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挠姐姐脚心

向下

挠姐姐脚心

帖子 由 怒发冲冠 于 2012-05-21, 23:49

我家祖辈是农民,后来爸爸考上大学,离开了老家,每年的寒暑假爸爸都会回去看爷爷奶奶,我也跟着去,不过我的主要目的不是看爷爷奶奶,是为了姐姐,我姐姐是我叔叔的女儿,比我大1个月岁,她住爷爷家。

我只所以喜欢来爷爷家无非就是想来找姐姐嘛,就因为我喜欢搔姐姐的脚心,而姐姐又偏偏特别怕痒,她的脚又白又嫩,脚底十分光滑,只要轻轻一搔她保证痒得笑个不停,我每次去爷爷家都想方设法搔姐姐的脚心,比如叫她起床或者趁她不在意的时候搔她脚心一下,姐姐每次都笑着把脚缩回去,但也不太在意。

我12岁那年寒假,爸爸带着我回去爷爷家,爷爷家已经不是原来的一个土炕加一个饭桌的超小容量。现在也是3室一厅的格式,足够一家人还有爸爸跟我住的了,爷爷一天基本都是下棋,奶奶多是跟七大姑八大姨出去闲聊湖散步之类,爸爸可是典型的孝子,一天都围着爷爷奶奶转,正是假期,留在家里的就只有我跟姐姐了,我还有个妹妹比我小1岁,也经常来爷爷家,所以我们3个就经常一起玩。

这次我决定要把姐姐的脚心搔个过瘾,于是事先准备了一些东西:几条皮带,4条毛巾,还有几条绳子,这天我趁姐姐午睡的时候跟妹妹商量。
“妹,你知道姐姐很怕痒么?”
“当然,她怕痒怕的要死呢,特别是脚心,超级怕痒的。”妹的回答更引起了我的兴致。
“那我们搔她脚心,看她能笑成什么样,好不好。”
“不好啦,她那么怕痒,一搔她就会拼命挣扎,把屋子都弄乱了。”
“不如……..”我假装思索下。
“不如什么?”妹妹不解的问。
“我们把她四肢固定住不就可以了?”
“好主意啊,我也正想知道她到底多怕痒呢。”妹妹兴奋的回答“嘘。。。。。。姐姐正睡得熟,打雷她都不会醒的,我们现在去把他绑起来,可是用什么绑啊?”
“我这里有。”我拿出早准备好的绳子皮带等物。
“太好了,我们快去,等下姐姐醒了就没机会了。”
“恩。”

我们2个小心的打开姐姐的房门,姐姐正在睡觉,我们小心的走过去我走到姐姐头的那边,妹妹在姐姐脚的那边,我抓起姐姐的双手。用小毛巾缠在手腕上,是为了防止皮带勒伤姐姐的手腕,然后小心的用皮带把姐姐的手从床头栏杆上的2个洞分别穿过,然后用皮带束紧。妹妹抓住姐姐左脚。缠上毛巾。用绳捆在床脚的左端的柱子上,右脚绑在另一边。
姐姐穿着一双白色袜子,脚底凹陷,所以袜子没贴到脚心,看起来非常诱人,妹妹想上前去搔姐姐的脚心,我小声说:“先别着急,我们去准备点刑具,看谁想的办法好。”“嘻嘻,好的。”

