的手无意中捏了一下美佳子的腰。“噢!哈哈!”美佳子一声尖叫伴着笑声。“原来你这里怕痒。哈哈,别看我个子比你矮,但手臂长度刚好够到你的腰。”说着阿兰就加紧了攻势,美佳子痒到在地大笑不止。只见阿兰骑在她身上,用手使劲地地挠着,以致于那个土耳其女子都能听到她指甲划动时的声音。“哦~哈哈哈哈……哦~哦~哈哈哈哈……”美佳子一边尖叫一边大笑,早已说不出话来。“你不是喜欢露点吗?我今天就要在你上半身挠个够!”阿兰边说边有将手探入美佳子光滑的腋下。美佳子此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中国妹妹……我服了……哈哈哈哈哈哈……哦~哦~请你……饶了我吧……请你……噢!哈哈哈哈哈……”阿兰挠了一阵又冒出一个坏点子:何不用师傅教的最痒的痒穴按她的脚心呢?想到这里她突然来了个倒转身,用食指朝美佳子美丽修长的脚心上按去。这个痒穴连大师姐都应付不了,何况一个普通人呢。“噢呦呦!哈哈哈哈……哟哟哟……hahah "看来是太痒了!美佳子的笑声变得尖厉,一声高过一声。尖叫声与求饶声也不觉于耳。正在这时,从涤灵池正面的大屋里走出一人,一边笑一边说:“呵呵呵,行了师妹,绕过她这一回吧。你也算长了咱们中国人的志气!看来我也得让你‘占些便宜’喽。”阿兰回头一看正是二师姐章子怡!“您是我的偶像,我怎敢胳肢您呢?”阿兰站起来跑上前去。“可是这是本门的规定呀。现在我邀请你和我一起泡温泉,到时候……嗯……你想挠那里就挠哪里吧。”章子怡微笑着说。阿兰红着脸,只好和章子怡走进了正屋。阿兰面对一个比她身材高的日本女子而无任何惧色。这使得章子怡由衷佩服,便邀请她和自己泡温泉。只见她牵着阿兰的手进了正厅。走过一个长廊后,到了温泉池,只见女弟子们身着特制的浴衣盘膝打坐在池中。“她们为什么不脱衣服呀?”阿兰好奇的问。“这是修炼的一种方式。”章子怡微笑着说“我们现在去尚岚庭园。在那里有专门奖励有功之人的温泉池。“好吧,我也迫不及待呢。”阿兰高兴地说。二人一路行来,到了庭园。这是一个 幽静的去处。“走,我带你去换上浴衣。”章子怡领着阿兰换好了浴衣,这种浴衣是一种防水的天然丝料制成的,在泡温泉的同时可以将温泉中的养分吸收到身体里。进了庭园正中的一所古香古色的房舍,迎面一幅对联。上联是:闲人免进贤人进 下联是:盗者莫来道者来 再往里走去,阿兰不觉惊呆了。只见这里的温泉池配上了一些天然的景色。有一座小山矗立屋内,泉水从山上一泻而下,颇为壮观,但见屋内的地面上被红花绿草所覆盖,生机盎然。阿兰还看到了一位金发美女正在那里演奏竖琴。定睛观看,原来是曾接待自己进入凌波宫的艾伦。在她旁边,还有一位秀气的女子吹长笛以迎合。仙乐飘飘,不禁让人以为误入了桃花源。这时,章子怡把阿兰让进了温泉池。“来,我们一起享受一下。”此时的阿兰,才真正目睹了二师姐雪般的肌肤。不过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她不觉心急。恰好这时章子怡的一支玉足踏进了池中,还有一支脚刚要踏入,阿兰抓紧机会忙紧扑上去,抓住了她那只脚。“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章子怡有些惊慌了。“嘻嘻,二师姐您难道忘了?师父不是准许我挠您的脚心的吗?我得先完成任务呀。”说完就调皮的将手指按向章子怡纤弱的脚心,这一按非同小可,只见章子怡顿时尖叫了一声。接下来,阿兰开始施展揉捏的功夫。只见她用手灵活的对准章子怡脚上的每一道痒穴。而章子怡已经笑得起不来了。荧屏上冷美人、文静美女的形象一扫而空“噢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不要!哈哈哈哈……喔哈哈哈哈……”章子怡笑得很疯狂。头发都披散乱了:“哦!哈哈哈……好妹妹……呵呵呵……呀!哈哈……你不是……我的粉丝吗?吼吼吼哈哈哈……”一听粉丝两个字,阿兰马上停手了。心想:“对呀,我不能让我的偶像太为难。