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ot

向下

回复: ot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4-08-25, 00:36

凯拉仔细观察着兽女们的反应。凯拉用这种疯狂的手法挠她们本意不在折磨她们,而是寻找不怎么怕痒的目标。
  凯拉仔细观察兽女们的表现,可好像一个个都疯狂地挣扎着,痒得大笑,想停也停不了。凯拉有点失望,难道真的不能挑战土族人不怕痒的脚了吗。正失落时,一个兽女的样子引起了凯拉的注意。这个兽女好像在挣扎时还左顾右盼,关注着同伴的处境和周围的环境。凯拉记得,这个兽女的脚是这些兽女中仅存几个脚还发硬几个之一。凯拉走到这个兽女身边,发现她即使穿着紧身衣,脖子上也戴着一串兽牙项链。那是兽女部落里精英战士的象征,也是拥有仅次于首领权力的象征。
  凯拉就站在她身边,顶着她的脸。这个兽女果然主动躲避凯拉的目光,表情十分紧张。如果是痒得不行根本没有精力做这些。凯拉得意地笑了笑,关掉了所有tk道具,然后扯下这个兽女口中的东西。
  “怎么样?痒不痒?”凯拉笑着问道。
  兽女没有理她,扭过头去。
  “嗯?绑架王女被抓住居然还是这种态度吗?”
  兽女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后浮现出愤恨和无奈。
  这个兽女的确是兽女部落的二把手,名叫凯安,17左右的年龄,一米七的身高,40码的大脚丫,圆圆的鸭蛋脸,大大的眼睛,不算凹凸有致但是很苗条的身材有点萝莉气质,可凌厉的眼神、末端散乱的短发让她看起来十分强硬。曾经,给塞尔米娜留下过阴影的那次挠痒拷问,她也一同被拷问。可她不像塞尔米娜 ,她几乎不怕痒。可当时塞尔米娜痛苦的样子她全都看见了。这次又有人用挠痒制服她她的族人,而且对方会用药物让不怕痒的兽女变得怕痒。她知道挠痒的厉害,而且知道凭自己斗不过敌人,就装作怕痒,躲过了药物,一直寻找机会逃跑。可后来发现雷米拿其他族人作为人质,凯安没有办法,只好一直装作怕痒来绑架凯拉,所以从刚刚开始只有她没有被痒感折磨,一直在寻找机会救出伙伴。刚刚不理凯拉只是不想暴露自己不怕痒而已。
  凯拉:“我知道,你们向来崇尚自由,不用说对其他族,对自己土族的各种事宜都不想参与,今天居然对我做出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你们本意所为吧。那么,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告诉我幕后黑手,我就对你们从轻发落。”
  凯安的心马上提了起来,因为说不定凯拉已经发现自己不怕痒,因为塞尔米娜脸上纹有兽女首领的图样,按说想问出幕后黑手应该去找首领,凯拉却来问自己,肯定有蹊跷。可雷米曾经威胁说她们脚上的贴片可以把她们的情况汇报回雷米,现在供出雷米她们的族人可能有危险,凯安没有办法:“这是我们自己的意思,没有其他人。”
  “呵呵呵,你们土族人从来都是正直的个性,实在不会撒谎。难道让我逼你说出来吗?”
  “切,要杀要剐随便你。”
  “不不,我可不会伤害你,相反,你说不定会很舒服呢。”凯拉打了个响指,束缚凯安的影子开始变化状态,变成了一张可以让人把脚抬平的椅子。凯安就被束缚在这张椅子上。
  “ot,用你的魔焰净化一下她的脚吧。”ot马上用身体包围住凯安的脚,ot离开时,凯安的确感觉好像刚刚洗过脚一样。
  凯拉控制自己的影子变成一张椅子,自己坐在凯安脚前,双手握住凯安的大脚,用大拇指在脚心按压。凯安的脚果然不像自己平时挠过的那些女生,很有韧性,很结实。凯拉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种手感,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双脚特别温暖,尤其是脚心,摸起来很舒服,有种想把脸埋在这双脚里的冲动。而且,虽然凯安的皮肤颜色较深,脚的颜色却比较粉嫩,脚趾也圆嘟嘟的,整个脚掌不是瘦长型,是可爱的短圆型,像小孩子,凯拉忍不住,居然轻轻舔了一下凯安的脚。“啊!”凯安全身都抖了一下,把脚迅速往后一弯。倒不是因为痒,而是没想到凯拉居然。。。其实,只有暗族人不喜欢抑制这类欲望。其他族人遇到这种情况当然很十分羞耻。凯拉发觉自己太性急,不能现在就吓到她。
  凯拉一只手的四指轻轻快速抓挠着从凯安一只脚的脚跟爬上整只脚心,从脚心到逐个脚趾再从脚边缘游走。凯拉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凯安脚心虽然不敏感,可是不至于一点也不怕痒,因为刚刚她装笑时还是可以看出有被强迫的意思的,所以她还是被弄痒了,凯拉就想用这种挠痒方法找出凯安脚心的敏感点。