一切准备就绪,姐姐还在呼呼睡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我用小手指轻轻点了点姐姐的脚心,姐姐敏感的脚心立即感到痒痒,想移动但是被绳子捆住没有成功,姐姐在梦中似乎也有点感觉,“哼”了一声,又要睡过去,我用手指在她脚心上来回搔动了2下,这比刚才更痒,姐姐条件反射的甩动脚丫,被绳子硬生生止住,姐姐这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渐渐清醒过来,又试图挪动自己的脚。但是脚腕被绳子紧紧的绑住,丝毫不能动,姐姐一下子惊醒了,叫了一声:“啊!”她发现自己仰卧的床上,手脚都被捆住,十分惊慌,看见我跟妹妹站在他的脚边,就问:“老弟,怎么回事,快帮我解开绳子。”嘿嘿。。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弃呢?姐姐的你的脚心有得受了,这时候妹妹过去关上门又走过来,姐姐开始觉得不安了:“你们。。。你们干什么??”
“没什么,姐姐。我们想做个实验而已~”
“什么实验,为什么我被绑着?”
“就是这个。。。。。。。。”
我说着伸出右手4指在姐姐的袜底轻轻搔动,姐姐怎能受得了搔脚丫的折磨?一只穿着白袜的脚丫不停的扭动,喊到“你干什么。。。不可以。哈哈。。。别。。老弟。。。别搔。。别搔我脚啊。”这时候妹妹帮腔到:“我们就是要拿你的脚心做实验,方法就是搔你的脚心。”
妹妹说着我手上的动作还没停,袜底一下一下摩擦姐姐娇嫩的脚底,带来无法抵抗的奇痒,本来就怕痒的姐姐这时候已经无力抵抗了,只有不停的笑:“别别。。。快停。。。。。你们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妹妹问到“现在下午2点,一直到下午5点爷爷奶奶都不会回来的,这3个小时你的脚心都是我们的实验品,你就别想逃跑啦。”

“可是。。。。哈哈~~别。。。我怕痒啊~”姐姐顾不得这句话是不是理由都说了出来。
“就是你怕痒我们才要搔的呀。”妹妹好不可怜她的说“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不要。。我不行。。。我怕。。。啊。。。。别。。。。。不要碰脚心。。。啊啊啊啊!!!!!!”姐姐不禁尖叫起来,因为我的手指触摸到了她脚上最怕痒的地方---脚心了。我的手指在她的脚心上慢慢的画圈。姐姐的尽力扭动她的脚丫想躲过我的搔挠,但是妹妹的捆绑工夫很到家,姐姐的虽然可以扭动脚丫但是脚腕被牢牢固定住,脚心的移动范围小的可怜,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指的攻击。“不行了。。。老弟。。快快停。。。停下。。。哈哈。。。别。。别搔。。啊啊。。。。”姐姐用力拉动双手,但是皮腰带可不是盖的,任她怎么拉扯都毫无用处。“不要了。。。。。不要。。我的脚心怕。。。。哈哈。。。。怕痒的。。。。受不了了。。不要。”每当姐姐要求饶的时候我就加快速度在姐姐袜底画圈,姐姐立时痒得话都说不清。。。。大概过了2分钟妹妹说:“好啦。停下来啦。”我依言停下了手,这短短的搔痒已经充分证明姐姐的脚心防御力之薄弱了。
