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我和泰拳

向下

我和泰拳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2, 19:39

很多人都认为上了大学之后爸爸妈妈就不会管自己了,可是其实呢……

“好了!大林不要再玩了,你都玩一天了!……老公!你也不管管儿子……喂老公!……老公!!…………宇寒!!!!!”
“啊?!唉,来了来了!咋了老婆?”
“老公,你也不管管你儿子,你瞧瞧,都一天了,就坐在电脑前,眼睛都玩坏了!儿子是俩人的,你什么也不管!!”
“嘿嘿,好老婆,咱们儿子多懂事啊,学习累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就让他玩玩呗”
“你!……行!我不管了,老的小的都一个德行!哼”
“哎呀,老婆,别生气啊!大林,你看你妈妈生气了,快别玩了,休息休息,眼睛该玩坏了……哎,老婆,你别走啊,老婆~老婆~~叶子~~~~”
“哎呀,老爸老妈,你们烦不烦啊,好不容易休息两天,你俩就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再玩五分钟就下了!”
“……”
“大林,你怎么这么跟我和你爸爸说话?宇寒,你看看你儿子现在就开始闲我们烦了,以后还不得造反!”
“就是啊,大林,不要这么说,这都是为了你好,啊对了,老婆,一会我要出去开个会,晚上不会来吃饭啦,不要等我了!”
“你!……行了,走吧,我不管了!”
“嘿嘿,老婆~~”

唉……真烦啊,这就是我的老爸,老妈。好了,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宇林,男,17岁,喜欢电脑游戏,弹吉他,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七十公斤,不喜欢运动,不喜欢户外活动,极度讨厌暴力,老爸宇寒 41岁 公司经理,老妈叶青 37岁 家庭主妇。别看我才17岁,其实我已经是一个大二的学生了。什么?怎么上大二了?嘿嘿,学习好呗,其实是被老妈老爸逼出来的,别的人像我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翘课打电动呢……我呢,只有周六周日才有时间玩玩游戏,还要被老妈碎碎念。其实我并不宅,只是不喜欢出一身臭汗而已,看着操场上的同学们玩篮球的时候我就很烦,一个球而已,抢来抢去的,搞不好还要伤了手伤了脚,伤了脚还可以,要是伤了手弹不了吉他,我一定要被憋死了。我关了电脑,拿起了吉他,慢慢的弹了起来,老妈坐在另外一个屋子里生闷气。我边弹吉他边想,嘿,老爸和老妈真是互补啊,老妈是一个极其强悍的女性,而老爸却是一个看起来很软弱的老头子,老爸经常在外面应酬,回到家里总是醉醺醺的,老妈就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但是他们夫妻关系确很好,老爸总是让着老妈,不过奇怪的是,老妈每次要使用暴力的时候,老爸只要伸出两根手指钩钩,老妈就像看到暗号一样,收起了怒容。也许这是他们老两口的什么秘密手势吧,算了,也轮不到我管。我现在其实很郁闷的,因为明天本来我的乐队要在学校演出的,可是贝斯手却在周四突然消失,周五接到通知,他休学了,给他打电话也不接,我们其余的这四个乐队成员急的团团转,周一要演出了,这可怎么办,最后没办法,只好咬牙放弃了这次演出,我们的鼓手是个女孩,比我大几岁,和我一个学年,周五的晚上听到要放弃演出,竟然偷偷的哭了,她可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她很看重这场演出的,因为她的哥哥和嫂子本来是要来看她演出的。键盘手是个很痞子气的老哥,留个披肩发,满脸打的全是洞,总是自称自己是视觉系,这次决定放弃演出,给他气的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抽了一整盒烟,要在平时,按照他那臭脾气,早就暴跳如雷了,怎奈何贝斯手玩人间蒸发,他脾气无处可发,看他的意思是想找几个哥们出去打架出气。主因吉他手是一个个子不高,皮肤黝黑颇有些瘦弱的大哥,不抽烟,不喝酒,不调戏女生,很沉闷,很低调的人,唯一的爱好就是修理各种乐器,他跟那个消失的贝斯手是把兄弟,这次的消失事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反应,作为队长的他在决定了放弃演出的时候也依然看不出来有什么喜怒哀愁。我作为节奏吉他手,加大家的老弟,自然郁闷也只是在心里,没有拿到明面上。我还在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我连忙拿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马上来了精神,是贝斯手王迪,我接起电话劈头盖脸的就说道:“老哥,你去哪了,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都决定放弃演出了,你……”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听起来极度虚弱的声音:“救……救我……嘶…………我……嘶……我在……嘶…………”接着就断线了。我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忙又拨了回去,那边就关机了,我傻在那了。缓了两分钟,急速给队长主音吉他阿俊打了电话:“喂,喂,俊哥,我是大林,刚才,王迪给我打电话了,我听他说救我救我,然后就断线了,然后就关机了,怎么办啊,报警吧。”我一连串的疑问之后,那边只是缓缓地回了一句:“先别……”这种稳稳的态度依然体现在他身上,他继续说:“你今天回学校来,我找你有事……”“哦哦,好好,我现在就回去,等我……”我隐约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我急急忙忙的穿好了衣服,老妈看见我穿衣服马上急道:“你干什么去?这么晚了!”“我回学校,学校有点事。”“学校不是放假了吗,什么事,是不是要跑出去上网?”“哎呀老妈,我真的有正事,你就别管了”“不管不管,看我以后真的什么都不管你了,你不吃饭了吗?”“哦,不吃了,我去学校随便吃点就行。”“哎,你爸爸不回来,你又出去野。”“好了老妈,我真的有正事,我走了啊!”“儿子,注意安全。”“好的老妈!”就这样,我急急的出了家门,奔赴我的学校。

