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小雅前传——惊魂72小时

向下

小雅前传——惊魂72小时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5-24, 14:12

我还是一个学生,我在家乡的一所大学里混日子而已,和原先很多的朋友每天无所事事也习惯了。我们之所以合得来,除去原先的交情外还有一个很重要但是大家都不说的原因,我们都喜欢女孩子的丫丫。可惜的是,我还停留在观赏的阶段,而他们几个早就不知道把玩过多少少女的嫩脚丫儿,并把她们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我们还有一个哥们儿,在临近城市的一所大学里,虽然我们在MM丫丫上没有共同语言,但是他是很招人喜欢的那种小伙子,就是太老实了一点,至少我这么认为。在我们混日子的日子里,有这么一天,在临近城市读书的哥们儿(暂时叫他“老S”吧)打来电话,说自己被冤枉了,很是痛苦。这还得了,我们当时就想到打架了,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操家伙的事还是先放放,先过去看看再说。我和老大、老六、二狗开了一辆广本(老六他老子的)直奔老S所在的城市。到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小妮子把我们老S给涮了,他郁闷得要死!以我看,除非那个小妮子把她隐瞒的事情给老S说清楚,否则我们这儿出一个跳楼的那也没准儿。我是没主意了,我只负责开车,谁让我车开的最好,又最没有脑子呢?最后,老大给我安排的事情是弄点氟烷,我是学医的,弄点麻醉剂不是问题,他们要麻倒那小妮子?不管了,不是***就行……
  我们第二次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个学校,二狗已经在这里蹲了五六天的点儿了,我觉得老大这回要干大事了。只是在来的路上,老六把氟烷洒了一点,害得老子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高效吸入型麻醉剂不是闹着玩的!靠!我们这次换了一部帕萨特,是警车,我老子的,老大说这样好办事,在进这个大学校门的时候我信老大的话了。我把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老大和老六去找二狗了。过了没有二十分钟,回来四个人,他们三个还架着一个长头发的MM,她没有反抗,我知道我的氟烷去做什么了,否则任何一个女孩儿不会让二狗把他的狗爪放在她们的胸脯上的,哈哈……果然,他们是要绑架那个小妮子了。也不愧二狗是念了两年警校才被开除的,老六又是学散打的,这么个小妮子,哎~~~我从后视镜里想看看那丫头长什么样子,被老大骂了。老六在车上已经要脱那丫头的白色长统靴,又被老大骂了!我把车开得飞快,150公里的路走了70多分钟吧?到我们的城市边境时,我又被老大骂了:“你去市区找死啊还是开房啊?混蛋!去龙镇(暂且叫它龙镇吧)。”我又不明白了,龙镇是老六他老子干下的半拉子工程,说白了,也就是一群空楼架子,我们实在没地儿去才会在那里我们搭起的窝里过夜,今晚要去那里?真的开房啊?老六也开始骂我了,:“五哥,你车开傻了吧?咱可是帮老S办事的啊!”说着,一边还隔着那女孩的靴子用手量她脚丫儿的大小,但凡被他做过这个动作的丫头们的脚丫儿必然是难逃厄运的。老六的虐足癖在我看来属于残酷级的。在快到龙镇的时候,那丫头快要醒了,妈的吓我一跳,让老六给又加了一点,没好好学习,谁***知道该用多少……
  不管老大再骂多少,龙镇是到了,丫头,下车吧

我把车安置好的时候,他们几个已经把那丫头抬到了我们在这群空楼中间搭的窝棚里。这时我才仔细端详了这个丫头的长相,评良心说,她还真就是美女级的。我不会形容美女,不过我的审美观我还是信得过的。她穿什么外衣我不大清楚了,在车上就被老六和二狗脱去了吧?我只是见她穿着白色的毛衣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裙装灰色的羊毛裤,最吸引我的当然还是她脚上的那双高跟的白色皮靴了,我还没有看得很仔细,二狗已经把她的裙子脱掉了。他们不会真的??**!!!