姐姐以为瘙痒已经结束了,说到:“还是老妹好,弟弟你怎么可以搔我的脚心啊,我脚心特别怕痒。”
这时候妹妹说到:“姐姐你别误会,刚才不是瘙痒,只是给你热身下,接下来才到真正的搔痒时间呢。”之后转身对我说:“哥,你说姐姐的脚是穿袜子怕痒呢还是光脚怕痒呀?“
“当然是穿袜子喽,你没见她刚才怕痒的样子么?”
“你错了,她光脚丫更怕痒,她的脚底滑滑的,轻轻一摸就痒的受不了呢。”
“我才不信呢,穿袜怕痒。”
“光脚痒!”
“穿袜痒!”
“不对,她光脚最怕痒。”
我说:“吵不过你,我们试试就知道了。”
“哼,试就试。左脚归你右脚是我的。”
“你们还要搔我的脚心?”姐姐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了,在这时候妹妹已经脱下姐姐的白袜,露出一只光滑、白嫩的小脚来。“啊,妹妹你更坏,怎么可以揭我的底啊。。。啊。。哈哈。。。。妹妹不。。不要。。。。。我怕啦。。。。你别。。。。我跟你。。跟你很好的。。。。。。。你怎么。。怎么可以出。。哈哈。。。别。。。嘻嘻。。哈哈哈哈。。不。。。。。不行了。。。怎么可以出卖我啊。。。。。啊。。。不要啊。。。。”妹妹毫不留情地用手指爬搔姐姐的右脚脚心。姐姐的脚扭动得更厉害了,看来真的是光脚更怕痒些,不过我刚才只是给姐姐热身,这次真的搔她的白袜脚,也不会输给妹妹的。我用右手握住姐姐的左脚脚趾向后拉,再加上她脚腕上的皮带,整只脚一点都动不了了,左手4指抵在姐姐的脚心上,稍微用力挠他的脚心,比刚才更强得多的刺激传到了姐姐的从脚心传到了姐姐的大脑。“不要。。。。。不可以。。。。。啊啊啊。。。别别。。。求你。快哈哈哈。。。。受。。受不了了。。。。快停。”姐姐不顾一切的摇动身子,差点把床弄翻,还好床周围有柜子顶住,我的手也险些抓不抓她的脚趾,原来姐姐的脚心那么敏感,不过我还是毫不怜惜的紧紧握住他的脚趾,左手继续施以酷刑,在我的强烈攻击下,姐姐的左脚挣扎的明显比右脚强烈,妹妹见我的搔痒更见效,当然不肯认输,也学着我的样子把4指插进姐姐的脚趾缝里,另一只手用指甲在姐姐的脚底正中的位置来回刮,姐姐的脚心受到强烈的刺激用力弯曲脚趾想见轻痛苦,但是妹妹插进他脚趾缝里的手指阻止了她那么做,脚心完全暴露在妹妹手指下,这时候姐姐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一双可爱的小脚在我跟妹妹攻击下变成了致命的弱点,每一下搔动都几乎要使她疯狂,她现在的脑海里就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不可抵挡的痒意,她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哈哈哈。。。不不。。。。。哈哈。。。。。。。别。。。嘻嘻。。受不。。啊。。。别。。。。。不行。。。。。。。。啊啊啊啊啊。。。。。”一声声的娇笑和尖叫并没为她博得同情,召来的只是更强烈的攻击。

