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水晶的故事

向下

回复: 水晶的故事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2, 20:10

第八篇:人鱼公主
人事浮沉,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三个密友,我、峰和小灵,因时势的变动,而要暂时分开,峰被任职的公司派往欧洲分部深造,为期二年,但我和小灵却没那么幸运,我们的公司因为市度低迷而要裁员,不幸地我俩同在裁员列表中,小灵便索性回乡探望双亲,待时机才回来。只有我独自留在深圳找工作,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终于在一所中型公司找到一份业务助理的工作。

那日,我如常地整理着文件准备下午和客户的会议,这时老板走过来问道:「晶,下午的开会资料准备好吗?」「刘总,都准备好了。」我说道,只见他”唔”的一声,便转身回他的办公室,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的背景,他叫刘杰,40多岁,既是老总,又是营业代表,侧闻他是夫凭妻贵,是与否便不得而知。当天下午跟他一起和客户开了两小时会议,会议中有人提议明天出海玩,我也没留心。但会后,老板忽然对我说:「晶,明天你也去吧!」我咢然:「去…去那里?」「出海玩啊。多些人热闹点。明天…穿好…穿活泼一点,记得带套好一点的泳衣。」他边说边由上而下打量着我,我当时一身OL打扮,一件水篮色衬衣,一袭黑色窄身短裙,薄黑丝和银色凉高。只见他眼神最后停留在我双脚,我感到眼神好像能看透我的薄丝一样。我答应了便离开,但他的眼神却在我脑海徘徊不已。

翌日,我换上一袭橘色时下流行的泡泡短套裙,两条幼小的肩带衬托着我雪白的两肩,配上杏色薄丝和绑带式高凉,相信这装扮应该合乎老板所谓”活泼”的要求吧!我到了游艇停泊区,看见老板正和客户交谈,「刘总,各位,早上好。」我笑着道。他们回过头来,每人(男士们)都起码”定格”三秒,女性的第六感让我知道今天的打扮是成功得分了。我们鱼贯地上了游艇,我们五人(三男两女)和一个司机兼开艇的,这艇也蛮大,分两层,全长相信有十来廿米。不一会已出了外海。

那天风和日丽,我们都换上泳衣,我穿着一袭黄色的泳衣,虽然布料比对方那个女的比坚尼多了一点,但性感度却比她要高,我的泳衣是高义设计,开义位置几及腰际,大露背,在颈后打结。不出所料,我又成为众男的目光焦点,这也难怪,这泳衣的高义设计,令我那本已修长的双腿影得更修长,再衬着我那一点脂肪都没有的小腹和挺拨的上围,不拿100分,也值99.9分吧。我们在甲板开着小派对,吃、喝和听音乐。老板今天也放下了架子和我有说有笑。我们像已没有隔寞了。这时艇内的卫星电话响起,那几位男士在船舱内听完电话后,只见另外两人面有忧色,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些项目出了问题要回去处理,我心想真帚兴,正想跟他们回船舱换衣服,老板对我说:「晶,我们留下,反正你也没什么做。」转头向着那个司机道:「你开小艇(旁边拖着的小快艇)送他们回去,开我车送他们到供应商处,尽量满足他们要求。」心想他果真懂得巴结,但这一来一回最少五、六个小时,还好,时间尚早,他们离开后,见老板在钓鱼,我便把特大毛布铺在甲板上,架上太阳镜,拨好过肩的长发,仰卧在甲板上,吹着悠悠的海风,享受着暖暖的阳光,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睡梦中,见到峰和小灵,他们一人捉着我一脚来挠脚心,我边笑边求饶,但他们无动于中,只是”挠”,我实在忍不住,用力一挣扎,醒了过来。我坐起来,只见老板坐我脚边道:「呵,晶,对不起,弄醒了你。」我望着他:「你…弄醒..我?」「是啊!这水域也没什么鱼。」他笑道:「无聊得很,看见你的足底,想起些往事,童心一起便搔起你的脚心来。」听着他续说往事,原来他自小开始已有搔痒异性的喜好,到长大后,那欲念更什,曾到花街柳卷希望可得到解决,偏生给他挠的不大怕痒,怕痒的却不让他挠。「晶,可以让我搔一下脚心吗?」他凝望着我:「我刚才搔你脚心时,知道你是真的很怕痒。」我道:「哦!你怎知道?」「看反应。况且你在梦话也说自己很怕痒。」「晶,这些事我保证不会有第三者知道….也不会亏待你的。」他顿一顿道:「我公司后台有集团支持,在我这里做,会有前途,在外面现在很难找到的啊。」他连哄带迫的,我嚅嚅道:「那…那…」本来曲起的两脚,慢慢地向前伸出。


见他大喜过望,但其实我内心不知怎地萌生了抗生了抗拒感,同样伸脚给挠痒,像以前峰说”把小脚给我”不到半秒我已把脚伸到他面前,但现在同一个动作,却像是漫漫长路一般。最后我两脚终于伸直并排在一起,他面对着我两脚底坐着,伸出两食指,在两脚心从下而上划了一下,我”噫”的一声,脚趾紧紧地抓起来,第二下从上而下,我”嗤”地笑了出来:「嘻..痒!」第三下从下而上,我已本能反应地把脚缩开。我第二次伸出两脚,又是这样。到第三次,他一碰上脚心,我已本能地缩开。他却哈哈地笑道:「晶..晶,知道你怕痒,哈哈哈….但想不到会怕到这程度,你…你这样,我怎样挠。」他想了一下:「你待一下。」转头走迸船舱下面。不一会,他带来两捆幼绳索。「晶,相信要绑着你才能真正的挠到你。」他先把我两手、两脚绑在一起,让我打横仰卧在近船头的甲板上,长绳的另一端便索着艇两边围栏的支柱下面。

他坐到我脚边,左手按着我两足踝被绳绑着的位置,伸出右手在两脚心轮流爬搔,我的脚趾紧紧地抓起来,一下一下的搔弄,一阵一阵苦涩的滋味潮恿出心头,以前被峰和小灵挠痒时,既是甜丝丝、酸溜溜,再加上小许苦涩,但这时却尽是苦涩难受的味儿,意识上我不想笑,但生理上却无法反抗这搔痒带出的本能反应:「呵…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痒……不…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别…挠….哎..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停…哈哈哈哈哈哈…..饶…呵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饶命……哎…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我两手虽是举过头绑着,但不是拉得很紧,我拚命地扭动着我柔软的腰肢,因为缩脚是缩不了,这是被挠痒时,本能地,能动的地方都会极力挣扎。他见我这样也乐了,搔了百来下,他停了下来,走到约鱼用的工具内取物,回来时手中多了把揩刀。

他坐下来,伸直了腿,把我的两脚搁在他的右腿上,然后用左腿庄在上面,这样我两脚便死死地夹在他两腿之间,他左手执着我两只大脚趾,向后一扳,我心中叫苦:「不要这样…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刮….噫、噫、噫……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饶了…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呵呵….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刮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冰冷的刀锋在我那崩紧光滑幼嫩的脚心肌肤上轻轻地来回刮弄,这时一阵酸一阵苦的滋味不断地由两只脚心传上来,我上身扭动得更厉害。「哈哈!想不到今天渔获大丰收。」他边刮边笑道:「抓到一条美人鱼。」「….嘻嘻嘻嘻嘻嘻嘻….鱼..什么..呵呵….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唔…别再….咳….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见我有点气促,便停下来让我歇着,「什么…什么…鱼?」我喘着气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人鱼。」他笑着:「你啊!刚才不是扭得活象一尾脱了水的人鱼么。」说罢便继续施为,本来被刮脚心已叫我全身酸软,再加上腰肢不断扭动,被他这样再轻刮百来下,我已无力再扭动,由吃吃地娇笑变成断续地干笑了。

