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一双短袜带来的灾难

向下

一双短袜带来的灾难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5-26, 19:05

一、新船袜
婷是一个高三学生,个子稍有些矮,只有1米60,但这并不妨碍她外表的美丽。五官构架应当用精确来形容,柔顺的头发在后面扎成小辫,体态匀称,丰满又不显臃肿。双胸轮廓分明,腰非常细,臀部突出,使她的曲线美体现到了极致。这样的女孩,即十分可爱,又亭亭玉立,谁看了都会有几分心动。
这天,婷像往常一样去上学。由于已经是高三学生,又面临高考的压力,学校对服装要求便不那么严格,规定学生可以穿便装,但要符合学生身份。今天有一星期仅一节的体育课,婷穿了一件圆领粉色纯棉T-shirt,一条米黄色七分裤,一双NIKE运动鞋。这身打扮是她最喜欢的运动青春款。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她今天穿的袜子。婷有几双短到脚踝的棉船袜,也有几双稍长一点的。恰巧今天那几双短的都洗了,而本来就穿的是七分裤,要是再穿长点的袜子就太难看了,要是光脚又实在不舒服。正当她犯愁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买过很短的袜子,自己还从未穿过。“就穿它吧!”她瞬间做出了决定。这双袜子很短,纯棉的材质,短到脚踝以下,脚背上的部分也很短,将将盖住脚面。袜子颜色很浅,像是白又微微带点浅黄的成分,袜口有一圈天蓝色的边,,脚背的那一面有些花格子纹和细网眼,整只袜子上还有些金色的五角星作为点缀。袜子不薄不厚,既不像毛巾袜会热的捂脚,也不会因太薄而有摩擦过度的感觉。袜口很松弛,没有很紧的弹力箍,这样可以保证脚腕处不会被勒出一道印来。婷摸着自己的新袜子,是那样柔软,连她自己都太喜欢这袜子了,心中即庆幸自己突然想起它,又后悔没有早些时候就穿上它。
然而出门没多久,婷就明显感觉出这双完美的袜子有个很不好的地方。婷家离学校不远,每天都是骑车上学。从学校存车处往教室走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今天这双袜子似乎很容易往下掉。袜子本来就非常短,不到脚踝,穿上刚过脚后跟一点,在鞋中不将目光投进去几乎看不到。袜子虽短,但并不是很小,没有通过很强的弹力包住脚,而只是轻轻地“挂”在了脚上。而且袜口又松,并且她发现这袜子与脚接触的一面非常光滑,与脚之间的摩擦力很小,远小于袜子跟鞋之间的摩擦力,加上鞋带又系的有些松,因此每走一步鞋都会与袜子之间有相对滑动,还没走到班里,婷感觉袜口已经掉到脚跟的位置了。因此她刻意板了板脚步,使之间的滑动减到最小。但这样还是不行,刚到班门口,她就感觉袜口已经滑过脚跟了,正在往脚心处运动。她心里突然一紧,马上把书包放到座位上,便飞快地跑出班,又上了两层楼,到了个没人的地方,要整理下自己的袜子。在她把鞋脱掉时,发现双脚上的袜子都已滑落下来,袜口到了脚心的位置。她把袜子又都重新提了上来,小心翼翼地把鞋穿好,又把鞋带紧了紧,心想这回紧过了鞋带,鞋袜之间便不会再有相对滑动,袜子也就不会再掉了。整理完毕,婷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教室,并且这一路上那双袜子也确实没再掉。她本以为这双袜子经过整理之后便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谁知这才是她磨难的开始……