  就这样挠过两只脚,凯安还真是不敏感,不用说挣扎了,几乎动都没动。可经验十足的凯拉还是从凯安脚条件反射式的颤抖和她表情的细微变化中发现了,凯安脚趾下方,脚拱上方的部位比较敏感。凯拉就用十指在凯安敏感部位快速运作,接连不断。凯安的脚比较大,凯拉为了挠得仔细,从左到右用手指快速的挠。凯安被挠的部位一阵阵的su痒,刚刚开始只是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烦人,可凯拉一步步增加力度和速度,让凯安慢慢地熟悉痒的感觉,这样会让凯安更加仔细地品味痒。
  果然,被凯拉来回挠了几遍后凯安觉得su痒仿佛由附在皮肤上到渗入神经了,让双脚甚至是脚趾的神经都拉紧。而且皮肤上的痒越来越明显,凯安忍不住两脚来回撮缓解痒感。终于让凯安不怕痒的脚挣扎了几下,这就说明可以把这个丫头掰弯。
  “脚心是不是很痒啊?”凯拉抓住凯安的一只大脚用手用力在敏感部位抓了几下。
  “嗯嗯!。。”凯安不满地嗯了几声,用另一只脚去拨开凯拉的手。凯拉却没有要停的意思,接连猛抓了几下,这几下真的让凯安痒得有点难受,大脚丫不住地抖。但是这样的反应仍然没有满足凯拉,因为平常女生被这样挠,就算不是敏感点也忍不住大笑了。
  “嘿嘿,有意思。”凯拉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今天一定要让这个大脚妹求饶。
  凯拉从OT的道具里挑出一双大号黑色***,套在凯安的脚上。凯安也不躲不闪,因为凯安觉得如果这就是挠脚心能带来的最大的痛苦,那挠脚心的确也没什么。
  一双***穿上,凯安原本很夸张的大脚丫好像真有几分秀美。凯安好奇地双脚来回搓几下,动动脚趾。因为对于凯安这种从小出生于兽女部落的女孩来说,***还是第一次穿。动了动脚,凯安只觉得***又凉又滑的感觉弄得大脚很舒服,没有不适感,搞不懂为什么凯拉要给自己穿上这个。
  此时,凯拉又用眼罩和口塞堵住凯安的口眼,凯安更加困惑了,不让我看见东西,也不让我说话,用意到底何在呢。
  凯安还在诧异时,双脚脚拱突然被人以极快的速度狠狠抓挠起来。
  “呜!”脚拱是凯安除了敏感部位外最脆弱的地方,由于看不见凯拉的动作,这次被挠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且穿着***被挠,***让指甲打滑的触感居然让脚更加怕痒,已经堪比刚刚被挠敏感部位的程度,凯安感觉全身一紧,痒感传遍双脚,忍不住想扭几下躲开,可脚刚动了几下,两脚大脚趾就被凯拉掐住,然后被影子缠住往后拉,双脚顿时动弹不得。
  凯拉的手指极速运作,像无视蚂蚁在脚上爬。凯安本来可以忍受这种程度的挠痒,可是痒感逐步递增,又被挡住视线,担忧与恐惧让痒感放大了一倍。凯安不安地挣扎脚趾上的影子,可突然,抓住脚趾的影子表面长出无视细小刺毛,并不住地震动,像羽毛在脚趾间搔过。而脚一挣扎,脚趾缝就和刺毛紧密接触,羽毛就变成牙签,更加难受。无论什么女生,脚趾间这种不被摩擦的地方就是脆弱的,受不了牙签的折磨。凯安马上停止挣扎,只能任凭凯拉折磨。被迫的屈服带给凯安从未有过的无奈。
  突然间,凯拉的停了下来。凯安在等待凯拉新的挠痒手段,可几分钟过去了,凯拉还是没有动手,周围十分安静,只有兽女们的呼吸声。又是几分钟,依然风平浪静。凯安明白决不可能是凯拉放过了她们,一定是像刚才那样突然袭击,一定不能放松下来,已经知道凯拉主攻的部位,其实只要能忍,被挠几小时都没问题。凯安在脚上集中精力准备抵抗凯拉挠痒。然而,令凯安没想到,一双尖爪突然伸到凯安腋下迅速在腋窝里抓挠。
  “呜呜呜!”凯安终于痒得笑了出来,趁着这个机会,几双尖爪在凯安脚趾缝、脚心敏感部、大腿、肚脐这些女生们都脆弱的地方全力挠痒,力度比刚才提升几倍,甚至有一双手控制住凯安的头,用羽毛挠凯安的鼻子。凯安没有预料到腋窝的挠痒已经痒得笑了出来,居然又被全身疯狂挠痒,刚才一直缓缓增加力度,如今却全力攻击,凯安毫无心理准备,恐惧让痒感更加清晰,凯安根本无法抵抗,一笑就停不下来。同时,嘴被堵住,唯一可以救自己的方法——求饶现在也不可能了。可还没有完,好几只尖爪突然同时在凯安全身抓挠,刚才挠敏感部位只是为了让凯安对挠痒恐惧,同时让她的意志崩溃。这些目的已经达到,现在在全身疯狂挠痒,即使本来不敏感,可是现在也是增加了恐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进一步打乱凯安的意志。凯安就好像瞬间坠入挠痒地狱,这种突发性击溃了凯安的理智,她极度希望求饶让凯拉停下。可是,凯拉没有马上让影子停下。
  十几分钟过去了,凯拉一直疯狂打击着凯安的理智。凯安本来祈求这次挠痒像前几次很快就会结束,没想到居然持续到现在,不给自己一丝喘息,又是一大打击,让凯安越发恐惧。
  将近二十分钟,凯拉终于停了下来。凯安大脑一片空白,已经绝望了。凯拉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慢慢走到凯安身后,突然把双手放到凯安腋窝。
  “不!!不!!停下!!!救命!!”