他放开了我双脚,却把我的身体往下一拉,然后骑坐在我的大腿上,一脸严肃地:「晶,你是不是有被绑着来挠痒的经验。」「你怎知..」我被他忽然这样问,我当然不说:「..怎会有呢!」他用古怪的眼神望着我:「你还是乖乖的告诉我吧!」「没有…哎…不要,好痒…」我还未说完,他已用手指沿着那开高义泳裤边沿来回划着,我心想这可要我的小命了,因为盘骨周边是我和小灵的死穴 (见 水晶的故事 – 第六篇 : 极乐酷刑),他的手指像弹弦琴般在泳裤两旁轻快地爬搔着,「噫….好痒…噫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没…呵…没有…哎哎…….嘻嘻嘻嘻嘻…..别挠…..嘻嘻嘻嘻嘻嘻……….」我求饶道。我的大腿被他压着,兼且刚才被他一拉,我举过头的两手被绳拉得紧,全身笔直地不能动,更莫说要扭动腰肢了,「这里很痒吗?」他笑着说;「再不说,我可大刑侍候啊!」他用拇指和食指钳着我两凸起的盘骨,慢慢地捏揉,「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哎…好酸……..别搅呀…呀……..哈哈…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阵阵的酥软叫我由小腹至大腿麻软,况且早前喝多了饮料,那酸麻的感觉更什,快要忍不住了,偏生这时候给他找到我的死穴:「……好酸…..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辛苦……哎….忍…不住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哎…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招啦….招啦…..」

他停了手,走到我头顶,跪骑在我两臂上,把我的头捧起少许,然后两膝一夹,我的头便枕在自己两臂上,我道:「你这….」「我过来慢慢听你说。」他说着把两手伸到距离我腋窝几公分的位置笑道:「若果说得不老实,我便…哼哼」手指做出搔痒的动作。我便把以往有关峰、小灵和我之间的事告诉他,但当他发现我有隐瞒便即搔我的腋窝十来秒,直至我把整件事全告诉他,他才放我。原来我已被他绑着挠了两个多小时,我进了船舱,换过衣服,便在甲板上和他并排坐在沙滩椅上。他道:「你今天的装扮好可爱,仿如小公主一般。」我笑了一笑道:「哦!一时是鱼,一时是公主…..」他顿一顿道:「你是我的”人鱼公主”….」继道:「下周有个新项目给你跟进。」我”哦”了一声。他道:「项目是下周末来我的别墅好吗?」我答道:「让我考虑一下。」

我实在太累了,昏昏地睡着了。至我醒来时,已是黄昏,他的司机已回来,我们回到岸,吃了晚饭便送我回家,临走时,他对我打过眼色道:「晶,别忘了下周的新项目。」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水晶的故事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2, 20:05

第一身自白
事源于一次机缘,在QQ上认识一个网友(名叫”峰”),经过了大半年的视频交住,觉得他幽默风趣,思想前卫,是”海龟一族”,不单外型可以,还在外贸公司工作,收入稳定……。一晚,我们如常的在网上聊天。谈到一些有关挠痒的话题,他说挠痒这玩意,有外国也不是什么一回事,还介绍了几个具规模的挠痒网站给我。上过那些网站,发现外国人在这方面的思想真的比亚洲人开放得多。我天生便极之怕痒,有时在网站上看见那些女孩子被不同方法来挠痒,令我既惊讶又迷惘,心想那滋味是痛苦还是刺激呢?有时居然幻想着我就是那女孩会是怎样的光景……

人事浮沉,因公司倒闭失业了!刚满21的我,没什工作经验,学历又不特出,两个多月还未找到工作。那晚正和峰在聊天,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到他那边(深圳)发展,我想也未尝不可,经过他的安排和介绍,我终于从老家踏上这人生新一页的旅程。

来到深圳市,工作在一船务公司稳下来,住在一小区,与峰同一单元的一房一厅的小单位,而他则在两房一厅的单位,我经常到他那边吃饭聊天。不时也会聊到挠痒的话题,相方认识深了,有时说到兴起,他伸手捏捏我的腰或在梳化上搔我的脚底,我只会本能地缩开或逃跑,但却没觉得反感。有一晚,我在他那边一起上网,刚上了个外国的挠痒网站。他对我说:「晶,你想不想试一下这样子。看你不消三秒便笑死。」他捉挟地笑指着萤幕,只见一个外国女子被紧缚在一具像老虎櫈的架上,正被一男子挠脚心。我反驳道:「哼!这可唬吓不了本小姐,你有这个架子才跟我说吧…」「有的话,你可要乖乖的坐在上面去啊!」「好呀!我才不信呢,你有的话,我就任你处置。」「一言为定呵!」「一言为定,我不会反口的。」心想,这东西那有这容易搅出来,何况这工具绝无可能随便在任何商场买到吧!过了几个星期,我已把这事儿压根儿忘记了。

那个周末的下午,我们到商场买了东西回他那儿做晚饭,那天天气有点热,我只穿一件白色无带露肩的上衣,一袭粉红色蕾丝花边短裙和肉色长siwa。回到他住处,我把高跟凉鞋脱掉,开了空调,我们一边聊一边做晚饭,到吃过晚饭时,已是傍晚时候。他突然表情古怪地对我说:「记不记得前几个星期你答应过我什么…」我呆呆的看着他,傻笑道:「答应什么?嘻嘻,样子怪怪的,干啥!」「你跟我来。」说着,拉了我的手到另一房间门口,这房平时是放杂物的,也很大,我只看边里面一次而已。

他开了房门,亮了灯,一瞥之下,叫我呆呆的站在门前,在房中央,正是那次在网上见过的老虎櫈,手功可与网上见到的媲美。峰跑到那老虎櫈旁笑嘻嘻道:「看,我的设计比老外还要精细,全有软垫护着,保证舒服。」我脱口说:「不。。不是吧!你自己做。。。这东西」「正是,哈哈」峰满足地自夸:「忘记告诉你,我以前修读机械工程,这东西只是小儿科来。你可得守信用,来、来。。。」他走过来拖着我到櫈边:「怎样?答应了就不容反悔咯!」这情景令我惊讶不已,思维絮乱,意识久久未回复过来,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我让他……..(待续)

第二篇:丝丝入扣
。。。愿赌服输,我只有乖乖的坐上那櫈上,与其说是櫈,倒不如说是一个L形的平台。我倚着笔直的背靠,双脚平放一起,笔直的向前伸展。峰用毛巾把我两脚踝包卷起来,然后用棉绳捆在一起,膝盖位置也是一样的方法捆着,然后再用另一组棉绳把膝和脚踝固定在櫈上。我看见在双脚的位置,有一块横装长形的板块,中间有个长椭形的凹窝,四角位置却有四支幼长带镙纹的铁支竖立着,我两脚跟便陷在那凹窝之中。我问:「峰,那些铁支做什么的?」