二、体育课的磨难

开始上课后,婷便把注意力又集中到了书本上,早把自己穿的什么袜子忘得一干二净。就这样,到了第三节体育课,婷与其他同学一起有说有笑地到了操场。今天体育课上的任务是体育会考模拟中的最后一个项目——800米跑。婷平时很爱运动,因此这个项目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今天不同了。起跑时,她还与往常一样地跑着,但突然感觉到那双短袜还是不对劲。跑步与走路毕竟有很大差别,尽管她系紧了鞋带,但这又有多大作用呢?是啊,那双袜子的里面确实太滑了,比棉袜里套了双丝 袜的感觉还滑得多,而且袜子也确实太松了,不能勒住脚。婷能够觉出那双袜子的袜口已经快滑到脚跟的位置了,便不自主地板直了脚,步伐也随之放慢下来。速度一慢,便有不少同学超过了她。她的心里非常挣扎,提速,袜子就很有可能会掉下去;若还是这样慢,成绩又太说不过去了。思前想后,她觉得袜子掉了还可以再整理,但成绩却不会更改了。于是,她把速度又提了上去。没多久,不出她所料,那双袜子先是滑到脚跟,然后接着一点点往下掉,袜口正在向脚心处滑动,她感觉出自己脚跟处的鲜嫩的皮肤正在与那双NIKE鞋不停地摩擦着。“天啊!这讨厌的袜子!难受死了!”她心里默念道。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2楼
3分多钟,800米的距离就完成了。婷看了下自己的成绩,尽管中间因为袜子的问题稍慢了些,但成绩还是说得过去的。之后婷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再次整理袜子,袜口已经滑到了脚心,整只袜子都皱在半个脚掌的空间内,而脚的后半截又在不停地与鞋发生着摩擦,这难受的滋味可想而知。由于学校里规定没有特殊事情不准上体育课的同学离开操场(这也是防止不爱运动的同学借此偷懒),婷要想整理袜子也只能在操场上了。婷慢慢地走到跑道边上,看看四周,并没有人在注意她,她本想把鞋脱下,但又难为情怕别人发现她今天的袜子有问题,便蹲下身,将手使劲往鞋里伸,想把袜子直接提上来。不幸的是,袜子实在往下滑得太深了,她无论再怎么使劲伸也只能碰到袜子边,而无法将其提上来。“该死!居然够不到!”她忿忿道。这节课剩下的时间,她只能一人坐在旁边,一分一秒地等待时间过去。“本来一星期就这一节体育课了,却还被这总会往下掉的袜子毁了!”她暗想。


三、课间操的磨难

下了第三节课是全校课间操时间,婷飞快地往教学楼跑,可是大批的学生都在从楼上往楼下走,她要想再上到楼顶就不那么容易了。体育课与课间操之间只有十分钟的间隔,婷到了楼顶已经用了一大半工夫。一到楼顶,她急忙去解右脚的鞋带,可能是由于太过着急,鞋带竟然被弄成了死扣!她本来就是一路奔到楼顶,再加上遇到鞋带解不开,额头顿时汗如雨下。又过了半分钟,鞋带终于解开了,她飞速地脱掉右脚的鞋子,都没看袜子的位置,就一把将袜子拽了上来,又将鞋带系好。同样,她之后又解开左脚的鞋带,脱掉鞋子,一把将左脚上堆在半个脚掌的袜子拉了上来,又系好左脚的鞋带。她此时没有注意到,在体育课跑步的过程中,袜子不但掉了下去,而且由于在鞋中的揉搓,还产生了翻转,因此此时袜跟的位置已经不是朝下,而是偏向两侧。婷由于太着急,根本没注意到这些,所以提上来的袜子是歪的,每只脚的袜跟都在脚跟外侧,再加上袜子极短,脚跟内侧已经几乎没有袜子覆盖了,这种袜子穿歪时比正常时更加容易往下掉。婷看看表,只有两分钟了,可她还是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操场走去,生怕它再从脚跟处滑落。谁知这始崆揩偏碰上了班主任,班主任见面就开口了:“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抓紧呀?快点跑步过去!”婷虽然极不愿意这样,但是这毕竟是老师的命令,不听是不行的。于是她一路小跑就到了操场。那双袜子似乎非常不听话,只要有任何快速的动作就都会立刻直接滑落。在向操场跑去的过程中,那双极短的袜子又一次掉了……
婷快要崩溃了。尽管自己以前穿船袜也有往下掉的时候,但整理下注意点就基本没什么事了。这次不同,无论她怎么注意,整理多少次,这袜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往下掉,婷的后脚跟在持续地与鞋发生着摩擦,她平时从不光脚,脚上的皮肤非常细腻,怎么能受得了这种摩擦呢?而袜子在鞋里又形成了无数的皱褶,硌得双脚极其难受。