  凯拉彻底满足了,终于让这个不怕痒的大脚妹屈服在自己的挠痒下。
  “嗯,不错,学乖了。那现在,想告诉我你们幕后的黑手了吗。”
  “嗯。。。求你,只要不再挠我,我们是。。。”
  凯安还没说完,突然间,隐约一道电光闪过,凯安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什么?!”这种情况凯拉也没有预料到。
  就在凯拉愣一下的时间里,剩下的兽女也纷纷一闪消失。
  潘多拉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瞬移?!”
  “不!是速度,她们被高速移动的家伙带走了。”ot释放出火墙把房间笼罩住。可这根本阻挡不住那个飞速移动的家伙,火墙瞬间被撕出几个裂隙,兽女们被全部带走。
  “别想跑!ot,保护潘多拉!”凯拉运用暗系魔力居然凭空制造出一个黑洞,黑洞瞬间把周围的一切吸进去,ot马上用身体包围潘多拉防止潘多拉被吸走。
  由于黑洞的引力,那道急速运动的电光慢了下来,电光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女人。
  “是你!”ot和凯拉都对眼前这个人影十分熟悉。
  电光中的女人马上就改变方向,全身释放大量电流竟像利刃一样割开了黑洞,然后马上消失,兽女们也一直不见踪影。
  “是她吗?ot”
  “嗯,十有九成。”
  潘多拉则是一脸迷惑:“什么?刚刚那个是什么啊?”
  “潘多拉,这些事情我以后一定会解释的,现在先回家。”凯拉暂时安抚了潘多拉,可是她和ot都明白,今天这事情,非同小可。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ot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4-08-25, 00:35

“我也不清楚,反正一看就是套在脚上的,肯定就是那个疯子博士的东西,给她们带上就好了。”塞尔米娜把口袋套在凯拉和潘多拉脚上,口袋本来比较有弹性,可是套在脚上马上收缩 ,把双脚紧紧包住,两人的脚只能前后俯仰。
  “嗯。。。。脚好挤。。这是什么啊?为什么。。。是脚?。。”现在这处境,潘多拉也顾不得享受什么的了,魔力被完全压制双脚又被控制,潘多拉现在只担心会不会被她们tk。
  “看来等着我们的就是tk了,不过这些道具威力并不大。”凯拉经历过不少险境,现在仍是十分冷静地分析。“现在先服软,把刚刚被潘多拉消耗的魔力恢复就有几乎。。。。啊!这。。!”凯拉左脚涌泉穴突然一阵刺痒,凯拉全身像瞬间被一道电流击穿,心跳瞬间加速。“为什么T T她们会知道这个弱点?”口袋在凯拉左脚涌泉穴的部位急速振动,像手指快速挠一样。凯拉双脚用力撑着口袋,希望让震动部位改变一下,然而,不用说双脚根本分不开,难得让口袋移位一下,震动点居然也改变,回到涌泉穴。
  “该死。。哈哈哈。。该死。。越来越。。有感觉了。。哈哈哈哈。”凯拉的抖m欲火又开始升腾,只要有这个敏感点,无论什么处境下凯拉都无法拒绝这种欲火。
  凯拉正用意志力努力克制着,耳边却传来潘多拉的呜嗯声和娇笑声。凯拉这才发现潘多拉的脸也像红苹果一样,表情十分焦急、纠结,呼吸也变得急促。“潘多拉,难道你也。。?”凯拉猜得没错,ot用人形跟潘多拉玩tk时已经在她的脚心寻找过,结果很令人兴奋,因为潘多拉的脚上遗传了凯拉的极度敏感点,而且她的双脚涌泉穴都是敏感点,敏感程度不亚于凯拉,而且可能潘多拉自己都不知道这两点。
  “不要。。呵呵呵。。讨厌。。没法。。思考了。。哈哈哈哈。。”潘多拉第一次被直接刺激敏感点,抵御力几乎为零。虽然刺激,可被强制产生这种欲火仍然是屈辱和恐惧的。
  “不行,潘多拉。呵呵。忍。。哈哈哈哈。。”凯拉实在没经历再去管女儿,她也自身难保。
  本来已经欲火中烧,口袋却又有新的变化。口袋内侧分泌出一种黏液,感觉像是口水,把两人的脚丫包裹住,然后,口袋底开始蠕动,给挤压着两人的脚底,又像按摩又像舔舐,十分舒适。而且对于凯拉和潘多拉的弱点,蠕动的频率和力度更大。奇痒、舒适疯狂无情地折磨着两个女生最脆弱的弱点,无异于欲火浇油,实属过分。
  “呜哦哦哦。。放开。。。我。。。。。呃呃呃。。。”潘多拉可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已经快崩溃了。
  “不要。。帮我们。。脱下来啊。。哈哈哈哈。。”凯拉也是难以忍受,呼吸急促,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呜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哈哈。。。挠我。。好舒服啊呵呵呵。。。欺负我。。挠我脚。。。折磨我。。。姐姐。。不,主人呵哈哈哈哈。。”很快,潘多拉已经被吞噬了,看到女儿这种沉沦的样子,更加有感觉,她的沉沦也是时间问题了。
  塞尔米娜和兽女们已经看得面红耳赤。“呃。。。。好。。。。厉害啊。”虽然都是女生,可是这种刺激的画面让她们都已经心动,说不定有几个兽女想上前抱起两人的脚挠个够了。
  “呼。。只是控制一双脚丫子就把这么强大的女性搞得像低贱的奴隶,太可怕了。”塞尔米娜不由得夹紧脚趾,她的脚上还贴着那可怕的贴纸。“快完成任务摆脱这些事情吧,把她们两个带走。”兽女们这才回过神,背起两人离开宫殿。
  “哎呀呀,居然被带走了,这可不好办,跟着她们,找到幕后黑手就救下她们吧。”ot悄悄跟在了她们身后。
  可兽女们并没有把她们带回雷米那里,而是带到土族地界一个隐秘的树屋里,那是一个荒废的兽女营地。兽女把她们绑在一张木床上,上身绑在床头上。ot为了方便救出凯拉和潘多拉,让脚上口袋的折磨力度极大降低了,只是让凯拉和潘多拉浑身无力。
  “呼。。呼。。你们。。。究竟是想。。。干什么?。。”凯拉强忍口袋的调教。潘多拉则疲倦地喘着粗气。
  “对不起,凯拉殿下,我们。。别无选择。。。”
  “什么?。。你们到底,有什么苦衷?”