他笑着答:「这个嘛!一会给你个惊喜,等一下便知 – 味 – 道。」我心想,这一下可惨了,那些东西在,我两脚的活动范围便小了。只见峰走到我旁边,要我把两手笔直的举过头,把我的长发分别拨到胸前,再用上面的皮扣把我两腕扣在一起,我听到“啲、啲。。。”,原来有机关把皮扣带高,峰又拿出毛巾,如捆脚的方法把我两臂笔直固定在背靠上。「怎么样?不会疼吧?」峰问道,我顿了一顿:「还可以。。。」说实在,除了全身紧贴在这L形的櫈子上丝毫难动外,也没有任何因被绑而觉得疼楚的感觉。

峰走从旁拉过一张小圆椅子,坐在我双脚前面,他注视着我那双被肉色siwa包裹着的脚掌,知道他想搔我的脚,也知道我是无法避开他的搔痒,但本能地把脚趾抓起来。他故意戏弄我,伸出两食指,作势挠我脚底,虽然还未碰到脚底,但脚心却已有酥酥软软的感觉。他两手先在脚背爬搔,虽然脚背不比脚心怕痒,但对我来说也很痒,只搔了两下,原来抓紧的脚趾因痕痒而本能地翘起,古惑的他马上改变攻势,手指马上挠在脚底上,我“嘻”地把脚趾缩起,他?手一?搔脚背,?手一?搔脚心,我两脚的活动范围极少,被他这样戏弄,脚掌一前一后摆动着,而脚趾却一张一缩地蠕动,我笑着求饶:「嘻嘻嘻嘻嘻嘻嘻…..唔…哈哈哈哈哈..峰…哎..哎,受不…了..鸣…,放过..哈哈哈哈哈哈….放….我…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我两脚掌如脱水的活鱼在他手上活崩乱跳着,这不单痒,我可给累死了。这时他两手各握着脚背,拇指隔着簿簿的siwa搔着足底,我己极力把脚趾抓起,令脚底皱起,但那种痒仍叫我难受。「哈哈哈哈哈…峰…呵呵…哎..哈哈….停…唔唔,受不了…嘻嘻嘻嘻嘻..呵..嘻嘻嘻嘻嘻……」我死命地挣扎,但始终跳不出他的十指山。

「晶,你这样动着,怎算被挠!」他说着停了手,我也停下喘息着,只见他从旁拿来一块木板,大小和设计跟托着我脚那块一样,只是四角位置各有一孔。他往我脚上一放,四支铁支刚好穿过另一板的小孔,脚趾刚好顶着板上的凹窝,峰用?手一?把板压下来,另?手一?拿了四只镙母把板上紧,我的脚趾陷入凹窝中,随着凹窝的孤度,我的脚趾已被反屈压着,和脚掌对成90度角。「峰,不要,这不行,我受不了的。」我哀求道:「这可痒死人咯!」峰却说:「不怕的,你试一下,我会很温柔的。」

他伸出两食指,指头轻轻地来回触划着脚心上那柔滑的siwa,我的脚型是脚心内凹的,这样崩紧的情况下,siwa和脚心之间有一丝空间,被峰的指头这样的来回轻磨,产生了静电,令脚心有如千万根发丝在刺弄挑帚一样。「呵。。呵。。好痒,好痒。。。哎,不。。。嘻。。。不行。。。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救。。。命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饶了我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峰改变了方式,由轻轻的划改为四指爬搔,手指像弹弦琴般在两只不能动弹半分的脚心上弹奏,一时快一时慢,指头隔薄薄的siwa搔挠着脚心,一阵阵的酸痒由脚心传上来,叫我全身也麻酥起来,但脚心隔着那层薄丝,令脚底不会因磨擦而变麻木,所以只痒不麻。「不。。。行,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嘻嘻嘻。。。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我,放过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哎。。。」

峰停下来:「晶,和你玩个游戏,若你赢了便暂不挠你脚底。」他拿了一支电脑手画板用的手写胶笔:「来,我轮流在两脚板心上写字,猜中便不挠。」「不。。嘻嘻嘻嘻嘻嘻嘻。。。。」我还未说完,他已开始在写,每写一个便问是什么,我已痒得快昏了,那猜得中,每次的?案答?都是“不知道”。「不。。嘻嘻嘻嘻嘻嘻嘻。。。。不知道,放过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求着饶:「哎,哎。。。。嘻嘻嘻嘻。。。。。不。。知道,哎,唔唔。。嘻嘻嘻嘻嘻。。。停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峰写了有四十来个字,见我笑得气岱了。他才停下来,他把压着我脚趾的板块彻走:「来,给你按摩一下,松弛一下神经。」我如获大赦,他搓着我脚掌、小腿。然后跨上来,骑坐在我两膝上,他轻抚我两大腿,不时用手指揩帚,虽也令我挺松弛,但那一阵阵酸酸酥酥的感觉,怪怪的,叫我全身骨头也酥软起来。。。。。。(待续)


第三篇:酸酸软软就是我
两只灵巧的大蜘蛛在光滑的小圆柱面上无目的地爬动,偶尔滑倒一旁,便又重新爬回光滑的柱面,不时用爪尖在光滑的表面来回溜滑….,这两只蜘蛛刚好用来形容“峰”的两只轻柔的手,那光滑的小圆柱就是我那双穿着肉色siwa的大腿。因我现时的坐姿加上那袭粉红色蕾丝花边短裙,令我整对修长的大腿全露在外,令峰的两手有着很大的空间活动。指头在siwa表面像舞蹈员般在不同范围做出不同的舞步,有时轻搔、有时急挑、手指不时慢慢的拉刮或抚揉。

我大腿虽不如脚底般怕痒,但也极为敏感,这一下一下袭来的酸痒,慢慢地由大腿一直扩散上到小腹,令小腹周边部位也酸溜溜的,好不难受,两边盘骨更酥软得像快要溶化,这种痒虽不致令我发笑,但那滋味却令我很予盾,这种痒既舒服又难受,口说叫停但心又想继续。「唔..唔..噫…嘻..呀..峰,不..不要,好痒…..呵呵,好酸….峰….停呵,你…噫..讨厌….唔…好讨厌…不,不,好酸…好痒..呵…」我抱怨着。

峰笑笑的望着我:「你真的好讨厌我吗?」「是,好..呵..讨厌..」「好呀!我就让你更讨厌我。」峰边说边移近坐在我双大腿上,他伸手到坐位下的一只手柄,他把手柄圈动,我的背靠便逐渐向后降下,原来这櫈可变成一个笔直的小平台。背靠降到约45度角便停下来,我感到上半身被拉得更崩硬,简直丝毫难动,心想若全櫈放平会怎样?我也不及细想,峰已伸出两手,隔着薄薄的短裙按在我两边盘骨上,拇指轻轻搓着盘骨顶端。

那突来的酸酥感觉,令我全身像被雷殛一样,一阵一阵的酥yang由盘骨直达到全身全一个毛孔。「哎…哎….不..峰..不来喇…呵…呵…讨..厌死…噫….你…哎…..」「好呀!就要你由讨厌变作讨饶。」他两拇指忽然滑入两旁盘骨凹窝的位置,由搓揉变成捏挖,「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喇…..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不讨厌,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讨…唔..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讨饶了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痒这里,痒你胳肢窝好不好?」「…..嘻嘻嘻嘻..哎…不要…那…哈哈哈哈哈….更怕…痒。」「那就继续。」峰继续在我盘骨窝里捏挖。「停..哎…哈…..停呀呀….哈哈哈哈哈….」「给不给痒胳肢窝?」「不…哎…给…给喇…嘻嘻嘻嘻嘻嘻……….」「你说你最喜欢被挠胳肢窝。」「我…不…呵..哈哈哈哈哈….我喜..嘻嘻嘻嘻嘻….欢,喜欢被挠….嘻嘻嘻嘻嘻…胳肢窝呵…..」我说后峰才停下来。

