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来世再爱

向下

来世再爱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5-26, 19:10

这是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大少爷,今晚不能再赶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嗯,可以。还有,叫我名字就行了,别大少爷前大少爷短的。”“噢…噢…嗯…是,是的…大少爷。”“…”后者一脸无奈,迈开脚踏上眼前的大理石楼梯。
这时月光出来了,照亮了“大少爷”的外貌。原来是个少年,眼睛尽是惫懒,可是眼神中却闪烁着同龄人没有的犀利。
他是谁?蓝辰诩。他又是谁?他就是我!(被PIA飞,众读者:你丫的,浪费了咱的感情!)
“518房…这边。”服务员小姐将我们领到一个房门前,一打开门…
“哇,复式套房?!就我一个人,你不用那么夸张吧…哈,大寒?”“呵呵,大少爷,这间房能看到最美丽的夜景。”“…”晕…果然不是花自己的钱是不会心痛的…“好吧好吧…你们也赶快找间房吧…”“不,大少爷,我们要和你一间房!”说话的是大寒的哥哥——大若(若寒阿…不好意思哈,把你分解了…),我顿时满脸惊愣:“喂喂…我,我我对玻璃不感兴趣的…”“大少爷…这间套房有三个房间的…”大寒满脸黑线条…“那也不成…谁知道你们半夜会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阿…”…就这样,我们一直争执着…突然,我们听到了一声…
“不…不要!救命…救…救命阿…!”“!”我和大寒两兄弟相视一下后,便向着声音的发生处寻去。
离我的房间不远,就在走廊对面房的左边一间。声音没有再响起,取代的是一阵阵闷哼的声音,想来是嘴被人堵住了。
“大少爷,冲进去不?”大若耐不住性子。大寒略沉吟一下,说道:“这样不好,搞不好会物极而反…”听到物极而反,我便有了个主意…
“叮咚”,我按了门铃。“谁啊?”“送点心的”“阿,我们没叫阿”“哦,这是我们送的。每到这时我们都会派人发放新制的点心”“去去去,我们不要”“那好,那我走了”
“等等。”这时想起另外一个声音。“老二,你想怎的。”这时房里响起唏唏簌簌的声音。我的嘴角不禁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好吧,送进来吧。”这时房里声音又响起,伴随的,门也开了一道缝…
我推开门,却感觉到一阵风力帮我头上往下疾刮来!“俄”“阿”两声闷哼,便发现有两个人倒在地上。我拍了拍胸,庆幸自己刚好滚过了。大寒两兄弟拍拍手,也走了进来。
房里除了这两个彪形大汉,就没有其他人了,当然除了发出救命声的人。
我踹了那两人一脚:“傻瓜都知道听到救命要报警,听到救命没一分钟敲门的人,就肯定有问题啦,哎,还想关门打狗,抓住我。啧啧…”“大少爷,是个女的。”大寒在那厢叫了起来,“废话,是男的我还救人干什么…”(邪恶的笑容一闪而过…众读者:你丫的耍什么酷)我走到床边,看见一女的不停摇头,四肢不停挣扎,我取下她口中的布…“你…你们是…是谁…?”眼中闪烁的尽是畏惧的目光。
我示意大若两兄弟,让他们给她解绑,然后答道:“小姐,我们只是来救人的…”
姑娘似乎没听到我的话——她睡着了…(姑娘这个词…我是个悲剧的90后…)看到她全身只剩一条内裤和一件内衣,我叹了口气:“哎…大寒,你下去找个女经理买套睡衣来…”说罢,帮她掖了掖被子,准备闪人…
“不…不要走好吗?”刚踏出一步,后面的小姐便醒了…
不要走好吗…我怕…”“姑娘…我的房在518诶…”“那…那…那我也过去好了…”小姐的声音像蚊子一般细,“………好…好吧…”
身后的大若顿时一脸鄙视(才刚拒绝他两兄弟,现在居然答应一素不相识的女人…估计是谁都不爽吧~),我寒着脸对他说:“大若,你和你弟就睡着吧…”“可是这里就一张床诶…”“自个想办法去…”我走到床边,抱起那女的(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由于两条修长的***被绑太久,她很难短时间内站起来,我披了件外套在她身上,将她横抱起来,“谢…谢谢…”依旧是像蚊子一样小声。
回到我的房后,我让她先洗个澡,“洗完澡,我有话问你。”留下大寒买的睡衣,我退出她的房间。数十分钟后,她踢踏着拖鞋走了出来,164左右的身高,白皙的皮肤,乌黑秀美的过肩长发,大大的双眼还有些红肿。最吸引人的就是她修长的双腿。
她坐在我旁边,伸长了她白皙的双腿,忧郁的眼神依旧存在。理了理嗓子后,她轻声说道:“我叫林洛心。”