这时候妹妹忽然停下来说:“怎么样哥,姐姐还是光脚丫的时候怕痒吧?”
我停下来,说:“哼,原来你跟姐姐一起这么久早就知道了,你耍赖。”
“好啦,好啦,我们再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姐姐更舒服。”妹妹想了想说道:“啊。~我想起来就用这个。”
“用什么?”
“马上你就知道了,等着瞧吧~”
“不要。。你们还想怎么样啊?”姐姐惊恐的叫到。
妹妹跑厕所,过一会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刷牙的水杯,里面放着2只牙刷,我马上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妹妹岁我说:“你看着我怎么做的,先在她的脚心蘸上一点水,然后把牙刷在杯里泡软一点,就可以。。。。。”
“啊啊啊啊。。。。别。。。不行啊。。。哈哈哈。。。。啊啊。。。千万不。。。不可以啊。。。。。。”妹妹已经用牙刷在姐姐细嫩的脚心上仔细地刷了起来,姐姐犹如触电一样疯狂的扭动脚丫,但是一点都逃避不了妹妹的刷子攻击。非常强烈的刺激已经使她接近狂乱的边缘。
“你还楞着做什么啊,快像我这样,叫姐姐更舒服些。”妹妹催促到,说着把杯子递给我,一手抓紧姐姐乱动的脚趾,把姐姐的脚底拉直,另一只手的刷子便从她的脚趾直刷到脚跟,姐姐大声惨叫了起来。
我脱下姐姐可爱的白袜,也学着妹妹的样子,把牙刷泡软,再在她脚心涂上水(这废了我好大劲,在妹妹的搔痒下姐姐的脚拼命的扭动,而被刷的那只脚被妹妹紧握着,所以就全都发泄在另一只脚上了。不过毕竟是被绑着,我还是把水涂了上去)。由于我的动作比起妹妹来是很小的了,所以姐姐几乎没感觉到我在做什么,脑子里就只感觉到一只脚上传来无法抵抗的剧烈痒感,我的刷子也无情的刷在了她的脚心上,2只脚的搔痒造成了1+1=3的效果,这时候的姐姐已经脑海中一片空白了。
“啊啊啊啊。。。。。。哈哈哈。。不。。嘻嘻。别。啊啊啊。。。。受。。受。。受。。受不了了。。。。哈哈。嘻嘻嘻嘻。。。。求你。。。。。。别别。。啊啊啊哈哈。。。别刷我脚心啊。。。。”姐姐笑的眼泪都留了出来了。
“丁零零零~”
“该死这么好的时刻谁打电话来了。”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去接电话,妹妹好象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我就先把门关上防止电话里的人听见姐姐的笑声。“喂,请问你找谁?”
“哦是你啊。我是你三叔啊,你妹在不在你那里?”
“在啊,什么事?”
“你跟她说,叫她马上回家来。我们要出去探亲。”
“哦,好的,再见三叔。”
我回到姐姐屋里,姐姐这时候已经气都喘不上来了,我告诉妹妹电话的事,妹妹说“知道了”就走了。就剩下我和姐姐。
“姐,是不是很舒服啊?”我笑着问她。
“我。。我的脚心最怕痒你,你们刚才。。。刚才弄得我半死,还。。。还好妹妹走了。”姐姐一边喘着气一边说。
“她走了不代表我不会搔你的脚心哦~”我用那种一听就知道不怀好意的语气说“妹妹走了,就剩我一个人独享你的脚心啦~”
“不。不要再搔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是么。不过我还是要搔的,而且…………”我说着解开她左脚的绳子,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搔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拉着她的脚趾把他的交提起然后坐在他的床边,把他的脚抓在手里,继续说:“不过……如果你老实跟我说一些事情,我就不搔你脚心了。”
“什。。什么事。”姐姐听到可以免于搔脚心马上问到,姐姐由于近30分钟的搔脚心折磨已经筋疲力尽了,再加上又是梦中惊醒,现在睡意更浓。我正好借这个机会问出她的小秘密来。
“刚才妹妹拿牙刷来的时候你看起来并不是非常惊慌,看来牙刷不是你最怕的,你告诉你脚心最怕什么?”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脚心,虽然这并不是很痒,她的脚轻轻动了动,这样的搔痒已经足以使她无法入睡,又不会太过刺激让她清醒过来“快说呀,说出来就让你舒服些,不然的话………我就要这样了…………”我的手指稍微用力,弯成钩状,在她的脚心上用力抓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姐姐没有准备的时候,心门被突然被我打开,激动只下说出了心里最深的秘密:“水……水……”我的手用放慢了动作,轻轻地慢慢低抚摩她的脚心,给她带来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使她感到很舒服,接着又问“水?水怎么搔你的脚心?”“哼……恩……我好困……”“你又想我这样嘛?”我再次对她的脚心施压,不过她即将说出秘密,我就没有特别用力,只是比刚才稍微强烈一点,“啊不……别这样……恩……好轻点……”“快说吧,说完了就可以睡觉了。”我手上依然不停下动作,一下一下轻搔她的脚心,让他保持在朦胧状态。“淋……恩……淋浴……哼……好…好舒服。”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还是听详细点更好,于是问到:“说具体点。”“我……我上次洗澡的时候,想冲掉脚底的肥皂,就…恩………就用淋浴喷头对着脚心……呵呵……好痒……我痒得摔了一交……后……后来就再也不敢用……用淋浴……恩…………”姐姐渐渐睡着了。

