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阿德拉TK轶事

向下

阿德拉TK轶事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2, 19:48

我叫蓝狼,蓝拳圣使。
周末又到了,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我们圣职者,比起其他职业辛苦多了…除了训练以外,每天还要接受圣谕,就像华夏大陆的高中生似的…累…
不过我们大主教,有着“神之代言”之称的最强天启者,我还是很佩服的,虽然他一把年纪了。
赶紧回去陪我妹妹玩……话说那丫头真是小魔女,特别喜欢研究什么鬼炼金术…成功率又低。上次我在院子里练拳,她的熔岩药剂又失败了……她不傻,直接就丢出来了,我呢!?我可还在练拳o>_<o~就听轰的一声,我飞了……多亏飞到了圣骑士兄弟们那里……唉!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不过自从那次对她的惩罚……嘿嘿……跟她玩会很有意思了……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丫头!皮痒了啊~”我捏着关节,发出咔啦的声音,狠狠地盯着蜷缩在床角一脸无辜的LOLI——我妹妹,紫雨,这丫头很容易迷惑人……但对于我嘛……
“那…那个……哥~我错了还不行嘛~不要打我丫~喂!不、不要过来…>_<”紫雨慌慌张张地,还没惩罚就求饶了……用撒娇攻势?我想到了我被炸飞的样子……
“打你?哼哼!”蓝拳的风范在这时爆发,随着一股飓风,枕头被子都被卷飞,我也扑了上去……
“不要……啊!?喂!啊!这、这什么意思…啊!嘻嘻嘻……讨厌呵呵呵……”我的手把在了丫头的小腰上,并且仔细地捏弄着,这大概是她意料之外的惩罚……嘿嘿,我怎么会忍心打我这妹妹呢~我斜靠在床上,享受着指尖传来的细腻嫩滑触感和银铃般的笑声……“啊!哈哈哈…啊!啊哈哈啊!哥哈哈哈变哈哈态哈啊!啊哈哈…”丫头在我的魔爪下欢快地扭动着,但不能阻止身体对我“弹奏”的应和,这丫头的身材跟我手的比例,可说是盈盈一握吧,嘿嘿。我极其沉浸于她一蹦一蹦的感觉,以致于手上不知不觉变成了两只手握住她的小蛮腰揉搓起来,这下可苦了她,丫头“啊!”的一声尖叫,整个身子一挺,然后就大幅度的颤抖起来,“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不啊……啊!哈哈哈哈……”很快我感觉到这丫头真的笑苦了,慌忙停下来,再看她,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可怜兮兮地躺在床上……
“哎呀,没事吧丫头……”我赶紧帮她理理衣服,把纷散的头发拨开,忙不迭地安抚她。“呼…哎哟……哥……好变态啊……这、这样整人家,还不如打我呢……”丫头可爱地嘟起了嘴,我只能乖乖接受她的娇嗔,但是很不幸地,我的目光又开始被那紫色短裙下的一双白嫩嫩的小玉足所吸引……“怎么以前没发现小丫头这么可爱……”我邪恶地想着。“讨厌!哥你又打什么坏主意!”丫头警觉我的目光,我狡辩道:“没……没什么…”又加一句:“刚才下手太重了,作为赔罪,给你按摩按摩吧?”也不等她答应,探手捉住了她一只玉足,拿在手里的感觉真好,我尽量轻轻地抚摸这只可爱的小脚。“诶…?哥!你又……嗯~麻酥酥的……好变态啊……”白嫩的秀脚轻微地抖动了几下,她就想要脱离我的魔爪了,怎么可能呢?!“你会喜欢的~”这时我的左手迅速来到她泛着粉红的脚底,并且加快一点速度抚摸,右手继续照顾脚背,“啊~痒……麻……又痒了……变态……好舒服……”果然她停止了挣扎,嘿嘿,这只是开始。手里的玉足随着抚摸微微轻颤,我尝试着把右手手指插入她的趾缝间,感受到这一举动的同时,她即绷住了脚丫,“哥!就别弄了吧~脚不行的……”丫头脸有点红。“哎呀,是我不对……但是……”我悄悄地说,“好可爱的脚丫,让哥哥玩一玩吧!”
“哥!你真的很变态诶……好吧…不许太重哦!”丫头细声细气地批评我,这就同意了,嘿嘿~“你哥要不变态那怎么做最年轻的蓝拳?放心吧~”我得以轻松地把她两只脚丫举起来观赏,嗯,玉葱般十颗嫩嫩的脚趾,羊脂似的幼滑的皮肤,在脚丫经常受力的部位泛着可爱的粉红,映衬秀白的脚心,啊哈!真是极品!我转头看看她,她皱了皱琼鼻似威胁状,我坏笑着用手指在嫩脚心上下刮擦,她表情立即一窒,不由自主地娇笑起来,“咯咯……痒……嘻嘻你别……痒痒咯咯……”十个玉趾摆动着,蜷缩又伸展,像是跳舞一样,这让我觉得挺爽的,我想到一个很有趣的玩法……
我用左手抓住她两踝,腾出右手对着她的脚,这时我朝她阴险一笑:“开始了哦…”我右手运劲,“圣焰!”一团蓝色的拳气涌出,立即包裹右手,我控制住圣焰,右手放到两只不安的嫩足下方,手心朝上,让圣焰慢慢“烘烤”可怜的脚丫。
“哈~哈哈……什、什么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哈哈哈…别…哈哈哈哈脚跟都哈哈哈哈……”丫头显然对自己的怕痒低估了,圣焰作为能量形式的冲击,当然会起到很不错的效果,只见两只嫩脚在“烘烤”中泛着蓝色,丫头娇笑着:“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两脚跟靠在一起,不时相互摩娑,而脚掌则在向内蜷曲和向外张之间不断变换,十只玉趾忠实地跳着舞,“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减轻痒感,当然也都是徒劳~因为圣焰是无所不入的能量~
我挪开手,丫头的可怜脚丫从颤抖中停下,并且伸展开来,无力地垂着。
“累了?有一连串的配套服务,来,先给你按按”我戏谑着,催动左手圣焰,并两手各握着一只玉足。“不、不用了……啊!痒痒痒……快放开!哎哈哈哈哈……咯咯咯咯……”我不等她说完就用大拇指仔细地按摩起来,圣焰随着手指准确地按在穴位上而进行刺激并渗透,就像被羽毛杆子戳了痒点之后又被羽毛连续帚扫一般,“痒死啦痒死啦……哈哈哈哈哈……哥停下咯咯咯哈哈哈哈……”两只嫩足又进行激烈的跳动,却无法挣脱,反而给我爽快的触感,我心念一转,又一个邪恶办法出来了。