深吸了一口气后,旁边的林洛心开始了自己故事:“我只是个大学生,虽然我已经辍学了。缘由很简单,就是家里的财产被继父给赌完了。本来今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就往家里奔,虽然工作有三个月了,可是还是很难适应…每天回家后就是洗澡睡觉,醒了才做点什么吃的…”她停了一下,低低地又抽泣了一下:“可…可是今天…家里来了人…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继父的亲朋,于是打个招呼后就准备衣服洗澡…这时我听到他们说了句,‘正点,成交了!’我当时没放在心里,洗完澡后,就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这时继父端了杯茶进来,说是要和我谈心…胡扯了一两句,喝完杯茶我就准备睡了…”“茶水有问题吧?”我突然开口问。“嗯…嗯…他在茶里放了安眠药…再后来我就发现我被绑在这里了…他…他们脱光了我的衣服…又…又在我身体上…摸…摸来摸去…”又开始滴泪了,我同情地递了张纸给她,并示意她继续:“谢谢…他们我身上摸来摸去,然后他们又…又想脱去我的内衣裤…这时我叫了救命,再然后你们就来了…”她顿了顿…抬头,一双红肿的美眸看着我:“真的…很谢谢…”
我拍了拍她的肩:“乖…睡一觉就没事了。”她低头嗯了一声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没打算回房,准备煲个电脑瘾,打开笔记本准备开玩时,房里有传来一阵阵哭泣声…我无奈…本来想就这么不理她,于心又不忍,没法,只好进屋安慰她。
她正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双膝哭着,我坐在她床边安慰她“乖啦,别哭拉,过去的事就算拉…”就这样一个哭一个安慰的过了半个多小时,她还在哭,我顿时火了,“我好歹也是个大少爷阿,这么不给面子…”看着她纤细的腰,我又有主意了(各位大大很聪明…方法自然是…嘿嘿…心照不宣,心照不宣…)我恐吓到,你再哭我就要惩罚你拉!她丝毫不理我,自顾自地哭着,“靠,老虎不发威,你还真把我当做hello kitty阿”于是乎,我邪恶的双手伸向她纤细的腰…
“嗯?阿…哇哈哈哈哈…不…呵呵…哈哈…不要捏我的腰阿哈哈哈哈…好…哈哈…好痒阿哈哈…”本来在床上哭的一塌糊涂的小女生,顿时笑得花痴招展的…“哈哈哈哈…不要再捏了…阿哈哈哈…”“那还哭不?”“不哈哈哈…不哭啦…阿哈哈哈哈…”我停下手中的活,指着她说“这可是你说哒…再哭我还挠你~”她怕的缩了缩身体…
我看着差不多了,就准备出去了…“那个…你能不能不要走…”“阿?我不走阿?我会一直呆在大厅的”“不…不是…我是说…你能不能就在这…间房里…”“阿?”我张大了嘴…“我…我怕…”她又再次把头低下来…“哎…好吧好吧…”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赶快睡吧…我明天还要赶路的…”“嗯…”
帮她盖好了被子,准备关灯时,看到了她的脸,刘海覆盖着额头,脸不大,且是瓜子脸,两腮还有些红,可能是刚刚笑的余劲还没喘过来吧…长长的眼睫毛还挂着泪珠,我突然心动了,我扶摸着她的刘海,眼里尽是温柔…不知为何,看着她,只能让我产生保护她的冲动。我吸了口气,把灯关上,躺在一旁的沙发睡去…
“喂…”“你到底在哪了!不是说好今早到学校的吗?哈?”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我一下惊醒了!“噢…呃…那个”“那什么那?!你看下虚无,人家老早就到了!”“…”我心里嘀咕着,那家伙又没被派去干那些“大”事…“好啦好啦…我下午就到,ok?我亲爱的校长~”话筒那边还是气冲冲的,“哼,你下午没到,可别怪我不念叔侄之情,用校法惩罚你!”“好好…我的好叔叔…”我无奈…“噢,对了叔叔,帮我查点东西…”……
又过了一个小时后,林洛心也醒了,洗漱完毕后便上路了。一路上倒是挺安静的,由于早上起得早,我困的要死,于是刚一上车就睡了…(众读者:…好一只猪…)
等到我醒的时候,已经到市区了,旁边的小妞还是低着头,双手不停的绞着,我不禁一乐,悄悄用手戳了一下她的腰,她猛地“哇”的一声把我推开,我被向后推时手又撞到了副驾驶座的大寒,大寒一惊就不小心把水泼到了大若身上,于是大若习惯性的往下一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因为他手中握着的是方向盘!又于是冲出一辆小车,大若大惊之下,猛地踩向刹车,在两车只剩一厘米时,车终于停住了。
呼”…车上众人都呼出一口气,我郁闷地看向林洛心,她还是低着头:“对…对不起…”“哎,算了没事…”“哦,对了大若,你先打的回去还身衣服吧,车留给我,我自个去上学就好了。”“嗯,那大少爷注意安全。”“好好,去吧去吧”我目送他俩上车后,便也回到车上,“喏,坐前来吧”我示意她,“先去给你买套衣服吧。”“哦…谢…谢…”我又一脸黑线条,这小妞不会是结巴吧…
“你有没参加过什么大赛?”我看似无意地问道,“哈?哦,我大一时曾参加过国际服装设计大赛,拿了二等奖…”“哦,对了,你是蓝缨艺术学院吧?”“嗯…”“辍学时,是大二学生,就读于服装设计院,不仅大一时拿过大奖,大二辍学前也拿过国际绘画一等奖,在服装设计院中,被人们称呼为才女的院花是吧?”她满脸惊愕地看着我“你,你怎么知道的…”“嘿嘿,这是个secret~”(众读者:你丫的又装什么B!PIA飞!)