  塞尔米娜犹豫了一下,“这你就别操心了,我们只想知道,ot在哪里,他的弱点是什么?”
  “ot?!”凯拉,潘多拉和ot都吃了一惊。
  凯拉:“ot。。。这绑架又是你搞的吗?。。。还是。。。可是。。。你的身份是保密的,你自己不会告诉外人,该不会。。。有人真的盯上你了?”
  潘多拉:“ot?他不只是一个喜欢tk的家伙吗?为什么和他有关?”
  ot:“我原来这么有名,哦呵呵呵,好幸福。”
  凯拉:“你们是怎么知道ot的?到底什么人让你们来的?”
  塞尔米娜:“我说过,请殿下不要多问了,我真的不希望动粗的。”
  凯拉:“那可真是遗憾,我不会说。”
  塞尔米娜无奈地叹了口气,“那真的对不起了,来人,准备拷。。。呃。。。问。”塞尔米娜命令还没下完,兽女们已经星星眼了。还有小声地谈话:“啊。。这对脚丫子好漂亮,让人受不了。”“凯拉殿下的脚丫子也有点大呢,不过比我们美多了。”潘多拉公主的脚好嫩啊,好想摸摸。““我也想呢,尝一尝也好。”
  塞尔米娜:”你们好像很期待。。。刚才那场景对你们影响不小啊。。”
  几个兽女和塞尔米娜来到凯拉脚边,一个兽女坐在凯拉身边双手抚摸凯拉的腹部,塞尔米娜则用大拇指按揉着凯拉的脚心。这种待遇不疼不痒,倒是有点舒服。
  “你们想干嘛?不许折磨我妈妈!”潘多拉看见这场景紧张了起来。
  “潘多拉,没事,别说。。啊!!!”塞尔米娜和那个兽女突然猛掐凯拉的腰和脚心,凯拉疼得大叫一声。
  “啊!妈妈!你们不要这样!”
  塞尔米娜下了下狠心,大拇指又狠狠掐进凯拉的脚心,腰部的兽女也狠狠掐了一下凯拉的两肋。
  “呜嗯!”凯拉一脸痛苦。
  “不许掐!不许这样欺负妈,呜!呜呜呜!!”一个兽女用布勒住了潘多拉的嘴。“对不起,潘多拉公主,我们也不想。。”
  塞尔米娜和兽女又是一掐,她们土族本来就以力量著名,兽女们的主要攻击方式又是爪,这几掐的威力可想而知。纵然凯拉实力远超她们,被束缚成这样强掐脚心也是难以忍受的。
  “你们。。休想,啊!!”又是一掐,本来塞尔米娜不知道凯拉的弱点,可这一掐却偏偏掐在涌泉穴。被兽女们这种力度掐脚并没有多疼,只是脚部穴位和经络被压迫,全身力量仿佛被瞬间吸光,而且从双脚穿到全身不自在,十分难受,没有什么舒适可言了。现在又是弱点被猛掐,凯拉全身都挺直了,随后无力地怂拉下来,身体完全泄了气,流下一丝口水。多来几下,凯拉肯定会昏死过去。
  “凯拉殿下,请您不要再忍耐了,这样你会受不了的。”塞尔米娜真的有点担心凯拉的承受能力。
  “决。。。决不。。”凯拉说话已经有气无力。
  “那实在对不起了。”塞尔米娜招呼一下,两个兽女摘下潘多拉口中的布条,来到潘多拉脚边。
  看见对方要对潘多拉动手,凯拉马上紧张起来:“你们。。想干什么!!”
  没等潘多拉做好心理准备,兽女的大拇指狠狠掐在潘多拉脚跟然后猛得往脚间划去,在潘多拉白嫩的脚心上留下一道红色的印记。
  “啊!!!”潘多拉的脚比凯拉更加柔嫩,被这么可怕的一击招呼简直要晕过去。
  “混蛋!别对她动手!”