一路上,我在想,事情来的实在太突然了,而且我觉得非常恐怖,难道王迪被谁绑架了?万一要是真的,为什么队长显得那么冷静,就算他是这种个性也不会冷静的如此过分啊,我的思绪很乱,算了不想了,到了学校,见到队长阿俊自然会明白。

傍晚的大学校园是浪漫无比的,一双一对的抱在一起狂啃,我早就习惯,并不偷眼去看,其余落单的学生也个自走自己的路不理会那一双双火热的嘴唇和乱摸的咸猪手。来到阿俊的寝室,我见他一个人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眼睛里尽是凝重。“俊哥,我来了……”“坐吧,柜子下面有可乐。”“哦,我不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别急,小静和老曲马上就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商量。”“静姐?这和她还有关系?要说和曲哥有关系,我还相信,静姐怎么也扯进来了?”“……”总是这样,他不说话了。空气凝结了五分钟,门被猛的推开,一个人狠狠地说:“操他妈的,真背,阿俊啊,你说该咋办吧,你……”进屋的是老曲,我们的痞子键盘手,这么说话是他的习惯,可是他这次一眼看见我,猛的收住了声,愣了半晌道:“你,大林,你来干屁啊?阿俊,他咋在你这呢?”“你小点声,再吵就全世界都知道了。”队长阿俊冷冷的道,老曲看了看阿俊,又看了看我,不支声了,点了颗烟抽了起来。过了一会,阿俊突然说“走,下楼,小静来了。”“哦……”我应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余光却看见阿俊狠狠地瞪了老曲一眼,老曲竟然缩了缩脖子,一项号称打架无敌的老曲竟然被阿俊一个眼神盯得缩了脖子,不过我现在脑袋里的疑问太多了,并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