“好了,到了~”车在一个金壁辉煌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是…?”林洛心望着眼前这个华丽的大门问道,锁好车的我走到旁边说道:“哦,这服装店是我家的产业之一而已,由于是在繁华地段,节假日时还能赚几个钱。”其实说是赚几个钱,每年盈利都有几百万。我看了看她说:“走,进去搜几件好看的衣服去~”“阿,不…不用了…你把我救了我已经很感激你了…不用在…”“什么用不用阿…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阿小姐…”我打断她的话,“…”她涨红了脸,但还是没说什么,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心里偷偷一乐…
“辰诩少爷早…”店里的员工看着我和洛心,一起问好,“嘿,小诩,女朋友阿?”掌店的豹哥打趣道(豹哥,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了吧~)“呵呵,豹哥,你都没有,小的哪敢有~”“去你的,你这小家伙。怎?这么有空来考察咱们呐?”“哦,帮我拿几套衣服给她试试。”我用手指了指一直躲在我身后,羞哒哒低着头的洛心,“哦,好…这个朋友跟我来下。”豹哥挥手招了招洛心。
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天花板…“小诩,可以了哦~”听出豹哥口气的异样,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了。
白色的短裙,牛仔短裤,脚穿运动鞋,只露出白皙的脚踝,很是诱人。长发除了有几缕搭在身前,其余都梳到了背后,脸上挂着恬静的微笑。我让豹哥过来,把手搭在他肩上,对他耳语道:“在整两件让她穿穿…”豹哥迅速下达指令。于是乎,洛心又穿着几套衣服让我过目,“这小妞真是模特的料,难怪是服装院院花了,就是校花也不为过阿…”我心中自然又是翻感慨…
到校时正是上课时间,我跟洛心来到校长室,我敲了敲门:“校长,是我…”“嗯,进来。”我打开门,里面端坐着一位中年人,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十分精神。我关好门和洛心坐下,我再次问好:“二叔”“你这家伙,让你速去速回,你居然这么晚才回来。”“中途出了点事嘛…”我向她奴了奴嘴,她又是老样子——羞涩地低着头。“算了算了,事情做好没?”“切,侄子出手有什么不行的~”我一拍胸口。“侄子?阿…你是蓝校长的侄子?”一直低头不语的洛心突然抬头惊问“阿…是啊…”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蓝缨艺术学院园林设计高材生,蓝辰诩?”
“还好还好…”
“蓝氏集团继承人?”
“是的是的~”
“P市第一年轻富豪?”
“嘿嘿…过奖过奖…”
“…”看着我一脸傻笑的样子,洛心顿时傻眼了…“这位就是林洛心小姐是吧?”二叔及时替我结了围,“早听说服装院出了位才女,却没钱交学费而退了学的,”二叔顿了顿,“林小姐,你有兴趣回校继续学习吗?”