他走到房一边的小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合子,我也利用这空间喘息。峰拿了合子又再跨骑在我大腿上,把合子放在我大腿上,我看到合里放着几条颜色鲜艳的羽毛和两支软毛刷。「不要用这个嘛。」我撒娇道。峰拿着一条红色的硬羽毛在划自己掌心:「为什么不可用?」「不嘛,这东西看下去很痒的。」「很痒吗?那就一定要试一下。」

峰说罢,另一手已拿了另一条黄色的羽毛,他用羽毛尖在我光滑的腋窝内轻轻的慢慢地来回划动。这种痒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因平时我早已死命的把胳臂紧夹在一起,那有被其它人碰过,但此刻非但不能夹起同时也不动,还要把两臂高高举起,但最难受的倒是这束绑的角度,我两膊的关节刚好把腋窝里最怕痒的肌肤挺起来,这令腋窝更怕痒,原理就如脚趾被屈起,脚心崩紧,令其更怕痒。可恶的峰就偏偏用羽毛尖在这小片怕痒的嫩肉上轻轻地划着。「呵….不要….噫噫…嘻嘻….呵呵不行….嘻嘻….痒…痒死…人..哎…..」别少看这两条羽毛,它叫我痒得全身如千虫万蚁在蠕动,每根毛孔里的毛发直竖,全身酸酥发软,长长的秀发酥得像要一根根的脱落一般。「呵….峰,饶了我吧…..好..嘻嘻嘻嘻…痒….」「好,就饶了这个,哈,用另一个。」

峰换了那两支软毛刷在手中:「刚才用羽毛是痕痒,现在用毛刷是呵痒。」一对毛刷便进攻我那双怕痒无助的腋窝,毛刷时快时慢的刷着,「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呵…..救….命…..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笑得无空间求饶了,这样来给呵腋窝可算是最残忍的酷刑。峰刷着我的腋窝有三四分钟,但好像三四小时之久般难过。

我已笑得泪水也流了。峰见状便让我休息一会,自行把合子放好,回来时又骑坐在我大腿:「晶,怎样了?想评价一下今天的经历吗?」「哼!你呀!又坏又讨厌,挠得人家差点小命不保。」峰笑道:「你现不是好好的吗?」「你呀!挠了我大半了腋窝,还不放我,手好累呢!」「哦!求我还这没礼貌,是了,我那里挠你,刚才只是痕痒和呵痒,挠是用手来的」他说着已伸手捏我的腰肢:「看你还敢不敢。」「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别再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峰捏我腰肢,又揉肋骨然后八个指头分别在腋窝里轻快的弹奏。「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知错了呵呵………..不……不敢了..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我由大笑变成吃吃的笑,我已差不多无力再笑了。峰也知我快到极限:「好吧!这次便放过你。」当他解开我的捆绑时,我已全身乏力了。

自此,我们差不多每周都玩一两次挠痒游戏,但每次只限挠一个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这边也认识了新朋友,这段时间,峰因工作经常出差,这次更加要到外地考察一段较长时间。他让我看管他居住的单位。我也不时带朋友上来聊天。其它一个和我最好的朋友,她名叫小灵,比我少两岁,所以也叫我姐姐,而我们也经常在峰的单位吃饭聊天……

第四篇:晶灵物语
小灵,19岁,是我踏足深圳后,除了峰以外,她便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要好的一个,可能是大家的背景相若,因她也是自己一人到这里打工的,在我工作的公司做初级文员,闲时我们经常一起去逛街、吃饭、买东西。两人亲密得如同姐妹一般,最近还一起去那些瑜咖健美班做运动。其实我们的样貌身段也不错,应丰满的丰满,应娇少的娇少,最令我们自豪的就是一双修长的美tui,当我们穿上短裙或短裤和高跟鞋时,我们在街上、商店内的回头率超高,我们一起去做健美就只是要保持这美好的身段……

这天,星期六下午,我们如常在峰居住的单位,放着中级瑜咖技巧的DVD,跟着做一些难度较高的新动作,因天气较热,我们都穿着一龚如泳衣的一件装的背心式的运动衣,而且还开了空调,到中段时间,有个如拱桥一样但比之更难的动作。我试着,先跪坐在地毯上,两脚掌贴紧臀部,双手举高,身体向后慢慢躺下,两腿同时V字形分开。我达到一半的成功,因背和两臂未能完全紧贴地毯。DVD内指导着,若有同伴一起,可以互相轮流帮对方压臂,于是小灵便依着DVD内的指导,拿了张软毛毯,首先用毛毯垫入我后脑和两臂之间,然后她便跪在我头顶臂旁的位置,用两膝一夹,我两条胳臂和后肩便紧贴在地毯上。「晶姐,行不行。」小灵问。我兴奋道:「行。我终于做到中段的难度动作,一会你也试一下。」小灵突然把跪着的两脚jiao迭压在我手肘上,然后坐下来。「嗨!小鬼。你干吗压着我?里面不是这样的。」「晶姐姐,我们是不是好姐妹。」小灵道:「有些问题呵,你老是不正面答复我,现在我要你从实招来。」「你这小鬼,要问什么,放了我再说,哼!」我装作要发脾气。「今天不老实说,就是不放。」小灵笑嘻嘻道:「问题是那房间放着啥来?每次问都不告诉我。」我倔强道:「打死也不告诉你。哼!我会向你这小鬼屈服吗?」小灵俯下身,刚好和我面对着,只是相反方向,只见她眼神古怪笑道:「我知姐姐吃软不叫硬的呵。」

小灵双手往头上一拨,微微卷曲的长发从两侧垂下来,她两手手指各执着一小束发丝,用发丝轻轻在我光滑的腋窝慢慢的来回拉磨,「晶姐姐,痒不痒呵,嘻嘻。」小灵调皮地问。这小鬼的发丝可真痒死人,她帚得又轻又慢,每一下的拉动都叫我痒入心底,那种痒叫我全身发酥,何况身体在这样的摆布下,叫我无从发力,连挣扎半点也很难办到,我好想笑,但不想屈服在这小鬼手下:「小..鬼,快…..噫..放了我….哎,我不…唔….不痒….」我紧咬着下唇。小灵见道:「嘻嘻!姐姐很想笑吧!笑呵!笑出来舒服点.的….好吧!我来帮一下,嘻嘻,就不信你不笑。」她改用小指甲在腋窝里轻刮起来,我再忍不着“噗”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鬼,不….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噫….不,快放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不说?…姐姐,说嘛!!!」小灵一边问,手底还未停下来,继续在腋窝爬搔。她集中进攻我的腋窝,一时轻弹,一时捏揉,这一下接一下的搔刮,那酸痒如巨浪般一个接一个涌到全身上下,「小….鬼…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快…..放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叫着,小灵却不理会,继续施为,我被挠得头脑也开始昏乱了:「小小…哎…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好妹..妹……我呵呵…..说了….」小灵停下来,我便把过去的跟她说,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她对这些事有所抗拒,说不定失去一个朋友。但出乎意料之外,小灵不但没有抗拒感,还似乎对此感到好奇。往后的日子,我们经常因小小的事故作籍口来挠对方,或玩游戏时,输家的惩罚就是让赢家挠。。。。。。