“妹妹啊,笑这么开心,是不是很爽啊?”我笑问。“才不是呢!!!”她尽量忍笑嗔道。于是我两指加力一摁,在圣焰的渗透下她又噗地爆发出一阵娇笑:“啊哈哈哈哈哈……不是!哈哈哈哈哈……不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我微笑一下:“不承认?”说着,摁着的拇指开始揉嫩滑的脚心,圣焰更有效果地施为着。“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停哈啊!是!哈哈哈哈哈……是啊哈哈哈哈哈……”丫头笑得花枝乱颤语无伦次只好喊是求饶,我暂时收住,看着两只嫩足的脚心从浅蓝慢慢恢复到原来可爱白皙的样子,悠然说道:“果然是很舒服吧,喜不喜欢?说喜欢我就放手~”“喜、喜欢……”丫头无奈地答道。“嗯!放手可以,不过鉴于你这么喜欢~这样吧。”我暗运气劲,两拇指在丫头两脚涌泉穴使劲一按,便松开了手,这时我两手空空完全没有圣焰,为啥呢?看丫头的反应……
“诶诶……按什么按……诶?啊~啊哈哈哈哈!耍…耍赖…皮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咯咯咯咯咯……”丫头正奇怪于这一按,忽然痒感再度袭来,嘿嘿~我把圣焰全从她涌泉穴输入了~现在要做的是放手观赏了,耍赖皮?玩玩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过分咯咯咯咯咯咯咯……好哥哥放过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她的一双嫩足现在无助地踢动、甩动着,一朵蓝色在脚底旋转,不时有能量游走,堪比搔痒,玉趾上泄出一股股蓝色,飞舞的脚丫更显华丽,看得我颇觉过瘾,丫头也只能继续甩着嫩脚娇笑:“哈哈哈哈哈呀……啊哈哈哈哈……”
随着能量慢慢消退最终丫头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娇喘着调整呼吸,我在一旁很守规则地一个劲安慰。丫头没生气,而且我有了这么个TK对象,前提是“不能太重”~不过后来她还是该捣乱捣乱……难道是故意让我搔她?这就不知道囖……
嘿嘿,旧事少叙,这会儿手里正握着这双小嫩脚呢,哎,白嫩的趾缝里手感真好,又敏感……我迫不及待囖!赶紧TK……拜拜了您呐!


剑圣篇·卡赞的突袭(综合+T脚)

第一次遇见宇的时候,是在暗影迷宫。
出关顺便执行第一个任务,我从阿法利亚营地出发,走在暗影迷宫里的时候,我听到了争吵声,刹影和一个女孩子。
我决定去看看。
很快我开到迷宫的中心,刹影的领地。
我看到了,一个MM正在跟刹影激烈地说着些什么,她的身材略微单薄,左手罩着长长的手套,令我生出一点保护欲。
大概刹影终于不耐烦了,太刀一抡,一股阴暗的鬼神气息爆发出来,形成弧形的黑刃,是鬼斩。
“锵!!!”MM迅速举起太刀格挡,但又怎么是刹影的对手?还是不支地向后退去,嘴里凄凄地大喊一声:“师兄!!!”令人揪心。
“呵,谁是你师兄…”刹影的不正常的嘶哑嗓音,令人气愤地冷笑了一声,随即举起太刀,身形一晃,变得忽隐忽现,空气中又有更强大的鬼神之力聚拢过来,刹影蓄势一大步冲出,“鬼影闪!”鬼神般的嘶吼声。
就在这一刻我迅速猜到女应该的是西岚的弟子—宇,她一定也是听说了这边的异常,试图规劝她曾经的师兄——刹影。
不知为什么,大概是那股保护欲,我决定救她。
于是我疾速冲向那一团影子,从背后抡出我的巨剑,比他更快地,使出了疾·破军升龙击。
比刚才更猛的“锵!!”地一声巨响,这次刹影一个趔趄,眼神充满无比的惊骇盯着我——他被我强行打散了鬼影步的状态,因而甚至忘记了我的动作还完全没有被打断——我砸出一记重锤,才结束了动作。他已经被震飞一旁了。
我潇洒地把巨剑扛在肩上。
“逸、逸龙剑—抉择?!”娇柔的女声和嘶哑的嗓音几乎同时惊呼……
“啊…都认得这把剑啊…”我打个哈哈,“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解决刹影的啊,美女不要跟我抢功哦~”我回过头,对这个我仅有耳闻的美女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同时不禁庆幸在我还年轻的时候得以出关,“师父他还真是的……”
“你…不会是阿甘佐的师弟吧?”宇试探地问道。“额…至于吗……”我无奈。“那……这剑……”宇似乎对我辈分没那么高的事实松了口气。“嗯,这把剑啊…”我掂了掂,“是索德罗斯祖师爷突破神级之前传给我的^_^”
“你是阿甘佐的徒弟!?”刹影已然有了挫败感,只是在一旁插嘴。
“BINGO!正解!”我赞同地一笑,又补充一句,“我4岁开始学剑,直到今年出关,我想,我大概已经超过师父了吧~”我回过头,冲她眨了眨眼睛,“你是宇吧!我叫枫~帮你解决刹影,跟我交往好不好?”
宇愣了一下,红了脸,低下头细声道:“这土包子……”
我嘿嘿一笑,扛着剑,大剌剌走到刹影面前:“爬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站着!”
刹影像是知道处境,缓缓站了起来,开口了:“或许,我是做了很多可耻可恨的事”他抬头看着我,“那么,要杀就杀吧!”
“好!这才算有些骨气!”我举起了逸龙剑,刹影眼神复杂地仰望,“死在这把剑下,也不亏待我了!”
“先跟你讲点题外话,这把剑的认主要求,有两个~”我保持举着的姿势,“非鬼剑士,以及,掌握真·鬼剑术:暴风式……”我嘴角上扬。宇在一边,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左手,我并没有发现。
“好吧!那么……”我抡剑一圈,“真·鬼剑术!暴—风—式!!”