  这次,我聪明了一下,问老大:“咱们这样帮S能行么?咱们给这小妮子上刑的本事我到是相信,可是回头她就不找老S的麻烦吗?”又被老大骂笨蛋了我:“咱们自己在帮自己吧?”我又不明白了。还是老六机灵啊:“五哥,不知道吧?要是搁平常,他们男男女女的事情咱才懒得管呢。可是这个妮子不一般呐!第一次去,偶然碰到,她刚刚洗完澡,要回去,S指给我们看,那个时候她正穿着一双拖鞋,光着脚丫,这双可是极品级的啊!那脚底,那脚心儿,那脚趾……所以,咱们才带这丫头来咱这里乐和乐和……”一边说着,一边又要为那女孩儿脱鞋了。二狗不愧是上过警校的人,支住了老六,和老大开始绑这丫头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窝已经被人布置成了一个象模象样的刑讯室了,不用问,老大的手笔。他们把那姑娘绑在了一个类似于老虎凳的长凳上,现在,老大说只等那姑娘醒来了……
  其实麻醉剂的持续时间不会很长的,尤其是停止给药以后。那丫头很快醒了,很快她也确信自己是没救了。这鬼地方,连狼都没有,但是有我们,哈哈……
  “你们是什么人?我在哪里?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小女孩总是很怕黑的吧?
  “小妹妹,我们不想伤害你,只是想和你玩玩。”老大终于可以不骂人了。一听是要“玩玩”,那丫头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几乎是在哭:“我还小啊!你们放过我吧!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只要……只要你们……”“哈哈哈哈……宝贝儿,我们要这个!”老六终于可以脱她的小靴子了,可是这个贱人又不着急了,反倒是慢条斯理的在干。似乎要把这女孩儿脚上的靴子看穿了一样。这下,这丫头可是吓坏了,能看出她的意外。同时在拼命的挣扎,扭动着小腿和小脚丫儿。因为她的膝盖以上的部分被绑着,所以尽管小腿还可以挣扎,可是除了让老六更加兴奋以外没有别的意义了。终于,她左脚的靴子被老六用嘴扒了下来。我当然要看看这小美女的袜袜了,我最爱这个!那个时刻,我快要晕了,她穿着白棉袜!不过不是纯白的,在脚尖和脚跟的地方是醒目的黑色,在袜底也用黑色钩出一个卡通的猫头,哦!是少女袜!二狗可不想拖延时间,用他的狗爪3秒中扒下了女孩右脚的靴子。这时 ,那丫头都惊得叫了起来,呵呵……其实她的尖叫、惨叫还远在后面呢,我知道老大他们是什么样的角色,所以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子是很可怜的!不过,我已经停不下来了。老六也叫我享受她的嫩丫丫了,把鼻子凑到她的脚底,埋在脚趾肚的嫩肉里,尽情的呼吸着少女玉足的气息,正如我想的那样,没有一丝异味,反倒有一份幽香,我知道美女的脚丫儿都是香的,哈……那女孩子羞坏了,不停得大叫:“放开我!!不要!!不要!!”这会儿我怎么可能放开这双尤物呢?我用拇指狠狠得抠着她的脚心,我知道即使是隔着袜子,她也会觉得特别痛的,所以脚丫儿是不会乱动的,我要舔完她的袜底才会放开她的丫丫的。
等我在女孩的袜底爽完后,二狗他们早就等不及了。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在小姑娘的嫩丫丫上用刑!!!我知道,我看看就好了,我实在下不了手啊!老大用一条很精致的短皮带把女孩儿的一双脚踝绑在了一起。“你们又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我和你们没有仇怨的吧?……”那可怜的女孩儿的呼喊就没有停止过。二狗黑着脸开始说话了:“只是玩玩嘛!刚刚让你热热脚,咱们再开始嘛!”我想那女孩听了一定要晕过去了,她的脚心被我抠了那么长时间的痛苦到二狗那里成“热脚”了,不过我也记得他曾拿着一片特别漂亮的象贝壳一样的小圆片问我:“这妞儿的脚趾甲长得还好看吧?我拔的时候她都疼晕了。”当时我郁闷了好几天。
  老大一挥手,二狗用手抓起女孩的双脚向上托,老六把一块砖顺势垫在了她脚跟下面……老虎凳!!!那女孩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激得惨叫一声,险些晕过去。接着开始大哭,我居然还隐约听到她在喊“妈妈”。这小妮子!老大说,接下来他上,我知道他要搔这女孩的痒了,老大最爱这个!他把女孩的棉袜的袜口褪到脚跟的前面,女孩的脚跟露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老大就开始行刑了。他用食指推着女孩的棉袜向脚尖的方向走,一下一下的,其实就是在搔姑娘的脚心了,那女孩等式开始颤抖、挣扎,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终于她忍不住开始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求求你,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大当然是不会有恻隐之心的,一直到女孩的两只棉袜都从她的脚尖滑落,老大才让她暂时可以喘口气,不过要知道,老大这也是在给她“热脚”啊!