只见此时的章子怡玉体不安,浑身抽搐不止,独自又大笑了半天才恢复了平静。“这女娃娃很猖狂呀,要不要我教训她一下。”只见一位女子走了上来,原来就是刚才吹长笛的那位。“蓝色冰点,不用了。这是师父的训示。”章子怡袒护的说。“喂,你愿不愿意跟我比试比试?”那位叫蓝色冰点的姑娘挑衅的说。阿兰一开始还陷入到愧疚之中,这时方才抬头观看这位美女,这时一位很典型的中国女子。粉色的肌肤,荡漾一湾秋波的眼神。单眼皮。细细的眉毛。那个鼻子那个口颇讨人喜爱。“你是谁?”阿兰友善地问。“我是岚庭园总管蓝色冰点,人称芙蓉仙子。今日二师姐好心让你到此洗浴,你却羞臊于她,是何道理!今日你胜过我手中的长笛方则罢了。胜不过我就置你于死地。”说着一晃长笛扑奔阿兰而来,阿兰急忙躲闪,由于这个女子和自己身高差不多,阿兰抓不住她浴衣的腰带。再加上长笛忽忽挂风,更是难于躲闪。就在这时,蓝色冰点的长笛正点在阿兰的麻穴上。“哎呀!”阿兰顿觉浑身瘫软,难以行动。“哼,我让你美。”蓝色冰点伸开双手扑过来欲挠阿兰的痒。阿兰奋力相拼。只见她攒足了全身的力气,用双腿使劲一蹬蓝色冰点的小腹,就听砰的一声将对方蹬出老远,直撞到墙面。这也是一股急劲。奇怪的是,这时墙面突然伸出像长藤一样的植物,将蓝色冰点的胳膊和腿裹了起来。原来这是岚庭园的一种防御机制。防止贼人逃跑的。“呵呵,看来,这回你是自身难保了。”阿兰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此时,章子怡以帮她解开穴道。“饶命!”蓝色冰点惊慌地叫了起来。阿兰则不慌不忙地围着她走了几圈,最后,她将进攻点放在了对方的肚子上。便用手指忽轻忽重的在肚皮上刷刷地挠了起来。更绝的是,竟还配合着艾伦竖琴的旋律。“哎呦呦呦哈哈哈哈……哇!哈哈哈……”蓝色冰点笑得疲惫。远处演奏竖琴的艾伦心中暗自苦笑:连我都不是这个小女子的对手,何况是你呢。蓝色冰点,你可真倒霉呀。追梦梅花坞
章子怡看蓝色冰点痒得实在不行了就上前解劝:“好了好了,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她吧。”听她这么一说,阿兰方才住手。蓝色冰点此时已经气喘吁吁,就要晕厥。章子怡忙喊人扶她下去调理静养。并指责阿兰说:“以后下手千万别这么重。你要是把她挠死了该如何是好!”“好吧。”阿兰噘起嘴,却突然间跳进温泉池朝着章子怡呵起痒来。“哈哈哈!不要!你怎么又来了!听话~乖……哈哈哈哈……哎呀……哈哈哈……”接着,章子怡告饶道:“哈哈……难道你忘了你三师姐吗?哈哈哈……”“三师姐?”阿兰心中一动,对呀。三师姐陈好见我气就不顺,何必折磨我的偶像呢。想到此处,阿兰顿时停手:“二师姐,阿兰向你认错,请问三师姐住在哪里?”“哦,她就住在不远处的梅花坞。不过你三师姐可相当厉害,手下有四大护卫,根本进不了身的。”章子怡渐渐地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那我也要试一试。”阿兰问明白了去路,直奔梅花坞而来。心中暗自诧异:只听说过有桃花坞,怎么生生的多出个梅花坞呢?心中还在琢磨,人却已到在梅花坞门外。一扇山门紧闭,上有一牌匾上写“虫二”两字。引得阿兰奇怪,只见她用手轻拍门环。不多时,一位女弟子将门打开:“请问您是哪位?来此何干?”“我是开心婆婆的关门弟子阿兰,前来找我三师姐陈好。”阿兰彬彬有礼地说。“哦,我家园主料定您会前来,已恭候多时了。”说这忙往里相让。“请稍等,请问您们门上牌匾的“虫二”是何意思?此处又为何叫梅花坞呢?”阿兰问道。“请随我里面请,咱们边走边说。”女弟子微笑着说。一路行来,但见流水潺潺,古境清幽。开不败的梅花比比皆是。阿兰不由得喜欢。“虫二其实就是风月二字,每到傍晚,园主都会到池中亭去赏月,那里的景色也最美。正因小风,明月,风月无边,所以才取虫二(注:繁体的风字是这样的風)另外,园主生性清高,她最欣赏梅花在严寒中绽放不败,就像文人雅士清高不俊的气节。所以这里只种梅花,称作梅花坞。”女弟子不慌不忙的讲着。“不好了!园主的宠物跑了!”