有一晚,我们在玩纸牌游戏,这次规则有点特别,就是输家不单要让赢家挠,而且赢家用什么方式绑和挠,输家要绝对服从,所以我们都集中精神在这游戏中。其实我是嬴定的,因为我在纸牌上做了功夫。最终小灵输了,乖乖的接受惩罚。我命她坐在单人的梳化上,两手举过头,我取了一根长绵绳把小灵两手腕缠绕在一起,绵绳的两端分别拴在沙发靠背下两边的椅脚。小灵两手肘就如勾子般倒挂在靠背顶上。我把另一沙发推到前面和小灵坐的那张拼贴在一起,要她把两脚脚跟搁在靠背上,再用同样方法把两脚绑起来。同时又用另一根长绵绳把她两膝捆在一起,绳的两端便分别拴在两旁的椅脚。小灵撒娇道:「晶姐,这样绑不舒服的。别嘛!」我笑着:「还未完呢!」我拿了一小段绵绳把两只大脚趾绑在一起。「晶姐,不要这样来挠脚」小灵有点惶恐:「这样会痒死的呵。」我心想,这次要好好治她一下,因为她的脚心和我一样,都是超怕痒的。


我拉过一张高椅,面对她两只脚掌坐着,我伸出两手,在她两脚掌前,张牙舞爪般作势挠脚心。她叫起来:「嘻嘻,不行,姐姐,不要嘛!」我还没碰到脚心她已把脚趾尽力地抓紧,我用食指在两片皱皮的脚心上划着,指甲在那起伏的脚心上来回挑刮,只见并在一起的两只小脚掌拚命的左右摆动,小灵边挣扎边笑道:「姐姐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痒…不来喇…..哈哈哈哈哈哈哈….噫噫噫…饶命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灵啊!你这双脚太不老实了,摆来摆去。」我捉挟道:「来来,姐姐替你看一看掌纹…」我左手执着她两只绑在一起的大脚趾,向后用力一扳,两片皱起的脚底立时平滑如镜,我用指甲沿着脚底上的纹路刮着。只见小灵拼命地挣扎,两张沙发也震动起来,但两只被我制着的脚心,却只能微微的颤动。「呵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晶…姐…噫噫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饶命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灵边笑边求饶。我笑着,用指甲在脚心内侧那条深纹来回的刮着:「小灵,你这生命线也挺长的呵,嘻嘻。」因我知道除了脚心外,内侧这条坑纹也痒得极难受的。「哎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这….噫..嘻嘻嘻嘻嘻嘻嘻…这样搅…呀….痒死,那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长命…噫噫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好好。不搅这里」我笑道,然后我把食指和中指形成如鸟爪一样,分别进攻两只光滑的脚心,指甲在那微凹的脚心挑刮,每一刮都感到那柔嫩滑溜的肌肤在微微颤抖,但小灵却反应奇大:「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命……姐姐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姐姐……噫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痒死我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哎…….好姐姐……..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放过我,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继续轻轻地挑刮,心里想着若和她调换位置,会是什么滋味,这样想着,自己的脚心也酸软起来。

我继续施为间,大门突然打开,原来是这里的主人”峰”提前了一天回来,因小灵的笑声掩盖了开门锁的声响。三人都呆着互望,阿峰最先把闷局打开:「原来两位美女光临,怎样了?在玩游戏?呵呵!是不是小灵不乖,要受罚。」峰把行李放在一旁,向我眨一眨眼,笑道:「要帮忙吗?」我和小灵同时回答,只是一个说’要’,一个说’不要’。峰笑道:「呵呵!那我便不客气咯。」到底他帮谁?只见他慢慢的走过来……..(待续)

第五篇 :三人行
。。。「是不是小灵顽皮,那便要好好地惩罚一下了。」峰边道边走到小灵后面:「那么,晶晶,我们确实要把她教好才对。」峰向我打了个眼色,我立时知道他想和我联手对付小灵,只见峰从椅后伸出两手,用前臂压着小灵的上臂,轻轻一夹,令原来也不能动弹的两臂,更是丝毫难动,峰便从容伸出如蜘蛛般的手指,用指头轻轻地在小灵那全暴露在外的腋窝上爬搔,不消半秒,小灵已吃不消求饶:「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峰……呵….饶命..哎…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灵笑得连求饶也没空说。我见状也加入戦围,我蹲在一旁,伸手去捏揉她的肋骨和腰肢,小灵歇斯底里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哎哎哎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的娇笑声充塞着整间房子的每个角落。我两手下移,捏着她的盘骨,用拇指钻入盘骨边的凹位处揉着。小灵叫了出来:「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晶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酸…呵…痒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不……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捉挟道:「好呀!这么没礼貌,不知改进,看我怎样治你。」我停下来,但小灵还是吃吃地娇笑不停,因阿峰还没停,还是那样轻柔的挠着,他这招我领敎过了,当真痒入心脾,因他的指头仅仅触及腋窝内的嫩肉,而且动作缓慢,那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极痒,这种痒不会因磨擦而做成麻觉,可想而知小灵确是痒得难捱。

我从地上拾起一张散放着的纸牌,走在小灵脚前:「小鬼,看我怎样治你!」我左手执着她两只绑在一起的大脚趾,向后用力一扳,两片皱起的脚底立时平滑如镜,「….脚…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小灵惊惶地叫起来。我不理她,用纸牌在那脚底凹陷的地方来回地刮着,见她笑得兴奋,我多拿一张,用两牌的圆角同时在脚心陷入位置刮划起来。小灵被我和阿峰这样的上下夹攻,已笑不成声:「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痒…停..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哎哎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哎……………不敢了…嘻嘻嘻嘻….别.别…..痒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峰都知小灵已痒到了极限,峰向我打了个眼色,我们停下来,只听小灵沉重地喘着气:「你..你们可恶呵。一起来欺负我,我不依了。」我们把小灵松绑,好言地逗她,又保证再不玩这”三人行”2对1的呵痒游戏。后来她也累得摊软在沙发上睡着。

……刚过了中秋,天气续渐转凉,这月除了中秋节,还有另一大日子来临,就是小灵满20的生日,我和峰都答应过她,只要能力做得到,都会满足她的生日愿望。在小灵生日的前一天下午,峰打了电话,约我晚上到他那里,神神秘秘的也不知他在搅什么。那晚我们在外吃晚饭,周围逛了一会便回他那里,全程他都没提过今晚约我的原因,到了他那里,他说房中有些令我惊喜的东西,原来是他重新改良了的”老虎櫈”(见”水晶的故事”第一和第二篇),其实改良后的它已不是櫈的模样,倒像一个人字形的架子,令人仰卧着而不是坐着。「晶,试试新产品,好吗?」峰笑道。我看着这新设计,联想着被绑的姿势:「这东西好像比以前的励害…真的会痒死人呵。」在峰的怂恿下,我也想试一下这新设计的滋味是怎样的。我把外套褪下,剩下里面银色的吊带小背心和灰色短小的百褶裙,我把高跟凉鞋脱下,只见峰呆望我那双穿着黑色siwa的修长美tui,这是他的至爱,我卧上那人字架子上,发觉全身各处都张得开开的人才能乎合这架子的设计。