丫头,脚丫儿不要乱动哦!!!……


老六这家伙,平常我们都叫他是“鬼子六”,因为他是最具有心计的人,当然,这次我肯定这里面的坏主意也少不了他的!他最喜欢的方法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搔女孩子的脚心,和老大一样,只是老大更加沉稳一些,而且更让女孩儿觉得恐怖一些,因为他的脸怎么看怎么象尸体(让他看到我死定了!)。现在,是老大和老六发挥的时候了,因为只要二狗一上手,一般情况下,女孩儿的丫丫都会变得惨不忍睹了!他是虐足高手!  
  我看了一下那个女孩子,显然是吓坏了,在暂时停止狂笑后开始嘤嘤的哭起来。脸蛋儿变得红红的,很是好看,我忽然有些同情这个丫头了,可是没辙 ,轮不到我说话的。我还没有想完这些 ,老六已经上手了。我一向认为心急的人成不了大事,这就是为什么他排在我后面的原因!又是他喜欢的动作:用手量女孩子丫丫的大小,这次没有隔着小靴子 ,是光脚丫儿哦!那女孩子看这种架势,又开始挣扎和求饶,我很奇怪,他还没有开始给你上刑, 你就求饶了?丫头,你太不了解他了。老六最让人讨厌的地方就是一边比画一边还要叫唤:“兄弟们,这个小妞儿的脚丫儿还真就是极品啊!36码的,不信看看她的靴子。”女孩儿听到老六这样品评自己的脚丫儿 ,羞得脸儿更红了。她开始问我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你们……你们变态!”一听“变态”,二狗来精神了,开始吓唬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宝贝儿,算你说对了,我们就是变态 ,一会儿还有有更变态的呢!哈哈哈 ……”说着用他的狗眼在女孩儿的脚丫儿上游走。“再乱说就把你的袜子塞到你嘴里去”老六也开始帮腔,那小丫头很显然是吓坏了,或许女孩儿都有些什么“洁癖”吧,很害怕我们所谓的“袜刑”。其实她不知道,她的卡通少女袜正含在我的嘴里 ,老六想要我都不会给呢!
  老六开始给这丫头上刑了,当然还有老大。老六的手指甲留得特别长,别人以为是装酷,真正的用途只有我们清楚。他的指甲已经在女孩儿的脚心上有游走了,“啊!我的左脚!不要!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不要啊……”老六的手上工夫可以把任何一个女孩的嫩脚丫儿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个这么怕痒的姑娘当然更有一番罪受了。女孩的左脚在二狗的手中丝毫不得动弹,只能忍受老六在脚底给她的刺激。只能狂笑不已。这时,老大要上手了,负责抓这小女孩儿的右脚的就是我了。我们老大喜欢用一些工具来折磨姑娘们的丫丫,当年我们摁着一个MM,老大楞是用一个硬币挠遍了那丫头的脚丫儿,让她笑得昏死了过去。今天不知道会有什么新花样呢。只见老大拿起了一直铅笔,就是我们在考试的时候用的那种2B的木质铅笔,笔尖刚削好 ,尖尖的:“老五,握好她的右脚,我可不想把这么嫩的脚底戳破了。”是啊,这双嫩丫丫确实是极品级的,两只脚底板没有一点的粗皮 ,更不要说茧子了,我怀疑这女孩到底有没有走过路。既然大哥说了,我照做就是,双手紧紧的固定住了姑娘的右脚。那女孩在忍受来自左脚的折磨时并没有精力顾及自己的右脚,可是当我抓她右脚的时候,她的嫩丫丫下意识的乱动,五个白白嫩嫩、象虾仁一样的脚指头努力的向脚心的方向收缩。有过多次为女孩“捏脚”经验的我当然知道怎么应付,我用舌尖撩了一下她的脚心,那些嫩脚趾自然前后摆动以减轻痛苦,当她们放松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收不紧了,我的手是干什么吃的?