四、物理考试的磨难

课间操终于结束了。按照学校的规定,高三年级最后一个退场,婷在那里等得心急如焚。终于可以走了,但前面的大股人流使她的前进非常缓慢。她看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便加快了脚步,匆匆挤过人群。正要往楼顶跑时,突然又撞上了她的物理老师。婷虽是女孩,但是名理科生,学习成绩非常好,尤其是物理,经常考满分。物理老师见面就跟她说:“赶紧进班吧,这节课考试!”婷一听这话心又凉了一半,灰溜溜地就进了班。班里她的座位是第一排,要想在座位上整理袜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她动了动鞋里的脚,感觉还是非常难受。“等考试结束后就赶紧上楼去整理下!”她心里想到。
以往考试,婷总是很快就做完题,正确率还极高。今天的题似乎比以往都难,婷做得有些吃力。再加上脚部的不适,就使她的心神更加不安宁。心越乱,考试的状态也就越差,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眼看考试时间快要结束,婷却还有好几道题没有做呢,她的头上又滴下了豆大的汗珠。考试时间到了,但老师看同学们做的都很不理想,便又延长了一个课间十分钟。婷此时正在专心琢磨题的事,暂时忘却了袜子还没有整理。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婷的卷子上依然空着两道题。这种情况婷还从未遇见过。刚一收卷,语文老师便踏入教室开始讲课,此时婷又想起袜子的问题,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再忍一节课了。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3楼


五、午休时的磨难

第五节课一下,就是中午休息时间了。婷飞快地跑上楼顶,没有用手解鞋带,而是直接用双脚互蹭,将两只鞋蹭掉了。在她把脚从鞋里抽出的一刹那,她发现由于这一摩擦这双极短的袜子居然完全从脚上滑落了,留在了鞋中,自己抽出的居然是粉嫩的光脚丫!她把袜子从鞋里拿出,并没有重新穿好,而是光脚直接蹬上鞋,把两只袜子揣进裤兜里!在她下楼的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双脚的皮肤真是太嫩了,经不起一点的摩擦。没走几步,皮肤就磨得不行了。于是她又上楼,把袜子重新穿好,这才又下楼。
中午的休息时间,物理老师正在批改刚才考试的卷子。当改到婷那里时,老师的眉头不自主地皱了起来。她认为就算题有些难,婷也不至于只考六十多分,于是决定找婷谈一次话。婷的班在四楼,物理办公室在一楼,一上一下的路程内,婷的袜子居然又掉了两回!她感觉经过半天的穿着,原本就很松的袜子似乎变得更加松松垮垮,轻轻一蹭就能掉下去。袜子刚一掉,婷不等它往鞋里继续运动,便蹲下把手伸进鞋里将其提上来。楼梯上的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她,她自己也很尴尬,脸上一阵红热。但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把袜子提上来要紧!