霎时风云变幻,能量的气息弥漫了天幕,人们惊恐地发现阿拉德大陆各处,伴随着火山喷发般的异象,一共从地底现出一百零一把上古神兵,这些神兵全部朝着一个方向疾速飞去——阿法利亚。一时间大陆充斥着“索德罗斯再临”的声浪。而这时的暗影迷宫,随着神兵一一到来,邪恶气息正在一点点弱化,我运劲将逸龙剑插进地面,十数把神兵也插下来,形成一个巨阵,阵内,是因鬼手剧痛瑟瑟发抖的刹影,和美目中异彩连连的宇,还有衣袂飘飘的我,空中神兵正在一把一把地包围这一片空间。
“不要杀他!”宇忽然大叫一声,仿佛变了一个人的我,对她笑笑:“放心吧!本来也没准备杀他!”刹影听见,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什么?!”我庄严地直视他的眼睛:“以剑圣的名义,及抉择之刃的力量,给予你重新回到剑魂之路的机会,接受,与否?”刹影犹豫了一下以后,像是决定了,毅然大吼:“接受!!!”
“好!”我笑道,“伸出你的左臂!”此时剑阵已经完全成功,刹影伸出左臂,颤抖得厉害。
“驱散吧!夺心的鬼神!人的身体,属于人自己,力量的代价,也不是灵魂!救赎!抉择之刃!”我吟诵了几句,神兵的力量开始聚焦,白色的光芒照射在刹影那血红的鬼手之上,丝丝黑气飘散,空气中弥漫着鬼神的嘶吼,他一下就跪在地上,痛苦地嘶声惨嚎,宇倒没有不忍看了,反而跟我一样平静……
刹影已经失去意识,鬼神的印记一一剥除,只剩最关键的步骤了—压制卡赞。
这个对于我来说还不能算什么太难的事,刹影的鬼手慢慢变白,一个卡赞的虚影逐渐从他体内抽离出来,我和宇也松了口气。
但卡赞的影子完全出来以后,没等我粉碎它,异变陡生!
只见影子呼啸着向宇疾冲去,我虽然察觉,但是鬼神的力量不是盖的,爆发速度之快,胜我一筹,我没有截住……
“啊!!呃……” 宇定在原地,卡赞冲进了她的柔弱身体,她娇躯一阵阵颤抖,嘴里断断续续吐出“枫……救我……”
我犯难了,这样子很难救她,可是我不能允许她受到伤害……
“救……救我哈啊!!”宇忽然猛地扭动娇躯,我看到在她身上敏感的部位都出现了虚影的魔爪。
“卡赞!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她!!”我心急如焚,厉声怒喝。
“要夺取这小妞儿,得从内在下手,可惜这手不能寄放力量了……啧啧”卡赞的声音飘渺地传来,令人厌恶,“那就给她来点好玩的吧!”
魔爪搔动起来,宇连连扭动娇躯,使劲强忍,惹人可怜,“呜……卡赞……我、不会让你得逞……呜呜……枫……”
我苦于无从下手救她,虽是万分心急,亦只能眼睁睁看着卡赞折磨她,下手太阴狠了……腋下,腰腹,胸部,大腿,没有逃得过的,好在鞋还穿着,脚没事。看着宇花容失色强忍硬撑,我真的是心痛,我凑上去,宇狂扭着娇躯,已经忍到极限,泪水都流了出来,我难受至极,宇断断续续:“呃…枫……呜呜…还没、没能……呜跟你交往……就…就…要痒死么…呜呜…”我只好拍了拍她:“笑出来算了吧,笑出来会好些的,宇,我在想办法救你啊,要坚持住哦…”宇一听此话也即刻如决堤的洪水般爆发出大笑,卡赞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我就知道忍不了吧!”话音未落,其中两只魔爪在胸衣内尚为不小的两团揉捏了一把,并开始迅速摩擦,宇红透了腮,大笑中掺入了娇哼:“啊救命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嗯啊~哈哈哈…呃啊……不……哈哈哈…”
我再不能控制自己,唰地冲向了蠕动着的宇,猛地将逸龙剑插在地上,抱起了她,可她还是在我怀里不停地重复着,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快疯了!所有的脏话都不够骂卡赞,我要消灭它……
不知道是不是激发出的精神力,插在地上的逸龙剑突然开始震颤,并且发出白色的光芒,我注意到异象,将目光移向它,逸龙剑拔地而起,浮在空中,剑面朝向我,我听到了一个即慈祥又不失威严声音响起来:“枫儿,才出关就是遇到搞不定的事了么~”
“索德罗斯爷爷!”我惊喜地喊道,“这把剑可以联系到你?!”
『剑神』索德罗斯的声音“嗯”了一声,听到宇的声音,停顿了两秒,说:“咦…这不是西岚那孩子的徒弟么…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看着怀中可怜的玉人,把情况说了,又跟他求助,索德罗斯沉吟一阵,办法便出来了:
“卡赞这家伙,这是附身的折磨啊,要摧毁这小姑娘……只有从内在驱走它!可这小姑娘根本是使不出半点劲儿啊……”感受到我的焦急,他接着说,“这样吧,你胳肢她!要比卡赞弄得还痒!我帮你镇压卡赞一些,这样也好抗拒它!”
我虽是不忍,但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脱去手套,挽起袖子,神光照在宇的娇躯上,效果明显,她的挣扎和笑声小了下来,虚弱地呼唤我,这时刹影已经苏醒了,听说了情况,对我笑笑:“枫兄弟,真的谢谢你!让我重新做人!那么,我现在要去洗清我的罪过!我去见师父了!师妹就交给你了!加油!”我点点头:“这是剑圣的职责啊,不必谢我,谢索德罗斯爷爷倒是应该,我会好好对宇的!”刹影正准备谢索德罗斯,他先发话了:“这孩子,是刹影吧…呵呵,终于走回正途了嘛,好!拿着这个!以后你就用它吧!西岚看到这个,会原谅你的!”说着,空中电射而下一个宝石状带握柄的东西,刹影毫不犹豫丢掉自己那破烂了的太刀,伸出白色的左手,稳稳地握住了这个握柄,霎时空气一凝,从宝石中猛地吐出两条黑色的光龙,迅速纠缠在一起,并化为剑刃形的光刃!