  这丫头还在被老六的手指在左脚脚心、脚掌、脚趾缝里搔痒的时候;还在狂笑、尖叫的时候;当老大手里的铅笔尖碰到女孩右脚的脚心的时候,当她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惨叫的时候;我知道,好戏还在后面呢。

我一向是很佩服老大的,因为他的创意我总是想不到。他现在居然要用一根削尖的铅笔来折磨这个小丫头。当笔尖碰到那丫头右脚的脚心时,我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其中有一小部分来自老六,当然大部分“功劳”来自大哥了。两只脚都被残酷的搔痒,那姑娘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她不停的尖叫,呼喊,可惜这里只有我们。“不要……不……啊哈哈哈……不……不……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啊~~~……”两只饱受折磨的小嫩脚丫儿拼命的挣扎想要摆脱折磨,可是她们被牢牢的掌握在我和二狗的手中,丝毫也不会减轻来自脚底的痛苦。老大的笔尖在女孩的脚底不停的游走,时而在脚心,时而在脚掌,有时还会伸进她的脚趾缝去搔弄那里的嫩肉,我想女孩的脚趾缝或许比她们的脚心儿还要怕痒呢!女孩儿挣扎的力气小下去了,一个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呢?这个时候,老六要换手法了。
  只见他拿出一只毛笔,说着:“宝贝儿,我也来只笔,换着玩。”老大用铅笔去折磨女孩的左脚,老六拿着毛笔走到了她右脚前,我看到了那丫头惊恐和绝望的目光,一句“不要”还没有说出口,新的折磨又开始了……老六也把注意力转到了女孩儿的脚趾缝,把毛笔的毛尖插进女孩的脚趾缝,开始慢慢的推拉,那女孩一定感觉快要死掉了!“不……哈哈哈哈……不要……我的脚趾……啊哈哈……啊……救……不要……哈哈哈……”女孩的惨叫和哀求从来都只能让我们更加的兴奋,我忍不了了,我也要上!
  我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刑具:羽毛!换老六来为这丫头“捏脚”了,老六可比我狠,把女孩的五个嫩嫩的脚指头用力的向后掰,女孩子疼坏了,不过只有这样,她们白嫩的脚心才会更加的敏感啊!哈哈……我先仔细端详了她的脚底,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她的脚底变成了稍深一点的红色,不象刚开始的粉红色了,脚心还是那么白嫩可爱,再加上因为紧张和痛苦使她出的一点脚汗,整只脚丫儿显得更加的可爱了。这么美丽的尤物我怎么能放弃?可是,当我准备把羽毛伸向她开爱的脚底时,大哥叫我们停下!(混蛋!可恶!)