六、晚自习的磨难与结仇

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都还好,婷尽量不走路,袜子也就不会掉了。之间只是一次走路不小心,袜子又掉了一回。晚自习前的休息有一个小时,婷去厕所的路上,意外又发生了。正当她小心翼翼走在楼道里时,突然有两个追跑打闹的男生从她身边过去,一个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另一个竟干脆把她鞋给踩掉了!对于今天婷的袜子来说,鞋不掉袜子自己还会往下掉,鞋若被踩掉了,袜子是不可能不掉下去的。婷的袜子又滑下了脚跟,她心里也开始咒骂起那两个男生了。咒骂也无济于事,婷只得又奔到楼顶。这一路上,另一只脚的袜子也掉了。这是她今天袜子第七次掉下去了!她真的要疯了。为了方便,婷又通过双脚互蹭的办法脱鞋。谁知就在鞋要脱掉的一瞬间,她猛地感觉到有人也朝楼顶奔来。匆忙之间,她下意识地又把鞋穿了回去。由于这一脱一穿,本来刚滑过脚跟的袜子又堆在了脚掌的前半截——袜口滑到了脚心处。婷正要无功而返时,发现正往上冲的人竟还是那两个男生,他们似乎要“PK”了。那两个人先是弄掉了婷的袜子,又妨碍了她整理袜子,而且还把情况弄得更糟,婷的怨气顿时冲上了头。但又能怎么样呢?婷狠狠地等了他们一眼,便还是下了楼。
婷本想等他们下来后自己再上去,结果那两个人却迟迟没用有动静。婷实在太难受了,便悄悄地上了楼,发现那两个男生正在悠闲地抽着烟。学校里不许抽烟,婷心里一动,心想“这两个人也太嚣张了,我得教训教训他们!”婷本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但今天情况特殊,她被那双袜子折磨得实在受不了了,那两个人还偏偏火上浇油,便也破了回例,向老师打了小报告。
很快,老师逮住了那两个学生。按照规定,这两人应受到警告处分。两人先是挨了一通狠批,之后又各领了个处分。两人心里很纳闷,有谁会看见他们抽烟呢?其中一个说:“估计是之前那女生,只有她在上面!”两人于是又上到了楼顶,准备来个“守株待兔”,看看他们的猜测是否准确。很快,两人等到了想去整理袜子的婷。婷见了那两个人大吃一惊,那两人的目光很是吓人,瞪得婷旨崆筐美女皮疙瘩。那两人一声没坑便下了楼,婷心想:坏了,那两人好像知道是我报的告了!但她觉得那两人毕竟也违反了校规,受处分也是应当的,况且他们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于是想想又没事了,当务之急还是把袜子整理好。
之后的晚自习,婷一开始还是自己做练习册,后来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便停下了笔。她慢慢地回想这一天,先是由于船袜都洗了而穿了双新的棉船袜,接着是这双新袜子看着很漂亮,也很柔软,但就是总会往下掉。然后是体育课跑掉了袜子,匆忙中也没整理好,还偏偏又碰到班主任,导致又掉了,再想整理又碰到物理老师,不得不忍受着痛苦考了试。之后由于考试不好被叫到办公室,袜子又掉了两回。再之后是被两个男生踩掉了鞋,袜子又掉了,还无意中发现那两人抽烟。自己一始崆盔愤打了小报告,却又被那两人发现打小报告的人是自己。这一天真是太倒霉了,所有的事都那么不凑巧,又好像是串起来的,一环扣一环,境况越来越糟。她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就是感觉不对劲,似乎这一切是安排好似的。她看看表,马上放学的时间就要到了,心想到了家里,就什么都解脱了,也不用再受这袜子的气了。平心而论,这双袜子如果不往下掉的话还是很舒服的。她觉得如果是穿拖鞋再穿这双袜子,袜子也不会掉,因此她回家也不准备把这袜子脱掉,只想赶紧换了鞋就行了。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4楼


七、噩运降临

晚上七点半,一天的学校生活终于结束了。婷也终于能舒口气了。她小心翼翼地走向车库去取自行车,却发现那两个男生一直在后面跟着她。她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同时加快了脚步,后来干脆改成了小跑。这一跑不要紧,双脚的袜子又都掉了。但她此时想不了那么多了,家离学校不远,也就是十分钟的路,忍一忍怎么也过来了,反正上午两个多小时都忍过去了。于是她没有停下整理袜子,而是开了车锁直接就走了。
婷的车是辆捷安特山地车,性能很好。她飞快地蹬着,同时不时地往后面看,发现已经没有了那两人的踪影。婷舒了一口气,放慢了蹬车的频率。很快,婷已经到了家楼下。家里没有人,父母都出了差,回家了就是自己的天地了。“回家先把鞋脱了,把袜子整理好!”她甚至有些激动地念到。正当她感到噩运即将结束时,突然身后又出现了两个黑影。原来那两人一直在跟着她,只是隐蔽得很好,她一直没有发觉。婷还没反应过来,那两人就用一块布捂住了自己的脸,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原来那两人在学校里就想好一定要跟婷算这笔帐,事先偷偷进入化学实验室,弄了点乙醚出来。那两人得手后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便向远方离去……