  塞尔米娜和兽女们的脸上挂满内疚,可为了自己的族人,她们没有办法。塞尔米娜也用刚刚对待潘多拉的方法猛划了一下凯拉的脚,凯拉也惨叫一声瘫软下去,自己女儿的惨叫和脚心的折磨让凯拉接近崩溃。注视这一切的ot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殿下,不要忍耐了,请告诉我们吧。”
  凯拉陷入沉默,她在做着艰难的抉择。
  “不可以!妈妈,不能出卖ot哥。”令所有人没有想到,潘多拉居然大声喊出来,ot心头一紧。“不能。。出卖ot哥。。他也是。。我的朋友,他告诉过我。。。不能把朋友。。。出卖给。。这种人。。”潘多拉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这些话。
  “那没有办法,不能怪我们无情了。”塞尔米娜和兽女刚要把手指掐进凯拉和潘多拉脚心的嫩肉,突然一团黑烟在兽女中间爆开,黑烟中显出一团紫黑色人形火焰,火焰散发着令人呼吸都被压迫的魔力,火焰的面孔印着恶魔的双眼。
  “好了,游戏结束了。”
  凯拉:“ot!”潘多拉:“tk魔!”
  潘多拉:“哎?!妈妈。。。你说他是。。?”
  “他就是ot?快,抓住他!”兽女们朝ot甩出同样的钢索,可钢索还没有触碰ot就已经着起紫色火焰化为灰烬。ot的面孔上,裂开一张燃烧的嘴,像恶魔一样笑着。
  “可恶,不要怕他,他没有凯拉强,我们加起来有胜算。”塞尔米娜拿起钢索和所有兽女们一起冲向ot。
  “轻敌果然是默认剧情了吗,哦呵呵呵。”ot的身体分散出触手穿透兽女们的身体,一阵莫名的剧烈恐惧涌上兽女心头,兽女们顿时失去作战能力,痛苦地跪在地上颤抖着。
  “哦呵呵呵,好久没活动筋骨了。”ot的身体分出一把镰刀切开凯拉和潘多拉的束缚。潘多拉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凯拉顾不上自己脚心难受,轻轻帮潘多拉揉着脚心。
  “小变态,来得挺是时候啊,怎么?表情好像有点苦恼啊,你的话应该刚刚躲在什么地方看了我们的好戏吧,没有看见tk失望了吗?”
  “呃。。。有点,其实。。。对不起。”
  “嗯?”看见ot故意躲开自己的目光,凯拉心里忍不住想笑:“哎呀哎呀,居然说出这种话,是不是看见我们被拷问时那么向着你良心受谴责了?”
  “算。。。是吧,还有,那个套在你们脚上的口袋袜,是我的,还有。。。。现在才救你们。。。反正就是过分了,对不起。。。。就这样吧。”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tk魔是ot啊?你们为什么认识啊?到底怎么回事嘛?”潘多拉一肚子委屈,好像只有她一个是被蒙在鼓里。
  “潘多拉,对不起一直瞒着你,ot的存在是绝密的,以后有时间会解释给你的,不过,现在我们有些犯人要拷问。。。。”凯拉说着看了一眼塞尔米娜。塞尔米娜和兽女们背后一阵恶寒,瞬间从ot制造的恐惧中惊醒。
  塞尔米娜汗哗哗地往下淌:“凯拉殿下,我们。。。”还没说完,兽女们的影子突然活了一样地站了起来,抓住兽女们的脚踝把兽女拉翻在地。影子的双腿变得像蛇一样把兽女上身紧紧捆绑,然后扒下她们的鞋子,把全包身紧身衣的脚部撕下来系在一起,勒住兽女们的嘴。随后,影子们变化了形态,变成两道枷锁,一道把兽女脖子和两手锁在一条直线上,另一道锁住双脚把双脚往后弯被影子变成的链接杆脖子的枷锁连在一起,然后影子漂浮起来把兽女吊离地面。这样的束缚方式让兽女上半身直立,双腿却后弯让脚心朝天。
  凯拉得意地欣赏着这几件艺术品:“嗯,准备好了,潘多拉,要不要跟她们一起被绑起来玩玩?我会让你好好舒服一下的。”
  “呃。。不。。不了。”凯拉这才发现自己经历这种事情多了,不会多在意,可潘多拉已经被刚刚的经历吓得不轻。
  “哦,不要紧的潘多拉,不用害怕,已经没事了,你先坐下休息一下,我惩罚一下这些兽女们。”安抚好了潘多拉,凯拉又看着旁边的ot,嘴角浮起一丝奸笑。
  “你干嘛?= =”ot对凯拉这种不怀好意的笑太熟悉了。
  “你刚刚不是说自己错了吗?是不是该变成女生让主动我一起惩罚一下呢?”
