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痒缘

向下

痒缘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2, 20:34

痒缘
对馨媛的审讯进行了五天五夜,国家安全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眼前这个抓来时娇小可爱,但现在已经被各种刑具折磨的遍体鳞伤衣冠零乱的二十几岁女孩,就是一个来自台湾的极端右翼分子,到大陆来窃取某些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到现在也没能审讯出来!她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当时要不是同伙的出卖,警方是不可能将她抓获的,而被抓获后,她与审讯人员周旋了五天,没交代一条有用的线索,所以被转到了这个原本是国家用来试验开发核武器的地下工厂,现在是国家安全部最为机密的审讯室,这里连间谍卫星都拍摄不到,所以更不需遵守什么刑法之类的,这里只有一个宗旨——让人开口,不择手段!
馨媛衣衫褴褛的被绑坐在一张审讯椅上,椅子的扶手和椅腿上都有用来固定犯人手脚的锁扣,而椅背上的一条皮带缠绕过馨媛胸前,把她牢牢地固定在那里,动弹不得!此时,她正歪着头,死死的盯着审讯人员看,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和不屑,这五天的电椅,老虎凳,皮鞭等等的一切酷刑,都没有让她屈服,她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充满了胜利在望的欣慰!
此时,一个身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男人推门走进了审讯室,他应该和馨媛的年龄相仿,一张温文尔雅的脸,丝毫没有审讯她的那帮人的凶恶。只见那几个审讯她的人起身,毕恭毕敬的与那个医生寒暄了几句,把手上的档案交给了他之后,纷纷离去了!
此时的审讯室里,就只剩下了馨媛与那个医生,医生手拿着档案,走近了被绑的严严实实的馨媛!
“高馨媛?是吧!”那医生边看着档案边念着馨媛的全名!
馨媛根本没想到最高级的机密审讯室里居然是个眼前这样的清秀文弱的书生负责审讯,不禁萌发了能从这里逃出去的想法,不过很快,作为一个心计高过于常人的女人,馨媛提醒自己绝不能松懈!
见馨媛没理自己,那医生又说:“你好,我叫小林,德国慕尼黑大学人体工程学和生物学双料博士,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之间的交流会涉及很多我的专业知识,至于交流会什么时候结束,那就要看你自己了,反正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别想了!”
小林一下子就说中了馨媛当时的想法,不禁让馨媛心理一慌,看来眼前这个人会是她的劲敌!
这时,从门外又走进了两个浓妆艳抹的女护士,“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两个助手,小羽和毛毛,她们会帮助我们的交流,还会负责你的饮食起居,希望你们成为好朋友!”
说完,小林向两个助手交代了几句,转身离开了!接着,助手给馨媛打了一针,她渐渐失去了意识,睡去了!

馨媛慢慢睁开了眼睛,头还是阵阵的犯晕,此时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没有任何手铐或绳索,头顶上打着吊瓶!小羽和毛毛站在床边,看见馨媛醒了,忙上前嘘寒问暖!“这是小林的研究所,比我们初见的那间审讯室还要往下,你睡了三天三夜,身上的伤差不多已经痊愈了,走吧!小林应该都已经准备好了!对了,你现在穿的这身衣服特制的,超强的吸汗功能!”说着,狡邪的冲馨媛笑了笑!
馨媛看了看,自己穿的是一身连体的银色衣服,很怪异,她已经全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了,心中充满疑惑,审讯会是怎样的过程呢?她已经彻底没底了!
审讯室里灯火通明,四面白墙,没有一样刑具,中间是张刑床,很普通的那种,手脚都可以固定并可以根据需要调成“一”字或“大”字的那种,这样的东西馨媛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林站在那里,彬彬有礼的走过来,说:“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看样子康复的不错嘛!”
馨媛故作安稳,冷笑了两声,“呵呵,不错,你们的旅店最好开在地上,这样生意才好!”
小林颇为害羞的笑了笑,“高小姐取笑了,如有不周还请多包涵!下面说说正事吧!你来大陆到底探究什么了?让上面那帮头头们那么着急得把我请来,都快把我逼疯了!”
