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马宅的地牢

向下

马宅的地牢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5-24, 14:13

“我们怎么办?”她问秦弘。
  “他们人多,如果硬拼我们肯定吃亏,对了,你不是会轻功吗?”
  “对呀!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很疑惑的看着秦弘,两只眼睛不停的转动。
  “这个......我当然知道啦!我是谁呀!什么事我不知道?你跟我来。”
  说着,秦弘领着她来到了屏风后边的窗户旁。
  “赶快跳下去,不然就来不及了!”秦弘指着窗户外面说道。
  “什么?跳楼,我会摔死的!我不敢,我害怕!”她回头看看秦弘。
  “不跳是吧!他们快到这个房间了,你要是不跳的话我就跳了,等你被他们捉住后,可就不是今天这么好过了,他们指不定用什么方法折磨你呢!再问你最后一次,跳还是不跳?”秦弘盯着她。
  “可是......可是......”她有些犹豫。
  “好!你不跳是吧!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等着他们把你卖了吧,到时候我可不会再救你了啊!”秦弘说着,回过身去取桌子上的包袱,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门外杂乱的脚步声,他知道,那帮人已经发现了他的计划,正朝这里赶来。
  “嗯,他们来了,也是时候走了,喂!你到底跳不跳啊......”秦弘回头一看,人早已经不见了,他走到窗户前,看到那位姑娘已经跳到了对面一座宅子的屋顶上了。
  “刚才叫你跳你不跳,现在跑的比谁都快。”秦弘嘀咕了几句,一个跟头翻出了窗户,站在地上,他又使劲一跳,便跳到了对面的屋顶上面,然后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和那位姑娘在屋顶上跳来跳去,消失了。
  已经是黄昏了,秦弘带着她住到了一家客栈里。
  “你到底是谁?”秦弘在房间里问那位姑娘。
  “我叫孟雨。”她回答到。
  “你的轻功不错,是谁教你的?”
  “我的轻功是家父教的。”
  “敢问令尊是......”
  “家父姓孟名风。”
  “令尊可是十年被称为‘草上飞’的绿林高手孟风?”
  “没错,可是你又怎么知道的,没有人知道家父的身份。”孟雨更加奇怪了,她又朝秦弘眨了眨眼睛。
  “当年我的......少爷被令尊所救。”
  “少爷,你是......宫里的人?”
  秦弘一惊,他瞪大眼看着孟雨,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我去宫的消息除皇上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而我和她又是萍水相逢,她又怎会......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是大内侍卫,这次是出来办事的。”秦弘说道,他心里却一直在反复的琢磨。
  孟雨走到秦弘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他。“大内侍卫怎么会易容术?”孟雨突然问出一个问题。
  “易容术?哦......在外面办事换一个身份比较安全。对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宫里的人?”秦弘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孟雨回过头,走到床边,缓缓的坐下去。“在我小的时候,家父告诉我他曾经救过一个小孩,他的名字叫......叫玄烨......”
  “什么?”秦弘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那令尊可好?”秦弘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
  “在我八岁那年,家父就被人害死了......呜呜......”孟雨说起自己身世时,不禁伤心的哭起来。
  “孟雨......”秦弘紧皱眉头来到床前,他轻轻的拍拍孟雨的肩膀。“告诉我,是谁害死恩公的。”秦弘似乎有些激动,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孟雨感觉到了秦弘的愤怒。
  “你要做什么?你斗不过他们的。”
  “不,既然是少爷的救命恩人,便是我的恩人,令尊的仇我一定要报!”
  “少爷?你的少爷是玄烨,不,是当今皇上?”