八、讯问

婷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一所房子里了。这房子是其中一个男同学的家,家里只有他们三人。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却意识到情况似乎非常糟糕,因为她感到自己四肢都被固定住了,无法动弹,嘴里也被塞上了东西,无法出声。婷被绑在一张大床上,四肢分别固定在四个角,呈“大”字形仰面朝上。嘴里的东西是一个圆球,那是个口塞,带子系在脑后。口塞让她感觉很不好受,因为嘴始终是张着的,连唾液也不能下咽。自己的衣服没有被动过,鞋袜也还在,袜口依然是滑到脚心处。
正当她紧张、疑惑的时候,那两个人出来了,脸上都戴着面具。婷惊恐地问:“你们是谁?要干什么?无冤无仇为什么把我绑在这?〖崆夸中一人冷冷地答到:“那无冤无仇你干吗向老师打我们的小报告呢?”婷一听全明白了,这是那两个人的报复。那人接着问:“你干吗老往楼顶跑?你究竟想干什么?”与此同时,婷嘴里的口塞终于被取出来了。婷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怎么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老往楼顶跑是为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整理袜子呢?婷一时哑口无言。另一个人的脸此时凑近了婷,凶神恶煞地说:“看你这么可爱动人的摸样,可不想受点什么苦吧?说!”可婷实在是说不出口,便找借口,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也是无心看到的…你们…你们耽误了我的事……”那两人一听就火了:“什么?!你告我们的状是我们坏了你的事?你胡说什么呢?”说完便给了婷一巴掌。
这一巴掌有点重,婷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呜呜……”
“还哭?说!我们怎么你了?!”
到了这个份上,婷的心理已经崩溃了。她还从未遇到过这种场面,她现在一心只想早点解脱。
“说不说呀?还想再挨一下?”说罢抬手又要打。
“呜呜……我说……我说……袜子……呜呜……”婷抽泣地回答道。此时的她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不好意思了,带着一丝羞耻感,她终于说了出来。
“袜子?”那两人心里也是一愣:“什么袜子?说!”
婷的脸红得像苹果一般:“呜呜……我的袜子……”
“你的袜子?”那两人同时将目光移到了婷的脚上。由于婷的袜子已掉到了脚心,那两人自然看不到婷的袜子。“你根本没穿袜子,说什么那?”
“我穿了……”
“那在哪呢?我怎么看不到?!想糊弄我们是吧?”
婷实在不愿再往下说了,因为她觉得这实在太难为情了。但眼前的场面不说又是不行的,于是她的羞耻感又一次加剧,眼泪也泉水般地涌出:“呜呜……我真的穿了啊……它掉下去了呀……”
“哦?掉了拉上来不就行了吗?接着说!”
“呜呜……我今天的袜子特别不好……又短又松……总会往下掉的呀……你们把我的鞋踩掉了,袜子也掉了……之后…你们在那里抽烟我就不能脱鞋提袜子了呀……我今天一共跑到楼顶提了七回袜子啊……难受死我了啊……现在是第八次掉了啊……呜呜呜呜……”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5楼
那两人将婷的鞋带解开,慢慢脱下她的鞋,发现果然有一双非常短的棉袜堆在前半个脚掌,上面有很多皱纹。“呦!还真是掉了啊!想不到美女的袜子能够穿成这样,真有意思啊!”婷只觉得脸在发烧,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那两人显然不会对这样的借口感到满意,背个处分岂是一句“袜子掉了”就能解释得了的?他们仍然认为婷干的事是不可饶恕的,必须让她长教训才行。于是其中一人开口了:“但这也太简单了吧?我们就为这个倒霉?”
“对不起……是我一时太急了,我太难受了……真的对不起……”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必须得让你长点记性!”另一人说。
“啊……你们要干什么?我真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这袜子会这样……”
“别说啦!惩罚你是别想逃了!”
“我给你们钱行吗?”婷哀求道。
“你看看这房子,我们像缺钱的人吗?钱能销掉处分吗?总之你别有任何幻想了,敢做就要敢当!”
婷绝望了。她紧紧地闭上了眼……