刹影倒吸一口凉气:“双龙魔影剑!”又感激地朝着逸龙剑深深一拜,索德罗斯笑说:“呵呵,去吧……枫儿,我精神力驻留也不能太久,我也撤了,加油啊!其实当做一种享受也是可以的嘛……”逸龙剑暗了下去,重新插回土里……
我被娇笑声惊醒,抱着宇,开始准备动手了。
“呵呵呵…枫…来吧…哈呵呵……下手……我呵呵可以的呵呵呵……”宇努力看着我,可我不忍心看她,我看了看神力留出的部位,穿着长靴的脚安安静静地躺着。
我缓缓脱去她的鞋袜,缓缓地,带着一股芬芳,直到完全露出里面的惊艳,这是怎样的尤物!即使身为鬼剑士有些单薄了的她,这双脚却还是生得完美无暇,线条柔和比例规整,底平趾敛,脚背上白皙可见血管,却绝不似西方人般的鸡爪;圆润的脚跟泛出嫩红,是那么的诱人;脚掌柔若无骨,洁白的脚心跟红润的前脚掌交相辉映;然后我看到了那玉趾,红润雪白完美的结合,没有染色的雕饰,清纯可人,让人想含着的冲动,这浑然天成的玉般的脚丫,典型的虚祖来的东方美女才能拥有,这样一来,本来有些悲壮的,我却开始很有兴趣了。
“宇,我要开始了哦!”我提醒道。“来…来吧…呵呵…我没…事的呵呵呵…”脚丫给人看光,宇红着脸扭动着上半身说。我却突然变了个表情:“没事?!我会让你觉得有事的~嘿嘿嘿…”宇被我弄得有些懵,可爱地一愣,我可不准备给她时间了。
“哇?哈、哈、哈哈……脚趾……哦哈哈好、哈、哈、好痒啊……哈哈哈……”我握住她右脚,左手仔细地旋转着她的可爱的的脚趾,宇触电一般,加上放松了抵抗,痒得立即娇笑出声,左脚凭空踢蹬着,看得我心神一荡,“笑起来的样子竟然这么好看!”我暗想。五趾旋完了,手上变换花样,食指捅进柔嫩的趾缝中摩擦,趾缝的柔弱敏感当属第一,摩擦力完全可以使她花枝乱颤,“啊咯咯咯……枫、痒痒痒哈、哈、啊哈哈哈哈……”宇不能自已地欢快娇笑,刺激我的欲望,卡赞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大概感觉到要输,拼了命地加强了攻势,只见又两只魔爪浮现出来,残忍地伸出手指,隔着衣服钻着她的胸部,宇花容失色,叫声夹杂笑声更加的大了,我气得要命:“卡赞!你乱摸什么!”伸手捞起宇的另一只脚,不容商量地狂抠起了两个柔滑的脚心,宇震颤娇躯,放声大笑:“啊啊哈哈哈哈哈……不呜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还不够,我一狠心,凑过头去,舌头又开始照顾正在跳舞的玉趾,心急之下没什么感觉,但觉入口柔若无骨肌肤滑嫩,我轻轻啮咬那一颗颗敏感的玉趾,手和舌头双重的攻势下宇动作越来越强烈,蹦跳着大笑、尖叫:“啊!啊哈、啊、啊哈哈!呀哈哈哈……啊、啊!啊哈啊……”我十指在她脚心狂舞,牙齿在她脚趾狂磨,宇的尖笑越来越高亢之后,终于到达了极限,在精神虚弱下来的同时,一股力量猛地在身体爆发,她左手的手套噗地一声爆裂,那只白手上血管和肌肉突起,变得不符合她的形象,并且使劲一攥拳,伴随一声爆发般的娇叱!我看到卡赞的影子从她身体慢慢挤了出去,嘶吼声弥漫,最后砰的一下,那影子裂得粉碎,湮灭在空气中。
我正高兴,未曾想到,因为受痒,她余力爆发,又顺势一脚踹在我脸上,我飞出去了……“靠……”我落地之前心生一计……
回过味儿来了的宇,呆呆地看着几丈外躺着的我,喃喃道:“诶?不会把他踢出事儿了吧……”我一动不动,她有点紧张了,两步奔过来,拍了拍我的脸,没反应。
“枫……别装了啊……”宇嗔道,我还是不动,正想着她会急成什么样,忽然腰间一痒!然后一波一波的痒感就冲进脑子里了,我呼地一下弹起来,很没霸气地开声笑起来:“哎哎哎……别弄…别…哎嘿嘿……我错了错了、哎呀……”看到她得意开心的样子,我心里一爽,也强势反击上去,一下子宇就被翻盘,倒在我怀里看着被我举高的右脚:“枫……不要啊…不要—嗷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我自然是不客气的,左手捏住玉足,右手大拇指快速地揉搓她的柔滑脚心,揉了十来下,我停下手,低头戏问道:“怎么样~这样你喜欢吧~这脚真是给人挠的料哦……”宇被我说的脸又红了,可爱地嗔怪道:“真讨厌啊你,痒死人啦!痒得人家又有点上瘾…”我听了高兴:“我没说错吧!你肯定喜欢的啊”又执起一只玉足,刮擦她的嫩脚跟。
“呵呵……枫……别挠了……呵呵……让我、歇会儿……嗯…这样挺好的……”我轻轻揉搓着她的脚。
“枫~”
“嗯?”
“我的手套呢?”
她不说还注意不到呢,她对于白手很自卑么?
“要什么手套啊!”
“可是……”
“别说了,我才不会嫌你!”我放下她的玉足,捧起她那只惨白的变异左手,重重地吻了上去……
“讨厌……你个土包子……又这么……唔……”


在我大哥,早已是『枪神』的虚无的帮忙下,刚刚觉醒成功,现在我应该是『狂暴者』了。
从帝国试验场回来,真累得半死了,看看虚无,明明刚才是主打,却还是那轻松的样子,手插在口袋,闷骚地抽着烟……不过,趁现在我熟悉熟悉刚获得的卫星……
走过赫顿玛尔的大街,我并没在意,但机敏的虚无碰了碰我:“凯丽。”
我扭头一看……凯丽不见了!她平常都守在那个破机器旁边来着……
“用卫星。”虚无指示道。我联通卫星来定位,发现凯丽在后巷一个角落,旁边很多人?!
