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tk1

向下

tk1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3-11-02, 23:05

【1】一代一代美人像梦
殷商王朝最后一位君主殷纣王统治期间初,人人安居乐业。
————————————————————————————————————————————————————
冬天的太阳照得人温暖,账房内,一女子背对门口,一头乌丝如水墨般悬泉落下,背影婀娜纤小,青葱玉指握着的是一面小巧精致的铜镜。铜镜映出来的容颜尽管不清晰,但依旧让人咂舌——芙蓉如面柳如眉,肤如凝脂,手如柔荑,一双明目如含秋水。
一张精致艳丽的令人窒息标准东方美人脸。
闺房内燃了火炉,应得整个房间暖烘烘,女子双颊染上红霞,正对镜梳理头发。她轻轻将琉璃通透的玉簪斜而松垮的插入青丝中,显得慵懒而诱人,又穿一身红袍,整个人显得妩媚无比。轻轻站起,缓步走到门外。她轻抚头上的玉簪,默默呢喃,隐隐只听得二字,那是他中意人名字。
“小姐——小姐——” 一个穿着碧绿色裙子的丫鬟快步走来门口,行礼后便着急说道“老爷叫您快些过去!”
她懒懒的答应了一声,便披着袍子去了大厅。
厅内,一大腹便便男人跪在厅内,那男人是冀州侯苏护,也是她的爹爹。一男人正坐在厅内,男子年级轻轻,便生得一副干练模样,双眉横飞入鬓,一双眼睛饱含英气而有神,她俯首跪下,她只知道,这是很重要的客人。
苏护一脸谄媚的说:“殿下....少爷您客此,必然劳累,这是小女苏妲己,您是我们苏家的贵客,就让小女来服侍您吧。”
那男子威严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
妲己微微皱了皱眉,便抬了头,那男子竟看呆了,随后便是一脸疼爱和欣喜,连声应了下来。
“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么”妲己摇摇头又点点头,望着父亲哀求的眼神,一咬牙,就点头应承了。
我只是一介女子,能帮的上苏家,便死而无憾了。
——————————————————————————————————————————————————————————
【2】芙蓉帐暖夜夜春宵
轻轻敲木门,不一会,门就开了,映入妲己眼帘的,是今早那名男子。
那男子摆了摆手,在房周围的几十名带刀侍卫便退了下去,那男子侧身将妲己请进来。
妲己紧张的走进去,身子却在轻轻颤抖着,她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从小就是在爹爹的疼爱下长大,我能有那么美满的生活,都是父母的赐予,为了他们,什么都原因付出。
那男子感受到她的颤抖,便轻轻笑了起来。他开玩笑似的贴进妲己碧玉通翠的耳垂,缓缓的说:“你知道我是谁么”
妲己一边缩着脖子,抗拒着微微的痒感,一边强装镇定的说“恕小女子无知。”却不知自己早已红了脸蛋。
那男子的手一边脱下妲己的外衣,一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我便是当今圣上....你叫我子辛好了...”
妲己轻轻颤抖着,左耳传来的不适已经让她无法思考,她咕哝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为什么告诉我...”
子辛将妲己双手高举过头,用丝绸轻轻绑在床头雕着牡丹的柱子上,说:“今晚过后,我就告诉你。”
妲己缓缓闭上双眼,颤声说:“好...”
妲己的里衣已被子辛褪去,只剩一件红色的肚兜,上面绣着凤凰,还有白而细腻的皮肤,因为有火炉,所以妲己并不感到冷。
她只是等待着,等待着将自己的一切给这个男人。
子辛却只是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妲己的都上凤凰的纹路,妲己感到惊讶又忍着没有问,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待遇十分的好。被这纣王抚摸久了,反而有一丝丝的不舒服与痒感。
这样想着,她便“嘻嘻”的笑了出来。
子辛只是笑笑,带着好玩的神情将双手轻轻放在妲己雪白的腋下,手背绑过头部,便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子辛冰凉的手指让妲己不禁打了个寒战,却只是瞪一双杏眼望着子辛,谁想当今圣上有这样的嗜好。
子辛轻轻的揉了起来,妲己忍不住腋下传来的痒感,用力的放声大笑起来。子辛被吓了一跳,说话那么柔柔弱弱的人居然能笑出那么大的声音来,妲己疯狂的大笑,两条腿不禁乱蹬起来,红袍被掀起来了一部分,露出了一大块光洁的玉腿。她尽最大的可能左右翻滚着,想要逃避子辛的手指,却依旧无奈,她不一会儿,便笑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哈哈哈啊...别...停手.....”妲己条件反射般的叫道。
子辛真的放下了手,带着一丝好笑的声音道:“苏小姐声音真如银铃般悦耳呀。”
“你,你个败类”妲己脸带愠色。