秘密已经探听到了,接下来就去准备一下了,淋浴在姐姐房间里肯定是不行的了,我解开姐姐手脚腕上的绳子和皮带,把姐姐扶到一张带靠背的椅子上做下,还是像原来那样先缠毛巾。再用皮带把姐姐的手固定在椅子扶手上,不过这次刺激会很强烈,所以我捆的很结实,然后我用力搬起椅子同姐姐(还好姐姐身材很好,所以不重),然后小心地放在浴室里,又拿来一张跟椅子差不多高的长凳,把凳子跟椅子接起来用绳子固定,最后把姐姐的2只脚腕用皮带缠在一起,在紧紧系在长凳末端,一切准备就绪,我去打开热水器,等了5分钟水温差不多到了30度,这个时候跟人的体温比较接近,效果应该最好,又搬来一个小板凳,使我坐上去姐姐的的脚心正对我的胸口,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姐姐可爱的脚心了。
被绳子束缚住当然不能安稳的睡觉了,这时候姐姐也差不多醒了,我走到姐姐对面,坐在板凳上看着她,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很惊奇的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
我说“自己家里的地方都不认识么?”
姐姐环顾四周,马上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同时心也凉了大半截,见我手上拿着淋浴喷头,旁边就是她的脚心,顿时全明白了,“你……你该不会是要用那个……”
“冲你的脚心,恭喜你答对了。”我替她说完剩下的话。
“不……你不可以,千万别……”
已经太迟了,我将淋浴喷头正对她的脚底心,左手去拧开关。
“我说不可以,你听到了么。不可以啊。”
我不理会她的哀求,慢慢打开开关。
一圈,2圈,几十道细细的水柱喷了出来,直射她的脚心,她的2只脚并排捆在一起。一个喷头足以以对她的2只脚的脚心做全面攻击,顿时犹如几十只手指一起抚摩他的脚心。
“别,不可以……啊哈哈哈哈……不要…”姐姐哀求道。
“嘿嘿,脚底按摩很舒服吧,我再开大点。”我把水量开大,并且调整为3条水柱的模式,把全面攻击改为重点攻击。
“不要啦……快……快关……关了水,”姐姐的2只脚丫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意识支配,由于2只脚被捆在一起所以只能上下摆动,但是水拄还是直冲她的脚心,“别……不行啦……求你……”
“怎么这样就受不啦,姐姐?我还要一边冲水一边刷你的脚丫呢。”
“别别……我们去……去搔……妹妹的脚心……她更怕……怕痒……你对她用这招好不好。”
其实我早就想搔一搔妹妹的小脚心了,只是她很少来爷爷家,没什么机会。这次便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当然不可以错过,不过又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姐姐的脚心,于是就故意拖延时间,顺便问点有用的东西,就说道:
“对了姐姐……你说妹妹更怕痒,而她又知道你的弱点,那就说明你们以前也玩过搔脚心喽?要老实回答我哦。”
“是……哈哈哈……是的……先…先关了……”
“别着急啊,我再问你点问题的。以前她也用牙刷刷过你的脚心么?”
“有……有过一次……嘻嘻……别……别冲啦……”
“那她最怕怎么搔痒的?”
“等…等会我……我就告诉你……你先……先关……哈哈……先关了水”
“好啊。”我说着走到了淋浴器旁边,姐姐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快……快关了……” (关水的地方在喷头,不在淋浴器上,姐姐已经被脚心传来的感觉弄得不知所措了,所以没发现)。但是我却没有关水,而是拿了一把牙刷,转过身来,又走近放她的脚丫的凳子,姐姐看见外手中的牙刷,已经是害怕至极,瞪大了眼睛看着它,同时身体努力往后靠,好象牙刷会吃了她似的,但这都是徒劳。我做了下来左手抓住他的右脚脚趾,让水拄正冲她的脚底,这时候的姐姐已经快到极限了,不住的求我:
“别……别这样……怎么都行…哈哈哈哈…千万别……别这样……不要…”
“跟我讲条件?”我把牙刷的刷毛靠在姐姐的脚心正中央,喷头的水已经润湿了刷毛。“那我们就好好讲一讲。”我开始用牙刷上下刷动她的脚心。

