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少管所的故事

向下

少管所的故事

帖子 由 忠加恩 于 2013-02-12, 14:30

婷婷是一个十六岁的女生,是个很懂事,很听话的孩子,可是一时糊涂,竟然随着一些“朋友”一起偷偷溜进别人家,偷了东西。被警察当场抓住,而作为这个团伙里最小的成员,她被送到少管所里进行教育。婷婷从小就很爱面子,这次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警察捉拿归案,坐在警车里,婷婷便不住地掉眼泪。
“现在知道哭了,当时是怎么想的?”负责押送他的女警官看也不看她,冷冷的说。
车子到了少管所,婷婷被押下车,准备进入审问室接受审查,进屋前,女警官叫住她:“双手抱头,搜身!”
婷婷到了这里已经被这里的阴森吓傻了,现在更是人家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他把双手放在脑后,走到了审问室的门口。
女警官便从婷婷的腋下开始向下检查。没想到婷婷一个激灵:“啊!好痒!”忙把双手放了下来。
女警官对这个看起来很乖的女孩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严厉的呵斥道:“你想干什么?这里不是你家!举起手来!”
“你刚才弄得我好痒!我怕痒!”婷婷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那个女警官是刚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这里来的,最多也就是二十多岁,童心未泯,听到婷婷这么说,不禁玩心大起:“是吗?让我试试!”说着冲上去就开始胳肢婷婷的胳肢窝。婷婷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傻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剧痒从腋下传来,婷婷从小怕痒怕得要死,但自从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和他做游戏时胳肢她,她还从没有被人胳肢过,想不到来到这里会变成这样,连忙大声求饶:“哈哈哈哈哈……住手阿……哈哈……我让你搜……哈哈哈哈……”
不过女警官倒是没有停,反而加快了她的频率:“刚才已经搜过了,现在是对你不听从指挥的惩罚!”
“啊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婷婷根本喘不上气来,更别提说话求饶了。
“行啦!别闹了,这里是少管所!!”在审讯室里的一名审讯员说道。
那个女警官吐了吐舌头,停下手,带着婷婷进入了审讯室。
听了婷婷的交代,主审查官把女警官叫到身边,耳语道:“这个孩子是初犯,而且也是由人教唆,要注意以教育为主,把她安排在轻案组的宿舍吧。我把她交给你负责。”“是。”
“走,跟我来!”女警官拍了拍婷婷的肩膀,然后向门外走去。
由于刚才的事,婷婷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也跟着那个女警官出去了。
他们两个人走在长长的走廊中,婷婷一直不敢抬头,更是不敢说话。
“从今天起,我就是专门负责看管你的警官。”那个女警官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婷婷应了一声。
“怎么?不满意吗?”女警官脸色突然沉下来。
“啊,不是不是!”婷婷马上回答,她怕一旦惹到她,自己又会遭殃。
女警官脸色开始缓和起来,拍拍婷婷的头。“你第一次来这里吧?我知道你是一时糊涂才犯的错,我想你本来应该是个好孩子吧?”
婷婷想起了父母,想起了朋友,听女警官这么一说,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呜……我害怕这里……”
女警官蹲下来,双手搭在婷婷的肩膀上:“别怕,想要出去,要看你自己的表现,我负责你,就是希望你能够好好表现,记住,平常我肯定是很严厉的,但是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你现在要做的事把心态摆正,好好接受教育,明白了吗?”
听到这些话,婷婷倒是安心了很多。不一会,他们走到了婷婷被分配的房间。女警官打开门。“进去吧,和室友搞好关系。”婷婷进去了,女警官在外面把门锁上。
屋子里一片寂寞,婷婷一直没敢抬起头。只是暗暗感觉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个人问婷婷。婷婷抬起头,看见问她话的是一个明显比她大的女生。
“我叫婷婷。”婷婷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是犯什么事进来的?”她又问道。
“我……我……”婷婷实在说不出口,毕竟她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她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里除了她,还有五个女孩子,不大的房间里除了三张上下铺的床,一个卫生间外,什么都没有。问她话的好像是最大的,其他的四个人好像和她差不多大。
“你们四个帮她端正一下态度。”那个女生又说。
还没等婷婷反应过来,另外的四个女生马上朝她走过来,吓得婷婷赶紧靠墙蹲下,双手护在胸前,大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四个人没有回答,走到她前面,低头俯视了婷婷一眼,然后互相递了个眼色,突然八只手一起向婷婷伸去!