来到楼下,我就见到小静的纤瘦的身影立在一棵树下,看这戴着眼镜的甜甜的女孩,谁也想不到她会是一个乐队的鼓手,而且是狂野派。“静姐!”我打了招呼,可是小静看见我之后也是猛的一愣,然后非常不自然的回应了一个笑容:“啊,大林啊,你……你怎么回学校了?”“是我叫他回来的!”队长阿俊说道,“这说话不方便,走去排练厅。”一路无话,我们径直来到了学校的排练厅。这里是绝对的和外界绝缘的,因为为了不打搅其他校园活动组,我们乐队的排练厅是完全和外界隔音的。阿俊队长让大家坐好了,开始了解释:“这次,我也不想把大林卷进来,不过,王迪刚才给大林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说救命。我猜想,如果其余的事情还瞒着大林的话,他搞不好会报警,这样,小静的名誉就完了。”我听的一头雾水,只见静姐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膝盖里,而老曲则是嘟囔着骂。从来话很少的阿俊又一反常态的继续道:“大林,我知道你是一个嘴严的孩子,既然王迪给你打了电话,而且你也听到他喊救命,这说明我们推测的不错。他被绑架了。”我听了这个消息再一次傻了,硬邦邦的喊道:“绑架?!?!”“你喊个***,傻呀!”老曲骂了我一句,阿俊道:“老曲,你也别叫,他还什么也不知道,惊讶很正常。”回头看了看深埋着脸的小静,又道:“大林,事情发生在上周,小静的家里非常有钱,这个你是知道的吧。”小静的爸爸是个房地产开发商,家资巨富,这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点了点头,阿俊继续说道:“在上周,小静请了三天的假没有来上学,其实她……你看看这个先。”他把手机递了过来,这个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小静忽然抬起了头,喊道:“不,不要……”阿俊犹豫了一下,道:“小静,相信大林,他既然已经察觉了这件事情,最好让他全部知道了的好,要知道,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好奇心是很强的,如果被他自己搞出什么情况,不光对你,对他也会有危险的。小静咬住了下唇,脸憋的通红,犹豫了半晌,把挡住的手缩了回去,眼里好像转了泪水。她默许了。阿俊把手机递到我手上。我接过来纳闷的看着屏幕,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段视频,一个被绑成大字型女孩在一张床上不停地扭动,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那女孩被蒙着眼睛,可是我却确凿的肯定,那是小静。这时候,从屏幕边缘走过来两个人,也是蒙着脸,那两个人来到了绑成大字型的小静面前,视频里的小静吓的哭了出来:“你们要做什么,快放了我,不要伤害我……”其中一个蒙面人说道:“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想和你老爸借两个钱花花,顺便录个电影给你老爸看看,来,大小姐,别哭了,笑笑。”那男人说着把手就伸向了小静被拉开的腋下,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两下,视频里的小静被这一戳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且马上叫道:“你们要干什么,别碰我,很痒的,啊哈哈……”身在那种情况的小静竟然笑了出来,可见她是如此的怕痒,这点我是知道的,小静虽然是个坚强的女孩,不过从小娇生惯养,身上的痒痒肉是超级多的,她一直把我当小弟弟看,有时候我和她闹,趁他练鼓把手举得高的时候,我猛的把手塞进她的腋下,她就像抽筋一样,瞬间一声尖叫把两只手臂狠狠地夹住,而且把我的手也死死地夹在里面,就这样,我不动,她也不敢动,只是颤抖的笑,也不敢大声说话,我一般都先开口:“静姐,请我吃肯德基行吗?”她绝对会狠狠地点头,浑身还是颤抖,我还会说:“姐姐,我过生日送我一把新吉他吧。”她也会狠狠地点头,然后我就说:“啊,太好啦,姐姐,你高兴吗?”她依然还是狠狠地点头,双臂依然狠狠地夹住我的手,不敢动,我就继续说:“姐姐呀,你那么高兴,咋不笑笑呢。”我明知道她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因为她一动,就相对的我的手在她的腋下动,她绝对受不了的,这个时候,她会轻轻地哼哼笑两声,不敢大声笑,我往往在她刚刚小笑两声的时候,瞬间在她腋下乱挠一通,听见:“呀哈哈!!!”一声尖叫之后,并且她瘫倒在地上的时候瞬间跑出排练厅,任凭她在身后大喊骂我小流氓。可是视频上,她的腋下是一点点的防御也没有,就这样被其中一个黑衣人慢慢的折磨着,视频里的小静已经受不住笑声了,哈哈大笑的求饶,手机里传出的大笑声和我身边的小静的哭声混杂在一起,听起来是如此诡异,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蒙面人走到小静的一只脚的跟前,脱掉了她的靴子,扒掉了她的白袜,露出了雪白的一只脚丫,而另外一个黑衣人一只手边搔小静的腋下,另一只手却一个一个的解开了小静上衣的扣子,我绝对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可是视频就到此为止了。

我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不明白,静姐被人抓住拍了视频是要勒索她爸爸,可是王迪是为什么被绑架的呢?王迪的家里并没有什么钱啊。我抵还了阿俊的手机,阿俊