九、无止境的折磨(一)

一个人看着婷那双袜子的现状,说道:“先做件好事,帮你把袜子穿好!”听到这话,婷甚至露出了感激的神色。那人把手伸到袜口,轻轻地向下一拉,袜子便又穿好了。“这女生的袜子还真漂亮!”那人心想。不过,在他给婷穿好袜子的时候,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了婷的嫩脚心,随之产生的是婷身体的一次剧烈的颤动。婷的脚永远是包裹在鞋袜之中的,粉嫩细腻至极,也敏感至极,刚才不小心轻轻地一碰,她便感觉到一个强烈的刺激。那人看到这一幕似乎想起了什么,便低声对另一人耳语了几句,那人会意地点了点头。
一人对婷不怀好意地说:“刚才你也哭了半天了,想不想笑一笑呀?”婷还没琢磨明白,那人便用食指在脚心处滑了一下,随之而来的又是婷的一次剧烈的抖动。接着又划了几下,婷的身体也又抖了几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我脚上很敏感的,不要再碰了行么?”婷用商量的口气恳求道。“是吗?”那人坏笑了一下,“那你的脚心怕不怕痒啊?”
婷听了这话立马紧张起来,挠她脚心能要她命啊!“求求你们了,别这样好么,真求你们了……”说完婷又哭了起来。
“哭可不好,你还是笑笑吧!”说完,便将手又伸向了婷的脚心。
“不要啊……不要……呜呜……求你们……”
婷还没说完,那人的一只手紧握住婷左脚的脚腕,另一只手的几根手指开始快速在婷的脚心处挠起来。
婷浑身上下如触电了一般,身子玩命地晃动,可是她的四肢被紧紧绑在床的四个角,一点也不能动弹,随之而来的是不止的大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别挠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婷越是求饶,那人挠得就越起劲,不由地又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婷的身体晃动得更厉害了,整个床都在跟着晃。她想把脚往回收,但一点也动不了。她的头在无序地玩命扭动,身体在非常小的活动范围内作最大程度的挣扎,同时极短的袜子中的脚在使劲蜷缩,脚尖用力向下弯,在袜尖处形成了一道道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停下来啊……哈哈……求你们了……哈哈哈哈……”
此时另一个人也开始上了手,在婷的右脚上快速地挠起来。
婷这时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只是在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手指动作的加快,婷脚上的袜子居然被挠掉了,袜口已经滑过了脚跟。“你这袜子还真是爱掉啊,你看,又掉了。这是第九次了吧?”婷顿时感到一阵屈辱,但也还是狂笑不止:“哈哈哈哈……袜子啊……呜哈哈哈……怎么啊……哈哈……还会掉啊……哈哈哈哈……给我穿好啊……哈哈哈哈哈哈……该死的袜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好?那不还得再掉一回嘛?”那人将婷的袜子转了180度,袜子脚跟的部分被转到了脚面,而脚面处只能覆盖半个脚掌长度的那面被转到了脚心那侧。于是这样,婷的袜子还挂在脚上,但脚心处的嫩肉已经露了出来,而在脚背上却起了一堆褶。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6楼
这种穿法使她又感到一阵屈辱,这双袜子对她已经是百般折磨了,如今却还在被别人玩这双袜子。“干吗啊?这是什么穿法?我的袜子啊……给我穿好啊!”婷不满道。
那人没有再理她,同时把另一只脚的袜子也改成了这种穿法。
“呜呜……别动我的袜子啊……”婷又屈辱地哭了。
“哭?那还得让你接着笑啊!”说罢,两人又同时在婷的两个脚心挠起来。这次与之前又不同了,之前毕竟还有一双袜子隔着,这回袜子被转了方向,再挠就是直接接触脚心的嫩肉了。
婷只感觉到更加难以忍受的奇痒从脚底传来,整个人已经快被挠疯了,大笑声中夹杂着零星的求饶声:“啊呜哈哈哈哈哈……放了我吧……啊哈哈哈哈哈……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袜子……哈哈哈哈……穿好再挠……哈哈哈哈哈哈哈……总行吧……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两人根本没有理会婷近乎疯狂般地笑声,还是在不停地挠着。二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停了手,这时间对婷来说好像过了N长,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的婷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凌乱地盖住半个脸,脑袋歪在一边大口喘着气,袜子还是袜跟朝上套在脚的前半截。那两人也挠累了,到别的房间休息去了。
“呜呜……”稍缓过神来的婷马上又哭了,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啊!她感觉自己像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回,而且是这么的屈辱。此时的婷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再也无法挣扎了,要杀要剐,或者再接着被挠,她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心思和力气了,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十、无止境的折磨(二)