那八只手不是干别的,正是去呵婷婷的痒痒。婷婷没来得及求饶,就已经笑得喘不上气来:“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身体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
这一趴不要紧,那四个女生就更容易胳肢婷婷的纤腰了,八十根手指全部在婷婷的身体两侧活动着。婷婷大声尖叫,双腿拼命乱蹬。但根本无济于事。“哈哈哈哈……饶阿……哈哈……放了……哈哈哈放我啊……救命哈哈哈哈哈……”
大约半分钟,那个女生说:“好了好了,叫她回答我的问题!”那四个女生才停下手,婷婷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那个最大的女生走到婷婷身前:“何苦呢,乖乖听话不就完了?”
婷婷感觉到受了莫大的羞辱,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整过。不仅怒从心来,抓起旁边的一只拖鞋就朝那个女生打去。“你讨厌,干吗这么胳肢我!”
那个女生好像对婷婷的爆发一点都没有准备,吓了一跳,而那只拖鞋也重重地拍在了她的小腿上。
“好啊,没想到这么倔!姐妹们,上!”说完,那四个人不由分说抬起婷婷把她摁在了一张床上。
现在,婷婷的双手和双脚分别被四个女生死死按在床上,身体成X形躺在床上。婷婷用力挣扎了两下,发现身体像粘在床上一样,一点都不能动。婷婷现在有些后悔当时的不冷静了。
那个女生说话了:“好,既然你不愿意融入我们这个集体,我们只能和你也对着干咯!看来刚才那两下你根本不在乎是不是?那现在给你来点爽的!”说完就向躺在床上的婷婷走去。
婷婷早就料到了这一手,心里怕得不得了,刚才无论是在审讯室还是在房间里,别人再怎么胳肢她,她都还可以用手护着自己,现在,四肢被固定住,所有痒痒肉都暴露在外面让人家挠,又不能挡,等于就是要她的命。她连忙求饶:“我错啦!求你不要挠我!求求你!”一面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那个女生做到了床上,微笑的看着她。
“真的认错了吗?”女生的话语缓和了一些。
“真的!不要胳肢我,我什么都听你的!”婷婷现在知道了这里的女生可不像她的同学朋友,说整自己就会把自己整死。
“很好!”说完那个女生便把两手伸向婷婷张开的两个胳肢窝。
“啊!不要,我错啦我错啦!!!”婷婷使劲摇着头,眼看着两只手向自己伸过来。
那个女生用两个大拇指按在了婷婷的腋窝里,虽然没有胳肢她,但光是这个动作,婷婷已经咯咯笑个不停了。
那个女生也笑了:“呵呵,我还没动呢,她就笑成这样,这样怕痒的人真少见啊!你今天惨了!把嘴闭上,听我说!”
过了好一会,婷婷才平静下来,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那个女生。
“我们这里的人都很讲道理的,下面给你讲讲为什么要罚你。刚才你认错,我可以理解成你不回答问题的道歉。我接受了。现在罚你是你随便打人。准备好了吗?开始啦!”说完,两个拇指就开始在婷婷腋下又糅又捏。
婷婷哪受得了如此的刺激!立刻尖叫出来:“阿~~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女生哪管得了婷婷有多痛苦,拇指更加快速的在婷婷腋下揉来揉去。“哈哈哈……好姐姐……哈哈……不敢啦……受……受不了啦……哈哈哈哈……快停啊哈哈哈哈……”
那个女生停止了她的动作。“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看你这么怕,我就原谅你了!”