我双腿分开到差不多100度角,中段位置略高,把背、腰和臀部都托高,幸好全架都有软垫,卧下去倒不觉难受。峰细心地把我两脚固定起来,我感到丝毫难动但却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因那四个固定着我大腿、膝盖、小腿和足踝的带扣全都附有薄软垫,所以只不能动但不会有因绑着而麻痹。他固定好我两脚固定后,走到另一端,把我两手举过头拉在一起,我才发觉原来这部份是向下斜的,他把我的长发分别拨到胸前,拿了一捆透明胶纸(像食物保鲜纸那类),他把我两手捆卷在一起,由手腕一直至上臂,令我两手连上臂也紧紧贴在一起,然后用带扣把两臂固定在架上,峰走过一旁,拿来几块小板子:「晶,看我的另一加强版的设计。」原来是用来压着脚趾的工具(见水晶的故事 – 第二篇:丝丝入扣),但这是一分为二的设计,分别把两脚脚趾独立的固定和紧紧的反压着。做好固定工夫后,峰问道:「这家伙比以前的厉害吗?」「厉害,厉害得多。」我说着尝试动一下也吃了一惊,除了小手指头能蠕动小许,全身上下不但无法蠕动丝毫,更甚的是所有关节都尽数拉张得磞紧,若我不是筋骨柔软,根本就无法迁就这绑法。「晶,等一下,我再给你多一个惊喜。」说着峰己退出房外。


大约2、3分钟后,峰开了房门进来:「晶,你看谁来了!」只见门边有人把头探进来,「晶姐,嘻嘻!」说话的原来是小灵,只见她换了个新发型,一头卷曲的长发,背心、短裤和拖鞋,原来她一直藏在另一房间,她的出现,我意职到他们想干什么:「不行。峰,我们不是约法三章,不再有这”三人行”的呵痒游戏吗?不公平啊!」我心想,一般情况下被两人同时呵痒已很难捱,何况现在被死死的固定着:「峰,你出卖我…」峰摇着手:「没有,没有啊!这是小灵和生日愿望呵。我俩都答应过她,只要能力做得到的便如她愿。」「是的,是的。不关峰哥事,是我要他这样做的。」小灵笑嘻嘻道:「上次你和峰哥一起挠我时,那滋味可又甜、又酸、又苦,所以想晶姐也分享一下,嘻嘻。」我装作有点恼:「今天还未到你生日,如什么愿。哼!」「快到了。我是凌晨时份出生的。」小灵笑道:「这样吧。挠到我出生时间便马上放你,保证咯。」「那你几点出生?」峰问道。小灵望着我笑道:「凌晨4点。」峰听罢伸伸舌头,我却如堕入冰窖中,现在才九时左右,到凌晨4时,岂不被他们痒死。

「不行,不行。峰,救我呀!」我叫着。峰摊摊手,表示已下了诚诺也无法帮我。「行啊!你诚诺过就不可反口咯。」小灵走到我两腿之间:「晶姐,我这新发型好看吗?特别为你而设的。」只见小灵俯下身,伸手把我的背心卷起,露出了腰腹,两手执着卷曲的发丝在我平坦的腹上揩帚,一阵一阵的酸痒从腹间涌上来,那带勾又硬的发丝比柔软的直发更痒,就如千万只蚂蚁在腹上蠕动般,可是我的胸腹因这架子的设计被挺起来,每帚一下都叫我痒入心底:「小..小鬼…唔…好可恶…哎…..好痒……唔…..」我咬着下唇强忍着这难抵的酥yang。小灵的两束发丝,一束在肚脐盘旋,另一束则在小腰拉帚,那种痒怪怪,既难受却又令我有种难描的兴奋,阵阵酸痒传到全身每根骨头,每个关节都酥软得快要溶掉,我不其然呻吟起来:「唔…..痒….好痒…不….啊!痒死我…..不……唔…..」「晶姐,好痒吗?嘻嘻。」小灵笑道:「来来。我替你抓一下,解解痒。」说罢,两手伸到我两边的软腰上爬搔,八只指甲轻轻地爬搔,又不时沾我的小腹。「呵,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小鬼…..唔……..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叫着笑着。「哦!还痒吗?」小灵捉挟笑道:「那就试试这样吧!」小灵两手由爬搔改为捏揉,不但在腰肢上施为,更伸手入我背心内搓揉我侧胸。我半分难动,只能结巴巴地任小灵在我柔嫩的胴体上捣乱:「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痒….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哎,别痒我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得了啦!峰哥,晶姐还痒,你也帮忙替他搔一下,别痒坏了他」小灵边说着但手底并没有停。只见坐在一旁的峰笑着缓缓地先过来:「哈,小鬼,要我帮那里?」我笑着叫道:「…峰..哈哈哈哈哈….你..哎…嘻嘻嘻嘻嘻…怎..怎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帮….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峰摊着手笑道:「今天是小灵做司令官,我只得奉命行事。」「峰哥,我们先替晶姐上半身止痒,其它的稍候再算。」小灵说时望望我的腋高窝的位置。这时峰已站在我右边腋窝旁,俯下身…我不敢想象是什么滋味,我从未试过被两人同时挠痒,只见峰两手上多了两条长若20厘米的羽毛……….(待续)

第六篇 : 极乐酷刑
…..只见峰手中的羽毛慢慢的降在我腋窝上,他用羽毛尖在腋窝上点刺,「峰…不要….呀..呀….」那两根是一种较硬身的羽毛,挠起来比软羽毛更痒,小灵见阿峰用上工具,停了手走过来我右边腋窝:「峰哥,这似乎很好玩。看..晶姐在忍笑。」我正咬着下唇,”唔唔”地忍着不笑,心想这小鬼就是想我笑,我偏不笑。小灵道:「峰哥,要她笑。」「没问题。」峰说罢,由原来的点刺改为刮划,那实在太痒了,很想抓痒,更想把腋窝紧紧地夹起来,我极力忍着,但咀角已忍不住”嗤”地干笑,小灵笑道:「我也来帮忙,晶姐,试试我的新”发刑”,好呗。」

这时变成了一人一边来整治我,小灵用卷曲的长发的发端在右边的腋窝上揩磨,而峰则用羽毛在左边腋窝刮划,「啊…呃..嘻嘻嘻嘻嘻….」我忍不住”噗”地笑起来:「哎,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不….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不….呜…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们这时不但挠我的腋窝,还伸出闲着的手,用指头在我侧胸爬搔,这样挠腋窝可真要命,非但又痒又不能动,最难抵的是两手这样举着,腋窝内那敏感的嫩肉挺了出来,眼见羽毛、发丝近在咫尺的戏弄,偏生动不得、反抗不得,除了痒的难受外,更加感到受尽委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讨…讨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边笑边求饶:「….不行..呵….哈哈哈哈…..够….呃…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惩罚….够了吧..…哎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现在才是开始。」小灵笑道:「峰哥,我们要加把劲啊」峰应了声”好”,他们改变了进攻方法,他们一手的手指在腋窝爬搔,另一手则在侧胸和腰肢搓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只得不停地笑,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我笑得胸口像被大石压着般,我心知不能再笑,但两腋传来的酸痒,令我的口却不能自控的咭咭地笑…

我笑得快要昏去时,他们忽然停下来,原来大厅的电话响起来,峰走出房接听,不一会,峰探头进来道:「我有点事,要拿些文件给我的同事,很快回来,小灵,给水晶歇一会吧,别痒死她啊!」「会的,早去早回啊!」小灵答应道。峰说罢便出门,只有我和小灵在房中,我感到有惊惶,小灵这小鬼古灵精怪,又没分寸,不知会不会想出什么恶刑来整治我。只见她缓缓地走到我两腿之间,「小灵,你想做什么?」我叫道:「你答应给我歇一会的啊。」小灵笑着说:「是啊!我是说给你的”腋窝”歇一会啊!」我为之气结,正想和她争辩,突然一阵酸痒从两腿内侧传来,原来小灵两手在大腿内侧轻轻地来回抚摸,她用指甲轻轻地在内侧搔刮着,一阵一阵的酸痒,叫我全身发酥,本能地两腿想夹起,但偏生被这样固定在架上(见 水晶的故事 – 第五篇 :三人行),摸了一会,小灵把我那短小灰色的百折裙向上揭起,「小灵,你,不。」我被她的行为吓了一下,我不其然满脸通红,因裙子里面只一袭粉红色内裤,而且是那款极小布料和绑绳那种。「晶姐,干吗这样性感…..」小灵看了也愕了,她想了一下:「…是了,是穿给峰哥看的,是不是?你和他,嘻嘻。」我支吾道:「小鬼,那里是…」