  “不要,谁知道你要怎么整我,再说,你知道我变成女生时脚心的弱点,要挠也让潘多拉挠,你就免了。”
  “呵,那就下次吧。今天先拿这几个小猫解闷。”凯拉说完走到兽女们旁边,用手扶在兽女朝天的脚心上,一边慢慢地走一边用手指自然抚过兽女们的脚心,每抚过一双脚,脚的主人就呜呜几声然后双脚来回躲避。就这么轻轻搔过一遍后,凯拉觉得真是开眼了,欲火也燃得很高了。因为只有她们暗族不大抑制自己攻和受的欲望,想挠痒也只是族内,族外人可能连tk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凯拉从来没有挠过土族人的脚,只听说土族脚丫子都特别大,对凯拉来说不但小脚诱惑人,大脚也是一种狂野感的诱惑。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兽女们这几双脚真的没有让凯拉失望,每双脚都是大脚丫子,最小也有38码,塞尔米娜的脚最大,差不多43左右。而细看看,脚虽大却不难看,脚形有宽有细但是没有被压得变形,都很饱满圆润,凯拉越看越喜欢。
  


回复2楼2014-08-24 23:33删除 |

鬼畜000
中级粉丝2
  挑起凯拉欲望的还不只是大脚,还有土族人的体质。土族人力气和防御力是超人级别,普通土族人的身体被重锤猛砸几下毫无感觉,土族守护者(就是和凯拉雪儿同级别,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她们是守护者)的身体就刀枪不入了,所以她们皮糙肉厚,很少有怕痒的,把这种女生挠得连连求饶是该多爽快。然而,这样轻轻挠了一圈,凯拉发现这些兽女们都挺敏感的,而且兽女的脚上皮肤应该不少很软,应该比较有韧性比较紧,可有几个兽女的脚软得像枕头,再想起刚刚她们用挠痒拷问自己,基本猜到这几个女生是被人用药物把脚心弄脆弱了,然后被人用tk危胁才来绑架自己。可凯拉是不想因此放过几个兽女,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啊。
  凯拉运用魔力,让影子伸出小触手缠住兽女十根脚趾,把脚拉平。兽女们感觉情况不对,用力伸直脚尖想挣开束缚。虽然兽女们力气超凡,可是由于实力上的差距兽女们的脚也难以移动分毫。
  “ot,借我你的tk道具。”
  ot倒也痛快,居然从火焰般的身体里掉出一人高的一堆tk道具:“随便挑吧。”
  “嗯。。。也太多了,好,这个。。还有这个。”凯拉选了一堆tk道具,每个兽女脚上都放相同几个道具,在脚趾上安上一个滚轮刷,在脚趾下方的部位放上一个圆形转刷,在脚跟安上六个自动刺轮,在脚心的凹陷里放上一个会震动的表面布满小突起的小球。这些道具是按照平常女生脚设计的,在平常女生脚上根本安不了这么多,可是这几双大脚就不一样了,可以让几个不同的道具一起挠痒。
  凯拉打开所有道具,一片刷刷和嗡嗡的声音。然后就是兽女们口中呜呜的惨笑,奋力甩着唯一可以活动的头拼命挣扎。刷子、刺轮和震动球,像无数只手疯狂地抓着兽女们的大脚。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ot

帖子 由 魔物二次方 于 2014-08-25, 00:35

OT的异界tk之旅3——谜之恶势力
“你就直说吧,把我抓来想干嘛?”
说话的是一位年龄25上下的女生,秀美的三股长马尾、火爆的身材、古铜色皮肤、微显肌肉的身肢,面颊上獠牙般的纹样、兽皮制成的衣物、野兽般充满怨愤的眼神,这位小姐仿佛生活在亚马逊的女土著。然而现在她可不是在雨林,她正被皮带捆绑在一张实验室的躺椅上,她的双腿被抬平,兽皮长鞋的下部分被撕去露出她的双脚,她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位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生,眼镜和白大褂加上这实验室可以大体推测出,这是个年轻女博士。而不输起被捕丛林女的身材、一双黑丝高跟、搭在前胸的辫子、眼镜衬着轻蔑的目光,眼前这个博士带着十足的御姐气质。
“呵呵呵,塞尔米娜小姐,真是高傲,这种处境下还不服软,不愧是兽女部落首领。”
“这是身为一个领袖该有的勇气。”
“嗯,那我也不废话了,我的名字是雷米,是个无名小研究人员,这次请你来,是想让你帮个忙。”
“这是被请的人该有的待遇吗?”
“哦,这是因为我估计你不会同意帮我这个忙。”
“什么忙?”
“绑架冥城的两位王女——凯拉.黛薇和潘多拉.黛薇。”
丛林女冷笑一声:“你真是疯了。”
“这可不一定,据我所知,凯拉是黑暗之主,暗族所有人的魔力都是黑暗系,只要凯拉愿意,她甚至可以让所有族人的魔力无法释放,可是,你们是土族人,她不能控制你们的魔力,而你们是土族中最优秀的刺客,只要方法得当,你们就可能捕获她们两人。”
  “好吧,你这个疯子,我现在告诉你,抓住她们是根本不可能的,还有,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嗯。。。这个嘛,我会一一证明给你看的。”
  雷米拿出两张长方形纸片,纸片闪着银光,雷米把两纸片贴在塞尔米娜的两脚底板上,用手按压让纸片贴紧脚掌。
  “你!想干嘛!?”即使是倔强高傲的领袖,身为女生被人捆住强制摸光脚也是十分羞耻的,塞尔米娜乱扭双脚躲开雷米的手,可纸片已经紧密贴在塞尔米娜脚掌了,两张纸片马上变得透明,塞尔米娜脚底也没有任何被贴上异物的感觉。
  “这是什么?你这家伙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新发明的小玩具,纳米厚度,贴到皮肤上会与皮肤完全附着,然后隐形,它们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
  “你给我贴上这些东西要干嘛?”塞尔米娜两脚来回搓想除下那对纸片,可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这个嘛,我看你没有好好保护双脚啊,脚趾下方摸起来有点粗糙。”雷米说着用手指拂了一下塞尔米娜的脚掌前部,塞尔米娜双脚被碰到的地方一阵su麻,塞尔米娜触电一样全身抖了一下,双脚迅速后钩躲开雷米的手指,可她仍强装镇定:“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脚碍你什么事了?”