过了一会,那两个人又进来了。“你你……你们还要干什么?都惩罚过了吧?”婷惊恐地说道。
“本来我们没想这么惩罚你,这是无意间发现的方法。现在我们知道了,你特怕痒是吧?那就让你痒个够!”
婷又哭了,“不要啊……真的不要啊……我给你们跪下行么……不要啊……”
“跪下?我们可受不起。只要你笑一笑就可以啦!”说罢,那人的手伸向了婷的两个腋窝,开始肆无忌惮地挠起来。
婷浑身上下全是痒痒肉,腋窝也自然经不起挠。婷又一次地陷入了疯狂之中:“哇哈哈哈哈哈……怎么又是这里了啊……哈哈哈哈哈……一样痒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快,另一个人也上来了,他轻轻地掀起了婷的粉色上衣,露出婷极细的腰,十根手指在腰的两侧飞快地挠起来。之后用一根手指又按住腰侧面上一点,用力抖动手指。
婷被这种挠法折磨疯了。四只手在四处同时飞速地挠,在婷感觉似乎是有了千万只手。尽管婷的手脚被绑得很紧,但她的身体居然向上弹起了将近十厘米!那两人还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天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来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使劲笑!”说时,两人挠动的速率又加快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来吧……哈哈哈哈哈……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能说话?再快!”两人再一次提高了速率。
这回婷真的一个字都说不来了,只有在那里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又过了十分钟,那两人总算又停了手,此时婷已经要虚脱了。婷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只听一人说到:“同学,休息会吧,可别累着身子。”说罢那两人就转身走了。


十一、无止境的折磨(三)

一小时后,那两人又进来了,他们解开了婷手脚上的绳子。由于挣扎地太过凶猛,婷的手腕脚腕已有深深的红印。婷本以为他们是准备要放了她,可其中一人马上将她脸贴床按在床上,另一人将她的双腿合拢,双脚并齐,在膝关节处和脚踝处牢牢地将双腿绑死,接着又将手腕也捆住,伸到头前。现在婷整个人是趴在床上的,身子呈一条直线。
婷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你们还要干嘛啊?我被你们折磨得还不够啊?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