只见小灵拿起刚才峰用来帚我腋窝的羽毛,狡猾道:「不说!哼!看我怎样治你!」我那内裤实的布料在太小,她那两条羽毛轻易地在我两大腿内关节来撩帚,每一下的拉动,那酸酥的感觉直入骨髓,两腿关节酥软,我这时才知道这地方原来被痒起来是那般难受,何况两腿被拉开多达100多度角,关节内的嫩肉磞紧兼且半丝不能蠕动。「看你说不说。」小灵一边问一边施为,就像向我严刑迫供一般。「..哎…哎….没有….好痒…呃…好痒….不要……求求你….呵….痒…」小灵那羽毛灵巧地撩帚,一时在关节内、一时沿着内裤边划动,又用指甲在关节里,内裤上轻轻地挑刮。我被这小鬼弄得快要疯了,忍不住呻吟中带着干笑:「…哎..哎…小…嘻嘻嘻…小鬼…..唔….停手……不是的…..啊!呵呵……痒死……..」这样被她整治了好一会。「好呀!不招供,只好出绝招了。」

她放下羽毛,两手放到我的盘骨位置上,「小灵,这里,不要。」我惊叫着,因为我们都知道对方的一个共通弱点,就是盘骨一揉便全身都酸软难受。但小灵不理会,往我盘揉起来,我在这架上,本已动弹不得,而且臀部又有软垫托高,我两边盘骨自然地撑起,只得任由小灵搓揉。我求饶道:「呵呵….别….别……嘻嘻嘻嘻嘻……….饶命……呵呵……..」「好呀!还不招供。」小灵捉挟道:「看来要施展我的终极绝招。」她两手按在我两边盘骨上,拇指住内揉挖,「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立时咭咭地大笑起来,平常被捏中盘骨,本能会缩作一团,现在非但不能动,还要挺起来任人鱼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招…呃呃..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招.了….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灵停下来,我一边喘着气,一边招出我这身装扮是为阿峰而穿的,因我没想到,今晚是为她的生日而设……

歇了不一会,阿峰已回来,原来已被这小鬼整治了一个多小时。峰入到房中:「怎样了?」「很好,晶姐已歇过了。」小灵笑道:「她说很无聊,尤其是那对小脚心。」峰笑道:「我去拿点工具来替晶晶解闷。」「小灵她….」我叫道,但峰已出了房。小灵向着我道:「晶姐,别说啊!」揭起我的短裙看了一下,然后盖好:「不然,我把这尴尬事告诉峰哥啊!嘻嘻。」这时见阿峰进来,双手捧着一托盘,盘里有些东西,杂乱放着,我这角度看不清楚。只听小灵叫起来:「哗!这些东西可叫晶姐好受,峰哥励害。」我心想又是另一番呵痒刑罚的来临……


第七篇 : 销魂蚀骨
…峰和小灵在旁小声说大声笑,「喂!你们在干什么?」我心想他们又不知想出什么鬼主意来治我:「峰,别听小灵的鬼主意。」「哈!晶姐,你错了。是峰哥的”鬼”主意才对啊!」小灵转过身来,手上已多了一支电动牙刷:「峰哥说用它来给你热身,嘻嘻!」天啊!想不到他们连电动牙刷也用上场。小灵走到我的右脚边:「待我刷一下,看是怎样子的…」她开动牙刷往自己手掌心一刷:「哗!好酸痒呀!嘻,刷在脚心定是超痒。」我从未被电动牙刷刷过,但见小灵的表情,已估计那种痒是不简单,小灵正要下手时,峰忽然阻止她:「小灵,刷不得,晶晶穿着siwa,先不要刷,一开始不要过激,别痒环晶晶啊….」只见峰在我的左脚边开动了手中的电动牙刷:「…看我的。」小灵走到我左脚边呆呆看着:「哦!怎是这…..样…的。」

只听得牙刷「吱吱」的叫着,但牙刷刷头并没有刷上脚心,我只感到脚心像被一小束发丝轻轻触刺一样,可是两脚都被那工具把脚趾反屈压紧(见 水晶的故事 – 第五篇 : 三人行),痒痒的很难受。我的脚心是凹陷型,脚趾这样被屈起,令脚心和siwa间有一个很少的空隙,峰便用刷头的另一边轻触在脚心上那柔滑黑色薄丝的表面,那震动不但刺激着脚心皮层每一个细胞,还扩展到全身每一个毛孔,再加上那慢慢的在表面轻磨,令siwa产生静电,脚心便如千万只小蚁在轻啮一样,「…唔..哎…痒痒…峰…嘻….哎…别..别….呵呵…..嘻嘻…..好痒…..哎,嘻嘻嘻…………」我求饶道:「….呵呵,受不了…..痒痒..死人……饶了我呵…嘻嘻……」我很想抓痒,但动又动不了,更甚的是脚趾也被屈起,此刻只求能把脚趾抓起也满足了。但小灵这小鬼怎会轻易放过我,她拿着另一支电动牙刷走到我右脚边:「嘻嘻,我也来帮忙。」她用同一方法来弄我的右脚心,那丝丝的酥yang由两脚心伸延到小腿、大腿直至小腹,整个半身像陷入一个大蚁穴一样,每个毛孔都像有只小蚁在轻啮般,我痒得难受:「…嘻….好痒…你..哎….你们….呜…呵…放过我呵呵…嘻嘻嘻嘻嘻嘻……………」「好痒吗?」峰笑道:「想抓抓痒,是吗?」「….呵….是….是….嘻…..嘻….」我随口应道。峰对小灵道「小灵,来,我们给晶晶抓一抓,解解痒。」

我立时知道上了峰的当,但小灵会意,他们拿开了牙刷,峰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指头在左脚心凹陷处来回挑搔着,而小灵则用指甲来刮划,开始两下似乎解了少许刚才的酥yang,到第三下,又是另一种令人难受的酸痒从脚心涌上来,叫我立时咭咭地娇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峰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停…呃..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再挠….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灵边挠边道:「哦!又是晶姐你说要抓痒啊!」「呵呵!小灵,那么就别抓痒了。」峰道:「晶晶可能比较喜欢这牙刷吧。」说罢,他们又用牙刷来震我的脚心,他们用这两种方法交替来整治我,两种不同的痒,前者叫我痕痒难抵,半身发酥,后者叫我酸痒难耐,全身发软。不知转换了多少次,我痒得全身发酥,笑得全身酸软无力,到最后我只能发出无声的呻吟和吃吃的干笑声。就算不是被固定在这架上,我全身也酸软得无力再动了。峰见状,示意小灵停下让我歇一下,我如获大赦,他们松开压着我脚趾的板块,两人揉我的脚掌、按摩大腿。我实在太累了,给这样按揉下,我昏昏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地醒过来,发觉只有我一人在房内,我却仍然固定在架上,但两腿凉凉的,原来在我睡着时,他们把我的siwa褪掉,两腿紧夹在一起固定着,全身笔直的仰卧着,原来人字形的架尾中间有一块细长的板块在中间拉出,架子由人字形变成了三义形,我两脚便搁到上面,两捆红色的绵绳分别在我的两膝和足踝缠裹着,紧紧固定在枚块上,我的两脚也是动弹不得,看上去如一个小型露营帐幕的布局一样,我的大脚趾被绵绳绑在一起,然后另一条把两趾向后尽拉,和捆着足踝的绵绳连在一起,而那伸出板块,在我脚踝的位置的两边伸出两条小木条,各排着四小孔,我每只小脚趾都被绵绳绑着然后向旁拉开,绳的另一端则穿在小孔内紧绑着。我尝试动一下,发觉脚掌、脚趾丝毫难动,而脚趾不但向后板起,每只脚趾更是分得开开的,趾缝凉快,倒也舒服,但想起他们的用心,我有点惊惶,心想这样来挠脚会是什么滋味?看看墙上的时钟已是2时40分,再多一个多小时,到4时,他们一定要放我,小灵便无话可说了。(见 水晶的故事 – 第五篇 :三人行)