“去看看!”虚无率先朝着那里赶过去,我赶紧跟上。
后巷的角落,这里平日是没人会来的,因此也是足够的阴僻,想来呼救也没用——
凯丽被一群男的抓住了,貌似都是些三脚猫的低阶,虽然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估计是下药吧,因为凯丽身手还是很了得的……
“凯丽!今天就是你的报应!黑了我们那么多!总是要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颇为粗鄙像是人群老大的汉子大声道,后面众人跟着附和,不过这点他说得倒也没错,凯丽的“黑”真够臭名昭著……
凯丽也是倔脾气的,只是不屑地说“下药算本事?你们也算男人?”
“哟呵?!倔啊!好!既然你来这句,那么就先给你证明一下我们是不是爷们儿!”汉子露出淫亵笑容,凯丽也知道他什么意思了,终于开始显得有些惊慌了。
“老无,这个……救还是不救?不救是不是有点儿……”我征求虚无的意见,因为我是想救的。
“杂鱼。我救人,你清场。”虚无甩下几个字和一根烟头,人已经从我旁边消失,我往人群看去,果然一道影子挟了凯丽,腾跃间迅速离场,这套动作不过1秒多的功夫……
“不愧是老无……”我啧啧地摇摇头,端起重火器,缓缓出现在杂鱼们的视线。
“怎么回事!?”可怜的杂鱼们还没明白情况,我已经蓄电完成,出手!扩流激光炮!“轰”的一声,蓝色的粗大镭射充盈视线,带着浓重能量的气息,我被巨大后座力推出去小半条巷子,很快激光就已消失,除了对面墙上一个通向远方的大洞和地上一条烧焦痕迹以外,毛都没剩一根~(觉醒后果然变强了啊)
虚无带着凯丽去了她的店铺里面—。—
“两个枪手啊!都是老乡呢!真有亲切感啊~快帮我松绑吧……”凯丽坐在地上,一副得救了的样子。我泼冷水:“谁说要给你松绑了?”凯丽愣了愣:“不…不是来救我的吗…”虚无摇了摇头,我邪邪地说:“黑了那么多……你以为没事?”说着逼近了她,凯丽露出了惊惶的表情:“你……你想干什么……”“不干什么~就是让你尝尝报应而已……”我微笑着说,这个微笑在她眼里似乎有些YD?
我走到她近前蹲下身,解开绳子,然后伸出手,凯丽不明就里,只当我们也是要<和谐>她的,挥着双手只顾抵挡我,乱挥了一阵,忽然整个人猛地一抖,“啊”地尖叫出声,两臂迅速夹着,脸颊微微泛红,仔细一看她腋下夹着两只手,原来是虚无在后面瞅准时机把手插在她腋窝里拨弄,谁叫她穿着无袖的漂亮衣服来着,没有毛毛的滑嫩腋窝落得被老无强势袭击的命运。凯丽依靠夹着双臂,很快稳定下来,恨恨地说:“想这样对付我,没用的,我不怕!”虚无悠然吐出两个字:“你怕。”“我不怕!”凯丽倔强地顶道。“试试~”虚无脸上难得露出饶有兴致的微笑,手指开始像弹琴一样活动,凯丽似笑不笑,忍着微微挣扎起来:“你、你看……我、我说不怕的!”虚无“嗯”了一声,使出『快速射击』的功夫,手指狂抠她的嫩滑腋窝,凯丽花容失色,又“啊”地尖叫一声,猛地加大挣扎的频率和幅度,但还是颤抖着硬撑,发出“嗬嗬”的声音,我看得也食指大动,戏谑地问道:“你真不怕么?”“不……怕……”凯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一起来。”虚无边玩着她的腋窝边说,而我早就准备这么做了~
我解开凯丽那件神奇衣服腹部的两条皮带,仔细看了看,这么些薄薄的布料能抵挡住啥~简直就是为TK而穿的嘛……我右手压住她的腿,减小她乱动的空间,然后左手成爪状在她没有多余脂肪的肚子上轻轻抓了起来,这一下终于击溃了她仅存的防线。“不……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凯丽爆发般地大笑起来,之前的倔强完全消失,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挺一挺地进行强烈的挣扎,但我是玩重火器长大的,单论膂力我尚胜老无一筹,凯丽在我的压制下也仅能做无用的挣扎~
一笑开了就顾不得什么了,虚无指甲快速抠在凯丽的滑嫩腋窝里,而我则竖直地用五指从上到下划着她软软的肚子,敏感处遭到围攻的凯丽,娇笑得花枝乱颤,发簪亦被甩掉,长发飞舞,“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我试着用手拿捏她的纤腰,她一副模特身材,那腰就长得更不用说了。我才捏第一下,凯丽就“啊”地弹起来了,随后就是跟着我的手很有节奏地尖叫,虚无仍继续抠她的腋窝,“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呵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死、哈哈哈死啦…啊哈哈哈……”凯丽笑得上下翻飞,披头散发,仪态尽失……终于“咳咳”地呛到了,我们赶紧停手,总不能笑死她啊。
“咳、咳……哈……呼……呼……”凯丽瘫倒在地上,娇喘连连,看到这样的画面想不邪恶都难——可是TK中人在这方面就特别强大,于是我去跟虚无合计接下来怎么玩她。渐渐的,大概凯丽回过气来了,我们听到一声“喂”,就去看她,得到一个娇媚的白眼,“讨厌~这都哪儿学来的怪招啊!在天界从来没受过~”凯丽嗔道。“嘿嘿…就是为了对付你这样的天界人用的啊!舒服吧?喜欢吧?”我嬉皮笑脸地说,虚无又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
“哼!喜欢?痒死人了!要不是我被下了药,你们完蛋了!回头一定收拾你们!”凯丽立即恶狠狠地说,还煞有介事地挥了挥粉拳。
“唷~明明黑人钱还威胁我们!告诉你啊,我们都是第一批天界人,嗯,看你也是痒痒,我们来给你挠挠~”我予以回击道,凯丽脸有点红,支支吾吾地说,“那、那个是机器的问题……怎、怎么能怪我呢?”
