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好友聚点论坛

三国侠客传

向下

回复: 三国侠客传

帖子 由 星语 于 2012-07-08, 23:49

微笑
avatar
星语
论坛创建者
论坛创建者

帖子数 : 87
年龄 : 3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tkhaoyoujudian.mianfeiforum.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三国侠客传

帖子 由 唯爱颖的六六 于 2012-06-16, 01:03

顶火罗。。。。。。。。。

唯爱颖的六六
论坛新人
论坛新人

帖子数 : 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三国侠客传

帖子 由 714663246 于 2012-06-09, 19:02

龇牙 顶!这个是论坛第一篇原创
avatar
714663246
版主
版主

帖子数 : 4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三国侠客传

帖子 由 伙椤 于 2012-06-09, 14:27

三人闲聊着步入桃园,一股花香便迎面扑入,心灵沉醉着放松下来,迎面走来了一个小胖子,看起来
“刘禅,大伯和云哥也到了吧?”
“恩那,”刘禅那双小小圆圆的眼睛划过刘宗英,又扫了一下关凤,直到将目光停在星彩身上,“星彩妹子,你咋这么慢呢?”
“我..我…”星彩双手互相搓着手指,红着脸不好意思回答。
“呦,老弟,女孩子的私事你也管啊?”刘宗英伸手弹了一下刘禅的脸,看着那来回震荡的一团“棉花”,好玩极了。
“星彩妹子本来就不是外人嘛,妹子多日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小关凤也是啊…哎呀!疼疼..别揪我耳朵..叫你大姐还不成吗..轻..轻一点啊…啊!..”
“呵呵..”刘宗英和星彩见此情景,不由得笑出来。
“风儿,莫要胡闹。”关羽洪钟般的声音传来,四人也都恢复了正经。
“都是孩子,让他们玩去吧。”直至刘备话出口,刘宗英才注意到刘备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少年。
“大伯…”刘宗英疑问道。
“你们的新朋友——刘江枫。”
“在下刘宗英,兄弟你好啊。”
“你好,这二位姐姐是…”
“这位是三叔家的星彩妹子,那位是我师父家的关凤大小姐,”刘宗英又凑上前对刘江枫耳语,“她可凶的很,要小心呢。”
“喂喂喂!说我什么坏话呢?”
“没有啊,真没有的。”刘宗英摊了摊手,一副无辜的表情。
“姐姐别误会,确实没说什么。”
“江枫,他的话你不用信的。”不管刘江枫信不信关凤的话,总之关凤是信了刘江枫的话了。
那两个坏小子暗自击了一下拳,唯有男人们团结一心通力协作,才能顺利地达到目的!
桃园,宴。
处处溢着花香,与酒肉香气混在一起,便是凭的增添了几分食欲。
众人散坐在席间,一席二人,关凤和星彩坐在一起,刘江枫和刘禅二人特意找了个面对着两位女孩的位置,吃饭看美女两不误。
刘江枫此时正拿着一个鸡腿四处张望:身边的小胖子已经开始对那大鼎的熟牛肉下手了,那边关凤在五秒钟内啃完了一个鸡翅…
真是看不出来啊,我要不要吃完一个鸡腿给她瞧瞧?算了,不要打击别人…嗯,星彩吃的倒是优雅,不过您嘴里这片叶子还没咽下去吗?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就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什么鱼啊肉啊的就都是我吃了…不对,要是她不给我做怎么办?唉,这就是人生,纠结的人生….