洛心愣住了,回来学习吗?真没想过还有机会能回来呢…“可是…”“学费问题不用操心,第一富豪在你旁边呢~”二叔很是悠哉,洛心又看了看我,我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谢…谢谢!”小妮子又是热泪盈眶:“谢谢校长,我一定会努力的!”“呵呵,你只要帮我看着小诩这小子就行了~”二叔一脸狡诈。
“…”洛心顿时又是满脸通红,我也有些耳热:“二叔,你说什么阿…”看着旁边恬静又可爱的美女,心也是一动…
带着洛心回到她的学院,明显可以看到一堆人惊讶的表情…当然,主要表现的还是痴男们恼怒以及怨女们嫉妒的目光。
(辰诩:哎~人帅就是没办法~╯_╰…
某编:你丫的滚到一边去…还不是哥让你帅的~→_→)
不过总的来说,她人缘还是蛮好的,一堆人都围上来吹暖问寒的,说过再见后我就闪回了自己的宿舍。
宿舍照旧只有我一个,累得半死的我躺在床上便睡着了…
“喂喂,死诩起床啦…”耳边的声音渐渐明了。“呀,老无,这么巧?”“…”虚无满脑黑线条…“是啊,挺巧的,还是一个宿舍呢…”虚无以及其无奈的口吻说道。“干啥去啊,我还想睡…”这句话不是玩笑,我现在除了想睡就是想睡了…“那好吧…你继续…我回家睡~”“……擦…月末啦…你咋不跟我说…”“你人贵,多忘事……是吧~?”“哎哟…”我猛一扭腰,却是被虚无暗袭得手…“…我看咱们还是先洛心吧…”面对如此邪恶份子…躲得越远才好…
“你说洛心?她刚走~”“噢…她是回家吗?”“是啊…”糟…我心里一下咯登…不会又要被她老爹卖了吧…
“你知道她住哪不?”“嗯…就是在………”“多谢多谢…”我急忙拉上虚无直往外奔。“其实我不介意开车的…”看着几欲飞奔出去的我,虚无还是忍不住提醒了我(虚无偷笑曰:我怕累死而已…)
没多久就到了,在门口就已经听到了一阵阵的笑声,我差点想冲进去,还是老无冷静:他拍了拍我,又用手示意了后窗。我点了点头又一直躲在后窗下,很明显这是洛心的房,因为笑声格外清晰。
我偷眼看进去,发现洛心被绑在床上,身上衣裤也只剩贴身的。“哈哈哈哈哈…爸爸…别…呵呵哈哈哈哈哈…”洛心的腋下有双手在运动着…“呵呵…哈哈哈…爸…别,哈哈…”洛心已然笑疯了…头不断扭着,害羞文静的性格全跑到爪哇国去了。“别?你这婊子,把你卖了就卖了,居然还敢跑回来。”听到这猥猥琐琐的声音,就知道了:是洛心的继父!“哈哈…对不…哈哈…对不起爸…哈哈…好痒阿哈哈…”“痒?还有更痒的!”…那猥琐的手收了起来,却看到一猥琐的酒鬼(酒味十足…)用他猥琐的手抓着洛心白皙而玉似的美足,“哇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好哈哈哈…好痒阿哈哈哈…爸…哈…爸哈哈哈哈哈…爸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别呵呵哈哈…别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小婊子脚底这么漂亮,又这么怕痒…还真少有阿…我只是轻轻拂了几下而已,就让你成这样了…嘿嘿…不知道如果是这样呢…”猥琐的食指往玉足上一挠,“阿!”洛心尖叫了一声,身体大幅度弹了起来。“哟,这么怕阿~”“爸…不要…不…不要挠我脚底…呜呜…不要挠我脚心…”“还哭?给老子笑笑阿~!”手指顿成钩型,又往左边那只玉足罩去,“阿阿阿阿阿!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哈哈…”如果说之前是性格全无,现在眼前那温柔美女完全就成了疯婆子了。“不要哈哈哈阿…不要哈哈哈哈哈阿爸…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
“丑婊子,少在这卖可怜,呆会还要把你卖了!”猥琐的人似乎嫌不够,于是乎,猥琐的手也伸向了右边的玉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啦哈哈哈哈哈哈…”洛心基本是没听到了,她从没想过,自己的一双玉足居然在自己继父的双手下颤抖着,她现在处于疯癫状态了“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不哈哈哈哈哈哈…”一行清泪从一对美眸中流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没力了,可是脚底的巨痒却让她停不住笑声…
老无还在沉思,先后拟了五六套方案全用不上。“只好冲进去了”“早该这样啦”我愉快地拗了拗拳,不等虚无反应过来便一脚踹开了门。
“谁?”很明显惊动了里面的人。我和虚无刚一进,就看到两打手走了出来,看到他俩的样子,我顿时乐了:“嘿,两位还在阿~”那两位才被我欺负,不知原来是一伙的。“老无上~”虚无一身衣服飘飘,默默走上前,把手机放在了地上…“我要十个!”(某编:觉得很眼熟?…叶哥交得嘛…~)
“十个?”两打手傻眼了“十个就没了,咱和咱兄弟就够了~”说罢便是一拳出去。老无摆好了咏春的起手式,等那人一冲来便猛地抬手,那人已经是翻了个身,径直掉在了地上。另一打手大骇…顿时………!被吓晕了………(…可怜的孩子,出来就被秒杀…)
“怎么这么吵阿?”猥琐的人,陪着把猥琐的声音出现了!他看了看地上两位有为青年,斥声道 垃圾…。随后突然一掌向我刮来!