忽听前方一阵大乱,一群女弟子四散奔逃。什么动物把她们吓成这样?阿兰心中暗想。突然!一只斑斓猛虎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它脖项上的链子断了,凶猛无比,这时,它将眼神移向了二人。顿时朝她俩扑奔过来。“快躲躲吧。”女弟子拽着阿兰的手就要逃跑。可是阿兰吓得早已两腿打软,难以活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老虎突然间趴下,并嗷嗷大叫不已。再一看,一位大眼美女正用两手使劲按捏老虎的大腿根。老虎嚎叫不已,终于顺服的卧倒。只见那女子拿来了链条将老虎拴好牵了回去。“太酷了!”阿兰边叫边追上那位大眼美女“你真厉害!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从安徽来拜师学艺。我叫錵錵,现为园主的四大护卫之一。”大眼美女笑了笑说。“那老虎为什么那么听你话呢?”阿兰问。“其实它也和我们人一样怕痒。它的痒处在大腿根处。一按上它就受不了了,只有屈服。”“你真棒!咱们做朋友好吗?”阿兰伸出了手。“好,愿意认识你。”錵錵也伸出手握了握,双手纤细修长。美丽之极。这时,她叫过身边的一位弟子:“去!把看管老虎的小屈找来!”錵錵突然大怒起来。并对阿兰说:“朋友你不知道,这小屈整日里懒懒散散,经常打瞌睡,不惩治她一下怕她不改。”“哦……”阿兰只见錵錵眼中冒出怒火。不多时,小屈被人带了上来。只见女弟子们习惯的将她捆好,小屈则哀告不止:“錵錵姐姐,我不敢了。饶了我这一次吧。”“你想得美,来呀,你们给她的脚涂上些羊脂油。”錵錵吩咐道。弟子们急忙照办。小屈知道她们要干什么。忙大叫:“姐姐饶命,小屈认错 ,我受不了呀。”“会很舒服的。”錵錵将猛虎牵过来对它耳语道:“添添,你最喜爱羊脂油了对不对,快去吃吧。”只见老虎急忙向前扑去,到了小屈的脚边闻了闻,便用舌头舔了起来。“不要!哈哈哈哈……哎呀……哈哈哈哈哈……哦!噢!哈哈哈……”小屈一边尖叫一边大笑。“其实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惩罚她呀。比说我就喜欢挠腋窝。”阿兰说。“你不知道,你说的那个部位太痒了,会不舒服。还是这样好。我没有涂多少脂油,添添吃完了就会走。不会吃她的。毕竟大家都是姐妹,我只想警告她一下而已。”錵錵沉稳的说。少时,老虎舔完了脂油回来。小屈却不省人事。“快让她下去休息。”錵錵吩咐道。这时,只见她突然将目光注视到阿兰身上:“你是来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的吧。要想伤我园主没那么容易。来来,咱俩先来比试个高低……湖亭之战
錵錵要与阿兰交战,这可出乎阿兰的意料之外。但她马上意识到,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女侠连老虎都能擒拿,何况是赢弱的自己呢。便深表歉意地说:“錵錵姐,如果不是师父的命令,我又怎敢在三师姐面前无理呢。我是绝对不敢和你比试的。”“哦,是这样。那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不要乱跑,要不然就将你‘请出’梅花坞。”錵錵冷冷地说。“好的,明白了。”阿兰感觉到非常的紧张。先前引路的那位女子对她说:“不如您先到前面的茶舍吃杯茶。等到园主尽兴够了,我再请她与你相见。”“谢谢!你叫什么名字?三师姐要如何尽兴?”阿兰很喜欢眼前的这位女子,别看她只是一个引路人,相貌也是平平。但她特别善良。“哦,我叫春梅。至于您问的尽兴……算了,还是不说了。”这位叫春梅的姑娘说到此处竟打了个唉声,让阿兰更觉得她话中有话。到了茶舍,饮了几杯茶后,阿兰背着双手踱步,并对春梅说:“我想自己独自往前走走。你就不用陪了。”