喷水加牙刷的刺激已经使姐姐不堪忍受,拼命的想移动脚丫,有几次我都差点握不住她的脚趾,不过我还是用牙刷在她脚心上刷了10来个来回。

这时候的姐姐已经没有说话的余地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我停了下来,把喷水关了,但是牙刷还是抵在姐姐的脚心上,说道:“你现在肯说了么?”
“我……咳……我告诉你就是啦,上次中秋节的时候我留了一把切月饼的刀,本来是要对付妹妹的,但是一直没什么机会。”
“在哪呢?”我还从没想过用这种方法搔女孩的脚心呢,姐姐倒是给我出了个好主意。
“就在我的床头柜第一个抽屉里。”
我这就走过去拿那把刀,姐姐叫住我说:“你先把我放开呀。”
“别着急嘛,姐姐。我得先拿你做个实验,不然万一不好用,我等下可不糗了?再说你出卖妹妹也应该受到惩罚嘛。”
“不,你怎么可以。”
我打开柜门,看见一把黄色的塑料刀,刀刃是好多细小的锯齿,心想这东西一定很厉害。
我取回来刀,见到姐姐的脚腕虽然缠有毛巾,但也被皮带勒的有些发红了,实在不忍心再折磨她的脚心了,说:“好啦,不整你啦。”便解开皮带把姐姐放开,姐姐一站起来便想到先回自己房间,但是不料脚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身子扑在我身上,我把姐姐扶回房间,等姐姐喝口水,喘气顺了,对她说:
“姐姐,我还是先拿这把刀试试你的脚丫,不会太久的,你合作一点好不好?”
“好……好啦~不过等下你要让我好好弄弄妹妹的脚心,她竟然出卖我。”姐姐抬起一只柔嫩的脚丫,轻轻放在我的腿上,被水冲过的脚心看起来更加爱眼,我把刀横过来放在姐姐的脚心中间,慢慢的上下滑动,刀刃只是轻轻接触姐姐的皮肤,姐姐已经感到了痒,脚趾微微卷曲了几下,“怎么那么轻啊?小心等下搔妹妹不痒你就糗啦。”姐姐竟然主动要求我搔她的痒,看来她本来就喜欢别人搔她的脚心,以后可以多多利用下。
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也不客气,不过既然以后还有机会这次也就不做的太绝,只是稍微用力点划在她的脚心上,姐姐这时候有点坚持不住了,发出细声娇笑,小嫩脚也开始不老实了,我用手按住她的脚腕,又刮了几下,姐姐便笑出了声,“嘻嘻……好啦……别光搔我了,我们等妹妹回来的。”
“恩”我受好刀,姐姐说她要先去下厕所,过会她回来了对我说:“老弟,你说为什么我被你搔脚心的时候那么痒,可是停下来之后又有点不舍得呀?”
“说不定你喜欢上了呢,我再搔搔你的脚心……”我做出抓她脚腕的动作。
“讨厌啦,今天不要啦,下次再说,明天先好好对付妹妹。”姐姐说到。

过了一个充满期待的夜晚,第二天一早妹妹就打来电话,问:
“姐姐怎么样了,我回到家了,昨天一定够她受的吧。”
我说:“姐姐昨天没睡好,现在正在睡。”
“那我们再搔她一次,我还有一招没用到呢。”
“好啊,你现在过来吗。”
“恩,我准备一下就来。”
“好。”我就挂了电话。
“剩下那招就等着对付你自己吧,”姐姐在我身后说到,“等下我假装睡觉,你问问她到底想用什么办法弄我,我们再加倍爱护一下她的小脚丫。”

过了30分钟,门铃响了,是妹妹。
打开门说,“你来的好迟啊。”
“准备一下嘛~一时间找不到了,你看。”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我仔细看一下,里面是一双白色的***。
“原来就是这招呀,你有得受啦。”这时候姐姐的声音在妹妹身后响起,妹妹还没等转身就被姐姐从身后抓住了双手,我也上前帮忙,很快就把妹妹抓住。
现在妹妹就躺在姐姐昨天的位置上,可爱的脚心马上就要得到我的爱护和姐姐的报复,开始不安起来。

“姐姐他现在可以跟你来整我,以后你也可以再搔你的脚心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的脚心是倒大霉了,那天你用牙刷刷我的脚心的时候你有这样想过么?”
“那我们开始吧~”
“别啊……”
“哼,我这次要好好给你点颜色,看你还敢不敢再出卖我。”姐姐走上前去,迫不及待的脱下妹妹脚上的凉鞋,好诱人的小脚丫啊,我竟然一直没发现妹妹的脚也是这么好看,虽然没姐姐的那么白嫩,但也是一双搔痒的极品。