“只是观光旅游!”馨媛的神经绷了起来!
小林失望的摇了摇头,“跟你每次回答的都一样!唉!”说着,走出了房间!
这时,小羽和毛毛动手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馨媛绑在了刑床上,馨媛并没有什么反抗,她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一般的疼痛感了,无所谓!
馨媛仰面躺在刑床上,发现屋顶有面大镜子,把自己全晰全影的反射给了自己看,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化了妆,一些淡妆,就如自己被抓获时的样子,清纯娇小中透露着十足的可爱!
小林进来了,而且推着一台机器,有电钮,有屏幕,还有接口。小林走到馨媛的床前,怜惜的看着她,“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
“你们大陆人都是这么把人绑在床上谈的吗?衣冠禽兽!”说着,瞪了小林一眼,充满了蔑视!
小林冲助手们递了个眼色,小羽和毛毛就开始熟练的摆弄起机器,不一会儿,安装完毕,递给小林两个电极似的金属片,小林拿着金属片又走到馨媛床边,说:“她们告诉你你的衣服是特制的了吧!但你一定不知道你的鞋也是特制的,它不透气,你能感觉出来吗?”
馨媛闭上眼,动也不动,理也不理身边的小林!只是两秒钟后,她猛然感觉的自己的脚凉快了很多,那双鞋确实把她的脚捂得很难受!接着是脱袜子,由于她的脚满是汗,所以这个环节变得十分困难,小羽和毛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扒下来!
馨媛已经猜到这是要挠脚心了,她并不害怕,虽然她很清楚痒会带来极度的痛苦,但她毕竟是从五天的酷刑折磨里走出来的人,她坚信,只要能忍住不笑出来,就不会因为体力透支而走进恶性循环!
小林还是那样文雅的举止,不紧不慢的讲解着,“这台机器就是我的科研成果,它结合我所主要研究的两大学科,在我们的脚心上遍布着无数的痒神经,对它们进行一定的刺激,就会我们激发我的大脑感应,从而让面部露出愉快的表情,发出欢喜的声音,这就是笑!而这两个小型芯片,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作用于你的脚心最敏感的区域,释放出恰到好处的电流来刺激你脚上的痒神经,于是,你就会……”说着,他先拿棉签沾了点什么东西,在馨媛的脚心上抹了抹,馨媛被这突来的一凉吓了一跳,本能的缩了缩脚,可是碍于固定在她脚踝处的锁扣的限制,她并没能缩回去,只是往回勾了下脚,“怎么?这就吓倒了,还没开始呢!别怕,不疼!”小林还是儒雅的关心着馨媛,他涂完后并没有在另一只脚上也涂!
馨媛紧闭着双眼,表情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神定自若了,倒有些坚毅的有些僵硬,她听那自己脚的那边传来“刺啦”一声,小林扯下了截胶布,然后把芯片贴在了馨媛的脚心上,用胶布把它们牢牢地粘在一起。那个芯片很凉——这是目前从馨媛脚底唯一传来的信息!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馨媛蜷缩了一下脚趾,然后又往回勾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把那个芯片弄离自己的脚心,但是那东西粘得很牢固,恐怕就是用手揭下来也得用段时间,实话实说,她有些怕了!
耳边又传来了小林的声音:“这台机器一共分三档,第一档一般没什么,你会感觉很……”说着,那台机器启动了,发出了蚊子一样“嗡嗡”的响声,馨媛闭紧了眼睛,像等待着一场浩劫一样,“啪”的一声,机器的档位变成了一,馨媛瞬间感受到脚底一阵颤动带来的麻木,她能感受到那个芯片自身的高频率颤动所带来的如按摩一般的舒服,脸上的表情也僵持中带着份享受!