  看着塞尔米娜的反应,雷米心里暗喜:“嗯。。因为我觉得,这样一双没有保养好的脚,应该不会很怕痒吧。”说着又往塞尔米娜脚拱内侧嫩肉上搔弄几下。塞尔米娜受刺激又一阵挣扎,双脚来回护住:“那。。又怎么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塞尔米娜有点慌。
  “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挠你脚心逼你帮我咯。”
  “不行。。。你。。。无耻。”
  “嗯?这个反应好像挺怕痒啊,难道我猜错了?”雷米的两手手指在塞尔米娜脚拱里跳动,十分不巧,塞尔米娜双脚不但敏感而且十分惧怕被挠痒,因为她幼时曾经被不义之徒捕获,那群禽兽让人挠她脚心整整两天两夜不停歇,那成为她心中永远的噩梦。
  “啊!!不要!!混蛋你。。呵呵哈。。”塞尔米娜的脚心其实不如当年敏感了,甚至不比平常女生,可对挠痒的惧怕让她对痒感十分敏感。
  “哦哦,这么怕痒我还真是没想到啊。”雷米双手抓住塞尔米娜双脚来回揉捏把玩起来。“怎么说呢?虽然听说你们兽女族人为了丛林生活脚板都挺大挺丑的,可也没有那么夸张啦,脚丫是比平常女孩大一半,可是脚趾和脚型修长,也挺好看。皮肤糙了点,肉倒是软软的,这么双大脚,明明挺好玩的嘛。”
  “你在说什么。。快别碰我的脚了。。。”一边被人把玩着双脚一边被这般语言戏弄,塞尔米娜羞辱万分,挣扎却也被皮带化解,简直无助到极点。”
  “呵呵呵,这种感觉不错吧?不过呢,我知道你是不会被这种程度的羞辱击溃的,所以。。。”
  塞尔米娜面前的一个显示器上,显现出两人,一个是小女生,一个则是成年女人,两人都穿着和塞尔米娜一样的兽皮衣。她们都被皮带紧紧捆绑,光着脚。脚底是急速旋转的转刷,而且脚心游走着一道道蛇形蓝光,虽然听不见声音,可从屏幕中两人的表情也可以想象得到她们的惨笑。
  “母亲。。妹妹。。你们。。”
  “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把你的家人请来试验我的玩具,知道她们脚心为什么闪光吗?”
  塞尔米娜突然感到脚心有数根手指抓挠,奇痒难挡,塞尔米娜马上爆发出大笑,双脚来回扭动却摆脱不了那凭空而来的痒感。“啊哈哈哈哈!!到底呵呵。。为什么哈哈哈哈。。停下啊哈哈哈哈。。”
  “看,起效了,这就是我的玩具的真正功效,贴在你脚上的贴片可以通过用电流曾经脚部神经,强制产生各种被挠痒的感觉,也就是说,你们母亲和妹妹正经受转刷和贴片双重挠痒,是不是很刺激?”
  “哈哈哈。。不要和哈哈哈哈。。不要这样。。折磨她们呵呵呵。。。。”塞尔米娜现在算是半哀求半怨愤了。
  “哦?那你答应帮我了吗?”
  “哈哈哈。。休。。想哈哈哈哈。”
  “是吗?那真遗憾,看来得让你和你家人共同玩一段时间了。”
  塞尔米娜脚底突然出现两只机械爪,迅速抓挠她脆弱的脚底。“啊哈哈哈哈!!!天啊哈哈哈哈!!”
  “好好享受吧,我有的是时间。”
  塞尔米娜根本难以经受分毫了:“好哈哈哈。。。答应哈哈哈。。受不了了。。停下哈哈哈哈。。”
  雷米停止了对塞尔米娜和她家人的挠痒,塞尔米娜低垂着头无力地喘着粗气。
  “你看,早答应不就好了,也不用受这种苦,不过呢,你是比较怕痒的,比起你的那些部下好调教多了,省了我不少事。”
  实验室的一面墙打开了,后面是一个个被捆绑的兽女族人,她们都满脸疲倦,双脚湿润发红。
  “你们怎么都。。。”
  “她们的脚都不怎么敏感啊,我用了不少药剂让她们敏感起来。别怪我,为了保证任务顺利完成,我只有抓住你所有族人。你自己挑选精英吧,其他人都留在我这里当人质,她们脚上也都有贴片,如果敢有不从,后果,你该知道的吧。”
  塞尔米娜已经别无选择,绝望地低下了头。。
  阿特玛拉主城中央宫殿的公主卧室中。  “好好服侍我哦,我的仆人。”  “是,是,我的小祖宗。”  凯拉只穿内衣***,被光属性手脚链锁住,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跪在床上抱住潘多
拉的一双小脚又挠又舔,潘多拉则被捆绑上身,躺在床上,手里握着凯拉项圈的链子,满
意地享受着凯拉的足底按摩。  “你这小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啊,就不能让我当一次主人吗?”  “不听话的奴隶,还敢顶嘴。”潘多拉用魔力刺激项圈的锁链,项圈马上开始运作,
刺激凯拉脖子上的穴位,让凯拉大脑产生一种被挠舔左脚涌泉穴的感觉,凯拉马上就要像
上次那样被奇痒、舒适和满足感占据。  “唔哦哦。。。不。。。受不了了。。呵呵呵。。。对不起。呵呵呵。主人。。请停
下。”潘多拉停下项圈,得意地把脚贴在凯拉脸上:“那就快点继续按摩啊。”  凯拉的m性格倒是不怎么反感潘多拉这样,顺从地轻轻挠起潘多拉的双脚。“小丫头
,真输给你了。”潘多拉调皮地朝凯拉吐了吐舌头。  “你可真是教了她不少手段啊,OT。”凯拉用灵魂与潜伏在自己意识中的OT通话
。  “你察觉到了啊,嘿嘿,没办法,要不是我事先潜入你的梦中制造幻境,潘多拉捆你
时你可能就察觉到了。”  “哼,要不是被你这些奇怪的道具捆着,我非好好教训教训你。”  “少来了,既然能察觉我,那么这种级别的束缚根本难不倒你,不过你的确是一直被潘多拉牢牢束缚着就是了。”  “嗯?怎么说呢?”  “束缚一个抖m很有效的方式就是用她自己的欲望束缚自己,潘多拉就是这样做的,更不巧的是,她是你最爱的女儿,你可能打败这样的欲望吗?你根本都在享受着,怎么会挣脱呢?”  “呵,你真是够了解我了啊,的确,我是真的没什么可能逃跑了啊。”  “哦呵呵呵,就是这样,认命吧。”  “那么,小变态,你是想继续这样看着潘多拉折磨我呢,还是继续去祸害别人呢?”  “嗯。。。虽然很期待后续发展,可是我还是要忙着暗族的情报和安保工作(是真的),那就不打扰了,玩得开心。”OT从凯拉脑中飞出。
  “哦呵呵呵,我以后还是少打扰一下她们吧,嗯?。。。这是兽女族的人?为什么在这里?怎么这幅打扮?而且怎么感受不到她们身上的魔力?”