“你也尝尝这东西的滋味吧~”姐姐拿出昨天弄得她好惨的牙刷,做在床脚边的凳子上一把抓住妹妹的脚趾,右手便要去刷。
“啊姐姐。别别……千万不要啊……”
“你自己说,要我刷你左脚还是右脚?”
“你就放过我吧。好姐姐~”
“昨天你可没这么乖,你不说我可就2只一起刷啦。”刷毛轻轻划过脚心的感觉,就好象无数只小虫在身上爬过,姐姐的力气明显比妹妹大,所以抓得妹妹的脚丫丝毫不能挣扎,一双小嫩脚任凭牙刷的摧残。
“别别……啊嘻嘻……不要啦……好姐姐……”躺在床上的妹妹拼命挣扎,但是此时的姐姐也是一点都不可怜她,“姐姐……姐姐……刷那……那只脚好不好……好好痒啊。”
“这你说的啊,那就这只”姐姐抓过她另一只脚又刷了起来,其实一直刷一只脚反而容易忍耐,这样一交替反而加强了痒感。
“哈哈……怎么……怎么会……别…哈哈哈……嘻嘻……还是那只。”
“哼,才没那么便宜你呢,要让你吃点苦头才行。”姐姐手上加力,妹妹可就是吃不消了,顿时好象一阵阵电流从脚心被刷的地方传上来,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别……啊啊……哈哈哈哈……不…不行……”
妹妹的嫩脚果然更敏感,不过这样一次搔的太猛烈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于是我叫住姐姐说,“先让她休息一下,你不是还有绝招要对付她么?”
“恩,就听你的。”姐姐松开抓着妹妹脚丫的手,又用牙刷来回刷了2下才收手“等下你就准备享受一次舒服的脚底按摩吧。”
我正要去拿姐姐准备的月饼刀,一转身看见了窗台上妹妹带来的那包东西,便对姐姐说:“姐呀,我看先给妹妹来一次***按摩吧。”
“好,让她自食其果。”姐姐爬上窗台去取***,正好背对着我,一双光滑细腻的脚心正在我面前,我不禁心中一动,心想。“等下也让你自食其果。”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姐姐拿了东西回头一看,正见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脚心,脸上微微泛红,下到地下来贴着我的耳朵说:“你是不是又对我的脚丫起什么歪念啦?”“哪……哪有?”我红着脸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呀?等下是不是又想搔我的脚心?承认的话我就……我就答应你。”“真的?”我满心欢喜的说。“看,还说没有歪念?”“到底是不是真的呀?”“你……你说呢……”姐姐拿出***向躺在床上的妹妹走去。
“不要姐姐,千万别用这个啊。”
“你不是要用这个对付我么?”
“我没有,不是那意思……”
“这时候了还不承认?”姐姐把***穿在妹妹不住挣扎的嫩脚上。
这时候我也上去帮手,和姐姐一起搔起妹妹的脚心来,妹妹好象很怕穿***被搔似的,拼命扭动脚丫躲闪,不过当然是徒劳,我按住她的脚腕,4根手指轻轻地从她的脚尖划到脚跟,再回到脚尖,然后在她的弱点---脚心做来回的重点攻击,妹妹早已痒得受不了了,脚板一上一下的扇动,想减轻痛苦,我这回特意没有抓紧她的脚趾,让她的脚可以在一定范围动,就好象猫抓老鼠那样,每搔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都拼命扭动几下,一双小巧玲珑的脚丫被搔得在手里不停的扭动,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姐姐则是双手一起挠妹妹的脚心,妹妹穿着***的脚底更加的脆弱,慢慢的搔弄都很难忍受,更何况姐姐那报复式的攻击。
妹妹不住的扭动身体,想把脚挣脱出来,在搔痒攻击面前已经变得失去思考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条件反射地大笑和求饶:“不要……不要…哈哈哈……啊…别别……好姐姐……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哈哈……哈哈……放……放过我吧……哈哈哈哈……我真的……真受不了了。”
毕竟是姐妹,姐姐还是心软了,停下来对妹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使坏了。”我也停了下来。
“不……不敢了啦。”妹妹撒娇的说。“放了我吧,好姐姐。”
她被放开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坏哥哥,你搔姐姐的脚心还不够,还想搔我,你好坏。”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看来刚才的那阵折腾弄得她很惨。
我吓唬她说:“谁让你的脚丫怕痒,等会姐姐走了我还搔你的脚心!”
妹妹吓得一溜烟跑了回家。