这巴掌来的快、准、狠,不用多说,来者自是个练家子。虚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此快的速度,他根本来不及出手(潜原因:手不够长,够不着打掉那个巴掌…)眼看着这个混蛋巴掌就要在我这个美男子白玉似的脸上(好吧,我在大吹特吹…)流下掌印,顺便摔我个狗吃屎的时候…………我猛地一出手,左手握手腕,右手攀上了手臂,猛地一拉,脚再一踢,那混蛋就已经趴倒在地上了。虚无满脸惊讶地看着我:“喂…阿诩…刚刚那个…”“哦…是已有千年不现人间的武功——古拳法~”我笑嘻嘻地看着下巴掉到地上的虚无,然后踢了一脚趴在地上的那个混蛋“奇怪,我刚刚只不过用了三成力而已,切,还学武术的,这么不禁打…”
不再管地上那只王八,我走进房间里。长时间的折磨,洛心早已疲惫不堪,纵是手脚被缚,头也是偏在一旁睡着了。看着这绝世容颜,心脏那个跳阿,速度直奔法拉利了。“小子,看上就上阿~”不多废话,转身一拳飞甩出去,“……日…好好说话阿…干嘛打人阿……”后面的虚无呲牙咧嘴的说道,“噢…抱歉…只是想甩甩手而已…”“…甩个鬼……”虚无哝哝道…
解开绳子,裹上被子,将佳人怀抱胸前,美人儿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两边脸颊红红的,相当的诱人(我是相当的邪恶…),当然,还少不了那双裸露在外的双腿,修长、白皙…尽管不是第一次看,可是心里还是不由感叹上天对美人儿的恩赐。“喂,发什么傻,走人啦。”虚无在后面催促道。“阿?哦…哦…嗯…”我方才醒过神来,顺便把快要流出的口水全部吸回肚里…
———不知道要多长的分割线————
 “小水,我回来啦~”刚一开门,我就叫道。“这么晚才回?”不知道从哪里闪出来,一脸笑容的小水回答道。“救人阿…喏…没看到我怀里的美人儿~?”“呵呵…”看着小水诡异的笑容…我一身鸡皮…把洛心安顿好,洗好澡,便坐在了饭桌旁开始了狼吞虎咽“…那个…”小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嗯?”我转头看着他,如果不是小水惊讶的掉了下巴,我可能还没意识到,我不大的嘴里,塞着一整块7安士的西冷牛扒…“哦…没事没事…呆会再说,呆会再说…”
“咯~”满意地打着饱嗝,摊坐在沙发上,我无比“优雅”地挑着牙,“阿诩,那事怎么样了?”坐在沙发旁的小水问道,“嗯?哦,黑椒汁多了些,牛扒还是有点熟过头了…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相当的棒的~…”“喂…我问你那件事办妥了没…”小水满脸黑线条…“噢噢…抱歉抱歉…那件事嘛…差不多了,就是查不出最后面的人,到底是谁…”我无比纠结地说道…“噢,这样…”小水若有所思…“这样吧,先停下吧,你明天跟我一起上学吧…”“哎…好吧…”
沉默了数秒,我决定去看看洛心,“对了小水,让梅姐她们帮忙买些女生的日常用品…”“噢?啧啧…你这大少爷也会照顾人呐…”小水不胜感叹…
轻轻踱入房间,美人儿似乎还在睡觉,我坐在床边,看着美人如瀑的秀发,我轻抚着她的头,她往被子里缩了缩,不尽是早晨那时的温柔,还有些可爱呢…霎那间,我突然决定了,我要好好地保护眼前这个女子,一,辈,子!
再次温柔地看了她一眼,准备起身走人,突然,手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有些冰冰的,我转头却发现原来是美人儿的玉足,灵光一过,我坏笑地向那双玉足走去…
蹲在床尾,看着还在熟睡的美人儿,我伸出了罪恶的手指…“阿!”“嘭”“阿阿阿阿…!”三种声音发出时间不超过三秒,过没多久,小水便赶上来了,“阿诩,什么事了?”我坐在地上,一手按着肚子,一手向小水摇了摇“没事没事,衣服来了吧,放在那吧,我还有些事要和她说…”小水惊愕地看着我,又惊愕地看着缩在床上的洛心,最后还是摇着头,把门关上走了。“嘶…”这时我才倒吸一口气…“小姐,踢人很痛的…”
“对…对不起…”美人儿样子很紧张
“那你可要赔我…”流氓耍起了无赖
“你…你要什么惩罚…”美人儿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嗯……让我挠挠你的脚底吧…”流氓流着口水说道
“…不…不要阿…我…我很怕痒的…”美人儿脸红红的
“…可是你说过的…要…赔我的…”流氓得理不饶人
“…”美人儿不出声
看着她委屈的双眼,心又软了…“算了,要不,让我给你按按脚?”