2009-6-1 15:32 回复
221.220.162.*
7楼
“这有什么?你不会少一分钱,不会掉一斤肉,不过是让你笑一笑,怎么了?明天你不还是得接着上学去?”
“我笑够了好吧?现在请你们让我回去,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咱们也算扯平了。〖崆夸实,不管扯不扯平,婷都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因为这实在太丢人了,所有事情都是一双老往下掉的袜子。如果她说了,之后她将永远成为别人的笑柄,她将永远被人嘲笑。她这么说,是想吓住那两个人,以保自身。
“扯平?我们一辈子都会背着这个处分,你笑一个晚上就已经很便宜你了,你还得寸进尺了?”那人不禁有些恼怒。另一人又把口塞取来,还没等婷喊出声,圆球就已经堵住了她的嘴,现在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听好了,从现在起,半个小时,你都得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我知道嘴里塞上那玩意以后是无法咽唾沫的,所以我的要求就是床上不许有一滴唾液的痕迹。有一滴,加挠一分钟。现在开始计时!”说完便走了。
婷的心变得冰凉。她感觉嘴里这个圆球非常难受,而且唾液不流出来是不可能的,何况现在她趴着,那个圆球就贴着床单,这分明是变着花样折磨她,并且最终还是要被挠。但即便如此,婷还是尽量不让唾液流出,希望能够有什么奇迹发生。一开始,婷还能控制一下,后来慢慢就控制不住了。每当一滴唾液滴在床上时,她都蠕动着自己的身体将它蹭干净,但就是这样,床单依然还是会湿。此时的婷已经不管什么尊严与脸面,她像美女啄米一样去用身体擦干每一滴流出的唾液。
半小时之后,那两人进来了。他们低头看看床单,居然是干的!他们也吃了一惊:“行啊,小姑娘,居然做到了!”说着去解婷嘴里的口塞。由于婷的嘴里堆积的大量的唾液,口塞离开最那一刹那,大量的唾液瞬时间涌到了床单上。
“哎呀,小妹妹!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你说这么多唾液得罚挠多长时间啊?”
“半小时不是已经到了吗?这不该算!”婷申辩着。
“你看看表,我们进来时明明还有一分钟呢嘛!”
“你们……好无耻!”婷愤怒了。
“你怎么血口喷人呢?明明是差一分钟的哩!”说着把自己的手表给婷看。
婷一看,那人说的还真没错。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大意,上了别人的当。
“诬陷人,加挠五分钟。加上原有的量,总计挠四十五分钟吧!”
一听这话,婷的口气又软了下来:“拜托了,能不能稍微短一点啊?”
“不行不行,哪那么多条件?!”那人不耐烦了。说时,那人又把婷倒穿着的袜子脱了下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双多么完美的玉足啊!五个脚趾圆嘟嘟的,粉嫩透明,晶莹剔透。这尤物简直是件天造的艺术品。那两人看到婷的嫩脚口水都快出来了。
“不要啊……求求你们了,真求你们了,就算挠也穿着袜子挠好吧?我光脚心受不了的呀!谢谢,谢谢,求你们了……把袜子给我穿上吧……呜呜……穿上袜子挠啊……穿袜子啊……”此时,她竟觉得这双折磨她一天的袜子好像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好啊,穿上。”谁知他们竟把两只袜子套在了婷的双手上,“喏,穿好了,你也可以欣赏欣赏这袜子了。”
婷又感到一阵屈辱,“这是干嘛啊……”与此同时,两人用一根细棉绳将婷的两个大脚趾捆在了一起,防止她的脚乱动。
婷还想开口问话,可已经没有时间了。一人用双手狂挠婷绑在一起的两个脚心,另一人的双手则在她的腋下、腰间四处游走。
婷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身体像有无数蚂蚁在爬,然而却一点也动弹不得。刹那间,整个屋子里又传来了狂笑声。“呜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很快,婷的全身像被暴雨淋过一般,额头的汗水流进她的眼里,弄得她睁不开眼。但是她还哪里顾得上这些?她在用尽全力挣扎着,尽管她知道这种挣扎是徒劳的。她的双脚在玩命地来回动,怎奈那根细绳大大减小了她的晃动幅度,使她再怎么动也无济于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除了笑,她现在做不了任何事。
“啊哈哈哈哈哈……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了我吧……呜呜哈哈哈哈哈哈……”
“杀了你?接着挠!”说着挠得更凶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好舒服啊!’!快说!”
“啊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舒服……哈哈哈哈哈哈……舒服……哈哈哈哈哈……舒服死了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十二、尾声

地狱般的四十五分钟过去了,婷真的快死了。今晚的折磨终于结束了,婷被捆着睡了一觉,她太累了。
第二天一早,那两人叫醒了婷。“昨晚我们录了音,也录了像。要是说出去,你的脸就没了。”说着,将一杆录音笔和一盘带子摆到她面前。
婷终于被松了绑。她摘下手上的袜子,看了看,极不情愿地又重新穿回脚上。
那两人打车与婷一同来到学校,之后便走了。
都是这船袜惹的祸!而如今婷还要继续穿着它。婷心里默叹一声:“唉!还得穿这倒霉的袜子啊!今天不知道还要掉多少次呀!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