春梅此时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阿兰面前,大哭着说:“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呀!”阿兰大惊,忙将她搀扶起来。关心的说:“你不必如此,有什么话讲出来,我一定帮你。”春梅边哭边说:“呜呜……其实,园主所谓的尽兴就是欺负我们这些职务小、相貌一般的师妹。每次她来兴致的时候,都要让四大护卫背一些姐妹到湖心亭,由于那里三面是水,只有靠轻功才能过去,姐妹们根本就跑不了。她最爱惯用的手法就是将我们头朝下绑在亭子的栏杆上。用各种工具挠我们的脚。或是反手捆绑,挠我们的腋下或肚子取乐。有些姐妹忍受不住,就在未捆绑前趁她们不注意跳湖自尽。呜呜……”“什么!岂有此理!好一个三师姐!”阿兰大怒,并用手攥拳,狠狠地捶在茶桌上。“这不是呆一会护卫们又要来拿我到湖心亭,我实在快受不了了!都被挠过三次了!大不了我就和她们拼了!”春梅眼中也冒出怒火。正在这时,只见茶舍门外闯进四位女子。正是梅花坞的四大护卫。那位叫錵錵的女子一笑说:“哟,阿兰,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茶可不是白喝的。春梅,快跟我们走!”“我不!你们这群变态!”春梅反抗的说。“不老实,姐妹们咱们上!”錵錵说了一声,只见四人沧凉凉都把剑亮了出来准备抓人。“休得猖狂!”只见阿兰一跃而起,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她们的对手,但是也要一拼,慌忙中一摸腰部,阿兰大喜。原来,就在她认华特博士为义女的期间。华特博士曾给她一些腹痒贴,这是想小手指大的贴纸般的东西。遇到强敌只需见机将其贴在对方腹部。贴子就能发挥巨大威力。另外,华特还教她人体笑腰穴的位置和解穴道的方法。想到此处,只见她揭下一贴在小拇指上,跳入战局。并小心翼翼躲闪。四大护卫的剑闪着寒风扑奔而来。只见阿兰一个藏头裹脑。低身多了过去,正挨近其中一人的腹部,只见她突然间嗨的一声将贴子贴到了对方的小腹上。只见贴子的功力发作,随着人体的血流剧烈地抖动起来,奇痒无比,贴上还难以揭下。“噢呦呦哈哈哈哈哈……喔哈哈哈哈哈……”这名护卫狂笑着弯下了腰在地上打起了滚。“好啊!你还会妖术!”錵錵一看忙朝阿兰扑奔过来。速度之快令阿兰难以从腰间再拽贴子了。只见阿兰平静气息,伸出二指,啪的一声点中了錵錵的笑腰穴。“呵呵……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只见錵錵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这一笑就难以停住。“春梅,我来救你!”阿兰便让边冲出去,却发现春梅早已踪影全无。“一定是让那两个护卫背去湖心亭了!可是我怎么知道去处呢!”阿兰自言自语,非常着急。不经意间低头一看。发现了脚印。因为凌波宫的门人弟子都是光脚的。所以留下了蛛丝马迹。追!想到此处,阿兰朝脚印的方向追去
脚印一直到了梅花坞的中心湖——琵琶湖的湖边。只见这琵琶湖湖水汹涌。水势甚高,湖中不远处隐隐约约现出了一座凉亭。但是,如果没有船只,根本无法过去。就在这个时候,阿兰就听身背后一个声音响起:“阿兰姐,我来背你过湖,我会轻功。”阿兰只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回头一看,竟是先前与自己交手过的美香!“美香,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很危险的。”阿兰既高兴又担忧。“阿兰姐,没关系的。我有一个好姐妹也被抓来这里了。我要把她营救出来。来,快一点,晚了就抓不住陈好了。”阿兰趴到美香的背上,只见她舌尖一顶上牙膛。嗖的一声,使用燕子三超水的轻功到了湖心亭。这时,她们听到有女子在挠痒时发出的笑声,渐渐地,这笑声中还夹杂着哭泣声。只见美香将阿兰放下大吼一声:“陈好!我找你算账来了。”