“呼!呼!呼!”婷婷现在只剩下喘着粗气了。
“下面一项,是要刹刹你的威风!”那个女生走到他自己的床前,拿过来一只小闹钟,放在了床头。“一分钟不停的胳肢你,之后我们就是好姐妹。”
婷婷怎么也没想到搔痒酷刑这么快又降临到她头上,无奈四肢又被固定住,只能用拼命摇头来表示她的恐惧。
那个女生一只手按住了婷婷不老实的小肚子,一直手从她的腋下开始,一路搔到婷婷的腰。
“哈哈哈哈……不要啊……到时间啦……哈哈……停下啊……”婷婷歇斯底里的喊着。
“连十秒钟还不到呢,竟敢撒谎!加一分钟!”那个女生残酷的又宣布了一条判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死啦……哈哈哈哈哈哈”婷婷的脸已经憋紫了,可是她还要忍受这种不可能忍受的酷刑。“哈哈哈哈饶了我吧……哈哈我错啦!”
两分钟终于到了,婷婷已经笑得流出了口水。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哇!她竟然忍过来了!好厉害!我真以为她会死掉呢!”按婷婷右脚的女生说道。
胳肢婷婷的女生看到婷婷这个样子,也不禁有点心疼。拿过来一张纸巾,替婷婷擦了擦口水和汗。然后,命令那四个人把手松开。看到婷婷已经瘫在床上了,便把她双手放回来,轻轻拍着婷婷的胸口。“好啦!一切都结束啦!”

婷婷现在只剩下大口大口喘气,身子更是想动都动不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下来,看着很让人心疼。那四个按着婷婷的女生站在床边,也感觉刚才她们也实在是玩过了头。那个稍大点的女生率先打破了沉默:
“婷婷,对不起啊!其实我们也是怕你会欺负我们啊,我们其实也都是好孩子呢,只是一时糊涂嘛!可不许生我们的气哦!我叫兰,以后叫我兰姐姐就可以了,我18岁。她们四个比你小,都是15岁。在这间房里的孩子都是初犯,不会待太久,我们五个人早就有约定,在这里好好接受教育,以后不再犯错了。我们可不是你想的坏人噢!”
听了刚才差点把自己痒死的几个姐妹的话,婷婷也安心了不少,六个人年纪相仿,又都是女孩子,马上就熟悉了起来。
由于房间里几乎什么都没有,聊天变成了几个女生在休息时间唯一的乐趣。婷婷看几个姐姐妹妹都很友好,很快的便和几个人聊得火热。聊着聊着,就聊到她们惩罚婷婷的那件事上:
“刚来到这间房时,你们都被胳肢过吗?”婷婷问道。
“我和阿香阿萍是头三个来的,以后来一个我们整一个,没听说以前的官府审犯人,不管你是谁,都有杀威棒伺候吗?”兰一脸坏笑地说道。
“啊!那……那我岂不是最惨的一个?你们五个联合起来欺负我!”婷婷撅起了小嘴。
“呵呵可不是吗?”兰笑了出来,“本来我们没那么卑鄙的,可谁想到你抄起家伙就打人,我们以为你是坏人呢!所以就一齐上啦!”
“哎,我好可怜,我最怕别人挠我痒痒了!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家按着搔痒。我还以为我会死呢!”婷婷说道。
“是啊,你怎么会这么怕?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怕痒的人呢!你笑起来的样子也好可爱,来,再笑一个!”说完,阿香向婷婷猛扑过去。
“阿~不要不要……”婷婷突然蜷起身子,闭紧双眼拼命摇晃,“饶了我啊!”
其实阿香只是在吓唬婷婷,并没有呵她痒,看到婷婷的样子,大家都笑了。
转天早上,婷婷和阿萍坐在一起吃早饭,婷婷说:“在我们屋,最怕痒的就是我了吧?”
“嗯,应该是吧?不过大姐从来没有被挠过,不知她怕不怕。”
“怎么会?你们不是经常这么闹着玩吗?”
“可是平常,要么就是大姐指挥我们一起攻击哪个,要么就是我们自己玩闹,可是大家都不敢碰兰姐姐,可能还是比我们大太多了吧?”