妹妹走后,就只剩我和姐姐坐在刚才绑妹妹的床上。
我对姐姐说:“呀,妹妹走了你那招对谁用啊?”我当然是暗示她要对她用,姐姐怎么会不明白,红着脸转过身去。我见她没反对,更大胆地进一步问到:“姐姐,你刚才答应我的事不会是要反悔吧?”我说着俯下身去抓起姐姐的一只脚腕,顺手脱掉她脚上的拖鞋。一只脚被抬起,姐姐的身体也跟着半躺在了床上。
“姐姐什……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啦?”
我得到了姐姐的许可,心里也很高兴,从抽屉里拿出姐姐的秘密武器,说道:“姐姐,不是我说你,你太心软放了妹妹,可就真的要‘自食其果’了。”
“那就把我当妹妹搔吧。”姐姐打趣到。
“是么?,那我可不客气啦~”姐姐还嘴硬,分明就是自己想被搔嘛,一定要你自己承认。说着我抓紧姐姐的脚腕,用月饼刀在她光滑的脚底板上来回刮,这次比昨天的更用力些,姐姐明显有些受不了,想伸手过来阻拦。
“轻……轻点……嘻嘻……你好坏哦弟弟……”
她一伸手过来我就加快速度刮她的脚心,那种痒滋滋的感觉立即把她的力气都吸走了,一只手又沉了下去,一半也是由于她自己觉得舒服。
“你要是再伸手过来我就痒死你。”我笑着威胁她,手中的武器快速地来回接触她的脚心,突然的刺激使姐姐来不及防备,下意识用力一挣扎,就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啊,你没事吧?”姐姐坐起身来问我。
“没事……没事才怪。”那一脚踢的还真是很重。
“谁叫你突然加力,我哪受得了啊。”
“那还得把你绑起来,乖乖躺下别动。”
“不要那样绑着好不舒服的。”
“那试试这样,你躺在被子上,然后我把你卷起来。”
“好象好好玩哦,那就试试吧。”说着姐姐把被子平铺在床上。自己躺在一端,我用力卷起被子,卷成一卷之后姐姐就只有头和脚丫露在外面了,接着我去拿了2条很长的皮带,一条系在姐姐手的位置,一条绑在小腿的位置。
“这样就方便多了,看你还怎么踢我。”我又拿起塑料刀,坐在姐姐脚丫旁边,对姐姐说:“姐姐,你是不是喜欢被人搔啊?”
“我……我。”姐姐被这个问题问得脸红倒耳根,看来她还是害羞,我得叫她彻底接受。
“想含糊我?不说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于是用手上的武器对她的脚心开始了一阵试探攻击,刀刃的弯度刚好跟脚底纵向的弯度温和,简直就像专门给女孩脚心设计的,只需要把刀刃按在脚底,来回拖动,几十跟锯齿都贴着脚底划过。
姐姐的嫩脚丫在这种攻击下显得很无助,丝毫没有抵抗能力,痒痒的感觉从脚心传到姐姐的大脑。
“啊……好痒……我……”
“你是不是喜欢被搔?说啊~”
“……嘻嘻……是……是啦……好痒……啊……我都说了你怎么还……哈哈……别别……嘻嘻嘻”
“我再问你几个问题,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搔你脚心的?”
“就,就是昨天啦……好痒……”
“怎么可能?昨天才知道的你怎么会早就准备好刀给我用了?”我手上加力,姐姐快要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痒……好痒啊……先……先停一下……”
“停了就不刺激了,你不老实回答我还有更痒的。”
“好……好……我说啦……是……嘻嘻……你先别搔……哈哈……就,就是上个寒假啦……我……说了你先别搔了……”
“我要一边搔一边听你说,如果你骗我的话我就好好给你做一下脚底按摩。”
“啊……我发现你每次来都……都找理由搔……搔我的脚心嘛……”
“就是这样?想不想更痒点试试?”
“那……那你别弄得太痒我啊,我会受……受不了的啦……啊……你好坏……别……嘻嘻嘻……哈哈……啊,讨厌……不可以……好痒呢……哈哈哈……”

转眼间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我要回去上课了,这个假期过的很愉快,尤其是可以经常搔姐姐的脚心,走的那天姐姐叫我去她屋里,把那只月饼刀给了我,说:“这个留给你做个纪念吧,明年暑假再来的时候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avatar
怒发冲冠
论坛新人
论坛新人

帖子数 : 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