  塞尔米娜和几个部下,穿着全包身的黑色衣服,灵巧地越过各建筑,躲过众多守卫,直奔凯拉她们的房间。
  “这可不简单啊,要出事。”ot上前准备拦住她们,可刚刚接近,ot感觉到她们带着的背包里有熟悉的魔力。“哦?这么巧吗?嗯。。。嘿嘿,那就别急着拦她们了,说不定有好东西看。”
  塞尔米娜最终还是摸到凯拉房间的床前,她小心地从窗口探头观察窗内的情况。“嗯。。。凯拉殿下是在里面吗。。。。呜!”塞尔米娜迅速蹲下,满脸通红。
  “塞尔米娜大姐,怎么了?你的脸怎么这样啊?”一个兽女想看一看窗内的状况,被塞尔米娜连忙拦住:“不行,好奇心害死猫,不许看。”塞尔米娜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像雷米说的那样,凯拉和潘多拉在玩这种“游戏”,就趁她们被游戏消耗了不少体力时搞定她们。塞尔米娜拿出一个小瓶,把瓶口对准凯拉和潘多拉,瓶中散发出一阵气体笼罩住凯拉和潘多拉。母女两人正玩得开心,加上兽女穿的奇怪服装隔绝了魔力,她们没有发现兽女。
  “呵呵呵。。妈妈,轻一点。。。呵呵呵哈哈。。”
  “我。。没有呵呵呵 。。。怎么哈哈哈哈。。。”
  两人莫名产生了难以忍受的笑意,塞尔米娜马上下令,兽女们从窗口迅速窜入,纷纷扔出几条钢绳,凯拉和潘多拉本来就被束缚住,即使发觉了兽女也没法躲开,钢绳把两人捆得结结实实,然后释放能量场抑制凯拉和潘多拉的魔力。
  “呵呵呵。。。你们。。。大胆呵呵呵。。”凯拉想反击,可全身钢绳让她能力大减,而且那莫名的笑意居然跟被挠痒一样痛苦,让她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潘多拉本来魔力就低于凯拉,光是钢绳就让她有气无力。
  “快,药效有限,马上捆住她们。”塞尔米娜一声令下,兽女们赶忙上前扭住她们的手脚,凯拉努力集中魔力,可兽女们马上用自己的尖爪在她身上疯狂抓挠,凯拉奇痒难忍,痛苦地大笑起来,魔力尽失。兽女们抓住机会,摘下她们身上原有的束缚,用她们自己携带的钢绳把两人紧紧束缚,又扯下凯拉的***,给凯拉和潘多拉两大脚趾上戴上金属趾环,趾环间连着小锁链,让双脚的大脚趾束缚在一起。这趾环发出能量场刺激脚底穴位让凯拉和潘多拉全身无力。最后,兽女把比她们脚上的贴片更加强力的贴片贴在凯拉和潘多拉脚上,凯拉和潘多拉发现只要她们稍微运用魔力,贴片就会让她们的脚底像百手抓挠,没有办法,两人只能任由敌人摆弄。
  “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潘多拉已经慌了神。
  “你们有什么企图?不知道这样做是什么罪名吗?放开我们!”
  “对不起,凯拉殿下,可我们别无选择。”塞尔米娜继续捆缚凯拉。
  “哦呵呵,没想到还有这种好戏可以看,派兽女来的那个家伙真有情趣啊,可是,她的这些束缚道具太落伍了,只要凯拉恢复一下魔力,忍住痒感就能搞定她们,哦呵呵,我要帮一帮她们。”ot用魔力在兽女的背包里传送了两件道具。
  “呃。。。塞尔米娜大姐,包里原先有这个东西吗?”一个兽女从包里找到两个口袋,可这口袋的形状细看有点像两只袜子并在一起,口袋的厚度跟棉袜差不多,材质也很顺滑,摸起来很舒服。
avatar
魔物二次方
抢个沙发
抢个沙发

帖子数 : 4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