“是啊,她比我们成熟多了,想要打她的主意,还是要找机会哦!”婷婷眼睛一眨,把阿萍逗乐了。
这时,食堂那边突然响起了吵闹声,所有人都向那边望去。只见兰把手中满满一碗饭全都泼在旁边另一名女生身上。婷婷和阿萍马上跑过去,拉住兰,问道:“你这是怎么啦?不是说不惹事了吗?”
“她……她每次都让我跑这跑那给她盛饭,慢一点她扬手就打,打我也就算了,她还污辱我妈妈,我……”说着,一向坚强的兰竟然也哭了起来。
“你们两个跟我来!”所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严肃地对那两个人说道。
早饭后,屋里静极了,大家都在等着兰姐姐。怕她会被处罚。
屋门开了,女警官带着兰进来,对大家说:“没关系,主要的错不在她,但是她毕竟没有控制好自己,你们也劝劝她,所里让她写检查,今晚之前交,快点啊!”
“兰姐姐,你没事吧?”“别理那个人,她这辈子出不去了”大家在七嘴八舌的劝着兰。
“我没事,可是我不想写检查,丢面子!”兰一脸气哼哼地说。
“那你怎么和他们交待啊?警官阿姨还好,可是那个可恶的所长……”
“反正我就不写了,随他们怎么处置吧!”看来兰的心里还是愤愤不平。
这时,婷婷眼珠一转,把那四个妹妹叫在一起:“我们不如……”
“这样可以吗?”“应该还好吧?”“我也想试试呢!”兰看见几个妹妹在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有点差异。
五个人商量好了,走到兰面前:“好姐姐,你就写了吧!要不和她们关系闹不好,你会吃亏的。”
“说不写就不写!”兰赌气躺在了床上。
“那我们只好……”几个人朝兰的床走去。
“你……你们要干什么?”兰头一次见到如此阵势……
现在兰被按坐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
“姐姐,和你商量个事,你不写,我们帮你写怎样?”阿香用一种怪调说道。
“那……那好啊,放开我啊,我答应了。”兰声音有些发颤。
“姐姐答应了!快拿钢笔!”阿香忙叫婷婷去拿钢笔。
婷婷拿来了钢笔:“姐姐,我们没有纸,刚才我们商量好了,就在姐姐的脚心上写吧?”
“啊,你们刚才在商量这个啊?不行啊,我的脚心怕痒阿!”
“没关系,这样记忆才会深刻嘛!我要快点了,我怕来不及哦。”
说完,婷婷便开始脱兰的袜子。兰的脚趾拼命钩动,可是袜子还是被脱下来了。
“我写了啊!”婷婷凑近了兰的脚丫。
兰被四个妹妹死死按着,知道脱不了身,更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酷刑,尖叫起来:“救命啊!要死人啦!放开我!”
婷婷笑了:“姐姐,我理解你,我当初被她们按在床上时,和你感觉是一样的,可是你不疼我,我也只能不疼你啦!”
兰大叫:“我最疼你啦,乖婷婷,放了姐,我写,我自己写!”
“晚啦!其实我们只是想挠挠你的脚丫,谁叫你只挠别人,不让我们挠你的?”
“臭婷婷,你等着,等回来我饶不了你!”兰已经声嘶力竭了。
“那我只能让你等不了回来了,不放你,让你痒死在这里怎样?”婷婷顽皮的说。
“不要,姐姐刚才吓唬你的,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让你们胳肢我,就是别画我的脚心啊,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看到平是谁都不敢碰的大姐现在软硬兼施的求饶,几个小姑娘也笑了。
好啦,不废话啦,再说就写不完了。婷婷拿起钢笔,扳起了兰的脚趾,开始一笔一划的写着:
“检查”
仅仅两个字,兰的叫声足以把房顶撑破,兰尖叫着,可全身哪里都不能动,只得由婷婷一比一画得写着。“哈哈哈哈,我错啦,我自己……哈哈哈哈我……我写啊……哈哈哈……受……受不了啦……哈哈哈哈哈哈……”
婷婷忍住了没有笑,装作严肃地继续在兰的脚底板上一笔一画的写着。可脚底板的主人可是笑得喘不过气来:“哈哈哈……婷婷……听一会……哈哈哈哈哈就……就哈哈哈哈……一会啊……哈哈……”
婷婷一边写,还一边在“说服教育”:“大姐啊,你也是我们的姐姐了,怎么能耍小孩子脾气呢?”