“江枫,你咋不吃呢?”刘禅瞧了瞧愣神的刘江枫,“鸡腿不好吃吗?”
“咳,当然不是,阿斗哥,你说鸡腿和美女哪个重要?”
“这个啊,在吃光鸡腿前,鸡腿重要。”刘禅不假思索道。
“我也这么想的,分你一个,在美女发现前,吃完吧。”刘江枫撕了个鸡腿给刘禅,然后两个人一起做出了吃着鸡腿看美女的动作。
刘宗英并不像这两位一样,除了看美女和吃喝外,还不忘向赵云请教近来武学上难以突破的节电,“云哥,你说我的‘双杀’为什么始终做不到吸收气力。”
“这个,阴阳一脉的武学与我修习的基础武学有着天地之差,你能在习得以阳化杀的同时领悟三叔的‘暴雨刺’已经很不容易了。”
“其实宇哥,对杀杀闪闪最纯熟的掌握和那基本功底才是值得我学习的技巧。”
“这种打法需要长时间的练习,让武器与你通灵,而且,天地之间有数道气息与此相仿,你知道吗?”
“我知道,那种气息凭的就是人的经脉与天地相通时,也就是释放气息到封闭经脉的一瞬,借此气息打通对方经脉之时,获取对方气力。由于气门开闭的时间很短,所以这种方法只对身旁的人有效。”
“是这样,还有,隐匿在中国与北国边境的盗贼公会,似乎修习的就是这种绝技。”
“但这种武功为了开启气脉似乎要消耗很多气力来达到这种效果。”
“没错,因我的武功本是险中求胜,加之对枪的熟练,故在行险招之时可以发挥这种力量。不过从道义上讲,获取他人之力确为天下人所不耻,这也是盗贼公会的高手迟迟不在江湖上露面的缘故。宗英,你不如也尝试在杀气腾出的一瞬注入一些气力来开通气脉。”
“其实想过,但单单是两道杀气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就是这样,我还得在师父的指点下,运用以阳化杀的功夫阴阳调和,才能顺利地运用,三叔的气魄,确令我不能望其项背啊。”
“哈哈..俺创招的时候,哪有你小子‘阴阳调和’那么多歪点子?都是一点点磨练出来的,你得了俺的亲口传授,却还想一口吃个胖子,小英子,你的胃口比俺可要大得多啊。”
“呵,三叔见笑了,习武之人追求武学的巅峰很正常的,对了,江枫,你练得是哪门功夫?”
刘宗英突然发问让刚要肯鸡腿的刘江枫不得不先停下,“谈不上练武,我可以将气力转换为虚空屏障,阻碍气力的运作。”
“哇呜,那如此强的虚空之力,旁人岂不是很难伤到你了?”
“那毕竟是虚的,要是真刀真枪的比拼,我还要多向你请教呢。”
“哪里,看你身上的气息流动很有井序,你还会什么?”
“这个,应该是移花宫的初等武学吧。”
“哦?你是移花宫的人?”
“移花宫本不收男弟子,但也算是混进去了吧,学了一年半载的入门功夫,没什么的了,倒是那儿有一对姐妹花,…国色天香….”
“哦?”。。。。。
乱世
“啊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房间内充斥着笑声。
这种嬉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一次,有着各种理由,双方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今天,又是如此。
“不是说我一个人没有你强的吗?”
“啊啊哈哈哈…不是…哈哈哈….你厉害…哈哈哈哈….”
“哦,真的吗?”徐仁峰躲在蔡琰的背后,双手不住地在她的腰眼上震动。
“哈哈哈..痒死了…哈哈….”
“恐怕还没到那种程度呢。”徐仁峰突然加快了速度。
蔡琰像被电到一般浑身一震,开始疯狂地摇晃起身子来。
徐仁峰想扭过身看看蔡琰的表情,唇边却碰到了冰冷的…
蔡琰的双唇..
时间霎然停止,四目相对,良久…
蔡琰扭过涨红的脸,打破了寂静。徐仁峰将双手缠绕在一起,环抱着蔡琰的纤腰,“文姬,我爱你。”
蔡琰沉默半晌,慢慢地将头转了过去….