虚无不废话,放出两个字:“动手。”凯丽慌慌张张地说:“怎么还要动手啊……”我故作粗暴地训斥道:“那当然了!长这么一双长腿不用来TK?!穿凉拖不为了TK?!”一席话说得凯丽两颊发红,我们不给她时间,分别捏着她那线条健康的大腿,凯丽感受到大腿上作怪的四只手,惊呼道:“别、别捏!”可是我们怎么会停呢?手移动到了她富有弹性的大腿内侧,手感很好哦,我一轻一重地捏了两下,而虚无则用手震动那块痒痒肉,凯丽惨叫道:“哇啊!咯咯咯…呀啊!!”两腿夹紧,腰肢狂扭,就是甩不脱两双魔爪,“怕了吧?黑人不偿命,你的享受这才开始呢~”我和虚无双手钳住她大腿一拉,不可抗拒地分开了,然后各腾出一只手快速猛搓,凯丽失控蹦起来,两腿颤动,娇躯狂扭,嘴里无法停止地大笑:“哇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啊!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她只顾一边娇笑一边踢蹬双腿,是想说却说不出话,可我就要逗她,于是笑问:“是不是想说很爽啊?”手上又是连抓两把,虚无仍然继续,凯丽在数声高亢尖笑后断断续续地说:“不、不…哈哈哈…不行啦……哈哈哈哈……不要……”我们暂时停了手,我跟虚无说:“这个大腿还真是一处好地方,嘿~”虚无赞同地“嗯”了一声。凯丽两腮酡红,一边喘气一边细声细语地嗔道:“呼……人家……都给摸个遍了……呼……还不放、开……”我一听来劲了:“哪有摸个遍?!最关键的还没碰呢!”说着坏笑起来,凯丽立即闭起眼睛慌张地手脚乱舞:“不可以!不要啊!”我嘴角一撇:“你这个样子不就等于说要嘛~”看到她更加紧张,我又笑着说,“放心吧~咱不是那样的人~”凯丽似乎松了一口气,半信半疑地停下了乱动,我又连忙打击她:“不过确实还有个地方没玩~”
重新绑住凯丽,虚无和我默契地蹲在了她脚旁,虚无指挥道:“我右你左。”凯丽花容大惊,失声叫道:“别脱我的鞋!啊!脚、不要挠脚啊…………”皮凉拖已经被迅速脱掉了,凯丽有点绝望了,“看样子脚很怕痒的吧?”我轻轻拿捏着这柔若无骨的脚丫,仔细端详起来,她的秀足生得纤长,底平趾敛,十根玉趾最是体现纤丽之处,并且清清爽爽,虽没有点缀丹蔻,但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感,脚掌不肥不瘦,微泛潮红,脚心、脚趾根却又白皙无暇,脚背能看见血管,想想这我垂涎许久,却又黑人无数、杀人无形的美女的脚丫,此刻正就握在我的手中,纤趾微动,不禁令人大快。
“哎!哎呀哈哈哈哈……痒痒痒痒!……哈哈我的脚……哈哈……”一阵欢快悦耳的娇笑打破我的呆滞,一看虚无已经手指在红润那脚掌上施为了,我嘿嘿一笑,也不甘落后地伸出食指刮起她脚心上的纹路来,凯丽更加欢快地笑起来,滑嫩的脚心每次一刮即会向里弯曲来减轻痒感,并形成一些皱褶,我再顺着皱褶一刮,脚板又松开而外张,我看她的纤趾曼妙地舞蹈着,伴随的是无比快乐的笑声:“咯咯咯咯痒死了哈哈哈哈……左脚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虚无一听囧了,很不爽地对我说:“比。”
我注意到了掉在地上的她那套发簪,不禁露出笑容:“这是好东西…”当即拾在手中,虚无则解下了她背上的彩色纱带,仔细地穿过她右脚每一个粉嫩的趾缝,想来那是极敏感的所在,但我也不是盖的,执起这对大号的发簪,用雕刻的那一头,她在娇柔的脚掌上开始磨擦,霎时凯丽如遭雷亟,浑身一抖,仿佛被两双尖锐的手爪在抓挠,准确挠在嫩红的脚跟和前脚掌,虚无看准了,也开始来回拉动那条纱带,凯丽“啊”地娇呼着,玉趾蜷握想夹紧纱带拯救自己,白皙脚心浮现可爱的褶皱,虚无立即加力使劲拉动,凯丽被痒得五趾箕张而分开,趾缝乖乖地承受搔痒,这时的凯丽,受到对双脚的攻击,已经笑得香汗淋漓,我再把发簪移到她足底白嫩的两处—脚心和趾根进行攻击,凯丽瘫软在地,手无用地狂拍地面:“哈哈哈、哈啊哈啊哈啊……停啊哈哈哈哈……不要噗哈哈哈哈哈……”随着“啪!”地一声,绳子被挣断了,我们俩闻声一愣,也就停了手,凯丽一边笑着迅速挣扎着坐起身来,喘着气,佯怒地嗔道:“呼……药性过去了!你、你们好狠啊!看我不…收拾你们!”虚无迅速猛地把纱带拉了几下,弄得凯丽娇笑出声又浑身一软,用高手看菜鸟的眼神盯了凯丽一下,然后……很没有义气地甩出几个字:“交给你了!”我扭头,人已经不见了……我暗骂一声靠,虚无实力是超过凯丽的,而我少逊,居然他甩开我先跑了……
气氛有点儿尴尬,凯丽白了我一眼,嗫喘着说:“还抓着人家的脚干嘛!”我看了看这双尤物,因为出了些汗,泛着潮红,极为的柔软,右脚的脚趾还紧张似的握起来,散发着魅力的玉足仿佛不可抗拒地叫人尝一尝,于是在快要放手之时,鬼使神差地,我抓着她左脚,舌头接触了潮红的微带气味的软嫩脚掌,凯丽顿时惊叫起来:“你干什么!别…别吃!别……唔…”我舔食着,舌头到处游走于脚心脚掌脚跟,凯丽只觉得又痒又酥麻,却是令人舒服,浑身发软,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不由自主安静下来,正沉浸于其间,忽然激动地“啊”一声,我开始舔吮她的纤纤玉趾,并且拌开她的趾缝,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舌头会这么灵活,在趾缝间活动尝尽其香的时候凯丽则又“咯咯咯”娇笑嫣然,却不缩脚躲避,右脚还不由自主地送上来,我使劲一吮,才放过左脚,摸着右脚问她:“那个我们也在这里爆过十几件武器……到底得怎么处理处理啊!?”凯丽刚被舔得主动伸脚,忽遭此问,可爱地一惊,红着脸嗫喘道:“真的不能怪我啊……不要再挠了吧……痒死了……”我见她这副样子,戏谑地笑道:“嘿嘿~我就是要给你个好的方案啊……虚无从天界带来了这机器的完整图纸……”凯丽惊喜道:“真的啊!?”又娇嗔道,“那…人家不是被、被你白折腾了这么久了!讨厌!”我自觉地搂着她说:“呵呵,好啦好啦…毕竟咱还救你呢~我可不忍心你糟蹋在那帮杂鱼手里……来,我们另做一件完整的机器吧~”凯丽感动地点点头……
在这天之后,凯丽店铺经常能听到里面传出娇声的笑语,只有虚无知道怎么回事——
凯丽在欢快地组装着一个复杂的机器,不时地整个人一抖,笑说:“啊~讨厌!别、咯咯咯咯好痒的……”嘿嘿,是我抱着她的玉足在玩着~高兴了再舔舔……
几个月后,我扛着一批高度强化的稀世好枪,送到虚无那里:“嘿嘿,老无,真有一套……”虚无露出会心的笑容,只见一对兄弟俩YD地笑着……
(完)



“罗莉安不见了?”