  大哥要干什么??气死我了!“不要着急,这么一个小美人儿,这么一双嫩脚丫儿,我们要慢慢的玩,让她也歇会儿吧!给她穿上袜子,小嫩脚儿别冻坏了……”我为那女孩儿穿上了她的卡通棉袜,她充满感激的看看我,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里溱满了惊恐和痛苦的泪水。她很害怕,在我们放开她的小脚丫儿,为她穿袜袜的时候,象蚕宝宝一样的脚指头还努力的向脚心收缩着,象搔她脚心时一样……那双同样迷人的白色小皮靴当然是不能为她穿上的,二狗正把他的狗鼻子埋在她的靴子里用力的呼吸呢!从她身上搜出的学生证上看,她叫沈晓颖,是江苏苏州的MM,哈哈,难怪脚丫儿那么的迷人哦!!……
  我们把她丢在“刑床”上,来到了隔壁的房间,NND,戴在头上的二狗用他老婆的黑色***做的头套终于可以暂时摘下来了,老子快憋死了!“大哥,为什么要停下来?”我问。“笨蛋!你想让她笑死啊?时间长了她会窒息的!亏你还是学医的!靠!”大哥总是喜欢骂我。老六又开始说话了:“我们接着干什么?”“喝酒!老五别喝,凌晨还得开车把她送回去呢!”“今晚?时间也太短了吧?”我就知道二狗根本不过瘾。“一会儿你再虐足吧,先让我们玩爽了,一会儿全是你的!”大哥还挺照顾他。“大哥,差不多了以后咱们玩什么啊?”我还是不甘心,只见老大从床下面拿出了一卷透明胶,就是我们平常用的那种宽的透明胶带……
  啊,丫头啊,我们老大要给你用新花样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丫丫准备好了么?

趁着他们还在喝酒的当子,我又溜回了“刑房”,去看看这个小丫头怎么样了?她很虚弱的样子,头垂在胸前,呼吸难得的均匀,性感的一双圆润的乳房一起一伏,那双诱人的嫩脚丫儿也显得很无力。她似乎是睡着了,我把鼻子凑到她脚丫儿下面嗅了好一阵子才觉得她的丫丫有些挣扎的样子,只可惜,这可怜的丫头被绳子紧紧的捆在老虎凳上,脚跟下面还垫着一块砖头,稍微的一点挣扎也会使她觉得很痛苦的。我帮她取掉了脚下的砖,让她可以稍稍舒服一些。我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她感激有惊恐的大眼睛。我没有理会她,用双手隔着她的棉袜轻轻抚摩着她这双柔若无骨的嫩脚丫儿,这次她的脚没有收紧,或许是她明白我不会伤害她,不会让她痛苦;也可能是因为她太累了。
  她的小嘴巴张了一下,我给她喝了一点水,她还是那种感激有惊恐的眼神。在我重新开始抚摩她的脚底的时候,她说话了,声音颤抖着:“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们的吧?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折磨我?我的脚……我的脚好痛苦……她们很怕痒,可是你们……你们………你们喜欢挠女孩子的脚心?”我终于点了点头,“可是为什么选择我?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脚最怕痒?你们知道么?女孩子的脚最怕痒啊!你们折磨我的时候,我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为什么要折磨女孩子的脚,为什么要挠我的脚心?太痛苦了!”说着,她又开始轻轻的哭了起来,或许是为了自己遭受的折磨,也或许是太害怕了!突然,她问我:“你有妹妹么?你们也会用这种方法折磨你们的妹妹么?”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门外有了响动,大哥他们喝完酒了!