兰嘴里只剩下了笑:“哈哈哈……我没有……哈哈哈哈……我不敢啦……哈哈哈哈……放了……哈哈哈哈哈哈放我啊……”
兰的右脚已经写满了,婷婷停了一会,正要换左脚,兰喊道:“不要再写啦,婷婷,你不写,我什么都答应你!”
已经忍了一半了,不能前功尽弃哦!说着,扳起左脚,又写起来。
“哈哈哈哈……痒阿……别写啦……哈哈哈哈哈我要死啦……哈哈……”
看到兰的脸比自己当时还要红,婷婷也不忍心了,停了笔。
“姐姐我错了,本来只是想玩一玩的,可是一下笔我就停不住了。”
“没关系,谁叫我当时也是这样的呢?”
没想到兰一点都没生她的气,婷婷很感动。
傍晚,女警官进屋来:“检查呢,写好了没?”
“写好啦!”阿萍忙把兰的脚丫抬起来,给女警官看。
女警官一看就笑了:“你们这是……怎么写上去的?”
“拿笔写的呀!”
“那她不会痒吗?”
“您还说呢?她差点把我们耳朵喊破了!按得她现在手还酸着呢!”
女警官对兰说:“你认识到错了吗?”
兰忙说:“再不认识,我的小命就没了。”
“那怎么证明呢?”
兰没想到女警官会问这个问题,一时语塞。
“你们几个快把她按住,我来帮她!”女警官突然冒出一句。
几个人还在犹豫,看见女警官对他们眨了眨眼,便也就一拥上前,把可怜的兰又按在了床上。
“脚上写着检查多难看啊,我帮你擦掉吧?如果你能保证不笑出来,你们六个今天就都能回家了。”
“真的?”除了兰,另外五个人都惊呼。
“是啊,所以,你们的命运就都掌握在小兰手里,哦不,是嘴里了。”
“兰,你可要加油哦!”“兰姐你可不能辜负我们的希望。”“兰姐你要敢笑我们可让你笑个痛快!”大伙在他旁边唧唧喳喳。
这时女警官已经拿来了一把牙刷。问道:“准备好了没?”
兰也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她对旁边两人说:“你们捏住我的嘴,千万别让我出声。”
一切准备就绪,女警官开始用牙刷刷在兰脚上的字。
那两个女生以为她们两只手已经足够了,可是兰的剧烈抖动使他们不得不四只手全部死死按住兰,没过多久,从兰的嘴里就发出呜呜的闷笑声,可是女警官还在继续,几个女孩只得给她鼓劲:“加油,就差一点了!”
话音刚落,兰的笑声就爆发出来,即使两只手死死捏住她的嘴也无济于事,那两个女生力都使尽了,不由得松开了手,这样可好,兰的大笑声充满了整个屋子。
“哈哈哈哈……受……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兰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在疯狂的笑着。
“哈哈哈……对……对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兰也知道大家的希望都落空了。
女警官刷完了最后一点,拍拍兰的小脚丫:“这么怕呀!”
看着大家有点失望的样子,女警官不由一笑:“呵呵,还想着那事哪?其实,我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你们表现很好,即使是最近才来的婷婷,都很听话,所以,你们都可以回家啦!”
屋里一片寂静,然后突然一片欢呼:“太好了!”
瘫在床上的兰,也呵呵的傻笑着。
六个人出来后,仍然保持着联系,也成为了好朋友,而以后,真像她们说得那样,她们没有再犯错,成为了真正的好孩子。
avatar
忠加恩
论坛新人
论坛新人

帖子数 : 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