“很舒服吧!第一档的设计初衷就是先让人放松下来,这样,第二档就会……!”小林说着,把档位调到了二,一下子,馨媛脸上的表情顿时严峻起来,开始慢慢皱起了眉头,眼睛还是死死的闭着,她感觉脚心上的那块芯片在自身颤动中,还不时的释放出一些电流似的东西,让自己的脚奇痒无比,感觉像是时而拿着针扎,时而拿着羽毛搔,几次都想笑出来,又被自己咬紧牙憋了回去,两只被牢牢绑着的手紧紧地握着拳,那只脚被时不时的电流一击,会猛地蜷缩一下,然后再不自觉的回勾一下,尽管千般痛苦,但馨媛还是强忍着脚心的瘙痒,继续着自己的矜持!
“第三档不比一二档的含蓄,它会这样……”
小林不慌不忙地调到了三档!天崩地裂了,那块芯片一直保持着高速的刺激着她的痒神经,而且恰到好处的拨弄着那块区域不大的脚心,一波又一波的向大脑输送着让她生不如死的神经信号,径直把她推向崩溃边缘!那只脚已经彻底不能平静的歪在那里了,在强烈的却又十分有限左右摇摆当中,还时不时的因为电流刺激造成了痉挛!被死死的绑在那张刑床上的女孩,做遍了她所有能的动作,目前她只有两个意念——快点停下来,不能笑出来!
很快,第二个意念就把持不住了。当她死咬着嘴唇,紧闭着双眼,动用着全身所有的力量抵抗着脚心处传来的瘙痒的时候,她的另一脚却传来了另一种痒——一种软软的摩擦产生的痒!她被突来的痒所击倒,睁眼来看,小雨和毛毛正扳着自己另一只脚用着羽毛在来回滑动,终于忍受不住,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正笑着悔于自己的防线失守,不经意间抬眼上瞧,头顶镜子里的自己正疯狂的窜动着身体,时而努力的把腰拱起,时而拼了命的想挣脱出锁扣,两条腿拼命的带动着两只脚左右晃动,无奈一只脚底贴着胶布,死死的粘固住那芯片,只能任凭它释放着无限的痒,另一只脚底正被四只手扳着,无数的手指肆虐,虽没有那支芯片产生的痒感强烈,但是面积很大,脚趾,趾间,脚心,脚掌,脚跟,每一寸的痒神经都被激活了,在外力的刺激下,让它的主人只能大笑得气喘吁吁!
“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 停下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快点哈哈哈哈……!”馨媛终于在大笑中挤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想停下来休息会儿吗?”小林还是一脸的关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停下把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哈哈哈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馨媛的嘴角已经合不拢了,她看着头顶镜子里的自己,羞愧难当,但是现在,她只想一切都停下来!
“我能理解为你在求我吗?那你是不是可以用诸如‘请’之类的字眼呢?”小林继续说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 阿哈哈哈哈我 我 请你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停下来吧 阿哈哈哈哈哈哈 求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嗡嗡”的机器声停止了,小羽和毛毛也放开了馨媛的另一只脚,只留下馨媛惯性的笑了几声之后,躺在那一动不动的喘着粗气,满头的大汗已经让她的妆全花了,她已经无暇顾及更多了,只是享受着能平静的躺着的幸福!
小林走上前来,看着满头乱发的馨媛,为她整理着衣装和发型,不慌不忙地问:“打算休息多久?”
馨媛顿时惊愕~~~~


比起小林依旧善意的微笑,馨媛早已没有了初遇小林时的高傲自信,她那颗虚荣的心早已像她现在的两只脚一样,被扒得赤裸裸的歪在那里,满是娇嫩的柔弱。每当她想起刚刚从镜子里看到的那个四肢不停扭曲,披头散发疯狂嚎叫着大笑的女人就是自己时,她的心里就会一阵阵的羞愧,但此时她还不能想这些,因为小林那双温存的眼睛依然还在注视着她!
“很难受吗?要不要继续下去!”小林望着正大口喘着粗气的馨媛说。
馨媛没有说话,只是与小林对视着,眼光中充满了娇弱与恐惧,小林笑了笑,“说出来吧!把他们想知道的都告诉他们吧!我保证你之后的安全!”