子辛便马上沉下了脸,怒声道:“第一次有人敢这样骂皇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这样做,你知道你爹爹为何把你送来么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坏事,他以为真的能瞒过我么!”
妲己吓得不敢说话,却依旧倔强的盯着子辛。子辛的神情又变得温柔,轻轻抬起妲己的双腿,夹在腋下。
妲己不敢缩回,她也知道帝辛不仅天资聪颖并且力大无穷。她只是微微颤抖着。
子辛慢慢退下布袜,一双玉足便裸露在空气中。圆润修长的脚趾头紧张的倦握在一起,脚丫白嫩,肤质细腻。
子辛的大手缓缓在这双小巧的玉足上抚摸,回报于他的抚摸的是后方佳人的笑声。
他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划过细腻的脚心,每划一次,便留下一道白痕。
妲己随着子辛手指的节奏开始时而大声的惨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别...哈哈哈哈哈哈哈
渐渐地,妲己的笑声便小了下去,子辛突然狠心大发,将这双玉足压在身下,双手十指一起抓爬在妲己白嫩的脚心上,妲己凄惨的尖叫一声后开始陷入疯狂的笑声地狱中,她的脸已经涨红,口水已经顺着脸蛋留下,头发被她甩得凌乱,呼吸急促。
妲己笑的没力气了,便只剩下“嘿嘿嘿”的吃笑了。
子辛停下了手,便开始爱抚这双玉足。
妲己开始疯狂的大喘气,她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纣王从屋子的装饰里取下一根神羽(孔雀毛),毛软中又硬,硬却软,妲己紧张的看着子辛的动作。一双美目呆呆的望着子辛手中的神羽,神情妖娆可爱。子辛觉着好笑,想了想,便取下一块布,轻轻的蒙上了妲己的双眼。
妲己想发怒,却咬了咬贝齿,缩了缩脚丫,没出声。
眼前一片黑暗,妲己紧张的不得了。子辛突然握住妲己的双脚,妲己惊叫一声,却只听子辛爽朗的笑声,妲己努努嘴,不说话。
子辛将神羽卡入白皙细嫩的指缝,缓缓的拉下来。
妲己“啊”的尖叫一声,便开始疯狂的大笑。那是妲己最敏感的地方,再一次次的拉锯下,妲己疯狂的大笑,生不如死。体内已经有了最原始的反应,她蜷缩着脚趾,用力的笑着。子辛另外一只手却伸进了妲己的大腿,开始揉起来。使妲己全身又酸又痒,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吃吃的笑,妲己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继续在体内的痒感无比的增大,却已无力释放。
子辛开始在妲己身上所有敏感点游走,探寻了妲己这个异常敏感的女子身上的痒穴。直至妲己双眼翻白,几乎晕去。
【3】云鬓花颜金步缓摇
次日,日晒三竿,妲己才缓缓醒来,昨天一切的折磨,就好像梦一样。
她醒来后看了看自己,衣衫完整,处子之身以破。她摸了摸头上的玉簪,无奈的苦笑。
妲己整理好妆容,洗漱后除了房门,不知为何今日苏府异常冷清,毫无生气。
子辛从另一厢房出来,站起来居然比妲己高大许多。
子辛暖暖笑道:“醒啦。”
妲己点点头,子辛接着说:“我昨天要告诉你的答案,知道我为何要把皇上的身份告诉你吗,那是因为....”
妲己皱了皱眉头,子辛牵起她的小手:“那是因为,我要纳你做妃。”
妲己轻轻一笑,点点头,然后绕过子辛,走到房间“我去收拾东西。”
那笑容永远铭记在子辛心里,在阳光下她就像个精灵,让人怜惜,想把她揉进怀中。
再美的江山都比不上红颜一笑。
子辛快步走出去,吩咐事宜,后准备马匹。
妲己再次出来时,脸上蒙了一层白色面纱,她柔声说:“走吧!”
子辛带她坐上马车,妲己掀开窗帘,望着窗外发呆,只听两妇人在聊天“你知道吗,苏家不知道多惨啊,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啊,无一幸免。可惜了那苏护的女儿,长的貌美如花.....还有那和她订了亲的公子,死的太惨.....”
马车越行越远,声音渐渐消失。
子辛紧张的将妲己拉过来,想解释,妲己却粲然一笑,说:“刚刚那女子唱的音乐真好听。”
子辛舒了口气般,说:“若是你要,我将整个商国翻来都将找来那女子为你演奏!”
妲己只是微微一笑,继续发呆。子辛却下了马车,脸色阴毒,对身边的侍卫说:“将刚刚那两个妇人舌头拔掉,然后五马分尸。”
待侍卫离去,子辛上了马车,对眼前的佳人爽朗一笑,妲己将头埋入子辛怀中。
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拔掉舌头”全都在她耳蜗回荡。
爹爹,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我会的。
————————————————————————————————————————————————————————
【3】春宵苦短日阳高照 从此君王不在早朝
商后期,商王天天歌舞升平,沉浸于酒池肉林之中,以酒为池,悬肉为林。杀忠臣比干,取其心脏。妖姬妲己,妖言惑君,生灵涂炭。千古骂名。
后西周武王姬发攻商。纣王死后,妲己立即随其往。
少年英姿焕发,怎么想都是她。
红尘反复来去,一代一代美人像梦,梦醒之后只剩传说。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