“好啊,胆子真不小,连三师姐都不叫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美香二人这才发现,陈好正用一支毛笔蘸颜料在一位侍女的脚上作画。那侍女笑得死去活来。旁边的两大护卫一看忙朝出剑向她俩扑来。一个说:“姐姐小心,那个女子会妖术。”“不用怕,难道她还有我的宝剑快吗?”另一个说着,剑锋直朝阿兰而来。这时,只见美香从腰间拽出了她不轻易使用的兵刃——一对链子锤。虽很短小,可能攻亦能守。只见她突然间叫了一声:着锤!啪的一声,飞锤直奔其中一护卫面门而来。那护卫将脸躲过。可是这是虚招,只见美香往回一收。链子正挂住宝剑,连将那侍卫拉了过来。“不好!”这名女子说声不好为时已晚。只见阿兰早已迅速地从腰间掏出一腹痒贴拍了上去。“吼吼吼哈哈哈痒啊痒啊!”女护卫倒地大笑,另一名护卫忙转身回亭,换了一对双钩出来,又与二人站在一处。只是三两个回合,只见美香一个飞锤打飞了护卫的一支钩,另一个锤的链子同样将钩带人携了过去。阿兰同样将贴子粘到了她身上。至此,四大护卫全被击败。这时,陈好摆好阵势,朝她们跃起猛击。只见阿兰插招换势,躲开这一击。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指迅速地点到了陈好的笑腰穴上。“哈哈哈哈……完了……败了……嘻嘻嘻哈哈哈”陈好边大笑边说。美香一拉阿兰,我们快去救人!不多时将凉亭栏杆上绑着的女子全部救出。包括先前那个春梅。只见她咬碎银牙:“姐妹们,我们过去吃了这大腕不少的亏,她想折磨咱们,今日咱们也要挠她的痒!”说着呼啦一下,姐们几个一起向陈好扑来,这陈好本来被点了穴道大笑不止,尽其力竭。这么多人呵她的痒还受的了 !“噢!噢!哦!哈哈哈……这是师父的主意,与我无关呀!哈哈哈哈……哇呀哈哈哈哈……”就在这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徒儿们快住手!”众弟子一听是师父来了。忙停手跪拜。只见开心婆婆仙风道骨,她并未一人到来,身后两大弟子协同一些姐们站立身后。“妙,妙啊!哈哈哈”开心婆婆朗声大笑:“阿兰,你的考试成功了,祝贺你呀。”“考试?”阿兰奇怪的问。“对呀,你挠三位师姐的痒是为师对你的考验。我们早已定下了苦肉计。张柏芝善良淳朴,可练你的脚力。章子怡温柔大方,可怜你的身法。陈好活泼开朗,可练你的制敌之法。“那她捆绑园内女弟子呢?”阿兰不解地问。“那也是为师事先安排好的。目的是试试你的胆量。如今你顺利过关,为师要把《玉女心法》传授给你。另给你为师的心爱之物。阿兰恭恭敬敬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把短剑。“此剑名曰斩龙劈水锋,乃是春秋时造剑大师所铸。留传多少世代,如今到了为师的手里。愿你勤习剑法,早日将本门发扬光大。”随着开心婆婆话音出口,女子弟们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阿兰感动地哭了起来。她暗下决心,一定和师父学习到底,功成圆满。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十五载过去了。阿兰已经由一个满脸稚气的小姑娘变成了美丽、老成的女侠客。她的功夫业已学成。高来高去、陆地飞腾。双手接暗器,双手打暗器。尤其是这一把宝刃——斩龙批水锋,更是练得如火纯清。受神山圣水的影响,她的肌肤变得白里透红,有光泽。眉眼已经长开了。如今的阿兰已经是一个十足的美女了。由于三位师姐要回去拍戏。开心婆婆便将掌门的位置交于阿兰。让她与美香合作。如今的凌波宫,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这一天,阿兰练完了功回来给师父请安。礼毕后她看到师父与往常有些不同。“阿兰呀,你先慢走,师父有话要对你说。”开心婆婆突然双目流泪。“师父,您怎么了?”阿兰关心地问。“爱徒呀,俗话说:拜师学艺,终有一别呀。”