西海岸没有了往常的惬意,罗莉安的魔法店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罗莉安失踪了!
莎兰作为魔法师会长,又无法抽身,对于她这个曾经的优秀学生失踪的消息也是万分着急,毕竟罗莉安在把魔法用于攻击上是几乎一窍不通的,这一失踪可危险了!她想来想去,想到个办法,于是叫来了她现在的得意门生,年纪小小的魔道学者紫雨,别看她年纪不大,但是炼金术的研究可是够深呢!而且她是最年轻的蓝拳圣使—蓝狼的妹妹,真是怪胎兄妹,呃……
“小雨啊,这次救罗莉安的任务就拜托你啦!”莎兰拍拍紫雨的肩膀,倒没有多少担心了,紫雨年纪不大,可已经是阶别很高的魔道学者了,从天空之城那里救个人真是小意思,“赶紧去吧,迟了怕罗莉安出事儿。”
“包在我身上吧,老师!我一定会把罗莉安姐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的!”紫雨自信地笑笑,可是笑得总让人觉得有些狡黠……
与此同时,在天空之城那座通天塔的地域,罗莉安还在底层转悠……
“丁卡斯!?丁卡斯你在哪里!?”
期待中的又像龙又像狗的叫声并没有出现,罗莉安吁口气,又继续走着。
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拐角的地方,罗莉安发现有个大的单间,门户洞开,好奇心驱使她朝里张望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她的爱宠丁卡斯正在里面!
“啊!丁卡斯你在这里啊!呵呵~”虽然发现丁卡斯并没有往常一般活跃地叫着朝她扑过来,但是狂喜还是让她无暇多想,主动冲了过去,甚至没有注意到丁卡斯用无奈和警示的眼神在提醒她……
她一把抱起了丁卡斯。
“叽啊!!!”不知道什么怪物的嘶吼猛地响起。
天上一个牢笼落下来,罗莉安逃不掉了……
一个人形龙头的拖着条尾巴的蓝皮怪物举着双头叉漂浮过来,继续发出怪叫,罗莉安眼看他接近,摆出一个漂亮的POSE可怜地说道:“别杀我好吗……”
没有回应,那龙人—鲁卡斯根本没明白,只是更加逼近,手中的叉高高扬了起来像是蓄势,蓝白的电弧在上面活跃地流转,发出吱吱的声音。
“啊……不要杀我!不要……”
叉子捅了下去。
罗莉安捂着脸大叫:“啊……”
叉子的另一头命中了她,可却完全不是锋利的,虽然插在她的小腰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害,反而触动她敏感的神经,觉得一痒……
然后就只见电弧猛地窜动,在她腰上泛出蓝白的光,罗莉安正在精神一松的时候一阵强烈的麻痒汹涌进脑海,令她娇呼一声,腰不禁随着电弧的攻击而痉挛,人向着叉子的方向弯曲,嘴里已经出现笑声了,这对她是出其不意的。
“嗷啊!”鲁卡斯似乎得意地叫了一声,更加不懈地对罗莉安进行攻击,双头叉第二次戳在她的腰上,第三次,第四次……
“滋滋……”
“啊~呵呵、好痒……啊!丁卡斯……呵呵呵……快出去求救、啊!呵呵呵……”罗莉安被忽左忽右的搔痒弄得脸颊泛红,花枝乱颤,扭来扭去的煞是好看,可那龙人领主鲁卡斯哪里懂得欣赏?只是不停地攻击她敏感的小蛮腰,也没注意到从牢笼钻出来的丁卡斯的逃离。
“咯咯咯……鬼叉子……啊哈哈哈……谁、谁发明的叉、咯咯咯子啊……”罗莉安真希望自己能有沙兰十分之一的魔力,都能虐杀掉这个该死的龙人!
确实这叉子配合电流,会使刺激增强,敏感度甚至都增加了,这让从来娇生惯养的罗莉安真是“飘飘欲仙”了,她何曾遭到过这样的攻击啊……
鲁卡斯停下来,“叽啊”咧开嘴一叫,笼子撤掉了,罗莉安也顾不了许多,正在喘气,忽然惊恐地发现周围上来好几只龙人……想不到这个鲁卡斯竟然还叫小弟!
“哇!不要!你们干什么,不要过来……救命啊、来人啊……”想想要被这么多怪物搔痒,罗莉安吓得不轻,一个劲儿地呼喊,可是喊也没用啊,谁会来龙人之塔救她呢?