  “不是吧五哥,趁我们喝酒,你来和这妮子说情话啊!”那女孩子看到他们进来,美丽的脸上又多了一分的绝望,她知道,新一轮的折磨又要开始了……
  砖头又垫在了她的脚跟下面,白色的小棉袜又被扒下,这次大哥要用他手里的胶带怎么折磨这丫头的脚丫儿呢?老六用手量量姑娘脚丫儿的宽度,再量量胶带,显得很是兴奋:“大哥,这个咱以前还真没有玩过呢。”那女孩又开始努力的收着自己的嫩脚趾,她还不知道我们为女孩儿“捏脚”的工夫么?老大一个眼神,我们上手,她的脚底再次被展开,依旧是白嫩的脚心。老大和老六开始把胶带粘在女孩儿的脚底,宽度正好合适,紧紧的,紧紧的粘在女孩儿肉红色的脚底,连脚指头也不放过。等粘好,我们放开她的丫丫,两只小嫩脚儿开始扭动,试图挣脱掉脚底的胶带,可是那怎么可能呢?哈哈……透过透明的胶带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脚底的纹路,再加上她脚丫儿性感的扭动,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老六用手指轻轻挠挠她的脚心,这次她的挣扎不是太明显,毕竟有胶带的“保护”嘛!这个样子不好玩呐,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老大才开始真正给这丫头用刑呢。只见他捏起女孩左脚跟下面残留的胶带,用力的飞快的把它撕了下来!“啊~~~~~”女孩儿痛得尖叫一声,因为胶带粘得很紧,所以这姑娘脚底的感受自然是可想而知了。“啊!你们……你们……流氓……”痛苦已经迫使这么文静的女孩骂人了!“小妞儿,你说对了,我们就是流氓!我们还是人渣!哈哈……”老六总是这样无耻。“小妮子,是不是想尝尝你自己的袜子?!”二狗又开始吓唬人了,我说了不给的嘛!正当那女孩子还在为第一条胶带的撕掉带来得痛楚心悸的时候,她又脚底的胶带又被老六飞快的撕掉了!……“好痛啊!不要……好痛!不要,不要……”来不及她的哀求,又有新的胶带开始粘向了她的脚底…“不要!不……啊~~……不……啊~~~~不要……不……不……啊!痛死我了!……不要啊!!……你们挠我脚心吧!好痛啊!!不要!……我的脚底!……啊……我的脚趾……啊……啊……不……啊……”我们把这个游戏玩的很上瘾,全然不顾这个叫晓颖的女孩子的哀求与惨叫。那双脚丫的脚底一点点的显得更加的红润了,因为脚底的表皮被一点点的剥去了嘛,这个时候女孩子的脚丫儿是最敏感的!在胶带快要用玩的时候,老六还不忘剪出一些窄的条条光顾一下娇嫩之极的脚趾缝儿,到最后,那女孩痛苦得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两只丫丫的脚底都变成了嫩红色,我迫不及待的用舌头去舔她的脚心,她象触电一样的大叫,脚丫儿乱踢,脚趾头毫不客气的撞在我的鼻子上!鼻血一下子出来了,又免不了被他们取笑!
  还是老六最坏:“丫头,你居然敢把我五哥的鼻子踹破了,看来要好好的惩罚一下你了!”刚刚忍受了剥脚底表皮折磨的女孩子,连看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垂着头,等待折磨的来临。我知道,这个时候她的脚底敏感的要死,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又痒又痛,痛苦之极!还不等大哥发话,二狗已经掏出了一条很精致的银色的钢链子,那是他绑他老婆的脚趾是最喜欢用的东西,我知道这女孩的脚趾要吃大苦头了!捏紧她的脚掌,将两个大脚趾并在一起,二狗的钢链子在女孩儿的脚趾跟部紧紧的系下去了,我看到那链子深深的勒进了女孩脚趾的嫩肉里!