“真的只是按按脚?”美人儿毕竟不是傻丫头
“嗯!”流氓看似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乎,一双玉足就被骗到了我的手里…仔细看着手中的尤物,再次感叹造物主的恩赐,脚趾并不长,像五个蚕宝宝一样,整个脚底面也并不大,体现出的,是修长。脚心处更是散乱的分布着几条浅浅的纹路,诱人,太诱人了…(口水…口水……)看完也该到实践的时候了,我的手指轻轻拂过脚底,我和她都是同时一震,她震是因为痒,我震是因为这光滑,其光滑程度,恐怕会让牛顿也惊讶,或许,牛顿会直接将此判定为——摩擦系数为零的物体(摩擦系数为零,就是绝对光滑的物体……别砸我啊…我不是存心抖书包来着…)…
“那个…蓝少爷…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摸我…好…好痒…”“呃…好吧…还有…不要叫我蓝少爷…!”“哦哦…”我端着脚,轻轻的按了起来,看着洛心一脸享受的表情,我又不禁使坏来…双手成勾型,轻轻地挠了起来…“呵呵…痒…呵呵…好痒…”…毕竟不是太用力,叫了几声便没了声音,只是脸带笑容,于是我又加重了一点点力气“呵呵,哈…呵呵…好痒…呵呵…好舒服呢…呵呵哈哈哈…”不停浅笑着的美女,渐渐又入睡了,看到这,我又把力气增加了,只见美女顿时睁开双眼,身体猛地一震…“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哈哈…好痒阿哈哈哈哈哈…”我当做没听到,继续在几条浅纹上划着…“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阿哈哈阿…哈哈哈…不要阿…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顾若罔闻,不理继续…“阿哈哈哈哈哈…痒阿…蓝…哈哈哈…蓝少爷…哈哈哈哈哈…蓝少爷停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阿…阿诩…哈哈哈哈哈…停阿哈哈哈…”我猛地停下手,“你刚刚叫我什么?!”“阿…阿诩…”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刚刚笑得太激烈,洛心的脸又是红红的…
我坏笑着爬到她床头,对她说“这就对嘛,从此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哦~”“嗯…嗯!”怀里的温柔女孩答道,“那就家规第一项…”我坏笑着…“挠胳吱窝~”“阿?阿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女孩还没反应过来,便已被“袭击”,“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哈哈哈…阿诩哈哈哈…停一会阿哈哈哈…”我如约停了下来,“怎样?小洛心~”我摸了摸她的鼻子,“你…你好坏…我这么怕痒…你…你还…”说罢又有哭的趋向,“好啦好啦,乖乖…不哭啦~”我搂着她,轻轻地说道,“嗯…”她低低地应了声…“呃…阿诩…”“嗯?”刚想离开的我转过头来…“那个…”“什么…?”我把头靠过去…
“阿诩,我爱你”
嘴唇被接上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阿诩:小f大哥表示最近鸭梨很大…因为要高三了,考试繁多,更新唯有不定期…不过不会成坑的…OK,果断开始…
编者:擦…你丫的…
—————开拍分割线——————
就在咱们卿卿我我的正happy的时候,铃铛响了。我皱了皱眉头…:“洛儿,我下去一下,有‘客人’。”说罢心里冷笑了一声:“呵,这么快就来了阿…也好,先套点内容…”“阿诩…怎么了…?”洛儿不明情况,“不是客人吗?”“呵呵,是那种不怀好意的客人…居然擅闯我蓝家…把守护我家这个两仪八卦阵当玩笑了?”我把她的被子掖好,“洛儿乖乖睡哦,我去处理点事…无论如何都别下来哦~”“嗯…”洛儿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阿诩…你要小心…”“放心,这是我的房子,没问题的~”我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总管家便跟了上来,“大少爷,有访客…”“嗯,小水呢?”“水少已经带着大若和大寒去拦截了…”(水少,我着实笑了很久…)“嗯…是他们三出手的话…”我接过外套直接披在身上,“如果是他三的话,呵…”我眼里闪过冷光…“准备…待客!”“……是的,大少爷。”
 “水哥,你找到了吗?”大寒扯着嗓子问道,“嗯…”“怎么是个雌的…?”大若一脸郁闷…“嘿嘿…不知蓝家底细的,又一个中招~”小水阴笑着。“喂,小水!抓到了吧?”我在门口喊到。“嗯,现在就送去~”
————这只是个分割线————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现在起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此经典的对白~~我却忘了后面是啥来着……“喂,小水,这丫怎么还不说话啊…”“哦…抓到时,顺手点了她的穴…”“#*@%÷”“防止她自杀阿…你不知道刺客们刺杀不成功都会服毒么…”“那把她的毒囊啥的打掉咯…”“阿…好恶心…呃……好好…我去我去…”
 小水一脸哭相走过去…“美女…不关我事阿…是我后面的那个BT让我别让你自杀的…美女你就忍忍吧…”说吧,把手指伸入了对方的嘴里,他自己嘴巴也不忘念念碎道:“美女放心…我的手指很干净的…”没多久,一个小东西便被抠出来了,“呃阿…居然藏在牙齿间…这么古老的藏毒方法…”顺手点开她的穴道…“好了…”
 “说吧,你为什么来的…?”