龙人眼看着围了上来,罗莉安这才想起自己能动,于是尽力朝着右边猛跑过去,那是一个空当。
很可惜她寄希望于这个空当实在是大错特错……鲁卡斯吼叫一声出现在空当处,双头叉使劲往地上一插,罗莉安刹不住,跑进了鲁卡斯周身2米的范围……
“叽啊!!!滋滋吱吱……”
“哇啊!不、不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落入鲁卡斯施放的电圈范围的罗莉安,立即触电,原地伸展开来抽搐着,脸上却摆着娇笑,这时龙人小弟们一拥而上,恶心的爪子在她的腰腹、两肋、腋窝、大腿各就各位,一起搔动,罗莉安绝望地“跳起了舞”,多处痒痒肉遭袭,真是爽歪歪了,花容失色地放声大笑起来:“啊呀!太太痒啊哈啦哈哈哈哈……受、受不了……噗哈哈哈哈……停下啊……哈哈停……”
许多双尖尖的爪子仍然在作祟,其实罗莉安穿的奇装异服在很大程度上能抵挡搔痒了,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大笑着扭来扭去的,充分说明她怕痒。
“哧!”衣服被搔痒抓破了几处,正在这时鲁卡斯一声令下,龙人们又停止了折磨,并且用各自的叉子搭起来把她上半身固定在半空中鲁卡斯飘过来,忽然探出爪子,捉住她裙摆下穿着靴子的两只小腿。
“天啊!千万别!”罗莉安绝望地求饶道,不过鲁卡斯是听不懂人话的呃- -
不过鲁卡斯似乎要印证罗莉安最怕痒的应该是脚丫一般,猛地扯脱了她的靴子,然后将长袜轻松撕烂,她的一双娇嫩玉足就暴露在空气中了。
“啊?你不能……我美丽的脚啊……不要挠我啊……”罗莉安十分悲剧地求饶,脚丫由于紧张害怕而微微蜷曲着,鲁卡斯反正就是不懂欣赏,执起双头叉,再次一把捅过去——两个钝的叉刃正中她两只白皙的脚心,伴随着熟悉的“滋滋”声和蓝白色的光,没有多余的停顿,这两只脚丫一缩,就没法动了,痉挛地抖着,然后她们的主人爆发出一阵娇笑。
“喔哈哈哈哈不、可以哈哈哈哈脚啊,啊、啊、哈哈哈哈……”
鲁卡斯再次连续插,叉子带着电弧反复捅在罗莉安的脚心。
“吱吱…”
“哇啊!哈哈哈哈…”
“滋滋…”
“呀啊!哈、哈、哈……”
……不知道多少次之后鲁卡斯把叉子就插在罗莉安饱受折磨的脚心,一直放着电。
“滋…滋滋…滋吱吱…吱吱……”
罗莉安此时可怜极了,柔嫩的脚丫痉挛地弯曲,浑身发抖,低着头痛苦地娇笑不止,直到笑得眼泪都往下流
“哈哈…呵呵……可以…停了吧…求呵呵呵你了……哈哈哈痒死了……救命……呵呵呵……”
难道鲁卡斯听懂了么,叉子离开了罗莉安的嫩脚心,这双可怜的脚丫立刻无力地软垂下来,她也就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可,真的是这样么?
“咕叽啊!!”
那群龙人小弟又围了上来……
数条蜥蜴类特有的细长舌头吐了出来,恶心地卷动着,可是罗莉安根本就无力反抗。
舌头舔上了她的滑嫩的左脚,几乎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敏感的位置,有的卷住她的脚趾并且舔食趾缝,有的在泛红的前脚掌和脚跟上快速地舔弄,有的爬到了白嫩的脚背上施为,龙人恶心的口水带微微的腐蚀性,此时不仅起到润滑作用还增加了敏感度,罗莉安简直像被舔到心里,人像伸懒腰似的绷直,左腿也伸直带动整个身体颤抖,右脚却在那儿乱踢乱舞,脸蛋涨红激动地叫着笑着,没有思考的余地了。
“哦~哦!哈哈……嗯呵呵……啊哈、哈……呵呵呵……”
“呵呵……哈哈哈……啊呵呵……啊、哇!!”
罗莉安忽然尖叫起来,原来是她的右脚也被鲁卡斯炮制了,作为老大功力就是不一般,一个就顶过那些龙人,带电的舌头刚在趾缝里一动,就舔得罗莉安闭着眼睛只顾尖叫,脑子里除了大把的痒感,就只剩下一种莫名的快感,让她没有任何办法控制自己。
不过鲁卡斯还没有施为多久,就忽然警觉地停了下来,一边扭头看,一边“咕啊!”一声把小弟们叫过来。
折磨忽然停止,罗莉安模模糊糊地娇喘着,慢慢抬头向门口看去,这时龙人们已经围在那里,看不太清什么人闯进来了。
忽然那里传来一声娇叱:“就凭你们也敢挡本小姐!暴炎——火炉!!!”
一个状似杰克南瓜的巨大火炉忽然在龙人群的上方猛地砸下来,上面还站着个娇小的身影——可不正是紫雨那丫头么!
紫雨使劲踩动火炉上的风箱,伴随着呼呼的声音,一团团巨大的熔岩球从火炉里四散飞出,砸在龙人们所在的地面……
“轰!!轰轰!轰………”
“咕啊!!叽啊!咕!!啊啊!!叽!!啊……”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很快过去了,这帮家伙,连同鲁卡斯,都被紫雨三下五除二地秒杀……
“汪~”一团绿色扑进正半坐地上的罗莉安怀里,可不就是丁卡斯么!
“吁……雨妹妹……多亏你来了……”罗莉安抱着丁卡斯,如释重负,“唉~难道连龙人都嫉妒我的美丽吗……”
紫雨满头黑线,心里想着“哼!我让你臭美”,看见罗莉安这幅样子,不禁玩心大起。
“哎呀,姐姐!你看你的脚丫给弄得算是恶心的口水耶!很败坏你的形象啊!”紫雨故意夸张地捂着嘴惊叹,在罗莉安看到自己的脚丫也很郁闷以后,她笑嘻嘻地说,“我帮你洗洗吧!”说完,也不等罗莉安回答,就一屁股坐在她的腿上,朝着她的脚丫。
“呃、你要怎么洗……”
“当然是用这个啦!”紫雨晃了晃她的魔法扫把,随手点起一小团火焰,掏出一瓶寒冰粉洒在扫把上,然后放在火上一烤,扫把就湿透了。
“啊?啊不、这个、这个不能洗脚啊!……哎别别别!”罗莉安从疑惑中醒悟过来,忙阻止紫雨,可惜晚了一步,紫雨已经毫不手软地用恐怖的扫把开始为她“洗脚”了。
罗莉安只觉得一大把粗硬的刷毛残忍地贴上自己的脚底,然后惊天地泣鬼神地开始来回反复扫刷,发出“唰唰”的声音。娇生惯养的脚丫如何能承受这种恐怖的硬度?她简直疯了一般尖叫起来:“啊~!呀!哇啊不、啊啊!不!喔啊!!”
紫雨听她叫得惨了,赶紧停手,这时一双嫩脚已经被刷得发红了,再看那倒霉的罗莉安,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紫雨也不好意思了,只好过去道歉。
“呃…姐姐…我错了,不要…不要生我气好不…………”
“呼……哈……”
“姐姐最漂亮了……”
“……哼,小丫头……”
“啊呀……不要挠我,我错了、我错了啊哈哈哈哈……”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