听见有人开门进来,我假装熟睡未醒,只听峰说:「咦!晶晶还未醒。」「不是吧!」小灵边说边伸手在我脚心爬搔:「是不是装睡啊!」我知若我忍得过去便免受这小鬼搔脚心之刑,第一下、第二下、第三下,我的意志始终敌不过天生极怕痒的身体,她搔到第三下时我已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好呀!原来晶姐是装睡的,峰哥,你看要怎样惩罚呵?」小灵道。峰笑望望墙上的时钟道:「…唔,这样吧。就由现在开始,挠脚底,挠到四时,中间没得休息。这惩可以吧!」我叫道:「不行,一个多小时,可痒死我,你们放过我吧!」「哈!那会死,我们又轻又慢地挠,只会痒,不会死的」峰边说边从旁拉来两张小櫈:「晶晶,要对我的技术有信心啊!我这可有名堂啊。叫做”吃甘蔗”。」小灵问:「嘻!这么怪的名字,什么意思?」他们面对着我双脚掌坐下,我看不见他们,只听得峰答道:「”吃甘蔗”的味道嘛。先甜后苦,跟被呵痒脚底的滋味也差不多吧…」我心想也有点道理,但未及细想我突然”呃”地叫了出来。

我看不见他们怎样弄,只感到两只脚心凹陷的位置各被一条硬羽毛来回拉刮着,轻轻的慢慢的在我那蹦紧光滑而又极怕痒的嫩肉上来回地轻磨挑刮,不单如此,更有其它的羽毛加入,在我的趾隙中慢慢地拉锯,「…哎…别这样……唔……嘻嘻嘻….痒…..好痒……饶了我呵呵……唔……嘻嘻嘻嘻嘻嘻………………………」我求饶了。这种痒须没有急挠那种痒的冲击,但那丝丝的痕痒,每一下都清清楚由脚心传上来,叫我全身每个毛孔扩张,全身每根毛发像要脱落一样,「呵呵…..不要……我….哎….知错…..嘻嘻嘻嘻………..呃…..嘻嘻嘻嘻嘻………..」我求饶道:「…..唔……..好痒…..呀…..好辛苦…….嘻嘻嘻嘻嘻…………唉…….」但他们没有回应,只继续施。我实在难受到极点,须现已是秋凉季节,但被他们百般折腾,身体已开始冒汗,上身的小背心还算通风,不会因冒汗粘着,但要命的是下半身,我的两腿被捆得紧紧地夹在一起,而且被短裙复盖着,冒汗量加剧,被那小小一块布料粘着,叫我痒得难过。这时既要抵受他们施以挠脚心的刑罚,腿间又要被那如虫啮般粘痒的煎熬,内外夹攻,叫我痒入心底,那滋味可苦透了。

我痒得快要疯了,只得唉地呻吟着,夹着断续的干笑,听得小灵说:「峰哥,晶姐都不笑了,我们换这月饼刀来玩一下。」「好的。」峰应道。原来他们拿来了用来切中秋月饼的胶刀,两片胶刀便往我脚底来回刮弄。我立时咭咭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挠….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挠死我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连求也说不出来了。这样刮了百来下,听得峰说:「哦!还有15分便4时了。晶晶,要不要试一下终极之挠,我叫它作”销魂蚀骨”。」我说:「不…」小灵已插咀道:「好呀!来来,就15分钟来玩这个。」

只见峰拿了瓶润手液,倒出很多在手上,然后涂在我两脚掌上,他反复做了2次,我的脚掌、脚趾,什至连趾缝也湿湿的,滑溜溜的。小灵问道:「峰哥,这是干什么的?」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只见峰笑了一下,拿起了电动牙刷道:「因为要用这个,这牙刷的刷毛比羽毛硬,须然刷起来更刺激,但直接磨刷,那敏感的痒肉一会便觉得疼痛,但加上这层润滑液,便恰到好处,被刷的痒肉只会保持痒觉,但不会感到任何痛觉,何况我也不想刷花晶晶嫩嫩滑滑的脚心。」

只听得牙刷”吱吱”地响起来。我忽然不由自主”呀”地叫出来,皆因两只大脚趾的趾头突然传来一阵从未试过的麻痒,这不止痒,它还有一股震动力,把这麻痒的感觉和传送速度如几何级数般扩大,两股叫人难受的麻痒如脱弦的箭般,极速地穿过膝弯,从大腿内侧一直的钻上来,麻痒直穿到小腹,在那里盘旋不前。「呵..呵..呵..酸…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哎.哎哎….呃…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刷….呵呵…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唔……受不了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痒比其它挠痒不同,当真三味齐发,两腿内「甜」丝丝的,下半身「酸」酸软软,脚趾不能动来刷弄「苦」入心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命………呃….不要加….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时小灵又拿了另外两支电动牙刷在各脚趾缝之间刷弄,我叫道:「….不要…..受…哎受不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忽听峰说:「小灵,倘有六、七分钟,待我施展”终极一刷”的绝招…..」小灵笑道:「嘻嘻!那晶姐便交给你咯!」

我感到两支牙刷慢慢向下移,天啊!不是吧!「峰,别这样,那里不行….」我哀求道:「不…不要刷脚…..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这时刷头已在我两脚心凹陷处旋动起来,更在那磞紧的嫩肉上慢慢四周来回打圈刷磨,那是超震荡的痒觉,刷头一触及脚心,那麻痒以万分一秒的速度冲上大脑,每一根刷毛都在刺激神经中枢里的每一个细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我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给痒得只有发笑,全身微微颤抖着、抽搐着,因这已是我仅能挣扎的范围,脚心的麻痒就如一队队的虫蚁从脚心钻入我的血管,爬进骨髓内啮噬,这就如置身炼狱般的痒刑,叫我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峰继续施为,我已笑得泪水也流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哎哎哎哎……..难受………呵呵…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全身每个关节酸麻得像快要散开,盘骨周围也酥软得快要溶掉一样,我已无法自控,只得竭斯底里地笑着:「..哎哎哎哎……..呀.唔唔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阵阵搔痒也叫我大脑发麻了,我知再挠下去,我定必笑昏了。但忽然痒觉全去,原来已到了凌晨四时,所以峰停下来,他们把我的束绑卸去,我全身已酥软无力,峰只得把我抱起到另一房内的床上休息,不消半秒,我己累得昏昏地睡去了。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