“那么,咱们开始吧。你叫什么?”我站在审讯台边问道。
 “…”
 “你今天来的目的?”
 “…”
 我强压怒火,最后一个问题:“你服从于谁?”
 “…”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抓狂地喊到:“小水,这女的就TMD交给你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给我审出来!”“…怎么苦差事都是俺干…”“那你愿不愿意?”我挑了挑眼,眼里闪烁着火光。“呃…好好…有我审,保证让她连今天穿什么内裤都说出来!”我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说:“如此辛苦你了…”出门反手关好门。
————转移视角的分割线————
(方便起见,用小水的视角,第三人称。)
 随手一拍,小水说道:“好了,穴位给你解了,你就把刚刚的问题回答了吧。”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先…”女子盯着小水,一字一字地吐出来:“你…是水凤凰总事吧…”小水身躯一震,追问道:“你是谁?!”
 女子不搭理小水,自言自语道:“以幼龄登上武术总事之为,监管手下五大武术监察员,所有刺客打手无不听从于你…武术上的造诣,仅在大总事之下…”女子突然凝视着小水,“水总事,你为什么要背叛…”
 似乎是搞清楚状况,小水叹了口气,说着:“…果然是总坛来的…”走到窗边,缓缓地点燃一根烟…
 “小水你要死阿!不是跟你说过不可以在我家抽烟么!”“阿阿,抱歉抱歉~”恋恋不舍的吸多一口,小水把烟头摁在窗台上,随即丢出去,转身看着台上的美女:“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美女没有出声,但是眼睛已经表示好奇。小水轻咳一声,娓娓道来…
————全陈诉的分割线————
 “那年我只有5岁…家族成员的背叛,家族被屠杀…我,家中嫡亲的幺子没享受多少年,便要到处逃窜。最后,我还是饿倒在……总坛的门口…那时,那里还很少人,除了我,就只有寥寥几人。救我的,正是大总事。”“原来…水总事是这么悲剧的…”
 “不要再叫我水总事!”小水满脸暴戾之气,“总事?哼,好笑,他救我根本就没安好心!”
 美女惊愕,此时的小水实在是太恐怖了,满脸的戾气,和传闻中帅气,爱笑嘻嘻的水凤凰完全是两个样!
 安抚了自己的怒火,小水又沉静下来:“大…大总事他救了我后,悉心照顾。一天我无聊在总坛乱逛,刚好看到大总事在练武。于是我也求着让他教我,大总事也的确传了我几招擒拿法。但是,就是这五招擒拿法,我一举摔下一个武术监察…大总事见状,便天南地北的给我找中国武术的秘笈…也许正如你们所说我是武术天才那样,我一学便会,一熟则精。等到我14岁那年,也只有大总事能在一百多招后勉强抓住我。于是,我就被推举为水凤凰,监管武术一事。”
 美女眨着眼,似乎对小水的“能力”产生羡慕之情。小水没有理会,他陷入沉思…
 “水…水总事?”“嗯?”小水反应回来,不禁又抱怨:“别叫我水总事,叫我小水就好。”“哦…哦…嗯…”
 “15岁那年,大总事派我去暗杀两个人。”
 “两个…和我有深切关系的…好人!”
小水咬牙切齿:“那家伙…那家伙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他之前的好心,却只是让我事后越来越痛苦!”