沉默了一下,道“你一定很奇怪,这个视频和王迪的绑架有什么关系吧,是这样的,王迪和小静在高中就是同学,而且他暗恋她好久了,不过只是一直没有勇气表白而已,这小子

一项很胆小。在通过某个手段得知小静被人抓了拍了不雅视频之后,他气的要命,不过他没有能力和那些绑匪硬碰硬,但是那小子黑客技术非常的高端,他利用网络给那个存储视

频的电脑的视频文件夹加了密,这密码是不可逆的,所以那边的绑匪也解不开,流出的视频也只有你看见的一点,自然也无法勒索小静的父亲了,气急败坏的绑匪一定查出了王迪

的现实中情况,并且抓住了他逼问密码……”老曲忽然说:“王迪那小子就是个笨蛋,我已经找我社会的哥们去查这帮狗逼藏在哪了,妈的,别让我挖出来,让我找出来,非给他

脑瓜子干开瓢不可,妈了个逼的。对了,阿俊,咱得赶在他父母报警前找到他,不然闹大了弄不好视频曝光不说,那小子还被撕票个***的了。”阿俊道:“是啊,我打听到,在

火舌酒吧地下室里来了几个可疑的家伙,好像还押着一个人,搞不好那就是……”小静忽然摸了一下眼泪,道:“好像,好像不是酒吧……因为那……我被抓的那里很静,不像…

…不像是酒吧……”阿俊正色道:“这个我知道,视频里并没有其他的杂音,所以应该不是一个地方,他们现在换了窝了,总之,先查查看。出发,小静,你就回家老实呆着,等

我们消息。”“我……好……你们注意安全……”老曲说道:“大林,你跟小静一起走,别的事别管了,手机一直开机,我们用你就给你电话了。”我连忙道:“不的,我要和你

们一起走。”我的冒险细胞极度膨胀,可老曲突然喊道:“你别跟傻逼似的,让你和小静走是让你保护点她,赶紧他妈走。别逼我削你啊!”“啊啊,好好,别削我……”老曲可

不是说笑的,他可不是惯孩子家长。就这样我们分手了,我和小静走,老曲和阿俊去酒吧调查。

走在送小静回家的路上,我们俩都默默无语,小静突然说:“大林,我害怕……怕王迪会有危险……”我想说,肯定有危险啊,明摆着的。可是还得安慰说:“没事的,老曲绝对

搞的定的,有他就可以了,你别担心了,而且王迪别看平时软软弱弱的,其实也很男子汉气概的!”“我知道……”又是一阵沉默,我们走进了一个小巷,那是必经之路,过了小

巷,往左就是我家的方向,往右就是她家的方向,当然我要先安全的送她到家。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阴影下窜出两道黑影,我第一反应,不好,有人劫道!果然,其中一个

径直冲向小静,另外一个冲向我,我一下子毛了,不知所措,冲向小静的那个人一把抓住了她,而冲向我这个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眼前瞬间一黑险些晕倒,一下子跪在了地

上,小静吓得惊声尖叫,那个人拉着小静就要跑,我强忍着痛和恐惧站了起来,抓住了刚要跑的那个踢了我的人的肩膀,那人见我站了起来,马上回手有是一拳,这一拳正打在我

左眼上,顿时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头晕目眩的我觉得自己要完了,一瞬间,我真恨自己平时怎么不好好锻炼一下,这个时候连个女孩都保护不了。男性的自尊,和老曲阿俊

的约定,让我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这家伙跑了,要保护小静,可是我只有捏住那人的裤脚的力量了,我的那只还能看见东西的眼睛看见的是小静被那人拉着越走越远,我想喊,

可是我拉着的那个人,疯狂的用脚踢我的头,我意识慢慢的模糊了,就在我感觉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挡住了拉着小静的人的去路,那身影好眼熟啊

…………老……老爸?!……老爸脸色通红,一定是刚刚应酬结束在这里碰上了我们,可是……老爸……危险!我喊不出声,而且再也抓不住那人的裤脚了,那人甩脱了我,冲去

了小静那边,我慢慢的爬向老爸的方向,我听见老爸说道:“喂,你们干什么啊,抢劫!!我要报警!识相的赶快放了那姑娘!”老爸呀老爸,你真是迂腐死了……你会被伤害的

,会死的!老爸,快跑啊……一股保护老爸的信念战胜了身上的痛楚,我咬牙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挪向老爸那边的方向,那两个人一前一后围住了老爸,其中一个手里抽出了一把