馨媛没有反映,依旧死死得盯着小林,夹杂着忐忑与期待。小林转过身,走向了馨媛的脚,一下子抓住了那支贴着芯片的脚。
“不要,不要,我说了!”馨媛终于还是抵抗不过那份畏惧,大喊起来!
只听“刺啦”一声,胶布被小林揭了下来,那支芯片终于从馨媛的脚上移开了,原来他并没有打算继续开动机器折磨馨媛,他原本就是想把芯片拿下来!
馨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盗取的是未来五年内大陆的军购议项书,目的就是查看大陆的军事实力,就这些!”小林拿着那份档案走到了馨媛身边,低头注视着那厚厚的卷宗看也不看馨媛一眼,“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那是上面的事情!我只是个给安全部干活的打工仔,完成这些事情,然后收钱走人!”说着,只身离开了!

第二天,那份小林交上去了的档案,又被上面退了回来,小林无奈的看着手里的档案和此时又被牢牢锁在刑床上的馨媛,他叹息的走到床边,“你似乎忘了交待你的同伙!”
“那个出卖我的家伙不是早被你们抓了吗?”此时的馨媛已经死人一般,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语气,没有任何眼神,只有绝望!
“那只是个知情人,他没有直接参与你们!”
“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此后,馨媛就不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小羽和毛毛各推出了一台机器,三下五除二的安装,直到把各自的芯片分别贴到馨媛的左右脚心上,小林一直站在馨媛的刑床边,默默的看着她,直到小羽和毛毛请示他是否可以开机了,他才慢慢的低下头,在馨媛的耳边小声的说:“我是真的想帮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真的很像我曾经的女友!”
这话深深的扰乱了馨媛的心境,她突然转过头充满惊异的看着小林,这时,机器启动了,从脚心涌上的痒感逼迫着馨媛不得不露出笑意,随着机器渐渐释放它的威力,馨媛也不得不因为这份脚心上的剧痒而身不由己的笑两声,尽管她承受着巨大的折磨,但她的眼神却从没离开过小林,彷佛她可以从小林那里得到力量,对抗自己的脚心!直到机器运转到了最大的功率,对馨媛两个脚心的刺激已经达到了馨媛难以承受的程度,她拼命的扭动着全身以减轻自己的痒感,那起初只是时而笑出来的两声“哈”现在也贯穿始终了!
馨媛终于再不能与自己敏感的脚心抗衡,视线离开了小林,头随着身子开始挣扎着,用尽全力做着每一个可能减轻痒感的动作,而那两只脚,已经挂满了汗水,显得白皙嫩滑,晶莹亮丽,在芯片的作用下剧烈的摇摆,她希望能把芯片甩下来,或者是把两只脚合并在一起,虽然很清楚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但她还是拼命的努力,因为她痒的已经近乎崩溃了!
“现在可以说了吗?我知道你很难受!”小林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着。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馨媛挣扎着说不出一句话,那张牢固的刑床已经被她弄得吱吱作响了!
这时,审讯室的电话响起,小林示意停下机器,然后去接电话了!
机器停下,此时馨媛绵软无力的摊在刑床上,只有脚趾还在不自觉的抽动。她大口吸食着空气,想到刚才生不如死的感受,心里就一紧,但脸上却不自觉的崭露出笑容。
小林接完电话,走到馨媛床边,“我要上去一趟,过会儿回来,之后还要不要上刑,就看你自己的了!别让我失望!”说完,对馨媛笑了笑,叫上小羽和毛毛,匆匆离开了!
硕大的审讯室里就只剩下绑在刑床上动弹不得的馨媛了,刚刚她挣扎的两只脚,把锁口弄松了些,她努力着想把两只脚往一起并,用脚趾抠开胶布,可是刚才的一通折磨用尽了她的体力,她最终还是只能被绑在刑床上,但她觉得并不恐怖,因为有小林,她觉得小林是个真心帮助她,喜欢她的男孩,不知不觉中~~~~~~~
审讯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却不是小林,是个穿着职业装的女性,馨媛“啊”的一惊。她是部长的秘书!
