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雪山

向下

雪山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11-02, 23:05

春日仿佛要确定其他人赞成哪方的意见,——审视过每个人的表情之后——
“算了,好吧。稍微休息一下也好。可是睡醒之后就要火力全开拼命玩喔。”
眼底闪耀着两三个涡状星云般的光辉,向我们宣布。
……………………………………
长门房间中。
长门穿着那件T-恤,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
“嗨,长门。”我打招呼道。
长门将头转向我,静静的打量,从她眼神里,那种向看透我的想法显而易见。
我是阿虚又不是阿虚,我有阿虚的思考模式,甚至现在非常想对我的存在大大的吐糟一番。同时我也拥有我的创造者的一些情报,要让我对资讯统合思念体的人型终端机做一些事,那些外星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长门,你好歹也说句话吧。
如此想着,我靠近长门,我与长门的脸间距不足十公分,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长门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如此情况反而是我先紧张起来。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这样大眼瞪小眼有什么用!
如此想着,我不禁血气上涌,一把将长门推倒在床上。
“啊。”发出轻呼的长门。
T-恤下摆翻卷起来,长门的内裤若隐若现。喂,现在不是幻想的时候,我如此提醒自己道。
一边尽力驱除脑内的妄想,我将手伸向长门的腋下,十指滑动,轻挠起这个一般女孩都会怕痒的部位。
“呜嗯。”轻声呻吟的长门微微向后仰,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潮,却仍然紧闭双唇。
不怕么?我不禁加重力道。
“嗯,”依然只是轻哼,长门,该不会你不会笑吧?
长门,至少也要呻吟一下吧。
“呻吟。”平淡无奇的语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呜咕,啊呜和啊哈哈你选一个。一边调侃,我的手一边向下移,在长门的腰上又走。
“啊,啊。”呻吟声加大,长门的头也歪向一边,极力的忍住从腰间传来的酥痒的感觉,轻咬住嘴唇,不让更加强烈的声音传出来。
原来长门也是有感觉的,不管是被朝仓的长矛还是被实玖留光束击中的长门也能面不改色,不过,如今的长门正在和来自身为一个少女最脆弱的感觉相抗衡,失去资讯统合思念体的长门和普通的女孩——虽然还是一样的沉默——任人摆布。
长门,还要继续,忍不住的话就笑出来吧。
仿佛没听见我的话,长门依旧强忍着不作声。
我捧起长门的一只脚,用食指轻轻在脚心处滑动。
“嗯!”长门双脚用力抽动了一下,想躲开我的手指,身体也用力向后弓,双手紧紧攥住床单。
这里是你的弱点啊,长门。
我加紧手指的运动,并紧紧扣住长门的脚,令她无法逃脱。
“呜恩!啊!”无意义的呻吟声,长门无力的踢动着另一条腿,面色绯红,眉头紧皱,竭力忍耐着。
还不行么。
“哈啊,哈啊,”长门张开嘴,难受的大口大口喘气,右手揪住胸前的衣服,左手颤抖的伸向我“请……住手……”她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哀求道。
长门,我不知你为何要如此忍耐,你在那三天里的表现真是十分可爱,所以,笑一下吧。
“啊,啊,不……要……”长门忍耐几乎要到极限了,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滑下来,双手无目的的在空中挥动,双脚的抵抗也越来越弱。此时的长门,已经完全被她身体的感觉所支配,大口大口的吐气,脸红得好像快要滴出血一样,“嗯,呜嗯……”
只要再加一把劲,虽然我是这么想……
长门突然坐起来,走向门口,用力推开房门…………

竟然和春日撞个正着。在我房门口的正对面,从自己房门探头出来的春日,嘴巴张得开开的看着我。
“阿虚,你刚才还在我的房里……没有是吗?”
朝通道探头出来的不只有我和春日。
“请问……”
春日的右邻——穿着“T恤”的朝比奈学姐也是一脸疑惑,半开着门。至于左邻
“……”
长门纤瘦的身影也在场。我顺便往旁边看——
“这到底是 ”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