  “这,好吧,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少爷就是皇上,还有,我叫秦弘,你是恩公唯一的女儿,我一定会照顾你的,告诉我,令尊是被谁害死的?”
  “家父只因偷了一枚官印,便被人追杀。”
  “一枚官印?那是谁杀害他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一群被雇来的武林高手,主使是谁并不知道。”说到这里,她又开始哭起来了。
  “原来你的母亲生病去世后,你就一直在苏州城里流浪了,你也蛮可怜的,尤其是碰上那一堆人渣,竟然想把你卖到青楼......”
  天又黑了不少,客栈里,秦弘和孟雨正在吃东西。
  “吃饱了吗?”秦弘问着正在狂吃的孟雨。
  “嗯,这是我几年来吃的最饱的一顿了,谢谢你!”
  秦弘笑了:“哎!天下没有白吃的饭,吃完之后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好吧!”
  “可不是嘛,吃了我的饭,拿了我的银票,再不做点事,可就说不过去了。”秦弘起身向门上走去。“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秦弘拿着一个帐本和一支笔回到屋里,并把另一个帐本递给孟雨。“帮我抄一份。”“这是什么?”“这是我从楼下掌柜的那里借来的。”“哦!”秦弘转身又出去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秦弘回到了房间。“抄完了吗?”“嗯,你......要做什么?”秦弘拿出一个包袱。“这是一套夜行衣。”“怎么,你要我去......偷东西?”“没错,等待一会儿天黑透了,咱们去一趟太守府。”“你疯了!太守府戒备森严,有很多家丁和护院,你这一去不是......”“所以才要你去帮忙。”“但,我决定以后不再偷了。”“不,这一次是为了百姓,有一个帐本,是有关河堤修建的,我这一次是奉命去取回帐本的,你放心,这绝不是坏事。”
  孟雨拿起包袱,走到床前,回头对秦弘说:“那好吧!”“好,我替百姓谢谢你了。”秦弘拿起帐本出去了。他到楼下交还帐本之后,便走出客栈,此时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秦弘便以飞快的速度冲向太守府了。
  来到太守府,四周没有人,秦弘爬上一棵大树,在树上,他和孟雨碰面了。
  “喂,你打算怎么做?”已换上夜行衣的孟雨问秦弘。
  “听着,我之所以敢今天晚上来,是因为太守范隆今天晚上大宴宾客,城里那些有权有钱的之人现在都在太守府上的客厅中呢!”秦弘用手指了指太守府中,孟雨顺势看了看,太守府中确实有一处极为明亮,并且有吵闹声。
  “咱们兵分两路去找书房,帐本一定在书房里,一个时辰在这里会合。”
  “好!”二人便分头进了太守府。
  “太守府还真是大啊!就像迷宫一样。”秦弘在花园里自言自语道。
  “不行,照这么找下去,第二天早上也未必能找得到,得想个办法才行......”正想到这里,他听到有一阵吵嚷声,他闻声而去,看到花园对面正太守府的大厅,有很多的丫头和仆人出出进进。
  “有了,用易容术......不行,我穿着夜行衣”秦弘悄悄的躲在一个房间里边,这个房间离大厅不太远,秦弘相信总会有人从这里经过,那时候抓一个人问问就可以了。不一会儿,有一个人从大厅里走了出来,朝秦弘这个方向走过来了,秦弘突然破门而出,一把手捂住那个人的嘴,把那个人拖到了屋子里,然后关上门。
  “啊!救......”秦弘一听,是女孩子的声音,他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
  “听着,我只问你一件事,我绝不会伤害你,听懂了吗?”这个女孩似乎被秦弘的举动给吓着了,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问你,书房在哪里?”
  “这里......就是书房。”
  “噢,等一下,你还不能走。”秦弘刚要抬起手,打算击昏她,此时月光透过窗子照着她的脸上,秦弘看到她哭了。
  “你哭什么?我还没动手呢!”
  “大哥,快救救我吧!”
  “嘘,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救你?”秦弘有些奇怪,他把这位姑娘扶到床上。
  “我是城外乡下人......”这位姑娘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什么?又是那个姓马的?他也在这里?”
  “大哥,他在今天晚上要把我献给太守,呜呜......”她委屈的哭了。
  “你先别哭,你被他骗进城多长时间了?”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