“怎么样啊?在这享受的不错吧!我的同伙!”那女秘书走到馨媛身边!
“我~~~我没出卖你,真的,你快走吧!”馨媛慌忙着说。
“不用为我担心,是我把小林博士他们支开的,还是担心担心你把,在这种地方,应该用怎样的死法呢?”女秘书说着抚摸起馨媛的脚来!
“不要啊!我真的没有出卖你,救命啊~~”馨媛大喊起来。
“我记得这里是地下不知道多少层了,你觉得有用吗?小林博士真是个天才,发明出这样的机器,我记得这玩意是这么用吧!”说着,女秘书走到了那两台机器边上。
“不要啊!我求求你了,别碰它!”馨媛说着拼命的挣扎,想挣脱锁口,可是这时,女秘书已经把两台机器全调到了三档。
“啊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停下 哈哈哈哈哈~~~~”馨媛眼看着女秘书按动了机器,然后两个脚心传来两股难以抵抗的痒,这感觉如此熟悉,却又永远都不能适应,刚刚积攒的些许力气又一次的挥霍在拼命挣脱当中,直至她感觉任何动作都已经不能减轻这种痒了,她感受到了一丝绝望,但她还要继续笑着,尽管已经全身无力了!
女秘书手插着兜站在一旁,馨媛偶尔随着身体把头转过来,脸上满是不由自主的笑容,眼神里却浸着泪光,充满了乞求,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
“这什么时候才能笑死啊?我来帮帮你吧!”女秘书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支羽毛,馨媛绝望的大笑着,看着她走到自己的左脚边。
女秘书一把抓住了馨媛剧烈摆动的左脚,开始扫着馨媛的脚趾缝,不放过一寸肌肤,馨媛笑得更欢快了!
“哈哈哈哈 求你了 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杀了我把 哈哈哈哈 别弄了~~~”馨媛忍着巨大的瘙痒说着!
“我的确是在杀你啊!没想让你活,放心享受吧!”女秘书继续认真的搔着,很快,她就熟悉了馨媛脚上的敏感神经,一支羽毛配合着一块芯片肆虐着馨媛的左脚,让馨媛再难忍受了!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杀了我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求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 停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停~~~~”强大的痒感促使馨媛迸发出了最后的力量,只听“嘣”的一声,她挣断了左脚踝的锁口,女秘书顿时被吓得后退两步,坐在地上。虽没了羽毛的瘙痒,但是芯片还牢牢的粘在馨媛的脚心上,把馨媛痒得四处乱踢,而后她把左脚移到右脚上方,忍着大笑的抖动,拼命的用右脚母趾抠着胶布,但是胶布贴得太牢,而且她越是用力抠,脚心就越痒,终于还是没能成功,任凭一支左腿乱甩!
女秘书看到馨媛没能得逞,心中大喜,又走到了馨媛身边,刚好那支左脚踢不到的地方,撇下羽毛,把手伸进了馨媛的腰里!馨媛眼看着女秘书要挠自己的腰,但就是阻止不了,只能徒劳地说:“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求你哈哈哈阿 别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 求你了 哈哈哈啊啊哈哈哈~~~~~”
脚心上传来的痒在与腰部的痒汇合后,形成的巨大痛苦让馨媛有些喘不上气了,馨媛几次三番绷起腰部肌肉,想坐起来,但是终因锁扣牢靠而只是把头抬起了20度,刚好看见女秘书那双手在自己腰上滑动,马上就感到一阵剧痒,接着最后的努力付诸东流,重新躺倒在刑床上,在做过了所有的求生努力后,她的笑声渐渐小了~~~~~~~
突然,女秘书“啊”了一声,倒在了血泊中,馨媛两只脚上的芯片也停止了工作——是小林,他用木棍击倒了秘书,然后拔掉了机器的电源!小林走上前去,扯开了馨媛身上所有的锁口,馨媛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眼泪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一把搂住了小林,钻进了他的怀里,哭诉着,埋怨着,紧紧的依偎着~~~~~(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