 “15岁那年,他指定我去杀死当时的市首富,按说这么大得事应该会被曝光于报纸,只是,苦主没有…因为…苦主是我表哥,我亲手杀了…我的舅舅舅母!”我也没逃出,不是我打不过,我也迷失在阵中…最后我被阿诩带回,阿诩没有怪我,他知道我从头到尾都被利用了。事后我和他赶去总坛,可惜,总坛搬走了。于是我和他都冷静下来,至今一直追踪总坛的线索…”
 小水叹了口气,眼睛冰冷的看着美女:“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你就好好告诉我…你的目的吧…是钱是权还是命…?多情罪小姐…” 
 美女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早该知道了,当年我只亲手教了一个小女孩,教的正是你所用的舞情诀!不过…你倒是没什么长进阿…还停留在第七诀…”小水皱了皱眉头…多情脸颊一红,小声道:“因为…小水哥哥你走后,我就没听到比你更好的讲解了…所以…所以…”
 “哎…”小水抚了抚她的头发。“多多阿…你还是说了吧…目的是什么…?”多情咬了咬唇,没有出声。“哎…你还是这么拗阿…那别怪我用刑了…”“小水哥哥,有的事我是肯定不会说的…请原谅我…”小水摇了摇头,“既然这样…我就只有用下三流的办法了…”说罢走到多情腰侧,两只手往多情腋窝伸进…
 “呵呵呵呵呵…痒阿…呵呵哈哈哈哈…小水哥呵呵呵哥哈哈哈…”“痛苦你就说吧…”“不…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不要…”小水皱了皱眉,“四年不见,武功没长进,反而更拗了啊…哎…只有使用最终办法了…”只见小水缓步移至多情罪的脚边,一把脱下鞋子,也不除袜,便直接往上边招呼…一秒…前0.5秒多情张开嘴想喊救命,后0.5秒却是倒吸一口气,最后又多0.1创造出沉静的环境…再然后…
 “阿阿阿阿阿!阿哈哈哈…不!不阿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多情痛苦的摇着脑,小水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连忙劝道:“你说吧…只要你说出总坛的位置,你就不用那么痛苦了…”“不不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我不能说哈哈哈哈哈……”多情快笑瘫了,也依然把持着口风…
 “那…那…得罪了…!”说罢,一下把多情双袜都脱了(不觉得耳熟么…),一手夹着双脚,另一手已登上光滑的脚心。又是O.1秒的沉静…“呃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了双袜的阻挠,多情的玉足宛如误入狼群的小羔羊,显得十分无助,只能左右摆动,企图减轻脚心处所产生的痒感,当然,这只是徒劳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哈哈哈哈哈…小水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哈哈哈哈哈…你停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哈哈哈哈哈…”小水听到此言立即停手,只见多情不停地喘气,小水心痛地扶着多情的额头…:“多多…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对你的…”“没…没关系…”多情喘着气细声答道…“可是…对不起…其实不是我不能说…其…其实…我也不知道总坛在哪…我是在分部接到暗杀任务的…”小水傻了,是啊,以往自己不也是在分部传武的么…低叹一声,便给多情解了绑:“哎…你回去吧…你不知道对阿诩来说也没用…”小水很痛苦地蹲在地上,抱着头…似乎滴下点点泪水。多情勉强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小水,心里也是一片茫然。
 似乎做了什么巨大决定,多情对地上的小水道:“小水哥哥,我……我可以留在这吗…?”小水惊讶地抬起头:“你愿意留在这?”
 点头。
 “你愿意忍受那只雷老虎的凶气?”
 点头。
(阿诩:小水你TM说谁是雷老虎!!!)
 “你愿意跟着我们,即使是刀山火海?”
 点头。
 “你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多情猛地扑上来,“只要小水哥哥在,我什么都愿意!我只要小水哥哥陪我练武,教我武术!只要是可以陪在哥哥身边,我什么都愿意!”“真的?”小水看着怀里的小女孩…“真的真的,你走了四年了,我不想再不见你四年。你可知我多想你?小水哥哥,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多情红着脸,挂着泪,但是无比坚决地说出这句话。小水笑了笑,哎…这丫头…抚了抚多情的头发…“好好,既然你什么都愿意…我当然可以让你来陪我啦…阿诩的话,能理解的能理解的~”(阿诩:喂,别把我说的这么伟大…)
 “真的?!太好了…!”多多往小水怀里又是猛地一阵撒娇…哎…这可爱的丫头…低下头看见一双可爱的玉足尚未着袜,不禁阴阴笑道:“多多,你可说了什么都愿意的哦…”“嗯…”“那好…坐下…乖…”多情很听话地坐在地上,“双脚伸直,趴在地上…”多情一一照做了…“嗯…然后…”不等话说完,突然把多情的脚一把拿起…又开始挠了起来:“嗯…开始笑吧~”
 “嗯?阿…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哈哈哈哈哈小哈哈哈哈哈…小水哥哈哈哈哈哈哈哥…我怕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
 “呵呵,只是让你多笑笑嘛~看你笑的样子,多可爱呢~”
 月光一丝丝迸发柔美的光芒,房间内…却充满着因情而叛的美丽笑声…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