  老六和老大的手里各拿着一把小牙刷,二狗拿着一把猪鬃刷子,一起慢慢地走向了女孩儿那已经十分敏感的脚底……
  沈晓颖,老五我是救不了你,救不了你的嫩丫丫了……
 他们三个手里拿着各样的刷子,慢慢的走向那丫头,走向她嫩嫩的脚底,立刻女孩儿又开始了近乎疯狂的笑还有挣扎与哀求。看了几乎是半个夜晚的搔脚心酷刑,我几乎在同情这个不幸的女孩儿了。三把刷子不停的在她敏感的脚底搔着痒,因为刷子的作用是一个面,所以女孩的脚丫儿的挣扎几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脚底的痛苦丝毫也不能减轻啊!看着可爱的女孩痛苦的惨笑、挣扎、尖叫、求饶,我的心一下子很难受。尤其是看到她的两只脚趾被二狗的钢链紧紧的绑在一起,想分开两只脚丫儿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心里难受极了!这时,我的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停下!快停下!”我大喊。二狗把手中的猪鬃刷子给我:“你来,接着玩吧,这小妮子的丫丫真是极品呢,这么漂亮还这么怕痒!”我没有接他的刷子:“都停了!我听着她的呼吸有些问题了,要是在玩下去,或许要出事了!”所有人只有我是学医的,他们不信都不行。只好停手,那个叫做沈晓颖的丫头显然是吓了一跳,也或许是刚才太痛苦了,所以又哭了起来。小妮子,你知不知道,你五哥我是骗着兄弟来救你呢?还哭?!气死我了!这个时候,又一件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大哥给二狗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我明白,“既然再搔痒她会受不了,那么下面你来虐足吧!那是你最喜欢的哦!”我的心又凉下去了,不知道是帮了这个女孩还是害了她,我又想起了二狗拿给我看的那片女孩子的脚趾甲!我打了一个寒战……
  不过,二狗毕竟是和我从小长大的,似乎看明白了我的心思,看看表又看看我,对那个女孩儿说了这么一番话,手里还把玩着我给他弄的专门用来扎女孩儿脚心的三棱放血针:“小妮子,知道我要干什么吗?知道我喜欢干什么吗?我要用这根针扎进你的脚心!你这么娇嫩的脚丫儿肯定没有受过这个的吧?呵呵,别急还有,你的脚趾肚里的嫩肉和脚趾尖我也会照顾的,还有一个还有……你别哭嘛,不会痛死人的!……什么夹脚指头了,用蜡烛烧你们的脚心了我早就玩腻了!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剥下你们漂亮女孩的脚趾甲,呵呵……就用针慢慢的插进你的脚趾甲缝里,在慢慢的用力,把你的脚趾甲剥下来,我看看你的……哦,很漂亮的那种哦!呵呵……冬天你还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啊?看来你很爱惜自己的脚丫儿的吗?哈哈哈哈哈……”我相信,任何一个女孩如果被绑着再听到二狗的这番话,一定吓的快要晕过去的!这个丫头自然也不例外,经过了以前的折磨,自然是更加的憔悴!我见她的小脸儿变的煞白,看来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不过,让我佩服,她还能说话:“你……你们……你们变态!!”让她说着了,二狗还就是我见过的最变态的一个,原先用老虎钳子一个一个的夹一个女孩的脚指头的时候还是我在为她“捏脚”呢!二狗又开腔了:“小妮子,这不算变态,变态的我今天要对你用!来,宝贝儿试试这个!”说着,他从我们喝酒的屋子里的那个火盆里抽出了一根早已烧得通红的自行车辐条,老大和老六也带好了耐火的手套,准备给她“捏脚”了。“宝贝儿,把这个烙在你的脚趾缝的嫩肉上你会不会哭啊?”二狗不是这么狠的吧?可是这确实是他说的!“不……不……不要……不!救命!……救命啊!救命……不要……”女孩儿开始尽全力的呼救和哀求,我还没有来得及制止他们,行刑似乎已经开始了!我没有看清楚,不过那个丫头一定看到了烧红的辐条一点点的靠近她那已经被扒开的脚趾缝,还会感觉到它散发出的热气!突然,那女孩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他们居然对这么柔弱可爱的女孩用这么残酷的虐足刑?!我冲上去,推开他们,关切的看着哪个女孩的脚尖的部位,发现她的脚趾缝被扒开,二狗手里的辐条在距她脚趾不到半厘米的地方停住了!仁慈的主啊!!!她的脚趾还是完好无损啊!仁慈的主,我赞美你!
  “哈哈哈哈!老五,你心疼她,我们当然也不会想要她残废啊!放心吧!你给她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一会儿她会醒的,吓晕了!这个宝贝儿啊!哈哈哈……”大哥说着,他们又要去隔壁喝酒了!二狗提醒我:“老五,快点给她整理一下,一会儿还得连夜送她回去呢!”……
  他们都出去了,我为这个可怜的女孩松了绑,检查了一下她的体征,没有什么危险,很稳定的。把她报到屋子里的软垫子上,看着象睡着了一样的美丽女孩,我的心跳有些加速,这时我又注意到了她那双诱人嫩丫丫……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