刀,我吓死了,小静也早已吓的昏厥过去,那人把小静摔在一边,也抽出了刀,不好,老爸要死了……我完全不敢动了,生怕一动,那两个男子会刺向老爸,我该怎么办,我该怎

么办?就在这个时候,老爸忽然做出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把手放在大腿内侧抓住了裤子的两边猛的一扯,撕拉一声,西裤的裤裆被生生扯开,老爸笑了,那两个人愣了,接着,

那两个人猛的一起刺向老爸,我还没回过神来,看到这一幕,惊惧的刚要大喊,就在这一瞬间,只见老爸侧过了身子,双手猛然由上至下的落了下来,打在两个人出刀的手上,那

两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还击打的连身子都像前一倾,就在这个时候,老爸突然弹了起来,两条腿横着拳了起来,用两个膝盖狠狠地击在那两个劫匪的下巴上,两个人前倾的力量再

加上膝盖向上的力量,那二人一下子飞了起来,老爸落地,他们才落地,鼻口冒血,一动不动了。我看着老爸,再一次的傻了,我的这一晚过的实在是……太神奇了……我不敢相

信,站在我面前这个中年人是我的老爸,平时看起来有点傻傻的老爸,原来还有这么一手。我再一次支持不住了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老爸赶紧上前扶住了我,我勉强抬起头看

着老爸“老爸……”“大林,啥也别说了,我现在带你去你歪叔的诊所。”“……”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歪叔的诊所里的床上了,身边站着的是云婶还有他们的十六岁的女儿郑晓雯,我的头好疼啊,我恍惚的好像感觉云婶在给我喂水,一杯清凉的水下了肚

子,我的精神为之一震,我问:“云婶,我老爸呢?”云婶笑笑说:“他呀?他没事,他和你歪叔在大厅谈事呢。”“哦”我听了放心了不少,忽然间,我想起了小静,连忙又问

“云婶,那个,那个女孩呢?”小雯说道:“和你一起晕过来的那位?她刚才醒了,我妈妈给她打了镇静针,现在在我的屋子里睡觉呢。林哥,她和你啥关系呀?”这小丫头和我

从小一起长大,性格极其的调皮,总是喜欢作弄人,幼儿园的时候,不是在我的鞋子里放石子,就是在我帽子里放沙子。上小学的时候,在我后背上贴乌龟的画,我悲剧的背着那

画在学校呆了一天……后来上了初中更是变本加厉,这丫头不知道从哪听说的坏招,竟然在我家里挂着的我的内裤上抹了一整盒清凉油,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穿上了,结果上学路

上,我走了一半就走不动了,体温把那清凉油融化开了,我就再次悲剧(不知道什么感觉的,自己试试去)…………其实我狠狠地学习跳级念大学也是为了躲开她的追击。我见她

问我关系,也许是误会了,不过,我不愿意给这个小魔鬼解释,我就说:“关系?你猜什么关系呢,我这么晚和她在一起走,就是这种关系啦!”小雯听完,小嘴奴了起来,伸手

掐住了我的脸道:“好哇,我就知道,你上大学一定会有一些老女人勾引你的!”我道:“怎么啊?你怎么这么大反应,和你有啥干系?”小雯听了,连忙缩回了手,哼了一声,

鼓起了腮帮,一双大眼睛转了泪水,带着哭腔道:“好!和我没干系,我,我走了。”云婶叹了口气:“这丫头……哎,大林,今天你不是休息么,这么晚和个女孩走夜路,那是

你女朋友么?”我答道:“哦,不是,是我们乐队成员,你应该见过的啊。”云婶挑了挑眉:“啊?她?她是那位打鼓的女孩么?”“是啊,怎么,不像么?”“哦,真的是啊,

我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她戴了眼镜,而且,舞台上的她比平时疯狂不少啊。”我笑了笑:“是啊,她只要一坐在鼓前面,好像马上变了个人,不过平时的她可是很文静的

,她的名字就叫静。”云婶略一沉吟,道:“大林,你今天很危险啊,你这么弱,看着真像你爸爸以前的样子。”云婶这一说,我顿时想起来了,是老爸用一招很凌厉的招式把两

个抢匪打趴下了,我马上就问:“云婶,你知道吗,我老爸今天好像被什么神仙附体了,他一瞬间就打趴下两个坏人,可是平时他总是笨笨的,也总被老妈骂,做事也丢三落四,

可是今天……”云婶打断我道:“好了,既然你看见了,就告诉你吧。你别看你爸爸这个样子,看起好像嬉皮笑脸的笨大叔。他可是一位空手道高手啊,就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呢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爸?空手道高手?我不信。”云婶皱起眉头:“那你说说,这次怎么回事?你老爸要不是及时赶到,你哪还会这么幸运,只有点外伤,你还不让