晚上,徐仁峰即和蔡琰将此事告诉蔡邕,作为蔡邕,实际上已是早已认可了这件事,否则,也不会对徐仁峰倾力传授功夫。这事情,便很快就要有完美的结局。
“仁峰,还记得那日救你的老者吗?”
“记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忘。”
“他居住在陈留,你去将这事告诉他吧,还有答谢,不用我多说,你知道怎么做。”
“孩儿明白,明日就出发。”…..
别了蔡琰,跋涉了二十几日,徐仁峰来到陈留,却找不到那人家。
“打扰,请问这是吕伯奢的家吗?”
“小子,你是他什么人啊?”
………….
“什么!是….是谁干的?”
“发现时就全死了,凶手估计早跑了,唉,多好的人家….”
“那….还有幸存吗?”
“唉…”叹息声中,徐仁峰的心冷了许多,打听到入土的地方,徐仁峰摆了供祭拜,连同带来的礼品,一同留在坟前,然后准备回家告诉蔡邕这个消息。
走在城中的街上,徐仁峰只觉得比平日要清冷许多。
没了卖东西的小贩,还有些散乱的摊位,徐仁峰有些不安,不觉加快了脚步。
“岳父,文姬,我回来了..”大门虚掩着,徐仁峰忐忑地推开门,却惊见家仆都倒在血泊中。
徐仁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直跑进屋中。
“父亲!”蔡邕趴倒在地,左手伸向蔡琰的房间…
徐仁峰双腿站也站不稳,却跑得比平时都要快。
不要,不要…不要——空无一人…
“文姬!!!啊!!~~~~”
……
失神的在庭院中葬下蔡邕,一整天,又回到蔡琰的房间。
徐仁峰感到全世界都在捉弄他,他宁愿相信全世界都死了。
想报仇,但有谁知道这是谁干的?更何况,他连报仇的武功都没有。
两仪秘术连用也用不出,收获的只是常人所用的杂乱的天地之气,但徐仁峰仍是左手右手,一下、一下、一下、又一下….
气力回复、溢出、回复、溢出….或许是习武的本能,徐手中余有三条虚空之气。
“心既已死,留它何用…”徐仁峰散尽了所有的气力,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是否意味着毁灭?
气力却没有归于天地,而是化作了无数怨灵,如泄洪一般直冲门外,心念所至,这怨气,可否判定是徐仁峰现在的写照?
三天了,徐仁峰一直呆在这里,直到这一刻,三天中的第一次,徐勉强用已经麻木了的双腿支撑起身子,翻箱倒柜,找出那双黑***来。
“..文姬的味道….”徐仁峰很平静的,将它放入怀中,一步一晃地走出大门,倚在门口,双眼无神到近乎石化地注视着对面——那天雷落下的地方。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一众黄巾贼勇者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每呐喊一句,便有一人将气力交给那道人。
还有一部分黄巾贼已向他们的对手杀了过去,对手只有两人,其中一人红袍蓝甲,手持一柄极为锋利的宝剑,另一个浑身有如钢铁般肌肉的凶恶汉子则挡在他前,将冲过来的贼兵用手中的巨戟撕成两半。
持戟的汉子一声巨吼,手中铁戟已电光般直取那道士,众黄巾还没来得及反应,铁戟已贯穿道士面前的两个喽啰,速度因而减缓,但,绝不比天雷慢!
道士忙提右手的铁臂铠护住要害,仍是被铁戟震得吐血。
“呃!砍过来!”道士指挥徒众,闪过一刀,便抓住刀刃,发出阵阵雷轰。“雷公助我!”道士将体内的一道黑气祭在刀上,刀刹那间发出一道闪电,直劈那大汉!
动用天雷之力虽是逆天行事,但威力却足以杀死人,就算是有两个人也很难救回来。
然而那大汉仍未倒下,巨戟挡在他的主公前,想杀我主公,先过我这关。
红袍中年人却示意让他闪开,没有太多的话,可以看出,二人都受了很重的伤,谁在前面,谁就更危险。
“曹操!你休想活过今天!”
曹操冷眼相对,三道虚无之气散成六道天地之气。徐仁峰瞥了一眼,那是自己刚刚的气力。