“师父,您不要我了?您要赶徒儿下山吗?”阿兰也哭了起来。“徒儿啊,你功夫业已学成。是你该下山的时候了。为师已打听清楚,这十五年来外面的世界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首先,东湖市的市长辛各染重病死了。部分市政人员获得了自由。一些毒咒失效了。但是,华特这个老贼却依然猖狂。控制市民大脑的机器还依然存在。只不过,政府派有志之士一同去剿灭他。如今,他也是苟延残喘。对了,你想活尸哥哥吗?”开心婆婆一问,阿兰却惊呆了,这似曾模糊而又熟悉的名字在脑海中浮现。“他日日夜夜都在惦念你呀!我看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呀。”婆婆笑着说。“哦……”阿兰的脸红了。正在这时,开心婆婆用读心术感应出一股力量正朝这个方向而来。“看,他来接你了。”“婆婆!”阿兰第一次没有喊师父两个字,她久久得哭拜于地:“我舍不下您呀。”傻孩子,等除掉了恶魔,你随时都能来呀。临下山之间我将重要的一些机密写于你的脚底。”“弟子遵命。”阿兰顺从的伸开双脚,此时的她,早已不怎么怕痒了。开心婆婆一笔一笔写好了玄机,仍命艾伦护送。这位金发美女如今已到中年。“请跟我走吧。”“艾伦姐,你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吗?”阿兰问。“是的,到尘世上我会老得快的大美女。”艾伦笑了笑说。只见她二人一直来到了曾经嬉闹过的地点,只见艾伦口中念念有词,竖起的吊桥随着嘎拉拉的响声落了下来。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有一叶小舟,上面站定的正是活尸。“阿兰妹妹!”活尸大叫。“活尸哥哥!"阿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转身朝活尸的方向跑去。兄妹俩抱头痛哭。只为这场时间的别离,也为了那斩不断、割舍不下的爱。“活尸哥哥,你还好吗?”阿兰擦了擦眼泪说道。“好啊,妹妹呢?”活尸注视着她,关切地问。“好呀,开心婆婆收我做弟子了。还把剑术传给了我。”阿兰激动地说。“那我们真该好好感谢她。”活尸说着眼望着海中的高墙激动不已。“不说这个了,你的父亲救出来了吗?”阿兰想到这个重要的事。“已经平安的营救出来了。因为五弟妹的功劳呀。”“她是谁呀?”“她是你五嫂,到了快活岛你就知道了。”只见活尸一驾小舟,朝来时的漩涡冲去,不过这一次,阿兰不怕了。
当他们到达一片平静的海域时。阿兰撒娇的对活尸说:“活尸哥哥,阿兰是不是老了,不中看了?”活尸抚摸着她的额头:“怎么会呢。我的妹妹永远是最美丽的。”终于,他们的脚踏上了快活岛的土地。阿兰高兴极了,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只见她故意将活尸推了个跟头,口中笑着说:“哈哈!现在我会功夫了,你欺负不了我了。”边说边笑着跑开。活尸从地下爬了起来:“好啊,都多大了还招我,看我把你捉住!”说着朝阿兰追来,终于,阿兰气喘吁吁,忙求饶道:“你曾说过,以后你再不会无故胳肢我的。”“可是今天你招我了呀。原创精品如果没有TK情节,作者又怎能申精呢?”说着只见活尸仍然将手伸向阿兰的腋窝。却发现她的皮肤早已有了质的变化。阿兰则哈哈大笑:“呀!哈哈哈!不要!求你了!哈哈哈哈……”活尸挠得起劲,又怎好停手。好半天,俩人才爬了起来。“你看,你把我头发都弄乱了。”阿兰噘起小嘴说。“没关系吧,以后你给他们当嫂子好不好?”活尸开玩笑的说。“又胡说!今天我得挠你痒痒。”说着阿兰趁活尸不注意,朝他扑来在他的敏感处也挠了起来。就在二人嬉闹的时候。一个青年从远处跑来,只听他高喊:“喂,是四哥和阿兰姐吗?师父让你们过去呢。”这二人一听忙转身起来收拾好衣襟,朝着青年的方向跑去。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