人踢死啊。”我回想起了当时老爸的动作和表情,那时候,老爸主动撕破了自己的西裤的裤裆,那一定是怕紧绷的西裤会影响他的动作,而且当时老爸确实笑了,笑的很威风,和

平时讨好老妈时的表情完全不一样。难道……老爸真的是一位隐居的高手?这时,看我发愣的云婶继续说道:“奇怪吧?呵呵,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在你爸爸妈妈刚认识的时候发

生了许多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你老爸没见到你老妈前的样子,不过呀,你身体要比你老爸当时结实多了。唉……”云婶一声感叹继续道:“时间过的真快啊,那时候现在想起来

都很刺激呢,大林,你不知道吧,不光你老爸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就连……”云婶还没说完,忽然砰的一声,门开了。是歪叔和老爸。老爸带着关切的表情走到我身边:“儿

子,怎么样啊,好点了没有……”我仿佛有些不认识老爸了,真不敢相信那时候瞬间打到两个抢匪的中年男子就是现在站在我枕边的老爸。我答道:“哦,没事了,就胳膊有点疼

。”说着,我爬下了床,老爸急道“你还没好呢,干什么去。”我说:“我去看看静姐,她这次吓得不轻。”说完,我转身就往小雯的屋子里走,走了两步,我又转过身来对着老

爸一笑:“老爸,打的漂亮!”说完,我就走出了这个屋子。老爸还想说什么,却被歪叔给拉住了,我隐约听见他好像对老爸说:“年轻人的事,你就别管了……”

我来到了小雯的屋门前,忽然好像听见屋子里有细细嗖嗖的声音,我趴在门上听了半天,这声音一直持续,我一开始还以为小雯在换衣服,后来觉得不对,换衣服哪有这么半天的

,我很奇怪就敲了敲门,刚敲了两下,只听见屋里的声音好像突然紧张起来了,好像在换乱的收拾什么东西,我猛地感觉不好,难道劫匪追到了这,要对小静不利?我来不及多想

,一下子推开了门,冲进了屋子,等我定睛一看,屋子里床上只有小雯做在上面,用异常不自然的笑容回应我,身后的被和衣服推起了老高。却不见了小静的身影。“丫头,我同

学呢?”小雯故作镇静:“啊。啊。她啊,她,她去厕所了啊……”我哪能相信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的话,我问到:“你身后是什么!”小雯慌了:“衣服啊,怎么了?”我两步

走过去,一把拉起了小雯,怒道:“衣服?!我看看到底是不是衣服!”我边说边把那些衣服被什么的丢到床下,最后我发现在这些衣服下面有一大卷被褥,用绳子固定住的,我

刚要解开绳子,忽然发现那卷被褥的一头竟然有一双脚伸了出来,脚背白皙,血管淡淡的映在上面。指甲修的很整齐,我一下子意识到了,这是小静的脚丫,这双白皙的脚丫,我

曾经在那视频上看见过。我突然发现,那双脚丫的脚掌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写着字,隐隐看得出,上面写的是:“勾引我的大林哥、别笑、惩罚、诅咒、出声啊……”还有一些画乱

了的圆圈。我心头一惊,觉得不好!赶紧解开了小静身上绑着的被褥!解开被褥之后小静的表情着实吓了我一跳,她张着大嘴,伸着舌头,贴着大腿的手狠狠地在自己的腿上抓出

了两排血痕,整个被褥都被汗水殷湿了,几留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脸上,眼睛里尽是绝望。她大口的出着气,喘息中还带着呜呜声和呵呵声,好像是哭,又好像是笑……天哪,

这么怕痒的女孩刚才是一直被折磨了这么半天,我真恨自己刚才还在门口听了半天,没有能够早点冲进来解救她。我气疯了,猛的回头盯着小雯:“郑!晓!雯!!!!”小雯证

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哎!不管我事啊!谁叫她……她勾引你来这!”说罢,转身就想逃。这个死丫头,搞人也要有个限度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