曹操青釭剑一指,三道黑气犹如饿虎扑向张角,张角只觉得体内真气被抽的殆尽,曹操合剑于胸,以一道生气之力回复了体力,扫视了四周,青釭剑便已出手。
杀气纵横,众黄巾党刚刚抵御了徐仁峰的怨气,再无力气闪避这漫天的杀气,奔血殒命。
而张角竟还有一闪之力,祭符在天,赤红的火焰在闪耀,分明是一道回复之气。
张角祭出手中羽扇,换回了那报名的气力,失去了羽扇,也就失去了出招的机会,但失去了生命就什么也没有了,张角此时本可祭起所骑黑马引雷,但他清楚,没了坐骑,只有死路一条。
徐仁峰仍是呆望着,甚至没有躲曹操的剑气,虽然他已没有力气去躲。
两仪秘术又一次开启,徐信手丢了一件黄巾贼的兵器给曹操,将四道诡异的真气吸入体内。
双手同时翻腕击出两道真气,犹如漆黑的闪电萦绕着血雾,张角急忙跳起,马却被穿膛而过,血雾弥散开来,竟将张角体内唯一的一股真力强扯出来,那股刚刚换来的回复之息,现在已归徐仁峰所有了。
徐仁峰此刻已将张角视为最大的敌人。若是没他的黄巾起义,自己又如果弄成现在这样,文姬..会不会也是让黄巾贼抓了去?
你,张角,可别想逃了干系!
徐仁峰的近战肉搏并不娴熟,但习惯了空手作战的他本就是一个幕后的杀手。凭刚刚送给曹操的那些气力,便足以让张角死了。徐仁峰右臂后撤蓄力,瞄准了张角的逃跑路线,一个冲击波轰了过去。
逃跑的人本不容易打到,但这种手法打出的空气波却很容易瞄准,唯一的缺点是气功波是双向的,你打向别人,别人也能提起杀气将其反掷与你。
张角此时已没有气力回击了,何况,他在撤退。张角受了徐仁峰这一击,气力虽虚,却也远远的撤离。
逃了吗?
张角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逃,后背却感到撕裂般的痛。
一道凌厉的杀气!
远袭的杀气并无太大威力,但对于张角却是致命的。
张角倒在血泊中,后背到前胸已被彻底地贯穿,左手颤抖着死死的捂紧了衣中的符咒,“黄天..鬼道…….黄…天..鬼….”张角死前不住地念叨这两个词,其中的寓意,只有天知。
“主公,我来迟了一步。”说话的人左手拿着半月弯刀,右手握着断开的缰绳,“马太慢了。”
“没有关系,你杀了张角,做的很好。”是的,虽说只是最后一刀,但能从这么远的距离砍出这一刀的人,并不多。
“黄巾党没有残余了吧。”远处走来一位独目大汉,破裂的战袍上沾满了血。
“不会再有残余了。”曹操的目光扫向徐仁峰。
徐仁峰直视着曹操,没有反应。
夏侯兄弟斜视着徐仁峰,握紧了手中的刀枪。
“你的武功好华丽,却不太实际。”曹操已收起青釭剑,夏侯兄弟见此,也纷纷放下了武器。
“武功..这样算武功..呵呵..呵呵呵..”徐苦笑道,将右手的真气渡给曹操,左右手并列一起推出——杀气汹涌,如巨浪般扑向三人。
夏侯兄弟急闪开杀气的浪潮,曹操岿然不动,带到杀气划伤自己被吸入体内,才提剑一引,将刚刚徐渡给自己的真气用来疗伤,又一挥手,一道深黑色的屏障抵消了典韦面前的杀气。
“刚刚曹公已吸纳了天地间的散乱杀气,你又怎能再次释放…”
“除非你是袁盟主的人!”
面对夏侯兄弟的质疑,徐仁峰冷笑了一声:“什么鬼东西!”
“将同类真气打出,是蔡大学士的两仪秘术,小子,你是他的徒弟吧?我和他学过几日文史,咱们也算是同名了。”
“徐仁峰慢慢走回院中,四人也跟着进去。
曹操看了眼周围,明白了一切。
“小伙子,你有着这么好的功夫,就不想为师父报仇吗?”
“无意义的事情,做了只会更空虚。”
“没做过的事情绝不会有意义,只想着逃避的人一定会失败。”曹操挥起青釭剑,剑光一闪,一剑劈向石桌,“这很难,但….”
徐望了眼两半的石桌,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我加入你的组织。”
“我叫曹操,字孟德。”
“徐仁峰见过曹公。”


伙椤
论坛新人
论坛新人

帖子数 : 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